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405284174_d5c7489c63_o

今天讀到一篇新理論,利用物理的原理--來解釋「智慧」的產生。(多謝Hendrick的介紹。天哪,熵這個字怎麼念?)

在大自然中,能量會逐漸退化,系統會逐漸混亂。這個理論形容說,智慧的動力,在於阻止熵的發生,並進而儘量保持所有未來事件發生的可能性。

這聽起來很玄,但是讓我想到MBA學到的一件很重要的事:「選擇權是有價值的。」在金融商品中,選擇權可以用Black-Scholes這種訂價模式來算出它的價值。在實際生活中,一家公司,或是一個人,如果能夠有選擇,會比沒有選擇來的有價值。我們在人生中,花了很多精神,來讓自己有選擇的權利。上學,因為才會有更多的能力來選擇事業;賺錢,因為才會有更多的能力來選擇人生。

我覺得,這也跟我之前在「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文章中提到的先見之明有關,如果你能夠花一點精神來預期未來發生事情的可能性,並採取行動來將你可選擇的未來最佳化,這不就是智慧嗎?


Tags: , ,

 

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

355290507_7e5b4b5575_z

先見之明是什麼?講起來好像很神。英文叫做foresight,字面翻譯就好像是「往前看」。我最近覺得先見之明對一個人以及一間公司的成功很重要,而且是一個可以培養的能力。如果你想要成功、或是成立一間成功的公司,請繼續看下去。

我們先講個人的先見之明。我這個人還滿神經質的,我老爸常常笑我整天背著一支雨傘,我出門都會帶件外套。我這麼做,因為我看天氣陰陰的,怕下雨,或是怕晚上會冷。當然,很多人都會麼做,我覺得這就是對個人環境的先見之明。令我很驚訝的是,居然有很多人不這麼做。很多人只活在當下,不對未來做太多的準備。

個人的先見之明,對一個人成功有很大的重要性。你知道下禮拜要考試,你這禮拜就該花足夠的時間來準備。你知道明天要面試新工作,你今天就可以花點時間來調查你的面試官。你知道你老闆下午要開會,你現在就可以花點時間來幫他準備文件。因為有很多人不這麼做,你如果這麼做的話,你就比其他人有很多的優勢。

我曾經看過一篇心理學的報告,其實幾乎所有人反應的速度都是差不多的。網球選手、棒球打擊手、賽車世界冠軍,他們反應、反射的速度跟你我都差不多。他們之所以能夠在時速近百公里的速度下做反應,完全是因為他們的訓練讓他們預期到下一步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計算網球發球的速度以及神經傳導的速度,如果當網球離開你對手發球球拍的那剎那,你才做反應的話,根本會來不及反應。世界級的網球選手,都是先從對手的身體動作來猜測對方要打的方向,然後先往那裡去,而不是像大部分人所想像的:看球往哪裡飛,再往哪裡跑。功夫高手也是一樣,透過多年的訓練,他們學會預期對手下一步往哪裡打,然後找出弱點,進行反擊。

往往一件事情會有很多種發展的可能性。就像在下棋,你走一步,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會在一步一步之間展開,直到最後一方失敗為止。隨然你對方的策略很難預期,但是他的選擇是有限的。在寫下棋軟體的時候,我們會想像這些策略選擇是像一棵「決策樹」一樣,從你選擇的那一步為主幹,一直擴展出到末端的結果,每一個分叉點,都可以從他的結果,算回來他的價值。價值最高的那個選擇,就是正確的選擇。很會下棋的人,在他們的腦中,就有一棵很大的決策樹,他可能可以看到每一步接下去的四、五段選擇,而初學者可能只能看到一段。

很多人會有抉擇癱瘓的狀況。當他們面臨到很多抉擇的時候,他們就不知道該怎麼選擇,就乾脆過一天算一天,讓事情發生了再做反應。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停下來就被打了。

我發現很多公司的文化好像也跟個人做決定的方法有關係。台灣好像很多公司,都採取被動的態度,先看看市場上有什麼反應,再決定做什麼樣的反應。我之前服務的老闆,常常(用台語)說:「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所以很多部門就咬緊牙根,繼續做賠錢生意。這邏輯似乎在有景氣循環的產業有點用處,但是也得賭對產業啊,戲得演下去,戲棚下站久了才會輪到你啊。柯達就咬緊牙根賭底片產業會回來,結果沒有。Blockbuster賭大家會繼續租錄影帶,結果沒有。低價競爭說真的不是策略,因為他的結局看來不大好(除非你所有的競爭者都死光,然後你再壟斷市場漲價)。

我現在在美國一家半導體公司工作。我發現,他們真是愛安排策略。而且科技業好像一整個產業都愛想策略,你來我往,矽谷這裡好像個超大的科技戰場。策略事實上就是顆決策樹,我們走一步,看競爭者怎麼反應,我們再走下一步。公司很早就開始為很多將來可能要走的路進行布局。雖然這樣子很費資源,但是比起完全被打敗,這些資源花的是值得的。前Intel總裁Andy Grove說過:「只有很神經質的公司才會存活(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神經質的公司,會為未來準備,會有先見之明。這樣子才能夠存活啊。

