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偉大的冒險


圖片來自於

呼,我終於辦完婚禮,度完蜜月了。當我在馬爾地夫度蜜月時(馬上就會分享遊記喔),我還是一直在反覆思考一件事:MBA畢業後該做的事。

我之前寫過了兩篇文章,有關於「販賣靈魂」及「MBA的出路」。我寫了這兩篇文章以後,有不少前輩在這裡發表了精闢的看法。他們講的也都很有道理,如果您還沒有看過他們的回文,您可以到以上兩篇文章去看看。

我在這兩篇文章中,提到了有人說顧問業在販賣靈魂,麥肯錫的Derek說投資銀行業才真的是在販賣靈魂;不可否認的,不只這兩個產業,很多工作都是這樣子。Derek並指出,當顧問是對商業人生規劃、學習,很好的一個安排,這我也相信;我曾經想進入顧問業,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顧問業、投資銀行業,各式各樣的工作一定有些人覺得很適合他們;就像申請學校一樣,你應該找的是一個你覺得適合你的學校、工作,而不是追求別人所認知的第一。

但是,如果我們退一步、以宏觀來看,我們這些想讀MBA的人,動機不外乎是想要在商業上有更好的發展,不論是賺更多客戶的錢,或是賺更多的薪水。能夠進去一流MBA,或是進去一流顧問公司、投資銀行的人,更是在商業上有這種野心的人之中的菁英(除了小弟我這個很混的以外)。能夠跳過GMAT、大學申請、顧問公司面試這些火圈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兩把刷子。

如果我們看看我們父親、祖父那一輩,有兩把刷子的人,都做了些什麼?在MBA、顧問業、金融業還沒流行的時候,有這種商業腦筋的人,都在忙著找機會,忙著賺錢,而且透過賺錢他們創造了台灣經濟的起飛。他們用商業產生社會價值,改善了台灣的生活品質,而且他們持續在撰寫歷史。類似的故事,現在也在中國大陸,以及全世界發生著:很多連MBA都沒有的人,透過了他們商業的腦筋,以及流血流汗的努力,創造了事業,不只養活了一票子人,也讓這些人嘗到了物質及精神上的幸福。

我在這裡簡稱商業智慧為BQ(Business Quotient)。我們如果假設BQ是可以數量化,能夠考上好MBA、進入顧問業、或是投銀的人,應該在社會大眾間BQ至少是前10%。我們如果拿我們父親、祖父這一輩,前10% BQ的人,在他們黃金時期(假設50歲),將他們商業上每年所產生出來的社會價值,與我們這個世代,在未來的相同時期做比較(控制通澎後),我擔心我們這個世代所產出的社會價值,會因為我們之間的菁英,都被吸引去顧問業、金融業,而我們會輸我們的爸爸、爺爺們一大截。

但是更重要的,如果我們把我們父親、祖父這一輩的菁英,在他們黃金時期,商業上每年的社會價值,除以他們的BQ,我們可能會發現,他們利用他們的智慧產生出來的槓桿,將社會價值放大很多。可能會比起我們如果進入金融業、顧問業,所得到的還要多非常多。這就是蜘蛛人中所提到的,能力越強,責任越重。商業能力越強的人,越有責任使用這些能力來產出最大的社會價值;換句話說,如果這些商業能力強的人,不去挑戰商業上的風險,來獲取更大的利益,那他們不是浪費了他們的天賦了嗎?

當然了,這些算法很白爛,社會價值無法量化,BQ也無法量化。我不是說金融業,顧問業沒有產出社會價值,只是相對來講,他們似乎是在將既有的社會價值重新分配,或是很有限的最佳化(歡迎其他人提供不同看法)。另外,在金融業,顧問業服務,是否有機會能夠撰寫歷史呢?

或許我太天真,但是如果你有能力,為什麼不去做一些偉大的冒險呢?


Tags: , , , , ,

 

販賣靈魂?!


