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Next Page »

Excel比你想像的還要強


圖片來自於

我一直以為我Excel很強。畢竟,我從它阿公的阿公那一代就開始用它了。今天我們考完了期中考,其中有一堂教的是模式分析,也就是教你如何用Excel來模擬商業上的狀況,以及找出最佳的選擇。這堂課的期中考,有一部分是拿回家做,一部分是在教室內考。這考試讓我從週四晚上開始,週六中午為止,花了大概有十二個小時來做;它也讓很多同學週五晚上徹夜趕工,完全沒睡覺。

在這堂課中,我學到了三個很強,而且之前完全不知道的工具,在這裡跟大家分享,送你們兩個學分的MBA課程。

第一,是幾個Excel內建的功能。我在這裡就用英文介紹,因為我不知道中文版的Excel把這些功能叫什麼。如果你用Excel是中文版,請麻煩自己找一下功能在哪裡。首先,是Goal Seek。

Goal Seek是什麼呢?Goal Seek這個功能可以叫Excel在一個算式內自動幫你找到答案;例如,在3x+4=y,你已經知道y的值,想要找x,或是要改變x來達到y,就可以用Goal Seek。

另外,是Data Table。我以前在分析投資評估狀況給我老闆看的時候,我都會準備狀況A、B、C,但是他往往不很滿意,會叫我將變數改一點點,生出狀況A.2、B.4、C.3。以往,我都得重新跑我的計算,花個老半天,讓我都想把「計劃趕不上變化」刺青在額頭。學到Data Table後,就輕鬆多了。Data Table讓你可以同時改變兩個變數,然後看看所有改變狀況的結果。例如:我今天要煮滷肉,我可以實驗五種程度的醬油量,五種程度的冰糖量,然後產出25種不同口味的菜,看看哪一個最好吃。

第二,是個外掛功能,叫做Solver。Solver是免費的,通常Excel都有內含,如果沒有,可以從此取得

Solver很強,他可以讓你將一個參數設定成最大化,最小化,還是變成一個數值;接著你再指定幾個可以變動的變數跟設定限制。例如,我手邊有一百顆粉圓(限制),六個茶包(限制),我要賣幾杯珍珠奶茶(變數),請幾個店員(變數),才能夠將我的利潤最佳化。

第三,也是個外掛功能,叫做Crystal Ball。Crystal Ball被Oracle買走了,一套要賣995元美金。

Crystal Ball強在哪裡呢?他是用蒙地卡羅運算法來進行模式分析。蛤?什麼是蒙地卡羅運算法?別擔心,普通人應該是不會知道那是什麼的。蒙地卡羅運算法,白話一點,就是亂槍打鳥。因為世事難料,在進行模式分析的時候,你可以利用Crystal Ball將每個變數的不確定性設定進去。舉例說,小明、小華、小花三個約好三點要出遊。他們三位各自都可能會有不同程度的早到或晚到,那請問他們應該幾點會到齊出門?早十分鐘出門的機率有多高?這就是蒙地卡羅運算法可以算出來的東西。它利用電腦計算速度的優勢,來把很多很多的狀況丟給Excel,然後記錄下來這些變數所造成不同的結果,再將計算式最佳化。

希望大家有空學習使用這些工具,我覺得它們應該很實用。如果我早一點學到這些工具,我在之前的工作,大概可以省下一個月的生命吧(但是這一個月大概也會花在Reddit.com上面吧)。


Tags: , , , , ,

 

策略與人生


圖片來自於Psshutterbug

第一學期結束了,真的是超級快的。一開始總覺得度日如年,現在覺得「咦,怎麼過了?!」,而且很驚訝我居然撐過了。

期末考只有考兩科:財務管理以及策略。讀了以後才知道,原來財務管理學問這麼多。例如,進行一個投資案,應該採用什麼計算方式,才能夠將風險算入,並在不同的條件下,評估投資是否是正確的。這些知識,對一間公司應該非常有幫助,但是根據我的工作經驗,似乎沒有什麼人知道怎麼用(甚至我的同學間,包括我自己在內,對計算這種東西,也還不是非常在行)。說真的,這種知識,雖然非常實用,但是實在有夠複雜,沒有人鞭策,我想很難自學成功。

在我們最後一堂策略課的時候,兩位教授都花了點時間來跟我們精神講話。他們表示,希望能夠利用這個機會,來影響我們這些將來有可能改變世界的人,讓他們的理念能夠也影響社會。我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由於他是對我們講的,所以文中假設聽眾是我們商學院的學生,但是我覺得可以應用在所有人吧。

別低估策略

在畢業、進入社會後,每天要面對的,將會是一波又一波的繁雜事務。如果是去創業,每天都是在救火。但是,如果能夠退一步,思考如何將策略應用在人生中,這將會對你帶來一定的競爭優勢。