當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今天用了好多武俠片的台詞)。我們改天再討論執行策略的能力。

圖片來自於


Tags: ,

 

策略與人生


圖片來自於Psshutterbug

第一學期結束了,真的是超級快的。一開始總覺得度日如年,現在覺得「咦,怎麼過了?!」,而且很驚訝我居然撐過了。

期末考只有考兩科:財務管理以及策略。讀了以後才知道,原來財務管理學問這麼多。例如,進行一個投資案,應該採用什麼計算方式,才能夠將風險算入,並在不同的條件下,評估投資是否是正確的。這些知識,對一間公司應該非常有幫助,但是根據我的工作經驗,似乎沒有什麼人知道怎麼用(甚至我的同學間,包括我自己在內,對計算這種東西,也還不是非常在行)。說真的,這種知識,雖然非常實用,但是實在有夠複雜,沒有人鞭策,我想很難自學成功。

在我們最後一堂策略課的時候,兩位教授都花了點時間來跟我們精神講話。他們表示,希望能夠利用這個機會,來影響我們這些將來有可能改變世界的人,讓他們的理念能夠也影響社會。我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由於他是對我們講的,所以文中假設聽眾是我們商學院的學生,但是我覺得可以應用在所有人吧。

別低估策略

在畢業、進入社會後,每天要面對的,將會是一波又一波的繁雜事務。如果是去創業,每天都是在救火。但是,如果能夠退一步,思考如何將策略應用在人生中,這將會對你帶來一定的競爭優勢。

當個隱形策略家

雖然策略可以應用在人生中,但是這應該是個祕密武器。除非你是畢業後要當顧問,不然別老是把策略「行話」掛在嘴上。社會上,很多人對策略的應用一知半解,甚至對策略很排斥。所以,我們應該要攜帶著這個秘密武器,把策略的精神藏在我們所作所為上,這樣子才能夠微妙的達到我們的目的。(我以前心理學教授好像也說過一樣的話。)

策略為生活方式

策略可以用在生活上,用來決定你在人生中的抉擇。例如,在你選擇畢業後要走的路的時候,可以思考你的個人策略。例如,市場區隔、產品差異化是好的,所以你應該將自己進行差異化。有特長、特色,在事業的選擇上,是有優勢的。千萬別因為同學們都去搶顧問、財經方面的工作,就也把自己塑造成一樣,一窩蜂的加入。這樣只會造成過度競爭,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我們班上有前NBA球員、有政治家、有工程師,他們都有自己的特色,而這些特色,將會是他們的競爭優勢。

高進入門檻是件好事。所以,如果你能夠挑戰難做的事情,然後成功達成,其他人將無法輕易取代你的地位。史丹佛商學院的訓言是:「改變生命,改變組織,改變世界。」如果改變世界的不是你,那還有誰比你更有資格?我想在這裡加一句我以前聽到的名言:「與其取得平凡的成功,還不如贏得偉大的失敗!」這樣子,人生才會有意義。而且,如果不挑戰偉大的目標,也不可能贏得偉大的成功。

企業可以分為探險家及剝削者。探險家注重研發,然後發掘新機會;剝削者找到一個機會,就努力將其中的好處榨出。一家好的公司,探險及剝削應該都要能夠做到。要開發新機會,產生新價值,更要有紀律及效率。做人也是一樣,你應該要有專精的特長,更要隨時保持廣泛學習的精神。我認識的幾位成功企業家,似乎都保持著這種精神,我之前公司的老闆,年紀都超過八十了。他一天看六份報紙,一個月看的書,大概比我還要多本。

你應該要思考,你的競爭優勢到底在哪裡,並利用你的競爭優勢,來贏得人生的競賽。

別低估策略,也別高估領導能力

決定一間公司的結構、程序、文化、以及策略,對一間公司的影響可以非常長久。在創業的時候,也應該要思考你想要組織上留下的腳印是什麼。這種決定,往往可以比起領導能力,對一間公司的影響更大。

世界跟你想的不一樣

很好笑的,這裡的教授跟同學,都很不喜歡「世界是平的」這一本書。我們教授提出相反的理論,他認為說,世界跟我們所想像的,是很不一樣的。我們對一個產業的假設,在另一個產業裡,並不一定成立。世界的轉法有很多種(這跟我之前寫的一篇文章很像)。所以,我們應該要常問:「為什麼?」,而並不能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

拿藍色光劍

我們老師很搞笑。他指出,雖然說史丹佛商學院的訓言是:「改變生命,改變組織,改變世界。」,但是並沒有說是要改變的更好。請我們要注意,要做個好人。他說,不希望將來需要在我們上法庭出庭的時候作證。就像星際大戰裡面,絕代武士訓練出來,應該要當好人,而且拿藍色光劍。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