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的無限延伸

昨天晚上,一位讀者/好友,寄了一篇文章給我,說是她讀完我之前寫的「偉大的冒險」之後,想起來別人也寫過類似的文章。

這篇文章是由「宅神」─朱學恆寫的,叫做「民國一百年:黑暗時代」。文中,他提到六年級生,在台灣還沒有出現白手起家、頂天立地的男(女)子漢。他說:

因為如果邁入四十歲的六年級生根本都還沒有接班,甚至連夢想和達成夢想的力量都消失了……那即將開始邁入三十歲的七年級生又該怎麼辦?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民國一百年只不過會是個黑暗時代的黎明。

不管你怎麼慶祝,那都不過是一個衰退的開始,一個希望世代的終結。

不可能有一個國家在衰落了、放棄了、辜負了一整個世代之後,還可以繼續繁榮下去。

我覺得,這有可能是因為「青春期的無限延伸」所造成的。

讓我從社會演變的過程來了解釋這個狀況。從很久以來,人們都嘗試各種方法,想捕捉住青春。但是,台灣的六年級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因為在嬰兒潮時代出生的父執輩們的努力下,是頭一代生活在沒有太大生存困難的安定時代。我們六年級生,可以比較無憂無慮的將我們的青春期無限延伸,享受既有的、已被建設的社會福利,以及青春期那種不用負責的權利,抱持著一種”反正天塌下來有長輩扛著”的心態。我們這一代似乎不需要領兵作戰的英雄,當個小兵就可以吹冷氣、睡午覺、活的很好。

這種狀況不是台灣特有,早在1990年(二十年前!),御宅族這個字就已經浮上日本及世界的媒體。陸續相關的文章,都指出這一代人那種可以不用負責的鴕鳥心態,以及一種不論再怎麼努力也沒有辦法突破前一代成就的想法。

我一直很納悶,「宅」這個狀態,為什麼現在可以很自豪的被當做光環?我覺得有些偏「宅」的嗜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有些成年人投入的程度,真的令我很咋舌。心理學性學研究中指出,在網路的發達後,本來一些奇奇怪怪的興趣,都在網路上找到了他們的niche(利基),而且在這些族群內互相的鼓勵之下,這些興趣被變成光明正大。例如,你知道有人會從看女人穿高跟鞋踩死小雞 得到性興奮嗎?在網路發達前,有這些癖好的人,可能很難找到同好,或是找到影片;在網路發達後,他們找到了對方,並一起形成了網路上無數黑暗角落中的其中一個。

我要說的是,很純粹的「宅」這件事,並不是一件太值得驕傲的事情,也不會因為找到很多的同好,所以變成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在日本,「宅」這個詞,在大眾媒體中,應該也還算是具有「貶」的成份。套句Wikipedia的句子:

In general colloquial usage however, most Japanese would consider it undesirable to be described in a serious fashion as “otaku”; many even consider it to be a genuine insult.

我大概是老了,當我看到漫畫展門口排著一堆人要等簽名,還有好多人角色扮演(Cosplay),我想到學長王文華寫的文章,都已經三十好幾的五月天還在唱著熱血的青少年歌曲,以及Robert Harris在Archangel這本書中,形容蘇俄社會的敗壞,他形容著:「男生裝的像女生,女生裝的像妓女」。

我無法確定朱學恆所注意到的黑暗時代,是否由他自己所鼓勵的宅文化所造成,或是宅文化只是一個黑暗時代的產物,但是我滿確定他們是有相關性的。

如果說,宅文化只是一個黑暗時代的產物,我也相信。我之前工作的時候注意到,大我們一輩的長官們,對我們的態度就像是對待他們的孩子一般。我不知道大家是在什麼年紀發現老師、爸媽,事實上也是常人,往往沒有比我們更了解某些事情;這些有權力的人,他們既使對某些事情的了解跟我們一樣,他們還是演的很像威嚴智慧的父母親,用屈尊的口吻告訴我們,怎麼樣做才是對的。在這種狀況下,當你不斷被長輩像對幼兒一樣的對待,大家就乖乖的當幼兒,反正天塌下來有長官檔著。可能到發生事情的時候,長官再來指責說我們不願意負責任。

現在的社會何嘗不是這樣?六年級生不想冒險,因為冒險會被既得利益的長輩打壓,而且不冒險生活就可以過的好好的。大企業提供很高的薪水,吸引菁英進入既有的公司工作;現在MBA學生只考慮到要進去顧問、金融、百大公司工作。沒有偉大的六年級生,說是誰的錯?大家都有錯。

要怎麼補救呢?我覺得政府是有事情可以做的。例如,鼓勵創業,降低創業所需成本,簡化稅務,鼓勵國際貿易,提供低利創業貸款,建設更容易接近的育成中心,鼓勵資金進入新興產業,甚至鼓勵既有企業投資內部創業。想要冒險的年輕人還是存在的,但是英雄的出現,不是靠一個人就可以成功的,需要很多人、外力的輔助。

我常常想起某人說過的一句話:「長輩不需要尊敬,因為與生俱來,唯一可以不勞而穫的,就是年紀。」我覺得我們尊敬長輩,是因為尊敬他們的經驗,以及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的一些智慧;但是,他們的存在,也是代表著一個無形的目標,等著我們去突破,等著我們去創造自己的紀元。

來分享一條熱血的老歌:

照片來自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