當個隱形策略家

雖然策略可以應用在人生中,但是這應該是個祕密武器。除非你是畢業後要當顧問,不然別老是把策略「行話」掛在嘴上。社會上,很多人對策略的應用一知半解,甚至對策略很排斥。所以,我們應該要攜帶著這個秘密武器,把策略的精神藏在我們所作所為上,這樣子才能夠微妙的達到我們的目的。(我以前心理學教授好像也說過一樣的話。)

策略為生活方式

策略可以用在生活上,用來決定你在人生中的抉擇。例如,在你選擇畢業後要走的路的時候,可以思考你的個人策略。例如,市場區隔、產品差異化是好的,所以你應該將自己進行差異化。有特長、特色,在事業的選擇上,是有優勢的。千萬別因為同學們都去搶顧問、財經方面的工作,就也把自己塑造成一樣,一窩蜂的加入。這樣只會造成過度競爭,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我們班上有前NBA球員、有政治家、有工程師,他們都有自己的特色,而這些特色,將會是他們的競爭優勢。

高進入門檻是件好事。所以,如果你能夠挑戰難做的事情,然後成功達成,其他人將無法輕易取代你的地位。史丹佛商學院的訓言是:「改變生命,改變組織,改變世界。」如果改變世界的不是你,那還有誰比你更有資格?我想在這裡加一句我以前聽到的名言:「與其取得平凡的成功,還不如贏得偉大的失敗!」這樣子,人生才會有意義。而且,如果不挑戰偉大的目標,也不可能贏得偉大的成功。

企業可以分為探險家及剝削者。探險家注重研發,然後發掘新機會;剝削者找到一個機會,就努力將其中的好處榨出。一家好的公司,探險及剝削應該都要能夠做到。要開發新機會,產生新價值,更要有紀律及效率。做人也是一樣,你應該要有專精的特長,更要隨時保持廣泛學習的精神。我認識的幾位成功企業家,似乎都保持著這種精神,我之前公司的老闆,年紀都超過八十了。他一天看六份報紙,一個月看的書,大概比我還要多本。

你應該要思考,你的競爭優勢到底在哪裡,並利用你的競爭優勢,來贏得人生的競賽。

別低估策略,也別高估領導能力

決定一間公司的結構、程序、文化、以及策略,對一間公司的影響可以非常長久。在創業的時候,也應該要思考你想要組織上留下的腳印是什麼。這種決定,往往可以比起領導能力,對一間公司的影響更大。

世界跟你想的不一樣

很好笑的,這裡的教授跟同學,都很不喜歡「世界是平的」這一本書。我們教授提出相反的理論,他認為說,世界跟我們所想像的,是很不一樣的。我們對一個產業的假設,在另一個產業裡,並不一定成立。世界的轉法有很多種(這跟我之前寫的一篇文章很像)。所以,我們應該要常問:「為什麼?」,而並不能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

拿藍色光劍

我們老師很搞笑。他指出,雖然說史丹佛商學院的訓言是:「改變生命,改變組織,改變世界。」,但是並沒有說是要改變的更好。請我們要注意,要做個好人。他說,不希望將來需要在我們上法庭出庭的時候作證。就像星際大戰裡面,絕代武士訓練出來,應該要當好人,而且拿藍色光劍。


Tags: , , , ,

 

如果應該斷絕孩子的退路,那生小孩幹嘛?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是由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所寫,標題為「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請見下文)。我看完以後,感覺是:有必要這樣子嗎,這樣子真的是最好的方式嗎?

戴董幫他小孩做的安排,有些地方我是非常同意的。我認為,人生的目的要自己去尋找,興趣要自己去開發,上課讀書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小孩一定要知道人間疾苦,更要知道如何節省。

但是,戴董斷絕孩子的後路,不協助小孩的事業,也不把大部分財產給他的小孩,要捐出去作公益,這點我覺得做的太誇張、過分、而且不明智。如果我們退一步看,他這樣子產生的價值在哪裡?

我到史丹佛來了以後,才真正發現「關係」及「社交網絡」的重要性。我們到這裡來,大家都在努力拉關係。以往,我看不大起拉關係這個行為,認為自己的成就就是靠自己的努力。我創業以後,慢慢發現我做的生意,很多都是靠以前的關係拉來的。在商學院,大家都非常正式對待建立關係,不論是同學跟同學間的名譽,或是與校友、各大公司的良好關係。我們甚至還有上課討論一個如何成功建立關係、成為社交名流的個案。我認為,進商學院有很大的一部分價值,就在於你在商學院所認識的人,以及這些人對你將來事業及人生所能給予的幫助。我現在覺得,拉關係這回事,沒什麼可恥的,因為好的關係,是互相的;你今天幫我,我明天也會幫你。

