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Next Page »

Guy Kawasaki演講

20111028-120800.jpg

Guy Kawasaki來我們商學院演講。談他在Apple工作,在Steve Jobs現實扭曲力場內工作的感想。

專家無用
很多專家沒有經驗,如果當初Apple聽專家的話,今天就不存在了。很多名人都猜錯未來。

客戶無知
客戶只想要更快、更強、更便宜的東西。大部份的公司,也都用他們做的事來定義自己,而不是用他們為客戶帶來的好處。要改變世界,要有跳躍性的改變。Apple從未做市場調查,也沒有做focus groups。

要有偉大的目標
要有BHAG-Big Hairy Audacious Goal

設計很重要

演講的時候用大圖片、大字體

改變想法是聰明人的表現
例如Jobs當初不想讓大家寫iOS Apps。(最近我們在課堂上學到:說「我不知道」也是有信心的經理人的表現。)

價格不等於價值
「酷」也很有價值。

優秀人才會請更優秀的人才
反之,越爛的人才,因為怕請來的人取代自己,只會找更爛的人。

真正的CEO敢demo自己的產品
很多CEO不會用自己家的產品。這樣沒有說服力。

真正的創業家推出產品上市
等到行星對齊才上市就太晚了。Don’t worry, be crappy.

產品就是要獨特、有價值

20111028-123522.jpg

有些東西得需要相信才能夠看見

他接著進行Q&A。Jobs是個很可怕的老闆。很多人想學他,但是只學到他的壞脾氣,沒學到他的能力。

他認為Google+很棒。但是他覺得Apple根本就不Social,也不開放,大家對Apple的信賴、喜愛,都是來自於他們的直營店以及他們的產品品質。

你不需要一個MBA才能夠創業。

企業文化並不能造就一家企業。


Tags: , ,

 

紀念Steve Jobs

20111018-084630.jpg

這是在Palo Alto蘋果電腦專賣店外面的景象。這是Apple第一家直營店,也是在Jobs家附近。


Tags:

 

The end of an era

Over ten years ago, I was asked to write an article for a local Chinese newspaper in Brisbane, Australia, where I lived. The article was about someone that I admired. I wrote about Steve Jobs. It was before the iPod, before the iPhone, before the iPad, before the glorious return of Apple. He was the one who thought differently. He challenged the status quo. Today’s Apple was the result of his vision. His vision had changed the world. Today Steve Jobs passed away. May he rest in peace.


Tags:

 

你知道這是誰嗎!?!?

照片裡的這個人是誰,你知道嗎?!有誰每天都穿著黑高領衫,牛仔褲?!就是Steve Jobs本人!!!

很可惜的,這張照片是我朋友Chen在學校旁邊的星巴克拍的,不是我親眼見到的。至少證實他還活著,只是很瘦。


Tags:

 

惡魔躲在細節裡

來寫一篇短短的文章。今天看到有人在討論,蘋果筆電休眠的時候,會有一盞小LED燈,慢慢的由亮轉暗,再慢慢的由暗轉亮。

原來,蘋果有申請了一篇專利,號碼為US 6,658,577 B2,專利內的claim寫出這盞燈的頻率,仿造成人平均呼吸的頻率(約為12-20次/分鐘)。

反觀Dell的電腦,也有模仿類似的功能,但是頻率快很多,約為40次/分鐘,那種頻率比較像是很緊張的喘氣。

從這一點,又可以看出蘋果在產品設計上的用心,以及對使用者感受的重視。


Tags: , , ,

 

顯然我不是唯一會把Jobs革職的人

之前寫過「假如我是蘋果董事,我當初也會把賈柏斯革職」一文。今天發現這篇文章,是一位蘋果粉絲寫給Sculley的感謝文。

Image from Tech Tribe News

他寫了這段,論點幾乎跟我一樣:

Because after Steve Jobs was fired it made him a man who would never rest on his laurels, or worse yet seek an early retirement like Bill Gates. Being sacked gave Jobs something to prove, and looking at the last decade at Apple boy did he ever prove it. And I don’t think that Jobs would have shined as bright as he did if it weren’t for the fact that he was in exile for over a decade from the company he co-founded.

