search 2013 adfgs

Next Page »

由奢入儉難:談錢這個枷鎖

3064351634_2985f244c7_z

嗨,大家,我又回來了!喘口氣,呼,終於可以為所欲為暢所欲言了。我之所以過去這段時間都沒有發表什麼言論,並不是我沒有見到什麼好談的話題,而是因為我在一家大公司服務,而且他們對員工在社群媒體上的發言,是很有意見的。但是呢,我在幾個禮拜前,離開了那家公司,現在又恢復自由身了。

既然離開了,我也可以很誠實的跟大家說,我之前在Intel。我從MBA畢業後,就加入了他們的一個儲備幹部訓練的計劃,在公司內進行了三次八個月的輪調,從市場調查,創投,到物聯網市場開發,也從他們的美國總部,調到台灣的子公司。在這段時間內,我也深深的體會到一間超大公司、甚至可以說是世界一流的公司,強與弱的地方在哪裡。但是,今天不要來討論這個,我想要寫一下,人對收入的感受。

我在去美國前,薪水大概就像是台灣工程師那樣,不算少,但是也沒有誇張的多。在台灣,在不買房子的前提下,可以過著不錯的生活。去美國讀書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是個從第三世界國家來的窮學生。美國雖然生活品質很好,但是矽谷那裏什麼都貴。再加上,我一起來讀書的同學們,有些人之前是領global pay的顧問,有些是在賣肝的投資銀行工作,個個花錢如水。我之前也有談過我們商學院有個White Party,一個晚上可以從同學手中募到好幾百萬台幣的捐款。所以,在那個時候,我錢就很節省的花,所有的東西都花很多時間比價。

當大家在找工作的時候,我們常常從講師們得到一個建議,就是不要只為錢看齊,不要只為了薪水工作。當你口袋裡空空的時候,這個建議很難聽得下去。我接受Intel的工作時,當然也被他們對MBA的慷慨薪水感到驚訝;我很難想像,為什麼有人願意付我那麼多錢。但是我當初決定要接這份工作時,看中的更是那個可以輪調的機會,讓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看看公司其他地方的運作方式。

剛進公司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好富有。好像小時候剛拿到零用錢的那種感覺。我在Amazon買書都不用猶豫個老半天,買個App也可以輕輕鬆鬆的,終於可以理解美國人的消費能力。但是,逐漸發現,錢在刺激我對工作的熱情上,幫助不大。真正讓我感覺到動力的,往往是工作本身的趣味及挑戰性,主管的領導力,或是同事間合作的心情。再來,雖然我的薪水已經是很高了,但是在矽谷跟本不夠我跟我太太花。稅被扣掉一大半,剩下的,一半付給房租,剩下再一半給健康保險,每個月的收入扣掉生活費就剩下差不多了,存不到什麼錢。在那裏成家立業,除非要雙薪,但是那樣子養小孩也很辛苦,買房子壓力也是大。

我回來台灣後,突然間發現錢又變大了。領著外商主管的薪水,雖然從美國回來打了點折,但是也是我之前的好幾倍,存款的速度增加很快。我到7-11買水喝的時候,也不會特別因為有18塊的而不買20塊。也不會因為老婆亂參加某壽司部落客的團購而覺得快崩潰,心情平靜了許多。我站在7-11的冰箱前面時,就會想到,我的時間價值是多少錢,我人生中做的一些決定,賺的錢是我現在省的好幾倍,我不應該為了這麼小的金額(2元)困擾太久。

我在商學院的時候,有另一位教授給我們另一個建議。他說,錢是一種枷鎖,你有了錢以後,會養成很多習慣,這些習慣就會綁著你,讓你沒有辦法脫離,例如房貸、車貸、吃餐廳的習慣、搭飛機艙等的習慣、每年度假的習慣。我看看我的一些同事,他們正被這些枷鎖拷著。有些人在公司已經服務了一輩子,現在出去,很難找到相當的工作,逼得他們得繼續埋頭苦幹,甚至做一些畫地盤,形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當你每養成一種這種習慣時,你對人生的選擇就少了一些。選擇是有價值的,你人生也有可能會因為你做的這些決定,減少了選擇的能力,而減少了價值;所以你在做抉擇的時候,得思考的不只是你當下的享受,也要思考你是否逐漸把你自己束縛起來。