要白手建立一個社交網絡,是有很高的難度的:不但要花上很多的時間來培養,更要花上很多的精神來維持。我有認識幾位「豪門」世家,他們給他們的小孩最大的禮物,我覺得就是這個社交網絡。如果他們的小孩,能夠繼續經營這個社交網絡,那他們的人生,可以有更大發揮空間。如果拿台灣政治來看,郝龍斌,連勝文,陳致中,我相信他們都有利用到他們父親的社交網絡。除了親人,社交資本幾乎是無法給其他人的,所以,如果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不把這個社交資本做移轉,那就是浪費掉了。

如果我們把社交資本延伸到財產,我覺得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應該思考如何把他所累積的財產,用來產生更大的價值。這跟開公司是一樣的,你應該要把你賺來的錢,做有產生更大價值的投資。人類文明的進步,都是踏在前人所建立的基礎上。財產的累積,就像是在建立基礎,或是在堆一座沙堡,如果你能夠找到下一個人,來站在它上面,幫你把它堆的更高,你就對社會有所交代了。戴董大可把它的資產拿來投資新創事業(像是有慈善目的的社會企業),或是看看他自己的小孩是否能夠用他的資產來產生更大的價值;我覺得他把他堆的這個沙堡推倒,把一杯一杯的沙分給大家,這反而是摧毀了他本來所產生的社會價值。

很多人成功以後,就覺得是因為自己努力的結果,但是他們往往不記得,是有多少人在一路上協助他們,以及有多少是運氣造成的。這些企業家,要自己的小孩努力,以為只要努力,就會成功。我覺得這是錯誤的。白手起家,這樣子講起來很偉大,但是如果目的是成為一個成功的人、或是企業家,你幹嘛管他怎麼達到這個目的呢?

戴董斷絕孩子的後路,我覺得只是讓他自己推卸為人父母的部分責任,讓他自己覺得當捐錢的聖人很爽,以及讓我們這些小民讀者感覺他付了社會責任。實際上,他是摧毀社會價值的。

之前,有另一個類似的新聞,就是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叫他公子蔡紹中高中畢業,別讀大學,直接進旺旺集團做事。蔡衍明表示,人生如果有這樣子的缺憾,人才會努力。但是有必要這樣子嗎?

戴董及蔡董對他們小孩所做的安排有相似之處,他們都認為讀書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也覺得蔡董做的太絕了(或許是蔡公子根本不是塊讀書的料,這我們無從得知)。

我到史丹佛來之前,我的老闆之一跟我說,讀書沒啥用,王永慶只有小學畢業事業就做的這麼大。如果遵循這個邏輯,那我們是不是通通不用讀書,就可以成為偉大的企業家呢?時代不一樣了!我之前上班的公司,如果你沒有碩士學位,根本進不去。我到這裡來之後,才發現原來經營一間公司,有這麼多的細節及理論。台灣、甚至世界上大部分的公司,都似乎還是在活一天算一天的經營,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以不變應萬變的心態(這都是我老闆說過的話)。事實上,他們都有很多機會,能夠成為更大更好的公司。王永慶之所以成功,並不是他只有小學畢業,而是他一輩子都在努力學習,以及找人來幫他建立他的王國。上課是累積知識最快的方式,我不明白戴董跟蔡董為何要幫他們的小孩找比較難走的路走,尤其是目的地是一樣的呢?

戴董的文章在此。我找不到原刊處,所以只好轉載:

王品集團董事長 戴勝益: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
作者:李翠卿  出處:親子天下

戴勝益大家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誰,但只要提到王品牛排、陶板屋、西堤牛排、聚北海昆布鍋、夏慕尼、原燒……這些知名的餐飲名店,可能就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育有一兒一女的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跟一般的企業家老爸很不一樣。其他企業家無不處心積慮安排子女在家族企業接班,但是,戴勝益卻堅決不讓子女進入他的餐飲王國,不要說是「接班」了,連去任何一個事業體「上班」都不行。

點我繼續看 »


Tags: , , , ,

 

四個感動

後天要考期中考了,最近非常的緊張。老婆說我睡覺一直說夢話(哇,一定很煩人),白天也幾乎沒有時間做任何事情。今天讀書到一段落,來寫一下最近的四個感動。

第一個感動
第一個感動是外在的感動。前個週末,我去參加了Y-Combinator辦的創業學院講座。Y-Combinator是個矽谷裡面,非常有名的一家創投/育成中心。我花了一整個週六聽演講,覺得非常值得。

演講的人分為兩類型:第一類型是投資人,演講的人有Sun Microsystem的創始人及Google的第一位投資人Andy Bechtolsheim,Y-Combinator的創始人Paul Graham,超級天使投資人Ron Conway,還有創投大戶Sequoia的Greg McAdoo。

第二類型是創業家:有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他大概是重頭戲吧),創業失敗的Dalton Caldwell,還有幾位成功的創業家。

在這場演講裡面有幾個重點。之前不久,Sequoia的老闆Don Valentine來我們學校演講。大部分的同學對他的演講都很不滿意。但是我注意到他提出一點我覺得還滿有趣的,就是他們投資先看市場。他們如果發現有個大市場,才開始找在裡面有能力成功的公司。但是,在Ron Conway的演講裡面,他指出他先找有潛力的團隊,看他們的產品如何,才看市場怎麼樣,策略剛好是相反的。