Apple today also owes a great deal to the company that Steve Jobs established while he was in exile. Under the surface of every modern Mac, iPhone and iPad is the NeXTSTEP operating system that he developed back in 1985. Even the ability of Macs to run on Intel chips owes a great deal to the variety of chips that NeXTSTEP was designed to run on after NeXT exited the hardware business.

希望蘋果可以持續產出充滿創造性的實用產品。


Tags: , , ,

 

假如我是蘋果董事,我當初也會把賈柏斯革職

因為他從這個經驗中,成熟成為一個一流的經理人。

今天發現到一篇文章,寫關於John Sculley,當初把Steve Jobs給fire的人。Sculley在文中透露出對他的決策些許的遺憾及後悔;Jobs也已經二十年沒有跟他講話了。

身為一個終生蘋果迷,我在那段時間,也都一直使用著(那時候)比較爛的蘋果電腦。我記得,那段時間,蘋果還把他們的OS license給PC使用,有幾個model還內含可以boot成PC的功能。那時的Apple,雖然軟體用起來比較爽,但是硬體真的比較爛。而且,我常常受到PC上面,各式各樣的遊戲的誘惑。

我覺得世界上至少有兩種經理人,一種具有創業家的冒險、衝鋒陷陣的能力,一種具有永續經營、穩定控管風險的能力。我覺得很多創業家,例如Jobs,都是前者。當他們公司上軌道後,他們會發現對每天繁雜的企業經營細節缺乏興趣及管理能力。往往,他們過多的創意會讓公司變成多頭火車,而且制度朝令暮改,搞的全公司很累。

Jobs的離開,讓他有機會能夠好好思考如何將他的創意及動力,與一間公司前進的力量合併。他利用其他經營的經驗(例如在Pixar及NextSTEP),來微調他的經營風格及手段。所以,我們今天所看到的Apple,就是Jobs把它創意的動力,成功融合到Apple公司文化的結果;Apple已經成為了創意的代名詞,而創意就是他們成功的力量。

我覺得我也是這種創意太多,執行能力不是很夠的人。所以,希望我的MBA,以及工作經驗,可以讓我也成為一個成功的經理人。


Tags: , , ,

 

大公司為什麼不能搞研發?Part 2

我之前的一篇文章,「為什麼大公司很難搞研發?」,讓我一位朋友做了一個很精闢的答覆。

Peter Pig 說:

如果Max… 大 對獨裁/民主的管理差異有興趣,可以看看Amartya Sen的”經濟發展與自由”,雖然他是從政治的角度來觀察,但也有部份可運用到企業經營上。

書中最著名的例子是比較獨裁政體與民主政體發生大飢荒的頻率,獨裁政體遠大於民主政體,即使大多時候獨裁政體的施政效率較好,但常常一個錯誤的政策卻可以把之前幾十年的建設毀掉。

一個企業也是這樣,強勢專斷的領導可能帶來快速驚人的成功,也可能瞬間崩盤,不同的是公司倒了不會死人,大眾及媒體也多只記得成功的故事,久而久之,造成了好像只有專斷強勢的領導者才能帶領企業成功的印象。

話說回來,其實微軟的例子也不完全是獨裁/民主的問題,而是在於公司大了人多了、各方目標利益不同後所產生資源分配、溝通協調的問題。這不論在獨裁或民主式的領導下都會發生,即使在強勢獨裁的領導下,只要下面的人利益有衝突,爭奪資源的情形照樣會有,花在溝通上的資源甚至會更多。

至於解決的方法,鄙人同意你所說的透過各種制度”建立組織向心力”,但問題是,當公司還小時,你可以透過人資篩選制度、績效獎勵制度、扁平管理階層等等方法來建立(或說限制)向心力,但”公司大了、人多了”還想要全部的人都接受同一個文化,說實話不太可能,而且說不定這種向心力反而成為阻礙進步的另一個障礙。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不少創業家讓一家公司上軌道之後,寧可把它賣掉再建立一家新公司。這或許是最直接了當的解決方法。(當然這也跟產業特性有關)