圖片來自於

果真是顧問,Sean指出我上一篇文章中一個邏輯上的弱點。請到前一篇文章中,讀一下他的精闢看法

我好像應該要澄清一下,我提到顧問販賣靈魂這件事,是假設於之前那位MIT同學/BCG顧問寫的文章是真的。

真的是很多工作都很辛苦,竹科的工程師,整天包在無塵衣裡,往往也是想要換來比較高的薪水;我們現在坐在辦公室,每天早上上班是打卡制,下班是責任制,往往也是為了晚飯。但是,假如一個人待在現在這份工作,純粹是因為薪水高,而沒有從工作上得到其他的樂趣,例如成就感、例如同事間的認同感、例如智慧上的挑戰,我覺得這真的是在販賣你的生命跟靈魂。我認識幾位事業有成的老闆,他們都認為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們從工作中得到很多樂趣及成就感;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他是個數學天才,現在在澳洲幫THQ這間遊戲軟體公司寫「降世神通」的PS3遊戲,他極樂於撰寫軟體,還屢次反對被升官為主管。

高工時,單調的工作,不成比例的薪水,這些並不構成「販賣靈魂」、或是「販賣生命」的充分條件。重點在於,一個人是否可以從工作中得到比金錢更高的意義。

我想要創業,因為我覺得創業得到的成就感很好,對社會創造的價值可以很高,最終還有可能可以在金錢上自由。 但是,我想Sean不用擔心全天下的人都跑去當老闆,因為很多人已經從工作中得到很多的意義,也有很多人認為當個職員比較好。我想顧問業也是一樣,很多人從中得到了很多的意義。但是這並不一定適合大多數人的。我之前的文章裡面的確似乎有點false dichotomy:不是進那三種主流行業,就是去創業;但是我真正要指出的是,路很多條,並不一定要走別人走過的路;實質的報酬很好,但是非實質的收穫也是存在的。

我寫之前那篇文章,主要是希望其他在申請MBA的聰明人,能夠體會到,錢固然重要,但是別被短期的利益,或是大把的鈔票,蒙住了眼睛跟對自己的誠實。你如果有能力,你應該創造出對你自己生命、以及這個社會,最大的利益,不論是當老闆,當顧問,還是找個有意義的工作做。你或許去從政,你或許進入慈善機構;你要是不選主流行業走,你得到的可能更多。


Tags: , , , ,

 

MBA的出路


圖片來自

上週末,我去參加了FormosaMBA「傷心咖啡店」所辦的MBA Summit。我受到他們的邀請,當其中一場座談會的座談人之一。令我很訝異的,有接近600人願意花400~500元、跟一個週末的下午,來參加這個會議,顯然大家對去讀MBA,抱有很大的希望。

在座談會中,我發現到一件事,這讓我覺得很妙,也讓我想了好久。

MBA的出路,在主講人的口中,似乎只有三個:

  1. 金融業
  2. 顧問業
  3. 國際大公司

路真的這麼窄嗎?!

在我一同的與會人,有一位(好像是BCG有點名氣的Sean Lin)發表了他對MBA ROI的計算。一場MBA所花的錢,是500~600萬台幣,如果你畢業回來的薪水,沒有跳躍性的增加(例如,你假如繼續待在製造業,薪水可能從五萬變成十萬),你可能需要到10年的時間才能夠回本。(600萬 /5(萬/月)=120個月=10年)。所以說,你非得離開製造業(老天哪,台灣製造業的薪水真是相對有夠低)!所以說,你非得擠入以上三個主流(但是非常競爭的)行業裡面,你才有可能在五年內,將你的投資回本。

另一位座談人,EnvisionMBA的Mark Hsu,是個很妙的人。他在美國住了很久,讀Stanford undergrad biology,畢業後,協助成立過Sina,還推出過KKBOX。他曾經申請上Columbia MBA,但是上了兩週就離開了。Mark這個人本身就是個很有趣的例子,它代表著你不一定要讀MBA,也不一定要去上面那個三個選擇,你還可以選擇創業這條路,也可以很成功!(我在會中也這麼說。)我要去Stanford讀MBA,是因為我覺得這會對我創業有幫助。可是為什麼臺灣的學生,都不覺得這是條好路呢?

