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畢業旅行

最近(終於)畢業了,全家一起去了黃石公園,西雅圖,溫哥華,班夫國家公園玩了一趟。


Tags:

 

驚險的旅程

抱歉,很久沒有寫文章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實在太忙了(這學期真要人命)。

上週,在我忙的焦頭爛額之時,收到通知,叫我到首都華盛頓─出庭。不是我被告,但是我得代表出庭。這件事有點混亂,所以還是別提細節了,反正就是緊急跟五個教授請假,花了一天飛到東岸,花了一天與一群律師跟經濟學家開會。本來我以為會很輕鬆搞定,但是沒想到他們找來了一個證人,有嚴重的大頭症。之前我有談過一篇報導,內容是說越不聰明的人,對自己的行為越有自信。這…,這位證人非常有自信,而且自認為自己溝通能力很強,用詞優美,詼諧幽默,認為其他人的理解能力不如他,而且堅持不按牌理出牌,搞的我們這群人都快吐血了。我還破例開口警告他好幾次。我發現,很喜歡在大庭廣眾下故意壓低聲音講話的人,好像都是差不多同一類型的。

週二,我們出庭了,很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要發誓講真相,被六個執法人員輪流審問。我們這位天才證人,雖然我們在前一天不停的請他不要自告奮勇講太多,當天還是嘩啦嘩啦一直講,全程我都快心臟病發了。在法庭上,講越多,越容易被抓到把柄,最好是可以說Yes、No來交代。但是,他這樣子也有好處,他講到其他人都不想聽了。所以,我們並沒有被拷問太多。我回到家,都快要累垮了,在旅館裡聽歐巴馬在幾公里內的年度國會演講實況轉播,差點聽到睡著。

歐巴馬真的是很有魄力。教育、創新,我也覺得這正是美國所需要的。如果他能夠踏實執行,我覺得美國會繼續是強國。台灣說真的也是差不多,教育、創新,這樣子社會才能夠產出新的價值。如果不要國光,台灣要想點其他的辦法啊,我覺得很多人只是很會抗議;要提出個好的意見,很有難度。

好不容易結束了,華盛頓風景也沒時間好好欣賞(白宮,方尖碑,Smithsonian博物館是都有看到啦),就趕著回家。沒想到,精采的才正要開始。

我們週三出發時,天空已經開始飄雪,到機場後,聽說紐約已經淪陷,機場全面關閉,發現到費城的飛機誤點(我們在費城轉往舊金山),一拖拖了兩個小時,搭上去以後,天空開始下雪+雨+sleet(冰)。這樣子,飛機不能飛。機長就把飛機開來開去(兜風?),去冰以後,再去排隊準備起飛。本來只有20分鐘的機程,花了一整個下午才抵達。

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已經訂好晚一班的飛機(足足晚了四個小時)。趕到時,時間差不多。跳上這般飛機時,空服員很緊張的跟我們說,趕快上飛機坐下,我們大概只有幾分鐘的空檔可以起飛。等大家坐妥,天空又開始下起sleet。我們的飛機排隊去冰時,外面已經白茫茫的一片了。等去完冰,我們早已錯過起飛的空檔。在飛機上等了三個小時後,機場宣布關閉。

我們的飛機,在已經被籠罩在白雪之下的機場內,慢慢的開到了登機門,大家回到機場。所有的機場旅館早已被訂光,外聯道路車輛也無法通行,我們就這樣被困在機場裡了。大家各顯神通,搶明天離開的機票。

在這裡,我發現美國人還滿有修養的。這麼慘的狀況下,似乎也沒有什麼人發火,幫我們重新訂票的人員,也都很有禮貌(雖然超級沒有效率)。在這個狀況下,我也發現,資訊真的是很重要,我們在比別人早很多的狀況下,透過網路發現週四天氣會好轉,也打聽到週四早上的班機全被取消。所以,目標是下午趕快離開費城。

當然了,大家都這麼想,結果我們被提供兩個選擇:通過波士頓飛回舊金山,或是通過Columbus, Ohio,飛到Phoenix,再飛到San Jose,再租車去San Francisco。由於波士頓肯定也困在雪裡,所以我們只好選擇難走的路,並決定要在機場過夜。

這裡的椅子還滿舒服的,可以躺平,我們跟機場領了銀色緊急保暖救生毯,以及枕頭,就準備睡覺了。還好,我的行李沒有託運,所以盥洗換穿的東西都有。但是還是過了一個很不舒服的一晚(辛苦了老婆(雖然她在旁邊很樂的上網看韓劇))。很懊的,是我隔天有個很重要的面試(我的點子可能被這裡的育成中心選上),這下子可能吹了。而且還得跟我兩個很好的教授再請一次假。