所以,當我決定離開我這份高薪的工作時,我已經認清了一件事,就是我再也不願意(只)為了薪水工作。我還蠻確定的:當我開始創業以後,我可能這輩子再也沒有辦法領到這樣子的高薪,我MBA畢業後,第一份薪水可能就是我人生薪水收入的最高點。

我開始創業以後,雖然看著存款一直下降,我發現我自己異常平靜(除了當老婆又去參加什麼奇怪的團購時)。站在7-11的冰箱前面時,我也不會太過猶豫;我不會為了省錢花很多時間,因為我知道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而這些事情的報酬及價值,是遠超過我所能省下的幾塊錢。雖然創業初期,工作沒有收入,但是我覺得人生過的很充實;說真的,我們小公司,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覺得已經有著不少的進展,比起在大公司內的官僚龜速,我們靈活多了。這種進展在精神上,是很有意義的。

P.S. 可能當我窮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又不會這麼想了。

圖片來自於Doug Wheller


Tags: , , , , , , , ,

 

人生的路是由自己走出來的

4329263169_18d894ab84_z

告訴大家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有一位同學,是個女生,來自於南亞一個不小的國家。我們在商學院的時候,她為了是否要加入家族企業而苦惱。

她們家裡是那個國家前幾名的有錢家族。公司由她外公成立,第二代只有她媽媽跟舅舅兩人。舅舅在外公下面,磨練了好幾十年後,在最近當上了集團總裁。她媽媽因為身體不好,所以雖然是持有與舅舅相同股份,但是沒有加入企業管理。

我同學在來讀書前,是在做管理顧問的工作。但是,MBA後,我同學的外公希望她加入家族企業,她也覺得有這個意願。但是,她舅舅卻叫她從基層做起。我跟她同一組寫報告的時候,還訪問過她舅舅,最後得知,她舅舅要她磨練的原因是,她舅舅也是這樣子等到這個位子的,他不希望椅子還沒坐熱,就準備要換人了。

我同學困擾了很久,甚至到畢業後還回去家裡。她也一直跟我在討論說,矽谷有那些新創公司我覺得有趣,她會想要加入。

結果,大概四個月前,她決定加入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我也很幫她高興,做出了決定,離開家族企業。

這家公司,就是上禮拜被Facebook以五千七百多億台幣買下的WhatsApp。

通常,MBA加入新創公司的時候,都會談到一點股票。假設說,她談到的只有0.1%,先不管vesting,她只不過在四個月內賺到了五億多台幣吧。

人生的路,真的是自己走出來的。

照片來自於


Tags: , ,

 

畢業一年後的感想

3627410530_97c518acfd_z

看到學弟妹在臉書上的畢業照,才發覺到我也已經從史丹佛MBA畢業一年了。畢業後,也發生了不少事,今天想來聊聊一年後的一些感想。

工作上,幾家歡樂幾家愁

很多人認為,MBA說穿了,就是一個幫你找工作的服務。大家去讀MBA,就是想轉換跑道,或是讓事業更上一層樓。在讀書的時候,大家花最多時間做的(除了飲酒作樂社交),也是在跟各大公司面試,就是希望找到一個好東家。一年後,看看我的同學們,真是有各式各樣的發展啊。

我們先從快樂的講起:我有一位很要好的同學,他立志要當房地產開發商,而且還不是隨便的開發商,而是娛樂性(賭場)商業用房地產開發商。他找了一個在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做儲備幹部的工作,一年內,他在威尼斯人酒店,從打掃房間、管理富可敵國的賭場金庫、接待搭私人飛機的好萊塢明星,都做過了。一年後,他被派到新加坡的旅館,開始他加速的事業生涯。他說,這就是他想要的工作;每天做著光鮮亮麗、多元又有趣的工作。唯一的缺點是他即將結婚的對象,因為事業的關係,沒有辦法一起跟他搬去新加坡,得當長途夫婦。

另外一位同學,加入了中國麥肯錫顧問公司,每週飛來飛去。我看到他Facebook上面貼的照片,都是各大五星旅館的裝潢,以及高級餐廳的美食,過著似乎很享受的生活。但是我聽他說,長期住在飯店裡,最多一週回家一次。工作時間長,也是很辛苦。我還注意到,他貼的照片裡,都是冰冷的家具,沒有陪伴他的人。