再來,Andy Bechtolsheim提到,在創業及發明的時候,最難做的事情,就是說「不」。他指出,蘋果事實上投資在研發的經費非常的少,他們成功的能力是在於他們專注於開發使用者還沒有想到的需求。他還指出,目前矽谷裡面,投資金額最大的項目是生物科技。這倒是讓我很好奇,到底在投資些什麼,想說這是我的老本行,將來搞不好有機會。

Paul Graham的演講很不錯,他提到了目前超級天使投資人與傳統創投目前在矽谷發生衝突。他的講稿在這裡。台灣的Jamie也寫了一篇關於超級天使投資人的文章,可是我覺得他的AppWorks應該算是育成incubator,還不能算是超級天使。

當天有很多人來聽Mark Zuckerberg的演講,畢竟他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年輕人。他花了很多時間在解釋說電影裡拍的不是真的(雖然裡面主角穿的衣服他都真的有)。但是,我覺得很好笑的是,各位,他才26歲,他的成功,是天時地利人和所造成的(我覺得電影裡的故事,應該也有一部分地方的真的),請別像拜觀世音一樣,問一些人生大道理好嗎?對了,我看完電影後,覺得一個人根本不用有太多的EQ就可以成功(唉,我來讀MBA幹嘛啊)。

雖然聽了一整天很激勵的演講,讓我很感動,但是我最感動的事情,是遇到了Reddit.com的創始人!感動的都快哭了。我每天浪費在他們網站的時間非常的多,尤其是最近Digg變爛了以後。Reddit幾乎是我讀書、上班時,黑暗中的明燈,是讓我免於發狂的救生圈。我跟他說我是他們的忠實讀者,他還跟我道歉,說浪費我很多時間。哈,我很慶幸有去參加這場會議。

第二個感動
第二個感動發生在昨天,我們有一堂課的期中作業交了。這個作業,要我們幫我們小隊裡面其他八個人,做反饋評語。要讚許他們做對的事,還有提出他們還需要改善的事。我絞盡腦汁,才幫隊友們寫出短短幾行字,搞到三更半夜。結果,昨天晚上,我收到了隊友們寫來的評語,我看了嚇了一大跳。我的那一份,大概有四千字吧。裡面鉅細靡遺的寫著,我哪些事情做的很好,哪些事情需要改進。有些事情我只是隨手做做,就讓人家很滿意;有些事情我完全沒知覺,但是好幾個人寫的仔細清楚。真是超級感動的,謝謝大家(只是他們都看不懂中文)。

第三個感動
第三個感動,是今天晚上發生的。我們收到了一封信。是由每年二年級的學生,傳給一年級的學生的。這封信,是21年前寫的,內容是告訴我們這些一年級的學生,要想清楚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我們都是完美主義者,才會擠進這間學校,但是在這裡,忙著讀書沒有比忙著交朋友重要,不要太緊張。不要隨波逐流,不要盲目追隨。唉,看了真的是很感動,尤其是我真的到目前為止還滿失敗的。我本來想說,進來只要不當掉就好了,但是每天晚上、每個週末還是一直忙著讀書,都沒有跟其他人出去social。要達到這個平衡,有點難度啊。

第四個感動
第四個感動,是家裡的。常常我下課回家,我老婆就煮了一桌佳餚等我。我都不敢跟單身在這裡的同學講說我吃什麼,怕他們回家會躲起來哭。真的是很感動。


Tags: , , , ,

 

震撼教育


在史丹佛讀書,似乎一個接著一個的震撼教育。今天寫這一篇,比較算是週記,沒有什麼主旨,只分成三大段落,分別是「創業」、「高手」、「自我反省」、,請大家隨便看看。

創業
這週一開始,就有一場很精采的說明會,告訴我們在學校這裡,創業有什麼資源。他們表示說,我們沒有特有的育成中心,因為史丹佛這裡就是個大育成中心。似乎是為了證實這一點,果然已經有人跑來要找我創業,這個人之前還是在法拉利工作,底下管好幾個財務長的,來頭不小。隔天下午,跟一個同學的弟弟見面,他在當地想要開網路公司,已經有跟幾位VC接洽過了。我本來是想請他寫個我的新點子,沒想到,居然聊完以後,他找我去他公司經營商業方面的活動。我才開學四週耶,在這裡是否需要讀MBA才能夠創業呢,還是光在這裡就可以找到機會?這個問題,我們最後會再探討。