原來,晚上的機場還滿熱鬧的,很多人在打掃,工人在做工程,還有記者跑來拍我們這些難民(我猜大概是因為我們把椅子亂搬,然後又把那個銀色的救難毯拿來當帳篷用,看起來真的很像難民吧)。外面,冒著超大的風雪,有工人開著堆土機,把好多好多的雪,鏟離開跑道。他們好像整晚無休呢。

早上起來後,外面果然已經掩蓋在白雪中,好像有幾個天橋,還因為積雪太多而壞掉。幾乎所有的飛機都停飛了。但是,陸陸續續,有幾班班機開始活動。

網路再度派上功用,我調查到,下午三點有班班機,直飛舊金山,本來昨天早就被取消了,今天突然又出現,而且上面還有好多空位,我趕緊跑去問票務員,他很好心的又幫我訂了這班飛機。

我們本來得面臨一個抉擇,看要往Ohio飛,還是要等晚一點,往舊金山飛,這兩班飛機是否會起飛,沒有人能夠保證。沒想到,接近中午的時候,收到了一通票務電腦打來的電話,我們飛往Ohio的飛機,也被取消了。好險,有B計劃。

還好,往舊金山的飛機,幾乎準時起飛(慢了一會兒,因為一名空服員從另一台飛機上趕過來,慢了五分鐘)。現在在飛機上寫這篇文章,還是不知道我們託運的行李,會不會抵達舊金山。

回想起來,我覺得我當初,要是在華盛頓,要求他幫我把轉機點,改成南邊,那我想就不會被困在費城了。當初沒想到看一下衛星雲圖,看看冰風暴是從哪個方向來,然後行程刻意避開,就可以閃開這番困境。iPhone跟網路,我覺得真的改變了這個世界,而且在危急的狀況下,派上了很多用場。


Tags:

 

馬爾地夫蜜月之旅

馬爾地夫真是個人間天堂。碧綠的水清澈而且涼快,七彩的魚自在的在珊瑚間嬉戲,白日的天空湛藍,白雲慢慢的飄過,晚上的星空也是讓人驚嘆。我老婆在那裡每天說最多次的話就是:「好美喔!」

在我去馬爾地夫之前,我一直以為它位在於泰國西邊,印度東邊。所以我想像飛機只要飛個五小時就到了。沒想到,在真正答應我老婆要去那裡渡蜜月,付錢給旅行社之後,才知道它到底有多遠。到底有多遠呢?它位在印度的西南邊,赤道上,從台灣要飛近五個小時到新加坡轉機,再從新加坡飛五個小時到Male,馬爾地夫的首都,再從Male搭船或水上飛機到各大度假村。我們從我們家出發時,是中午12點,到旅館時,是台灣時間清晨4點,真的是累翻了。

點我繼續看 »


Tags: , ,

 

iPad我越洋過海得到你

今天,我這個從三歲開始使用Apple的蘋果迷,參加了一個大概此生難忘的Apple粉絲大行動─在舊金山Apple旗艦店,在iPad上市第一天,拿到大家期待許久的iPad!

以下照片有點爛,因為是用iPhone照的,正式的開箱文,請再等幾天。

我在iPad宣布的幾天後,就透過Apple網站預定了兩台iPad。說實在的,我覺得我是沒有什麼買這個東西的需要,有一台是打算買給我媽,另一台是同事委託我買的。我覺得iPad的介面真是太適合老人了,今天我排隊的隊友也這麼說(這點稍後會詳述)。

我正好到美國來出差,今天是最後一天,所以就安排在iPad上市的第一天拿我的iPad。

昨天晚上睡覺前,超級興奮,好像要去遠足一樣。我還在想,是否需要很早起,搞不好很多人。

結果,今天早上抵達店門口時,果然超級多人,據說還有不少人是昨天晚上睡在店門口(我旅館的床很舒服,一點都不遺憾沒來店門口露營,昨晚舊金山下雨、很冷)。店門口一堆記者,還有一個USA Today的人,騎在Segway上面廣告USA Today的App。店裡的店員,穿著藍色的T shirts,在拍手歡迎我們這群粉絲入店。

我沿著店門旁邊的隊,開始找隊伍的尾巴。還。真。遠。呢。我們排過了一整個block,還在路口轉彎。

有不少寫iPad App的廠商,趁這個機會打廣告。有人在發傳單,有人還給我一元美金請我下載他們的App(他們的App滿酷的,根本不用賄落我)。

排了一個半小時才快排到店門口,在這時間內,我跟我前後鄰居聊天。我前面的鄰居居然是Adobe的員工,他要來買iPad來測試Flash!!!!這可能是個祕密,我不能透漏細節。我跟他表示我很訝異蘋果沒送他免費的iPad,他說Adobe沒有開發很多iPad的軟體,只有在開發工具,而且Apple說不大夠發。所以他們團隊今天分散在全舊金山,很多人在排隊,準備抱兩台回家。我後面的鄰居是加拿大某大銀行的IT主管,他要買iPad來測試他們公司的terminal系統。我後面的後面是開發軟體的,要買來開發軟體。就如我所預期的,iPad是另一個大西部,大家都要來掏金。