我有一位同學去了Amazon,搬去了西雅圖,負責管理Kindle相關業務,他很快地就從產品經理升到了資深產品經理。他們家裡生了個可愛的男寶寶,在臉書上常看到他們快樂的照片。Amazon好像是個可以兼顧事業與生活的公司。事實上,大部份美國大公司都還不錯,都會鼓勵家庭、事業的平衡,原因大概是為了吸引人才加入吧。他據說定期會跟也在附近比爾蓋茨基金會工作的同學們見面,聊聊就業心得,利用學校學的知識來分析事業上面臨的狀況。

有些人就沒有那麼快樂了。我第一個聽到離職的同學,是到迪士尼公司的。據說,迪士尼內部有挺嚴重的官僚文化,就像很多大公司一樣,年輕人進去,遇到的問題很多。這位離職的同學,加入了一家舊金山最近很紅的網路叫車服務的新公司Lyft。我另一位到迪士尼的同學,好像也離職了;當初迪士尼應該是非常難進的公司,顯然他們真的很難受。我有一位到美東Google的同學,不到一年也離職了,原因我不很清楚,但是好像是因為想要結婚了,搬回了Palo Alto,跟未婚妻比較近。

我有另外幾位同學加入了新創公司。有兩位加入了也是網路叫車服務的新公司Uber,他們身挑大任:一位最近出現在新聞上處理服務上的公關問題,另一位成了他們在澳洲擴展的主要負責人。另一對日本夫婦同學,先生加入了Evernote,現在是總經理特助,我在CES遇到Evernote的副總時,他還問我為什麼沒有選擇去一家像他們一樣有成長空間的公司。

有兩位同學,他們一起成立公司,勇敢地跳入新創行列。我覺得他們真的是勇敢:募了點錢,只夠他們活幾個月,努力開發著他們的App,我不知道他們怎麼看待他們跟其他同學相較之下的機會成本,這也大概是為什麼有人建議不要去參加畢業後前幾年的同學會吧。另外有一位同學,靠著他之前在顧問業對醫療系統的了解,成立了利用海量資料來改善醫療品質的服務。有位同學,成立了自己的女裝品牌(他是男生),還舉辦了一次很成功的服裝秀;另一位同學最近上了新聞,因為他們在開發專門給醫生用的Google Glass App。

至於回去財經業的同學,我倒是沒聽說什麼故事。大概是因為這條路很安穩吧。

至於我自己的工作,我不大方便講,但是我可以談談我放棄掉的機會。當初在學校的時候,我有機會爭取Zynga與Apple的工作,但是好險沒有。Apple的股票掉了好幾十百分比,Zynga也好像只剩下兩塊多錢。當初我沒有選擇這兩家公司的原因,並不是我有眼光,看到他們股票會大跌,而是因為我不很認同他們的企業文化。同學們在暑期實習的時候,也有不少人到Zynga或是像Samsung這種大公司,但是往往因為企業文化不合,所以我也沒聽說有誰畢業後去了這幾家公司。

當初我也想過要毅然決然,跳出傳統的事業跑道,來繼續自己的創業,但是好險沒有。雖然MBA的薪水是高到離譜,但是在矽谷那邊,只是大概剛好夠花而已,稅扣完、房租、醫療保險付完,大概每個月收支平衡而已。在美國的醫療費用非常昂貴,如果是要一個負債累累的新畢業生,扛著家庭的責任,要來自己冒險創業,又沒有辦法領薪水,這似乎是個不很明智的決定。雖然如此,我學到的關於創業的精神、方法,都會跟我一輩子。

最實用的課

畢業後,很多學弟妹都會問我到底什麼課最有收獲,或是套句MBA用語,ROI最高。我覺得這個可以用宏觀跟微觀的角度來看。

宏觀的角度來看,我覺得我觀察這個世界的角度改變了很多。我在商學院的每一堂課,都學到了各式各樣的工具,不論是人際關係、溝通、會計、經濟、還是創業,這些工具都是前人經過科學或是經驗累計出來的智慧。因為這一切的改變,我在工作上對很多事情有更深、更清楚的看法以及分析。在同學間,我認識了世界上最頂尖的人才。他們的聰明才智、談吐、做事方式,成為我對人的標準。以往,我會以同理心來忍耐一些公司裡面懶惰、官僚、利己的同事,甚至說我會覺得在職場中,這是正常的,甚至是應該的。認識到我這些同學後,我很確認什麼樣子的能力及工作態度,才是好的。在課堂外,我見到了矽谷的文化。我見到了矽谷傳統硬體公司的沒落,也親身感受到了史丹佛學生創業的熱誠。回來台灣後,這一切也都成為了我觀察市場的標準。

