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排骨跟涼拌苦瓜菜譜(嗯,有押韻)

帽匠我先跟大家道歉一下,最近人生產生很多變化,所以沒有時間寫文章。上週五,我白天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離開了工作了五年的公司,很感傷也很痛快。週五並接受了遠見雜誌的訪問;不是因為我離開公司,而是因為我MBA申請的結果。本來我以為我這麼小咖,只會被青青菜菜的訪問個15分鐘,沒想到足足講了兩個小時。訪問的內容會在九月八號刊出來喔!如果大家對我為什麼是這麼個怪咖很好奇,歡迎去買來看。

這禮拜,我也超級的忙,主要是,我要結婚啦!我下週一就要結束我單身的生活了(不要阻止我啊)。目前,我還在狂K史丹佛大學開學前要我們準備的書,下週也要考試;我可不希望還沒開學就被當掉。

所以,最近沒有什麼靜思語跟大家分享(啊,突然想到一個:「人生的煩惱是自找的」,夠靜思語了吧)。既然沒有辦法有精神性的文章分享,我就來點比較大眾化的─菜單分享。

首先,我要分享的是12345排骨,沒錯,你沒看錯,我沒打錯,那就叫做「一二三四五排骨」,我活了這麼大,也是頭一次看到這道菜。十分的簡單。

原料為:

  • 酒一匙
  • 糖兩匙
  • 黑醋三匙
  • 醬油四匙
  • 水五匙

把嫩肉跟以上的料丟到鍋子裡,煮滾後轉小火,15分鐘後攪一攪,再悶個十分鐘,就好啦。請注意,在煮肉的時候,不要把火開太大,不然肉會老掉喔。

第二道菜也是懶人菜:涼拌山苦瓜。

把苦瓜燙過後,加入以下料,然後放在冰箱,入味後就可以吃了:

  • é¹½3/4(四分之三)茶匙
  • 大蒜2-3瓣,切碎
  • 味霖1/2茶匙
  • 糖少許
  • 香油,湯匙

就這麼簡單。

好,我混亂的婚禮結束後,再來跟大家分享感想。

澳洲旅遊回味

今天這篇文章,應該只有短短的而已,因為我要秀我去澳洲度假的照片!就像這隻撫媚的袋鼠一樣(啊,他是公的!),我過了一個很輕鬆的禮拜。

A lazy kangaroo

如果你覺得無尾熊很可愛,想抱抱看的話,全世界現在只剩下昆士蘭州可以抱。你可以去一個叫做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的地方,很靠近布里斯班市。

Hug!

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很靠近我的母校,昆士蘭大學。昆士蘭大學是用七彩的砂岩建造的,有著南半球最長的直線建築物(這不知道有啥好驕傲的)。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其他的照片,點進來看吧。
Continue reading 澳洲旅遊回味

澳洲最高級的餐廳

各位抱歉,我上週去澳洲渡了個小假,所以沒有寫什麼文章。今天,我就先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這次去玩的high light!

Opera House

這次啊,我去吃了一間叫做Tetsuya’s的餐廳。這間餐廳,在澳洲是真的大名鼎鼎,我很久以前就常聽到它的名聲。老闆兼主廚的和久田 哲也(Tetsuya Wakuda)先生,用非常創意的技巧,巧妙的將日式料理的細緻,融入法式料理的美味,利用澳洲新鮮的海鮮,做出獨特美味的餐餚。如果澳洲有米其林,它肯定是三星。哲也桑常常在各大媒體出現,走的路線跟美鳳姊的鄉土親民感是完全相反,完全為高級時尚生活路線。訂位據說要好幾個月前訂,我請的那位朋友顯然動用了特別關係,我們居然在很短的時間就訂到。