高手
接著,在週二,創投界的教父,Sequoia的Don Valentine,來我們學校演講。我們學校有安排一系列演講,叫做「View from the top」,都是請產業界的高手來演講的。Sequoia有多強?他們投資成功的公司從A到Z,超級多的強者,包括Apple,Google,Cisco,YouTube,Zappos。但是,Mr Valentine的演講,同學們普遍都很不滿意,我不確定是否因為他沒有講出我們想聽的話,還是他跩到根本沒有考慮他的聽眾。他提到一個很現實的重點,他們投資的時候,都是先選市場,才選有潛力的公司,然後才水平整合式的投資,例如:當初投資蘋果,他們也投資了硬碟,記憶體,作業系統等等;這個方式跟很多公司所做的,先找好的經營團隊,再考慮公司能力,都不一樣。換句話說,在Sequoia眼裡,你要準備創造市場,而不是進入一個你看好的既有市場。

在禮拜五,我們學生會也安排了一場演講。這場演講屬於「View from the bottom」,都是由同學們來講的。這次演講的人,是布希前總統的侍衛。這場的演講,非常的精采,大家聽完以後,都很難相信我們這一輩的人有演講能力這麼強的,穩重又有魅力。甚至有人說,他去競選,他會投給他一票。

說到政治,講到我們這週最大的重點:美國前國務卿,康蒂.萊斯,來幫我們上國際管理的課!她真的是很有魅力,而且思緒非常的清楚。我們上了四個case,第一個是提到Google在中國的狀況,第二個是提到Dubai Ports World在美國想買港口經營權,被美國政客狹持,導致一場很單純的生意往來被搞砸的狀況。第三個case是蘇俄公司Gazprom在歐盟內進行壟斷行為,但是歐盟不敢採取行動;第四個,是場很有趣的模擬,我們同學們扮演聯合國,要爭取達成阻止伊朗開發核彈的國際制裁。


圖片來自於

在這幾堂課中,我覺得很有趣的事情有幾點:第一,她提到,在很多狀況下,媒體跟人民,是可以被控制的。Dubai Ports World這件事,就是被政客拿來炒作;這一直讓我想到我們的國光石化案子。她還提到,白宮有方法來管理這種狀況:我們常常在報紙上看到,某不願意表示身分的白宮內線說,總統在考慮某件事情。這個資訊,事實上是由白宮官方代表,直接向媒體表示的;這種說法,可以讓白宮測試民間的反應,也可以讓事情在發表的時候,減少一點震驚性。

第二,我們在進行聯合國模擬之前,我們同組的人(扮演美國),花了很多時間討論策略(我扮演國家安全顧問,也就是萊斯之前的位子),嘗試了解各個國家的利益,以及談判的籌碼。我們還派出我們的外交官,及聯合國代表(扮演希拉蕊),向各國探聽他們的狀況。大家超級認真的在討論。當天我們的發言人,也就是扮演希拉蕊的以色列同學,還準備到早上兩點;輪到她發言時,真的是超級的強。我們觀眾裡面,還有人扮演媒體,問出很多很敏感的問題,她都能迎刃而解,還把責任怪到前任政府(也就是布希、萊斯他們那一代)。我覺得她去當以色列總統可能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第三,我一位女同學指出,萊斯教授穿的鞋子非常高級。

自我反省
遇到這麼多強人,結果就是自己覺得很普通。這樣子也是沒有什麼不好啦,但是在這裡能夠讓自己肯定的事情,實在不多。

在週三,又發生了一件讓我自己很震驚的事情。大家記得我之前曾經提到我們有一堂課,要做小組模擬,然後會被錄影起來嗎?週三輪到我了。這個case是形容我們兩名隊友,受命要提出一個組織改組(還有進行縮邊)的計畫。但是第三名隊友沒有參與討論,而且主管也已經很久沒有被知會。模擬中,我們要跟他們討論這個計畫。

我跟隊友Jim,在前一個晚上就在討論各種模擬的狀況,花了不少時間。結果,到現場,計畫趕不上變化。他們兩個,根本不想聽!開口就大罵!我們真的被這個模擬的真實性嚇了一大跳,沒想到火藥味這麼重。我動用了我之前心理學所學的功夫,還有在之前工作練的太極拳講話法,完全沒辦法讓他們兩個冷靜下來聽我們講話。一直搞到最後,Jim才說出,「如果我在你們的位子,我也會感到很生氣。」這才讓他們冷靜下來,但是時間也過了。

我們在模擬後的討論,我們的指導員才跟我們說,這個模擬的重點在於道歉。如果我們道歉的話,生氣的對方就無話可說了。同學也指出,我說的話雖然都是該說的、對的,但是講的太冷靜了,沒有感到很誠懇,所以才會沒有效。我似乎在對方講完話後,就立刻接著講,讓別人覺得我早就想好要說什麼,根本沒有聽到他們的抱怨。

我從來沒有發現我有這個問題!我在模擬中,覺得不能道歉,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如果一道歉,就會被逮到弱點,一直被攻擊,而且被抓著脖子要負責任。結果,在這種狀況下,原來是要道歉的。我也一直以為,我對處理別人心理狀況問題還算拿手(以前還被同事稱讚過),沒想到在這個狀況下,完全沒輒。