詳細來講,每一堂課我能夠記得的已經不多。目前我覺得最實用的,是Andy Rachleff與Bill Barnett合教的“Aligning Start-ups with their Markets”,因為這堂課上談到的破壞式創新,我現在就職的公司,正在完完全全的被衝擊中。這堂課裡面談到的一些新創企業所遇到的問題,也都是我見到的公司一直遇到的。我覺得一生都會有用的課,則是Irv Grousbeck的Managing Growing Enterprises,在這堂課裡,我們學到的是講話的藝術,如何在企業上做出最難的決定(例如把跟你一起創業的夥伴革職),並實際去執行。畢業後,我沒有用到太多財務方面的課,但是我很感謝Charles Lee讓我在他的量化投資學上大開眼界,讓我知道華爾街是怎麼運作的。

最後,我剛才看到了一篇新聞,講到我一位學姊,她畢業後,開發了號稱是全世界最棒的冰淇淋。我認識的學長姐們,成立了各式各樣的公司。我想,商學院的洗禮,就是準備讓我們更有能耐去用多彩多姿的方法來挑戰這世界吧。

圖片來自於Saket Vora


Tags: , ,

 

販賣恐懼的商人

3327226175_6847263a8d_z

由於我太太即將生寶寶,她擔心產後身材走樣,我們今天去逛了一下百貨公司,去買「骨盆褲」。骨盆褲是產後用來繃緊骨盆,來改變身材用的。我們走到百貨公司女性內衣部門,因為我怕尷尬(我尷尬,其他女性顧客也尷尬),要求留在外面,但是我太太硬把我拉進去,因為我得⋯付錢。各位客倌,請問你們知道一套像是來自1500時代女性愛美而自虐用的馬甲束身「塑身衣」,到底要多少錢呢?差不多5-6萬塊!

很多人知道,很多成功的品牌,往往賣的不止是好產品,他們賣的更是使用者良好的感受。星巴克賣的產品,有價值的地方不是在他咖啡泡的多好喝,有不少咖啡專家批評星巴克咖啡豆其實烘培的過焦。星巴克賣的價值,事實上是享用咖啡時,那種舒適的感受。麥當勞賣的食物,粗糙不營養,但是他賣的是世界各地穩定的品質,加上輕易取得的即刻滿足。蘋果電腦東西賣比別人貴,但是他們對客戶無形的承諾,就是那種科技讓你提升生活的方便度,讓你可以利用尖端並充滿設計感的產品來享受你卓越的人生。

我一直覺得,這些公司對客戶的尊重,會顯示在他們的產品及服務上。我用蘋果電腦時,感覺到設計師對我可能有的需求做到考量,而不是以他們軟體或硬體設計開發方便為出發點。網路上也有很多故事,講說買蘋果電腦的人,在各種奇奇怪怪的狀況下,在蘋果直營店內,店員破例幫他們用全新的產品,換掉他們帶進來維修的故障品。我覺得可以試驗看看,你如果買一杯星巴克咖啡,然後還沒出店門,不小心打翻,店家應該會二話不說立刻煮一杯新的給你,因為那杯飲料對他們來講只是一杯液體,而你並還沒有享受到他們所賣給你的舒適感受。

這種販賣使用者感受的公司,往往可以用使用者願意或能夠付出的價錢來為他們的產品及服務定價。這也就是為什麼Apple可以以11.4%的市場佔有率在2012第四季擁有整個PC市場45%的利潤。

如果我們反觀其他的產業、公司,他們會覺得自己賣的是個產品,而且這個產品的價值是由它的功能及成份累積加總而成,所以賣的價格是成本加合理利潤(換句話說,代工計價模式)。而且他們會深信,只要多加一個功能,客戶就會多付一點點錢。他們會在產品設計、規劃上,甚至在行銷訂價上,忽略掉這個產品對使用者整體上所帶來的感受,是否超過(或不足)他各個成份所加起來的價值。

