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要開學啦!

天哪,上次我坐在教室裡面,已經是超過六年前的事情;上次我考試,已經是八年前的事情。

下週一,Stanford MBA就要開學了。課表已經呈現在我眼前:上次我有這麼滿的課表,大概是1999年!上課前要讀完的內容,我看到它的數量我就快昏倒了(據說,大部分人是根本不看的)。

這禮拜我已經遇到很多MBA的同學了。今年,聽說從台灣來的同學有三位,大陸來的有十位,日本來的有六位,印度來的有二十位。我覺得這種分佈,可以看出各區域在世界上所佔的重要性。但是,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白種人。我還遇到好幾對夫妻檔,同時來上學的,目前知道有一對澳洲、一對日本的。

大部分的學生,都是來自於財經業,不然就是顧問業。而且,普遍很年輕。

我覺得很怪,這些人,來讀MBA的意義在哪裡?當一個Investment Banker,我不知道讀個MBA對他知識上會有什麼幫助。聽說,主要原因是因為這些機構內,有著不成文的規定,你工作如果要更上一層樓,你就得拿個MBA或同等的學位來鍍鍍金。真的對他們的決策品質、或管理能力有幫助嗎?我有點懷疑。他們似乎去讀個Finance的碩士比較好吧?

我來讀書前,有好多人跟我說,讀那個幹嘛,MBA根本有讀跟沒讀一樣。我在上一份工作的時候,為了跟合作夥伴談產品定價,大概算了好幾十個IRR計算。由於在公司裡面,沒有幾個人會算IRR,我一直覺得這是門還算滿深的學問。但是,MBA開學前,學校就要求我們要讀完一本課本的五個章節,而這內容幾乎都在講time value of money以及IRR的意義。所以,這是小兒科的學問。好可怕,不知道接下來要上什麼。我現在在狂念會計,我的老天爺,學問還真多。

有關於MBA學生宿舍,由於我已婚,所以我申請到一間單間臥房,有廚房、客廳的房間。我們的鄰居都是已婚的研究生,大家都還滿自閉、安靜的。大部分的MBA學生倒是住在一間叫做Schwab的宿舍(就是上面那張照片)。還好我沒住那,那裡簡直是夜夜笙歌,隨時都在social,我真的覺得我算老人,承受不了這麼多噪音及酒精了。這麼多同學,我慢慢再認識吧。

Stanford的校區真的是超級大,而且真的好美,不是蓋的。(我是說真的,我這輩子還沒看過真的這麼像是知識的殿堂的地方。)

說到social,我覺得我來Stanford是正確的,我已經遇到一堆想創業的人,而且有好幾位的點子跟我還滿像的。我有信心兩年內,一定可以生出幾個好公司。


Tags: , , , , ,

 

過剩的美國

這是我親耳聽到戈巴契夫說的故事:

蘇聯官員到美國來,必定要做的行程,就是參觀超級市場。冷戰時期,很多官員到美國來訪,都不相信超級市場櫃子上的這些產品是真的。他們認為,美國政府特地調來很多產品,來炫耀給這些官員看,讓他們自己對蘇聯物資的缺乏感到慚愧。據說,有一次,某些官員遇到塞車,便在車上說,美國政府一定是把所有的車都調來展示了。

赫魯雪夫在舊金山也參觀過這裡的超市。葉爾辛更在他的自傳裡面提到,他第一次參觀美國超級市場時所感到的震驚。他看著五花八門的產品,同時感覺到絕望跟慚愧,認為蘇聯這麼一個這麼有富有潛力的國家,居然被搞到這麼的貧窮。

我終於在上週五搬到了美國。雖然我來過好幾次了,我也在澳洲這個先進國家住過了好幾年,但是最近還是對美國人民消費能力及消費的選擇感到震驚。

我在短短的幾天內,為了準備上課,買了一堆東西,買了一台MacBook Pro,兩隻iPhone 4。MacBook Pro的價格比起台灣還要便宜很多,再加上我學生的特價,省了好幾千元台幣,而且還送iPod Touch跟一台印表機。

我還買了一台2011年版的Toyota Camry,因為發現二手車根本沒差多少錢,新車開完變賣也可以不錯價格。而且,新車在美國也比起台灣便宜好幾十萬元。

我以前在澳洲做生意的時候,收入是我在台灣的薪水的好幾倍;我跟朋友談起這件事的時候,都安慰他們說,這是因為澳洲物資比較貴,花的也比較兇,存起來的錢也是差不多。

但是,澳洲就像美國,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比較貴。美國這裡的薪水大概是台灣的三倍,但是很多東西甚至比台灣還便宜。在台灣,我們還是得買車,我們還是得買電腦,這些東西花的錢是一樣的。不但如此,美國的生活品質好很多。

我這幾天也去了TargetWalmartBed Bath & BeyondSafeway。櫃子上面的東西真的是讓我看到眼花撩亂。

我估計,光Safeway這個超級市場,裡面的SKU(庫存單位)就大概是台灣高級超市(像是Sogo樓下的CitySuper)的三到四倍。舉個例,如95%的華人,我有乳糖不適症,這裡超級市場居然還有賣去乳糖脫脂奶粉。Bed Bath & Beyond這家店裡面,廚房的用具我看了都不知道做什麼用的,切蛋、切培果、切蘋果都有不同的工具,看了我都想買來玩玩看。咖啡機也有近二十種的選擇,連我這個不喝咖啡的人都想喝看看哪一台做的最好喝。

Dockers這個台灣也有的卡其褲牌子,在這裡的百貨公司,光是同樣的樣式,腰圍不是像普通男裝兩吋兩吋增加,而是依吋增加,而且褲長還有三種長度選擇。超市買的菜,餐廳叫的菜,都是超級大量的。光是一道沙拉,大概就可以分給四個台灣人吃。這裡的胖子這麼多,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幾次來到美國,都覺得美國真是個浪費的國家,物資過剩。當初來訪的蘇聯官員,嘴巴上也是這麼說,批評美國無用的過剩,但是私底下,還是都會對親朋好友形容他們心中的驚訝。

我心中感覺到的,正面及負面的感覺事實上都有。美國的過剩,也是帶動全世界經濟的火車頭。Walmart這些廉價的東西,都是大陸工廠所製造的;美國夢,造成了中國繁榮的事實。在美國繁榮的同時,我們也看見他們浪費的後果:債務風暴波及到全球。但是,他們往往可以利用他們的聰明,來把他們自己從災難中救出。

我只來了幾天,我就在這裡偶然遇到了一間小有名氣的網站的創始者,大家嘴巴上面談的都是網路上最新的網站。吃個晚飯,就遇到一個從Google跳槽到Apple的人,跟一個剛開始自學Objective C 的電子工程師。我覺得美國的自由,以及政策上對創業的鼓勵,造成了無限商業發展的潛力。美國給大家美好生活的憧憬,讓大家去追;我覺得美國會再次復甦,而且也是因為新的創意,產生出新的價值。

在另一方面,我一直在思考台灣是否能夠達到這個先進國家的水準。台灣好像進步的速度越來越慢。就像我以前所寫的,管理需要有魄力,我覺得台灣政府沒有利用民主中大家合作的優點來推進國家的發展,而是利用的民主中互相爭執的缺點,讓發展緩慢。國家最大的利益並不是單由叫最大聲的人來決定,不是單由學者來決定,更不是由瀕臨絕種的動物來決定。

我想要畢業後回去台灣發展,但是台灣是否還可以發展呢?

照片來自於。第一張照片是我在德州拍戈巴契夫演講。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