結語
我昨天晚上跟老婆去看了Facebook的電影,The Social Network。真的是還滿好看的。當他們搬到Palo Alto來的時候,電影院裡面還有很多人歡呼。看完以後,我今天走在大學附近University Avenue(也就是最多偉大的Star tUp第一個辦公室所在地。今天還從Wolfram Alpha辦公室門口經過), 覺得一個人似乎不需要是個好人、不需要伶牙利齒、不需要八面玲瓏、不需要MBA就可以成功。但是,這個要成功的人,必須有他自己的兩把刷子。像我這個刷子只有一把的人,我看還需要努力改善我其他的工夫。


Tags: , , , ,

 

讀排名高的學校對不對?

我們同學裡面,有很多人是借錢來讀的。不論是像顧問們由公司贊助,或是跟學校、銀行貸款,還這些錢的能力都是對他們將來選擇走的路有決定性的。就如我們之前所討論的,如果他們回去做顧問,兩年就能回本,如果他們去私募基金,聽說一年就能回本。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在討論讀排名高的學校對不對。上面這張圖,就是從他們的文章裡取出的。資料分析結果顯示,讀排名越高(通常也代表越貴)的學校,畢業後的收入,也相對較高。而且,這關係不是線性的,排名高的學校,畢業後學生薪水高出排名低學校的畢業生非常多。

所以,他們的結論是,既使要貸款,也要來讀排名高的學校。(我還沒想好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如何。)


Tags: ,

 

現實生活與MBA的距離

我們開始讀case了。一個接著一個的case,一個比一個長。我在看case時,都會抱持著懷疑的心態,尤其看到他們在歌頌某公司的豐功偉業的時候。我們上週的策略課程中,分析完了兩個case,一個是JetBlue航空公司,一個是Cypress半導體。

這兩家公司,最大的差別在於公司文化。JetBlue航空公司的文化是非常開朗的;這間公司從創業開始,他們就採取與傳統不同的營業方式,鼓勵一種從工作上得到娛樂的文化。Cypress的文化剛好是相反的:非常軍事化的管理,事事以競爭為目標,人與人競爭,公司與產業競爭。Cypress不培育人才,而是像蝗蟲一般,降落在各大城市中,獵取優秀的人頭。

看起來都還滿強的吧?我很習慣的,在讀case時,都先上網去看看,這兩家公司目前的狀況怎麼樣。你們可以點進去看,JetBlueCypress目前都不怎麼樣。最近JetBlue還發生很有趣的事件,某航班剛降落,還在滑行中,就有旅客站起來拿行李,空服員Steven Slater連忙趕來制止,然後這位旅客不但沒有停止,還導致落下的行李打到Slater。當Slater要求對方道歉時,對方還罵他。於是,他就到廣播上,用F字來罵這位乘客,然後拿了兩罐啤酒,打開緊急逃生滑梯,然後跳出滑下。一家以快樂工作為出發點的航空公司,局然以這樣出名,也是夠諷刺了。Cypress這間公司,我跟同學討論後,大家一致的看法都是,他們太過於自大。他們競爭的人資策略,不適合進行研發行為;這公司一些很不入流的手段,似乎是老闆個性的延伸。

更有趣的是,上課的時候,很多同學都把這些歌頌各公司的case當真,也隨著歌頌起來這些公司。我覺得他們不是critical分析能力不夠,不然就是工作經驗不足。今天晚上吃晚飯時,我跟一位之前當顧問的中國同學聊天,他的看法跟我一樣,根本沒有什麼公司,是書面上說的那麼好的。

今天上國際管理的課程,主要是在討論賄賂。美國法律居然允許公司進行小額的「加速用」付款(facilitating payment);這種賄賂行為,只能用在加速官員處理事情的效率而已,不能用在影響官員做決定,很微妙吧。現實生活是,在很多開發中國家,不賄賂根本沒有辦法做生意。那美國這裡的大公司在國際上怎麼來面對這種事情呢?聽說P&G在埃及就乾脆給政府一大筆錢,然後遇到問題時,再叫高官來壓;我以前合作過的某間美國大公司,把賄賂這件事外包給當地的「顧問」,然後他們可以睜一支眼,閉一支眼的,合法跟這間顧問公司進行交易。

我今天晚上看到一篇文章,是由最近過勞死的徐紹斌的姊姊所寫。紹斌才29歲而已,就似因為南亞科技工作太操,過勞而死。雖然我邊看邊覺得我們MBA課程再這樣下去我也風險很大,我覺得他的死很可惜,也為他的家人難過。我也曾經從可以報加班,被升為不能報加班的責任制(代表著上班要準時,下班要加班),我也遇到過認為加班很值得鼓勵的主管。很多人都覺得某某公司名氣很大,所以一定很有制度,所以想進去公司;但是都沒有考慮過他們自己是否適合這間公司。反之,很多公司都以為某種管理模式一定是正確的,所以就以鐵的紀律去執行;他們是否有考慮這樣子是否正確?