在心理學上,人們會因為像是獎勵這種正增強(positive reinforcement) 而增加相關的行為:例如,7-11提供的Hello Kitty贈品會讓消費者花更多的錢。這也代表,消費者認為7-11的Hello Kitty贈品有價值,甚至很有可能願意花錢來購買這個贈品本身。所以,正面的使用者感受,是可以換來收入的。

在心理學上,還有一種狀況叫做負增強(negative reinforcement)。天氣冷的時侯,如果你提供一件保暖外套為獎勵,叫一個穿著單薄的人幫你做事,你將寒冷這種負面的感受消除,你所提供的外套便是負增強。覺得冷的人,也願意花錢買下你所提供的獎勵外套,終止他寒冷的感受。

今天我的「骨盆褲」體驗,讓我再次感受到,恐懼也是個商品(正確的來說,「消除恐懼」是個很有價值的服務),就如負增強可以驅動行為一樣。而且這個世界上,真的是有很多商品,都有在販賣恐懼。讓我來舉些例子:美容保養品,人壽保險,補習班,防毒軟體,研究所,臍帶血銀行。

假如你是一個賣「消除恐懼」服務的人,你有什麼方法來增加你的生意呢?你可以提供一個有效消除恐懼的工具。例如,一個醫學證實有效的防曬油,可以防止晒黑。可是,這種競爭優勢很難維持,尤其是在有勢均力敵的競爭者的時候,就像是之前提到的,公司往往只能用成本加合理利潤來進行訂價。

另一個增加生意的方式,就是以使用者感受為出發點,行銷恐懼。如果你增加恐懼,那你消滅恐懼的工具就更有價值。如果你不用我們的保養品,你會有黑斑皺紋老化;賣人壽險:如果你走了,你的小孩家人沒有人照顧;賣補習班:你願意你的小孩輸在起跑點上嗎?;賣防毒軟體:網路上有很多病毒會摧毀資料,你家人的照片值多少錢;賣研究所:如果你不努力讀第三個碩士,你會找不到工作。賣臍帶血儲存:一輩子只有一次,用來救寶寶。

這種負面的使用者體驗,就如正面的版本一樣,可以很有效的增加使用者付費的意願。另外, 由於每個人對這種無形的感受願意付出的程度也不一樣,而且沒有什麼基準點可以做比較(黑斑皺紋老化值多少錢?),有能力付出的人,會付出很多很多。這也就是為什麼賣保養品給貴婦是利潤很高的生意的原因哪。

基本上,我覺得販賣恐懼(fear mongering)是一件不大道德的事情。下一次當你聽到一個讓你覺得好可怕的故事時,請注意是不是有人要賣你東西;你讀完這篇文章,希望你也能夠控制你的恐懼,以及你的錢包。

圖片來自於Jeremy Brooks


Tags: ,

 

405284174_d5c7489c63_o

今天讀到一篇新理論,利用物理的原理--來解釋「智慧」的產生。(多謝Hendrick的介紹。天哪,熵這個字怎麼念?)

在大自然中,能量會逐漸退化,系統會逐漸混亂。這個理論形容說,智慧的動力,在於阻止熵的發生,並進而儘量保持所有未來事件發生的可能性。

這聽起來很玄,但是讓我想到MBA學到的一件很重要的事:「選擇權是有價值的。」在金融商品中,選擇權可以用Black-Scholes這種訂價模式來算出它的價值。在實際生活中,一家公司,或是一個人,如果能夠有選擇,會比沒有選擇來的有價值。我們在人生中,花了很多精神,來讓自己有選擇的權利。上學,因為才會有更多的能力來選擇事業;賺錢,因為才會有更多的能力來選擇人生。

我覺得,這也跟我之前在「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文章中提到的先見之明有關,如果你能夠花一點精神來預期未來發生事情的可能性,並採取行動來將你可選擇的未來最佳化,這不就是智慧嗎?


Tags: , ,

 

「台灣故事」正在上演中?