最後,或許可以這樣說吧,一個組織的成功,並不能完全以它的創新性或發展性來判斷。至少就短期社會整體利益來看,一個呆滯不求進步但穩定提供人們所需用品的大企業,其價值並不完全遜於一個充滿創新、不斷進步的公司。

讓我來一點一點回答。

你舉的饑荒的例子,我覺得也是因為利益沒有建築在同一個基礎上的原因,也就是「百姓沒有麵包吃,就讓他們吃蛋糕吧!」的狀況。當利益(例如生存與否)在當權者與百姓是相同的時候,那獨裁的政體是否能夠表現的比較有效率呢?另外,當利益是大家共同分享的同時,所有的人也會扮演起監督的責任。我認為獨裁政權捅大樓子也不一定是故意的,但是當獨裁者旁邊沒有人在時時提醒他思考決策的正確性時,甚至只會拍馬屁時,荒唐的政策當然比較容易發生。說實在的,「政策狹視症」並不是獨權政府的專有權,民主式的討論也會發生像 groupthink(團體迷思)的這種狀況。

講到團體迷思,這就像是你指出企業過於向心的問題。在企業中,過度的向心力還會發生像是「不是在此發明的就不要用」的心態。但是我覺得這個跟領導者建立的文化目標以及執行的方法有關。如果領導者建立的文化目標是創新,那大家應該是盡其所能的去創新,而不是去在意創新的手法。如果開會中領導者尊重異議,甚至指派「惡魔代言人」,那團體迷思或許就比較不會發生。我覺得公司文化的建立是一種延續創業者親手管理所有事情的一種作法及目標:在一間公司的草創時期,創業者可以大大小小事情都管,但是公司大了,就只能用這種方法來保持一間公司前進的方向。在Apple工作的人,我想多多少少都會同意他們的企業文化是「創新」吧。公司還有另一種好處,就是沒有人是不能取代的,當一個人不同意公司文化的同時,他是可以離開的。小結:我認為企業文化的建立是重要、有用、而且可行的。

我同意媒體很會「英雄化」領導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商週在BenQ剛買Siemens時形容李焜耀的那篇文章;還有形容我們身邊的一些企業家。這些人的成功都是靠著很多人的努力,他們也通常走過了很多很黑暗的階段,付出了很多的學費。我這個死忠的蘋果使用者還記得Steven Jobs離開Apple的那一段黑暗時期。

最後,我也同意你說的,一間創新的公司並不一定比一間穩定成熟的公司對社會產生更大的價值。但是啊,有什麼企業可以穩定賺錢,不用創新呢?(難道沒有競爭者嗎!想到這個,又可以講講看企業間競爭是否對社會價值是最高的─例如反傾銷?)


Tags: , ,

 

為什麼別人想不懂?

剛才去我們的資訊中心玩了一下他們新買的玩具。一台Acer的桌上型電腦,有著觸控螢幕,跑著Windows 7。玩了一會兒,覺得 almost, but not there yet。

一邊看著市面上的山寨機,就讓我想到,為什麼還沒有人能夠複製蘋果的使用性?

一直有人批評iPad只是沿用了iPhone OS 的操作介面,而不是一台全功能的筆電。這些人大概沒想過一個傳統的作業系統要怎麼用觸控來操作吧?剛才我玩那台跑著Microsoft Surface的桌上型電腦,發現很多東西很難按,Windows 7會認我的多點觸控,但是他認為我1.5平方公分的指尖面積只有1個畫素這麼大,我要點個東西,要戳來戳去才會點到,好像在用牙籤打撞球。Windows 7的觸控功能,根本就是個 after thought。Microsoft想要腳踏兩條船,結果多點觸控弄的很爛。Microsoft Surface 的功能還滿好玩的,但是不是很順,目前除了自己幻想是阿湯哥、感覺良好外,沒啥功能性。Microsoft能做的,Apple iPad好像都能,而且做的更好。