我們找了一會兒才找到這間餐廳,他是在一棟有歷史的民房裡,外表走有很簡約感的日本風。我以前住在雪梨時,常常路過,我還以為是某日本大使館。一直到這天才知道他原來就是Tetsuya’s。走到他的門口,他的大金屬柵門才慢慢拉開(好像走到鬼屋)。走過他的院子,有服務生開門歡迎你,然後帶你入坐,並問說要不要把外套吊起來。我因為有一次在德國被人敲詐,所以很小心眼的沒給他我的外套(後來才想起來澳洲人好像沒那麼愛搶錢)。

他的餐廳像是某人的住家,隔間都是一小間一小間像臥房那樣。牆上掛了很多具有現代感的澳洲當代藝術(當然是原作),大多為抽象畫。走廊裡面也有原住民的抽象木雕。窗戶看出去是日式庭園。這是我們桌子旁的風景

Japanese "Dry" Garden

服務生來問了一下今天是否為什麼特別的日子(我們要結婚了,來拜訪老友),他們會準備特別的料理,還有問說有什麼不吃的。很快就開始上菜了。

第一道菜是麵包跟湯。麵包是現烤的,沒啥特別,但是奶油超好吃,是有融入黑松露的!湯是香濃的栗子湯。

Warm Chestnut Soup

請點入文章來看看什麼菜讓Tetsuya’s變成澳洲第一。 Continue reading 澳洲最高級的餐廳

販賣靈魂?!


圖片來自於此。

果真是顧問,Sean指出我上一篇文章中一個邏輯上的弱點。請到前一篇文章中,讀一下他的精闢看法。

我好像應該要澄清一下,我提到顧問販賣靈魂這件事,是假設於之前那位MIT同學/BCG顧問寫的文章是真的。

真的是很多工作都很辛苦,竹科的工程師,整天包在無塵衣裡,往往也是想要換來比較高的薪水;我們現在坐在辦公室,每天早上上班是打卡制,下班是責任制,往往也是為了晚飯。但是,假如一個人待在現在這份工作,純粹是因為薪水高,而沒有從工作上得到其他的樂趣,例如成就感、例如同事間的認同感、例如智慧上的挑戰,我覺得這真的是在販賣你的生命跟靈魂。我認識幾位事業有成的老闆,他們都認為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們從工作中得到很多樂趣及成就感;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他是個數學天才,現在在澳洲幫THQ這間遊戲軟體公司寫「降世神通」的PS3遊戲,他極樂於撰寫軟體,還屢次反對被升官為主管。

高工時,單調的工作,不成比例的薪水,這些並不構成「販賣靈魂」、或是「販賣生命」的充分條件。重點在於,一個人是否可以從工作中得到比金錢更高的意義。

我想要創業,因為我覺得創業得到的成就感很好,對社會創造的價值可以很高,最終還有可能可以在金錢上自由。 但是,我想Sean不用擔心全天下的人都跑去當老闆,因為很多人已經從工作中得到很多的意義,也有很多人認為當個職員比較好。我想顧問業也是一樣,很多人從中得到了很多的意義。但是這並不一定適合大多數人的。我之前的文章裡面的確似乎有點false dichotomy:不是進那三種主流行業,就是去創業;但是我真正要指出的是,路很多條,並不一定要走別人走過的路;實質的報酬很好,但是非實質的收穫也是存在的。

我寫之前那篇文章,主要是希望其他在申請MBA的聰明人,能夠體會到,錢固然重要,但是別被短期的利益,或是大把的鈔票,蒙住了眼睛跟對自己的誠實。你如果有能力,你應該創造出對你自己生命、以及這個社會,最大的利益,不論是當老闆,當顧問,還是找個有意義的工作做。你或許去從政,你或許進入慈善機構;你要是不選主流行業走,你得到的可能更多。

生活的沉沒成本

我在大學四年中,修了兩個學位,所以幾乎沒有什麼選修的課。我把我兩堂選修的課的其中一堂,拿去修個體經濟學。這堂大概是這四年中,我覺得最有用的課。

經濟學裡,有個概念叫做「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這個概念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我要是沒修那堂課,我到現在可能還不知道。