Cart ride
圖片來自於

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四日指出,新加坡如果也阻止外國人才進入,將重演「台灣故事」(Taiwan story),喪失在全球的競爭優勢。

過去幾年,菲律賓一直是在亞洲一個令人警惕的故事。由於政府管理不善,讓一個在良好發展軌道上的國家,變成一個被亞洲經濟奇蹟遺忘的國家。有著優良教育,語言能力也好的菲律賓人才,只好流落亞洲,成為「菲勞」。

台灣居然被人家拿來當做令人警惕的故事。台灣,是否也在走上跟菲律賓同樣的路線?

今天看到另一篇相關文章,根據主計處調查,台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只有三萬四千多,回到十三年前的水準。

我最近問我要到Google工作的同學,他們年薪多少錢:差不多是台幣三百七十萬;月薪差不多有三十七萬。並不是只有MBA領這種薪水,大學電腦碩士也是領差不多這個金額。Facebook也是差不多。

超過十倍。台灣的稅跟物價,沒有跟美國差這麼多。

大家都知道,一家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在於人。有著優秀的人才,產生出優秀的點子、想法,然後有過人的執行力,就能有好的競爭能力。在矽谷,由於公司間的競爭,所以花著大把的銀子,要吸引到最好的人才。這些人才,到了一家像Apple這樣的公司,就能夠幫它產出這樣驚人的價值。

一個國家也是一樣,如果無法留住、激勵他的人才,提供他們發展的前途,這個國家也無法捕捉到這些人所可以產出的價值。

我覺得台灣如果提高薪資,也不是解決辦法。如果提高薪資,台灣那些賺微薄利潤的製造商,哪能夠承擔這種成本的成長?然而新加坡副總理的這一番話,大概會被拿來炒作。我覺得問題出在台灣產業的性質,台灣公司的眼光和策略抉擇,以及台灣政府所創造出來的產業環境。

問題出在「價值」。一家公司如果可以產出,並且捕捉它所產出的價值,那他就可以獲取很多的利潤。當Apple的合作廠商做到死去活來、工程師都在當台勞的時候,Apple卻富可敵國,為什麼?因為Apple選擇了比較有價值的事情做,而且他們捕捉了那些價值。據說,Apple自己開Apple Store的原因,是因為銷售的這段產業鏈,捕捉到很大的價值。

價值要怎麼產生?施振榮的微笑曲線講了好多年,但是真正去做的公司有多少家?


Tags: ,

 

YouTube的兩位創始人來幫我們上課

這張照片是我同學Orm拍的,我沒參加到這堂課(泣)。背對鏡頭的那位是這堂課的教授:Eric Schmidt,也是Google的董事長。


Tags: , ,

 

挑戰權威

最近我們正式開始上課了。我們同學們這個學期大部分分成兩類型,一類型是專門上財務課,好像全套修下來,要十二學分,據說非常之辛苦。另一類型,像是我,就狂修創業類型的課,目前看來週休四日,好像還滿輕鬆的。

我這學期修的課如下:「成立新創事業」、「創立新公司」,這兩堂課好像聽起來一樣,但是一堂是真正去執行,另一堂主要是談理論。「管理成長中的企業」,這堂是全商學院最熱門的課。我們得把銀彈(現在沒有銀彈了,但是有類似的東西)一口氣全部用掉,才能夠選上這堂課。由於我不打算跟其他人搶熱門的財經課,所以就選了這堂。另外,我還選了「危機管理」,「如何改變企業」這兩堂熱血青年的課。喔,我還選了一堂超級輕鬆、醫學院的課。

雖然才上了第一個禮拜,已經有了三個很深刻的體驗(也真不愧是史丹佛商學院,我很少上課有深刻體驗。)

第一,創業的方法。我們在「創立新公司」中的前兩堂,分析比較了兩家公司:一家是Segway,另一家是Aardvark。Segway採取了像是Apple的產品開發模式,秘密研發好一陣子,然後推出一個令人驚豔的產品。我還記得,他們要上市前,大家甚至都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但是,就像Apple早期的產品,他們上市後,遇到很多市場上的問題,賣的遠低於他們所預期的量。最嚴重的問題是:他們開發了一個平台,但是沒有特定應用,導致客戶不願意花那麼多錢,買一台很酷的玩具。最近台灣盜版很凶的Dyson電風扇,好像也是遇到一樣的問題。