終於輪到我進門了,看門的女巫居然在他的iPhone上找不到我的名字(驚),好險有人來協助,用我的email找到預訂的兩台。在門口事實上有排兩條隊,一條是給有預訂的,一條是給沒預訂的,好險我沒被打入那條沒預訂的。

店裡面就長這樣(門口還可以看到在排隊的人)。

店員用他的iPhone幫我刷卡,我就拿到我的iPad了!!!

我還請店員幫我照了一張照片─寶物取得(播出快樂的音樂!)

然後我也迫不及待的把雙胞胎之一的衣服給扒了─請看開箱照。

你還可以在背景看到San Francisco蘋果店的文宣。

我在店裡稍微玩了一下,感覺是:好感動。Calendar感覺很實用,Address Book還滿不錯的。Photos真的是有夠感人,IPS螢幕真的不是蓋的,我想從今天起,沒有攝影師會再想用紙本展示他的照片了。iBooks看書很舒服,字體展示,書面翻頁,都很順暢。說真的,iPad順暢的層度,真的是很難想像的好。

我現在在機場,回台灣後,再做後續報導。


Tags: , , , , , ,

 

這裡不是斯巴達!

This is not sparta

此圖來自於

各位讀者,我今天不是在我火山口內的秘密基地、或是山頂上的別墅寫文章,今天我們出外景,在美國德州的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寫文章!

今天文章的內容具有教育性質,要講的是我對聖安東尼奧的兩個遊客景點,以及一個有趣的生意模式─衍生出來的理論。

首先,這裡不是斯巴達!

聖安東尼奧有德州最多遊客來的兩個地方,阿拉莫以及河岸步道。

根據維基百科,阿拉莫(英語Alamo,西班牙語Pappel)是美國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附近一座由傳教站擴建成的要塞。在德克薩斯獨立戰爭中曾起到重要作用。這裡本來是傳教士建來保護當地的原住民免於阿帕契印地安人的攻擊的一個教會,後來在由於德州要從墨西哥獨立,在此發生一場死戰。約兩百民德州軍人苦守此地,但是最後還是被7000人的墨西哥大軍,在13天後攻下。全部男性被處死,而婦孺則得到赦免。三週後,這些人的犧牲激發了本來渙散的德州軍隊,他們以「勿忘阿拉莫」以口號,打退了墨西哥。這也因而讓小布希有機會做到州長,皆而成為總統,而不是當某墨西哥市的市長(後面這段有點牽強)。

The Alamo
這是小弟我看來很白痴的站在阿拉莫前面。建築物後面有個旅館的廣告,那個跟阿拉莫無關(他沒被改成旅館)。

好,故事說完了,請問您有沒有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對啦!

阿拉莫、斯巴達、四行倉庫,古今中外,好像還滿多這種故事的。但是為什麼要很多人犧牲,其他人才會發憤圖強呢?人真是很怪,這種犧牲感覺實在不是很值得,這常常讓我覺得,要是當初有個具有說服力的強人來激勵大家,是否救可以免除這種慘劇?


有說服力的強人是也:圖片來自於「魔戒」。

聖安東尼奧還有另一個很有名的景點,就是他們的河岸步道「Riverwalk」。

San Antonio Riverwalk

這個城市本來有條臭水溝,像我們台北市內的幾條大、小河那樣。曾幾何時,他們將廢水排到小河裡,所以很髒又臭,他們還一度想將這條水溝蓋起來。但是,幾十年來,大家努力將他建設成一個很棒的河濱步道。現在在這個城市裡,人們可以選擇不走街道,而走美美的河邊。

高雄愛河的成功,讓我們台灣人應該能夠體會到河道整治的好處。很可惜台北市的基隆河、淡水河還是很臭。不知道要到哪一位台北縣長才能夠改善他們下游台北市的河川?

聖安東尼奧還有一個很怪的地方,就是他是個專門辦會議的地方。由於Riverwalk連結了各大旅館,而且旅館距離很近,這個城市每年都會有一批接著一批的人來這裡開會。我覺得台北市在亞洲有潛力行銷自己成為這麼一個會議的地點。由於治安好、旅館多、捷運方便、氣候溫和、人民友善,我真的覺得台北市在亞洲裡面已經算是前幾名的優良城市了。

Gorbachev Speals at the NPRA
這是我在聽戈巴契夫演講。

台北市民們,集合起來吧,這裡不是斯巴達!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