機會成本就是指說,你做一件事情所花的時間、金錢等資源,如果花在其他你沒做的事情,所得來的報酬。如果我今天偷懶請假在家,那我的機會成本就是上班的滿足感(!?)以及薪水。如果我今天準時上班,我的機會成本就是在家裡下雨天睡覺睡到飽。

這個概念,我後來發現,在做生意的時候超級重要。你假如在評估你的投資,如果你發現你有一筆投資賺你年利率5%,覺得很爽,你要看看你其他的投資是否可以賺的比這個多,例如5.5%,如果有,那你投資在其他的投資不是更爽嗎?你如果想開一間公司,預估每年賺3倍,但是你其他投資每年賺四倍,那你開這間公司就是沒有比較效益的(但是我還是會投資你去開,三倍,天哪)。

今天我看到一篇文章,他在談沉沒成本(Sunk Cost),沉沒成本就是指說,你已經花掉的錢。

舉個例,在網路上,例如Mobile01,常常會看到人家寫文章,說男女朋友,最近突然發現不合(例如因為粽子只拿四顆!?),所以想要分手;但是因為交往許久,感情投資很多,所以很掙扎。有些很愛看熱鬧的人就會建議砍掉重練。

「砍掉重練」,這個詞的來源,是網路角色扮演遊戲中,如果你一開始選了一個很爛的角色來扮演,然後打怪物練功練到後來,居然發現有瓶頸,與其繼續爛下去,還不如重來。砍掉重練的這個概念,就是考量到沉沒成本。

你所做的投資,可能已經成為沉沒成本,你所換來的,是個快樂的權利。這個權利,代表著你可以選擇或不選擇你當初所想像的快樂。在你投資後,可能發現你現在如果不使用這個權利,你會比較快樂。那你大可可以不用選擇使用這個權利。

另外一個例子,我們這些節儉的人,在餐廳叫菜的時候,有時候也是會叫太多。吃到飽了,還剩一堆。我們會想說,啊,吃不玩,好浪費,又不想帶回家,那還是硬吃下去吧。但是,吃下去所造成的後果,就是變胖。如果套用沉沒成本的概念,我們花錢上餐廳,想要換來的是快樂;我們實際上所買的,是快樂的選擇權。你既然已經叫了菜,那你這個投資就是已經成為沉沒成本,要不回來了。剩下的菜,雖然是也你買來的,但是你也同時買了不吃完的權利。而且,你不吃完,還可能比較快樂。所以啊,還是包走吧。

好冗長的邏輯啊。

東坡肉

啊,你可能會問,我怎麼離題了,居然開始當起美食作家。我說:讀書跟創業,都需要吃飯啊!要吃,就要吃好吃的。

我在週末實驗了一下一道菜:東坡肉。實驗十分成功,味道與亞都麗緻─天香樓的口味有96%相像,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試看看喔!

材料:

  • 五花豬肉:600g 挑有皮,但是肥油少一點的。
  • 薑:約8公分
  • 蔥:兩支
  • 冰糖:5ç²’
  • 八角:(長得像星星)3ç²’
  • 肉桂(也稱桂皮):差不多跟冰糖同量
  • 醬油:4大匙
  • 紹興酒:半罐
  • 水:一~二杯

煮法:先將豬肉燙過,減少血水及腥味,然後把料一起丟到鍋子裡,先大火煮滾,再調小火,定時去翻動,避免燒焦,煮到全部變成軟軟的,咖啡色的就好了(大概要煮三個小時,可以用悶燒鍋,但是要先把酒精煮光喔)。

東坡肉的重點,根據蘇東坡本人所說,就是要酒比水多。這道菜跟傳統滷肉很不一樣,因為傳統的肉,用很多蒜頭,還有用很多的醬油。這道菜幾乎都是用紹興酒。

我這個版本是懶人版,因為我看過其他幾個版本還多很多步驟,你以可以玩玩看,例如:

  • 肉先炸過再去煮。
  • 先大煮後再用蒸的。
  • 糖先炒過,才會上色。
  • 餐廳的東坡肉,都會用小繩子綁起來,因為煮到很爛,會散開,但是我發現小心翻肉就好了。

這裡不是斯巴達!