Aardvark走的則是完全相反的路,他們過程幾乎完全開放,每走一步,測試一次。完全跟隨著Agile開發理論走,而且還很符合我們設計學院(d.school)的理論。但是,這樣子沒有特定理念,完全由使用者測試主導的開發方式,導致他們的路走的很慢,花了一倍的時間開發,但是沒有多了一倍的效益。Aardvark最後被Google買下,裡面的技術被融入Google+內,而Aardvark花了很多時間開發出來的網站,最後還是在今天被熄燈。

所以,條條大路通羅馬,每種功夫都可以練到走火入魔。一家要創業的公司必須考慮他們要走什麼樣的路,也得知道走那條路有什麼樣的成本。

第二,挑戰傳統。今天早上跟下午,有兩堂課都請來了之前的學長。早上的學長叫做Peter Kelly,他畢業後,募了一點點錢,去開了一種叫做搜索基金(search fund)的公司。這玩意兒,我到史丹佛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搜索基金就是由幾個人,一起來跟投資人約定,拿了他們一點點的錢,在一定的時間(通常是六個月到三年),找到一間公司,或是一個點子,然後來併購或是成立公司,接著再幫投資人把錢翻好幾倍。Peter Kelly買了一家醫療用品公司,之後經營了十幾年,賺了好一筆之後,轉賣給日本公司。下午來的是我們兩位參加ProjectSHED的學長,他們隊上四個人,在畢業後六個月內,利用一些搜索條件及技巧,找到了一個機會,開了一家公司,生產了一個產品,來解決電信業者把行動電話訊號轉換成傳統有線網路訊號的問題。他們在短短六個月內,從完全沒有背景,到對電訊產業了解透徹。最後,他們成功成立公司,並在短短幾年內,就把公司以490億台幣賣掉。

你沒看錯,那是好幾百億台幣,由四個完全沒有背景的學生,在短短幾年內產出。他們成功的挑戰了傳統,創造出接近神話的成果。

第三,挑戰自我。中國人很推崇謙虛,我也覺得謙虛是個美德,但是謙虛並不代表要把自己的能力掩埋起來。在我們「管理成長中的企業」這堂課開始的時候,教授引用某作家的話,他說:「我們往往會以為,把自己縮小,會讓你旁邊的人覺得自己比較偉大;但是,當你把你自己的光芒放射出來時,你旁邊的人感受到的是驕傲,他們的能力才會被激發。不要只做小的計畫,因為他們沒有那種激起人們想像的魔力,而也因為這樣他們也無法被實現;如果你進行偉大的計畫,只要他們被記錄下來後,後人永遠不會忘記。」

我最近看了兩篇文章,也都在講一樣的事。第一,是史丹佛教授Tina Seelig寫在『真希望我20歲就懂的事』一書中,她提到要鼓勵學生去挑戰權威,挑戰既有的框架。第二,是McAfee(早年做出成功防毒軟體的創業家)在某大學畢業典禮上做的演講,他說:「我們需要尊敬的是真相,而不是知識的權力。」他也鼓勵我們去挑戰知識的權力。

天底下很少有現成的好處,如果你不去挑戰既有的框架,那會很難有任何突破。


Tags: , ,

 

過程與結果

最近發生了幾件事。首先,上週末我去幫Stanford商學院顧攤子,參加了一個MBA大拜拜,有很多朋友及讀者來詢問關於讀MBA的問題。昨天,我看完了Quincy(阿部昆)前輩寫的『沒人敢告訴你的MBA大揭密』。今天早上,我看完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Hermann Hesse在1922年寫的『Siddhartha』。(Quincy你的書跟諾貝爾文學獎出現在同一行裡面,有沒有很有成就感?)這三件事情,讓我對讀MBA有了新的感觸。

很多人讀MBA是因為自己不知道人生要往哪裡走,所以就自然而然的走向MBA這個挑戰。可是我一直覺得這不是一個充分理由,因為MBA投資成本很高。在Quincy的書中,他也指出時間、金錢、愛情等成本;而且,你MBA畢業之後,是否能夠重新投胎,走向另一個事業顛峰,也是個問題。我讀完了一年的Stanford MBA之後,覺得這也不是如一般人所認知的讀書一般,是一個輕鬆充電的方式;反之,讀MBA也是得付出不少血、汗、肝、頭髮等努力成本。由於你的MBA,你畢業之後,也可能會覺得得投入像投資銀行一週工作120小時、或是像顧問成天飛來飛去的工作生涯,這樣子你當初的付出,才會回本。這只是從一個苦海,跳到另一個苦海罷了。