我們有一堂課,叫做Critical Analytical Thinking,簡稱CAT(貓?!),專門教我們怎麼思考,我看起來就像是小型辯論賽(呼,還好我以前是辯論教練)。上一次,我們就從討論Google在大陸面對百度及中國政府的策略中,談到一間公司最終的目的為何。我認為,一間公司的目的應該不是為股東謀取最大的利益,而是為所有的參與者謀取最大的利益。所以,他們不應該為了某種武斷決定的原則,把公司的規範訂定成某種模式,而是要隨時為所有的參與者謀取最大的利益做考量,而且隨時修正。

有時候,我不知道在這裡上的課、得到的知識,是否在離開這先進西方國家後,可適用在開發中的亞洲國家。但是,我深信著,全世界的公司,目標都應該是一樣吧。

圖片來自於


Tags: , ,

 

成功的企業家都不用讀書嗎?


這是我們圖書館裡,教學用的Bloomberg股票資訊系統。

最近的TechCrunch真是有夠勁爆。前幾天,Mike Arrington(這個網站的站長),才去控訴矽谷這裡的VC在進行違法共謀談價錢,之後又刊出Mike Arrington 說讀大學沒有用,然後接著宣布被賣給了AOL

我今天想要討論的是,到底讀大學、或是MBA到底有沒有用。Mike Arrington的觀察是說,有很多事業成功的創業家,學業都沒有很完整,

在這篇文章裡面,有段很重要的反駁:

Here is the problem with Arrington’s logic: students may come up with great ideas and start a company, but they aren’t going to be able make it big unless they have the educational foundation. Maybe Zuckerberg lucked out by being at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but he wasn’t born with the knowledge of how to grow a business. To build a business, you need to understand subjects like finance, marke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corporate law. Until you have been in the business world for a while, you don’t know how to negotiate contracts, deal with people, manage and nurture employees, and sell to customers. Most importantly, if students don’t learn the importance of finishing what they start, they will never achieve success—this requires perseverance and determination. And by dropping out of college, they won’t have the alumni networks that they need to help them later in their careers and in business.

簡單說,如果你沒有好好的讀完書,你可能可以想出很好的點子,甚至可以成功創業,但是你無法確實執行,把這個好點子發揮成大事業。文章中也提出一筆資料,顯示創始人的學歷與公司規模及成長率有正向相關性。

我覺得這點講的很有道理。我在創業以後,才開始知道原來有這麼多惡魔躲在細節裡。雖然你可以自修來彌補學業上的差距,但是我們現實來看,有多少人可以邊創業、邊自修完這麼多知識。如果你有機會能夠進到學校學習,就應該利用這個機會來完成學業。

這觀點有點接近我之前寫的,到底「讀MBA對創業是利是弊」。我覺得,如果你有心自修,而且可以辦得到邊創業、上班,邊讀書,或是甚至是遇到問題時,再努力學習(但是這往往都太晚了),這樣子MBA對你沒有太大的幫助。反之,MBA是個很好的機會,讓你可以在相對短的時間內,接觸到很多商業的經驗,並與同學建立很多關係,這些事情都是對做大事業有幫助的。

我覺得可以舉Google的兩個老闆為例,他們也都是PhD學生,而且,他們在很早期就請了專業經理人Eric Schmidt(聽說他也是我們系上教授)。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要有一定的知識,並且有足夠的自知,在發現自己能力不足時,吸取新知識,或是找專業的人才來協助。不管怎麼說,知識在一家公司中的存在,是對這間公司的成功非常必要的。

之前聽說旺旺老闆,由於自己學歷不高,也叫他兒子高中畢業就回到家族企業工作。這件事情,乍看之下很誇張,似乎是支持Arrington的論點;但是,我認為,他這麼做,是讓兒子體會知識的重要性,讓他透過其他管道學習,甚至學習如何透過專業人才的協助,來經營一家公司。學歷不重要,但是知識是重要的。

我們最近上課在學算NPV跟IRR。我在之前的公司,有過好幾次的經驗,利用IRR來推算產品應該如何定價。但是,我一直到昨天,才真正敢拍胸脯說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還有知道在之前的計算中,犯了什麼錯誤。我也覺得很奇怪,我之前的公司,會算這個東西的人,一隻手數得清。這麼好用、有價值的知識,為什麼沒有更多人知道?如果我之前的公司,能夠更佳利用這些分析的工具,說不定會更成功呢。


Tags: , ,

 

史丹佛MBA的第一週

我的老天爺!記憶中,我從來沒有這麼努力讀書過。來到史丹佛MBA的第一個禮拜,每天讀的書,真是很誇張的多,多到一種讓大腦麻痺的多,加上睡眠不足,每天覺得好像行屍走肉。但是,我也已經好久沒有上課上的這麼過癮了;這裡的師資跟同學真的不是蓋的。