我講完了我那一場,我還接著參加了下一場,由四位顧問介紹顧問業。我聽了以後,對顧問業從本來正40%的憧憬,變成負40%,現在完全不想進入顧問業

Sean表示說,他進入顧問業,是因為金融業每週工作要100小時。我跟他交換名片時,我問他,那你們顧問業工作多少小時呢?70。七十到一百小時!這樣值得嗎?顧問們每週飛來飛去,可能很多人認為這樣子很有趣,可以看世界;每次都飛商務艙、住五星飯店,有些人可能覺得很風光。我在之前的工作每年固定要飛美國及歐洲一次,進行巡迴客戶拜訪。那種時差,那種飛機減壓加壓,那種早上兩點check in旅館,早上四點check out。這不是一件值得嚮往的事。不論你投入金融還是顧問,你投資在這個工作上的時間跟健康,或許可以換來短期極高的薪水,但是然後呢?在這條路的盡頭,是否有個光明的結局?是否甚至有個光明結局的希望?顧問業每幾年,你就面臨著up or out的壓力,不是升官,就是離職。假如我之前寫關於顧問業的黑暗面是成立的(我滿相信是成立的),你在這個行業,所販賣的是你的靈魂。

這是個rat race(請看窮爸爸、富爸爸),你擠入這三項風光的行業,你只不過用你的青春、靈魂、健康、時間,向你的老闆換來了比較高的報酬。你永遠不會比你的老闆有錢。你要繼續拿這種收入,你就得繼續做這樣的付出,直到你被榨乾、或是太老為止。你要是選擇創業,你辛苦的一步一腳印,可能換來的都是你將來的自由。雖然創業有風險,但是也有著光明的希望。


Tags: , ,

 

顧問業的極黑暗面

Duabi
圖片來自twocentsworth

最近我的MBA夢踏出了第一步,我開始思考未來,也就是MBA結束後,要走的路。我一直很嚮往成為一位顧問,原因是我大學畢業時,莫名其妙被波士頓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BCG)找去面試。

那次面試見到顧問業的風光,他們的辦公室在雪梨港旁邊風景極美的一棟大樓裡,裡面的俊男美女穿的西裝筆挺,又專業又聰明,一起競爭職缺的的同儕個個菁英,好幾個是法律/工程雙學位,我的心理/遺傳雙學位顯得很爛。面試的經驗也是個震撼教育,第一次被要求設計一間保險公司進入中國大陸的市場策略,第二次被要求建議如何讓一間非營利交響樂團提高營收。我被刷下來時,覺得這條路應該是夢幻和理想的。

但是,在最近申請的過程中,遇到了幾位想從顧問業跳槽的前輩;我未婚妻也反對我將來走這條路,原因是要常常離開家。今天看到了這篇文章,我對顧問業的憧憬,幾乎完全毀滅。

這篇文章是由一位在BCG杜拜工作的MIT人。他敘述他剛進入BCG時,以為會受到嚴格的分析訓練。沒想到,他們的訓練幾乎都是在飲酒作樂。訓練結束後,他的工作主要是寫不明確的、天馬行空的、無法實現的提案計畫。當他真的要開始分析的時候,遇到了官僚的壓力;他的長官要求他將他的建議建立在預先設定好的結論上,改數字不改結論,他的報表是回收使用的,報告是外包到印度寫的。他被要求不顧客戶鉅額的損失,只要拍馬屁,滿足客戶的想像。

他面對著每天要產出有根據的謊言的壓力,以及做事沒有道德基礎的迷失感,終於決定離開;在離開時BCG並給他一筆錢,要求他簽署保密合約。他決定不拿錢,並將這間事情公開。

我還以為只有廣告設計公司才會受到這種狀況,設計師要為了客戶秘書的一句不滿意,來扭曲自己受過多年訓練的專業的審美觀。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顧問公司都這樣,還是只有這間分公司。或許在杜拜,大家都被錢沖昏頭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