苦海無邊,要怎麼能離開苦海呢?我在Hesse這本書中,似乎看到了答案。投胎、苦海,這種都是佛教裡面的概念;Hesse這本書也是在講佛教的哲學。他裡面形容Siddhartha這個印度人,為了希望達到跟佛祖一樣的境界,一直努力。他一開始進行了苦行訓練,接著隨著佛祖上課,但是他都無法成佛。他決定,要體驗人生,才能夠理解人生,才能夠脫離苦海。在書中,最後,他說到:「當一個人不停的尋找某件事物,他只會找到他想要找的;他無法找到其他的,也不能夠吸收其他的事物,因為他心裡想到的,都只是他在尋找的那個目標而已。尋找,代表有個目標;找到,代表自由、準備接受、沒有目標。」

很多讀MBA的同學及朋友,都是在找尋金錢成就,但是他們真正希望的是這些所帶來的更快樂的生活。但是,就如Quincy及Hesse所形容的,他們反而卻找不到。我認為,或許,讀MBA的目的在於MBA自己,在於這個充實自己的過程,準備迎接下一個挑戰,不論挑戰是什麼。

另外,Hesse書中也提到,知識是可以教的,但是智慧卻無法傳授。

我覺得,MBA的課程內容,市場上到處可以取得;你走一趟書店,大概可以把我們課堂上上的分析工具買齊,不夠的還可以上Harvard網站去買他們的case。但是,讀MBA的這個經驗,與同學、教授討論的這個過程,讓我增加了智慧。這個經驗,讓一個人有其他的思維來面對同樣的事情;或許這就是MBA價值所在。


Tags: ,

 

海盜的人資哲學


圖片來自於

這個學期比上個學期有趣多了。我這學期大部分的課都是選修的,所以不必再受經濟學的微積分之苦,我也暫時休息不學會計、財經等艱深科目。套句我一位從愛爾蘭Google來的同學說的話:「我們這種非財經出身的,不論學的再多,也沒有人會為了因為我們上過這些課而請我們去他們公司上班。我們只能靠我們自己的強項。」我覺得這句話大概80%有道理。我這學期修的是:人資,行銷,談判,作業管理,通路管理,以及C++軟體設計。我還在一邊忙著創業,所以很久沒寫文章,真是抱歉。

今天,我們要來談談我們這學期學的人資學。我們這裡上人資課的時候,沒叫我們從課本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而是特別指出一些比較特別的概念,以及教我們一些思考架構,讓我們應用於事業上的實際狀況。我在這裡講一些比較有趣以及讓我覺得訝異的。

海盜船長的人資學

在17世紀的時候,海盜跟海軍常常起衝突,而海盜的猖獗,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們較高的管理效率。

海盜們往往是自治;海盜船上的人,往往很多元化,而且很多原本是來自於海軍。海軍則是向某中央單位效命。

海軍船的船長,有很大的責任,他們不但要帶兵打戰,平常還得管理船上的紀律。他們平常的工作在於防止錯誤的事情發生。

海盜船的船長,反之,專門是要領員來打劫的。海盜船上有個很特別的制度,就是從船員中選出一位軍需官;他負責分贓,分配資源,以及管理船員。

我們如果想想,要找一個很強的海軍船長,我們要開出什麼條件?他要文武俱全,又會管人,管理內務,又會帶兵打戰。這樣子完美的人好找嗎?通常,很會管理內務的人,都是風險趨避型的人,他們做事都是求安安穩穩。這種人,很不適合來冒風險打戰。海盜的分工制度,讓海盜可以找到愛冒風險的人來當船長,而他們只要努力當好他們船長就好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海盜可以打敗海軍的原因。

我們在公司找人的時候,何嘗也不是這樣子呢?你要找個CEO,就像是要找個船長;你如果要找個十項全能的人,會很難找,找來也很可能沒有辦法帶著你的船打贏戰爭。所以,公司裡面的工作,可以依照風險喜好程度來分,這也就是為什麼業務部門要找的人,應該跟財務部門的人很不一樣。


Tags: , ,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