我覺得Apple的成功不是只在於他們軟體的人因介面或是他們的硬體設計,而是在於他們注重整體的使用者體驗。大陸這麼多功能強大的山寨機,有哪一台用起來比iPhone「爽」;市面上這麼多種MP3播放機,哪一台比iPod用起來「順」?iPhone/iPod/iPad贏就贏在他給人家的好用性,而不是在他的功能強大。在這場混鬥中,打架不只是比功夫,還要比姿勢優美。

我記得在幾年前,Apple OS X上出了個軟體,叫做Delicious Library,由Delicious Monster這家公司出的(你點進去會發現他跟iBooks長得很像,這就是iPad宣布時,炒的沸沸揚揚的一件事。)。這個Delicious Library軟體呢,超級的美,連他們的網站都有夠美。他的功能只是讓你把你的DVD,在一個資料庫裡面做管理。這麼一個肛門持有期(龜毛)的軟體,居然可以在第一年大賣特賣。現在在App Store裡面,有很多軟體就光是他們寫的漂亮,就很熱賣。

軟體商們,用軟體的是你們的客戶,是大爺,請想盡辦法讓他們爽。請考慮到整體的使用者感受,而不是鑽牛角尖的只focus在功能的強大。


Tags: , , ,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創意?

Einstein
你能夠猜出這是誰嗎?

施振榮有一次警告我別到處慫恿別人創業。他說,創業有很大的風險,我會害人家傾家蕩產,這樣道德責任很大。

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叫做「創意的迷思」,文中的論點說,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創意,因為大部分的創意沒有經濟價值,而且過度的鼓勵個人思想,導致大家藐視其他人的點子。他認為重點在於從既有的創意中選出最好的,及獎勵能夠執行這些創意的經理人。

這位作者 Robin Hanson,是在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的經濟學副教授。我認為他在這篇文章中,犯了幾個錯誤。首先他將創意(creativity)及創新(innovation)混淆。

創意,我認為,是在美術、音樂、文學等人文領域的核心發展動力,他們的存在十分重要,人類文化的發展是建築在於無限制的創意發展。我們應該要無條件的鼓勵創意,既使這些創意常常無法產生經濟價值。美術、文學等,本來就很難用金錢來計算他們的重要性,我們常常要到事後才能夠看清楚這些創意的影響力,也就是為什麼畫家常常要死了以後他的藝術品才值錢。假如作者的意見成立,梵谷的向日葵可能永不見天日。

創新是將既有的技術改良,或是「憑空」產生出新的產品及應用,是有實際用途的。太多的創新、或是走的太先進的創新的確可能沒有經濟價值。不知道在大家愛用iPhone/iPad的同時,是否會記得Apple Newton的失敗?但是,如果我們沒有實驗,我們怎麼知道哪條路不能走?我當初創業的時候就發現,好點子往往不值錢,值錢的是如何將好點子確實執行,值錢的是可行的商業模式。所以,施先生給我的警告,我覺得並不是叫我別亂想鬼點子,而是叫我要想清楚商業模式。

我不同意 Hanson 的看法,不論是創意或是創新,我認為都不應該受到限制。太多創新的缺點,可以透過鼓勵合作或執行來彌補。你無法透過預先( a priori )的方式來選則好的點子;通常大家都是當事後諸葛(ad hoc)。我們如果限制創新,我認為會誤殺很多很有影響力的點子。你無法用老舊的思維來選擇革命性的點子,因為你根本無法理解創新的影響力;就像是愛因斯坦說的,你不能用既有的思維來解決這些思維產生的問題。我認為 Apple 的成功在於 Steve Jobs 的霸權式管理,他不接受社會既有的標準,而堅持自己的創新;也就是這樣,我們才有用到這些產品的福氣。

自由的飛翔吧,創意。


Tags: , ,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