This is not sparta

此圖來自於此。

各位讀者,我今天不是在我火山口內的秘密基地、或是山頂上的別墅寫文章,今天我們出外景,在美國德州的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寫文章!

今天文章的內容具有教育性質,要講的是我對聖安東尼奧的兩個遊客景點,以及一個有趣的生意模式─衍生出來的理論。

首先,這裡不是斯巴達!

聖安東尼奧有德州最多遊客來的兩個地方,阿拉莫以及河岸步道。

根據維基百科,阿拉莫(英語Alamo,西班牙語Pappel)是美國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附近一座由傳教站擴建成的要塞。在德克薩斯獨立戰爭中曾起到重要作用。這裡本來是傳教士建來保護當地的原住民免於阿帕契印地安人的攻擊的一個教會,後來在由於德州要從墨西哥獨立,在此發生一場死戰。約兩百民德州軍人苦守此地,但是最後還是被7000人的墨西哥大軍,在13天後攻下。全部男性被處死,而婦孺則得到赦免。三週後,這些人的犧牲激發了本來渙散的德州軍隊,他們以「勿忘阿拉莫」以口號,打退了墨西哥。這也因而讓小布希有機會做到州長,皆而成為總統,而不是當某墨西哥市的市長(後面這段有點牽強)。

The Alamo
這是小弟我看來很白痴的站在阿拉莫前面。建築物後面有個旅館的廣告,那個跟阿拉莫無關(他沒被改成旅館)。

好,故事說完了,請問您有沒有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對啦!

阿拉莫、斯巴達、四行倉庫,古今中外,好像還滿多這種故事的。但是為什麼要很多人犧牲,其他人才會發憤圖強呢?人真是很怪,這種犧牲感覺實在不是很值得,這常常讓我覺得,要是當初有個具有說服力的強人來激勵大家,是否救可以免除這種慘劇?


有說服力的強人是也:圖片來自於「魔戒」。

聖安東尼奧還有另一個很有名的景點,就是他們的河岸步道「Riverwalk」。

San Antonio Riverwalk

這個城市本來有條臭水溝,像我們台北市內的幾條大、小河那樣。曾幾何時,他們將廢水排到小河裡,所以很髒又臭,他們還一度想將這條水溝蓋起來。但是,幾十年來,大家努力將他建設成一個很棒的河濱步道。現在在這個城市裡,人們可以選擇不走街道,而走美美的河邊。

高雄愛河的成功,讓我們台灣人應該能夠體會到河道整治的好處。很可惜台北市的基隆河、淡水河還是很臭。不知道要到哪一位台北縣長才能夠改善他們下游台北市的河川?

聖安東尼奧還有一個很怪的地方,就是他是個專門辦會議的地方。由於Riverwalk連結了各大旅館,而且旅館距離很近,這個城市每年都會有一批接著一批的人來這裡開會。我覺得台北市在亞洲有潛力行銷自己成為這麼一個會議的地點。由於治安好、旅館多、捷運方便、氣候溫和、人民友善,我真的覺得台北市在亞洲裡面已經算是前幾名的優良城市了。

Gorbachev Speals at the NPRA
這是我在聽戈巴契夫演講。

台北市民們,集合起來吧,這裡不是斯巴達!

專門為攝影愛好者所辦的當地旅遊

天龍寺

我很愛玩,在讀書的時候,常常把打工的錢一口氣花完,跑到一個地方去玩。玩的時候又盡興拍很多照片。所以啊,當我參加旅行團時,都會覺得拍照的時間都不大夠。現在,有間公司叫Photours,由兩個專業攝影師成立,專門辦給愛拍照的人的旅遊。

Photo tours

新聞來自Springw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