這禮拜主要上的課,是基礎會計、以及組織心理學。上課的時候,老師都假設你已經預習過了,所以他隨時問的問題,都是很有深度的。在課堂上,由於我們提問、發言,都是有算在我們的成績裡面,很多同學都搶著回答。老師一停下來,大家就把手舉起來,在這裡,這叫做搶Air Time(這個字通常用來形容電視台播放的時間)。同學很多都是菁英中的菁英(除了我這個假裝的以外),所以每個人都講的頭頭是道。

說實在的,這一週下來,我很慶幸我選了史丹福,而不是去了哈佛。這一週,我聽到了很多兩間學校不同之處。

首先,在課程上,史丹佛在兩三年前,重新設計了他們的課程。現在的一年級生,先上的課是宏觀的管理學,接著才上比較細節的經濟學、資訊分析等課。幾乎所有基礎的課程,都被分成基礎、加速、深度的三個等級。像我這個會計白痴,就被分到會計的基礎班。聽說在哈佛,所有的人都一起上同樣的班。我這週讀會計課本已經讀到快掛了,所以我很慶幸史丹福有能力分班,要是我到哈佛,跟一堆會計師一起上基礎會計,根本是在找死。

另外,我最近得知,我們這學期還要上兩門很特別的課。第一,叫做CAT(Critical Analytical Thinking) 的課,教你如何思考。在課堂上,老師讓學生辯論特定話題,每週也還得寫一篇八百字的辯論文。這門課的每一班都是由很有名的教授來教的,我們的教授也剛好是我們經濟學課本的作者,他很好客的請我們這一班在週三去他們家烤肉聊天。由於一班只有16人,而且除了教授外,我們還有一位專業作文教練,所以據說這門課對學校來講非常的昂貴。但是,由於學校認為,在兩年的MBA中,學生學到的知識,可能沒有比學到思考的方式還來的實用,所以還是讓所有的學生都上這門課。

第二,我們從這週開始,就已經開始上一些領導的課。這一週下來,我們上了好幾堂組織、商業心理學的課。課堂上,教授沒在教什麼理論,都在跟我們玩遊戲(有空我再形容一些很有趣的遊戲跟大家分享),讓我們在這些團體的遊戲中,學習團隊的特性,以及領導的方法。下週開始,我們會繼續做各式各樣的情境模擬,而且會一邊被錄影起來,模擬完後再被慢慢分析。學期末,為了這堂課的考試,大學會把各方目前在擔任高階主管的校友招回,跟我們進行一整天的模擬。能這樣玩、敢這樣玩的大學,全世界大概沒有幾間。

史丹佛也有幾個很妙的傳統,學生進來時,都要答應遵守一套叫做榮譽宣言的原則。這套原則聲明我們絕不作弊,而教授們也答應不會太管我們。所以,考試的時候,老師不會在場;很多考試甚至都是拿回家自己寫的。世界上其他的大學,大概教授都是擔心我們會作弊,所以考試的時候大概都會管的很嚴吧。

另外,學生們也互相答應,我們的成績絕不對外宣布。這有什麼意義呢?這代表著,史丹佛出來的學生,有品質保證,不用看成績就知道是訓練有素,能力很強的。而且,因為有這種原則,我們可以在學校內挑戰自己,選有難度的課程,然後既使成績沒有很好,但是還是有學到有用的知識。換言之,這個制度讓讀書的目的設定為學習,而不是為了拿好的成績。

我最近還注意到另一件事,讓我很慶幸選了這裡。我們的同學,注重的是合作,個個都開朗外向,而且大部分都還是非常的友善。聽說在哈佛,學生間非常競爭,也都非常的現實。而且,據說,我們同學間,有三十幾個百分比的人,想要畢業後自己創業。聽到這件事,讓我就覺得很興奮。史丹佛旁邊的一條叫做Sand Hill的馬路上,就有超過100家的創投公司,在等著我們創業。我覺得,如果不在這裡搞個什麼名堂,好像算是浪費了一個大好的機會。

最後,我的同學們真是臥虎藏龍。有人在巴西已經開了兩家專門給窮人看的診所,有人是前NBA球員,是Kobe Bryant跟Shaquille O’Neal的隊友。這裡最不稀奇的是麥肯錫顧問。能跟這些人做朋友,還滿榮幸的。


Tags: , ,

 

青春期的無限延伸

昨天晚上,一位讀者/好友,寄了一篇文章給我,說是她讀完我之前寫的「偉大的冒險」之後,想起來別人也寫過類似的文章。

這篇文章是由「宅神」─朱學恆寫的,叫做「民國一百年:黑暗時代」。文中,他提到六年級生,在台灣還沒有出現白手起家、頂天立地的男(女)子漢。他說:

因為如果邁入四十歲的六年級生根本都還沒有接班,甚至連夢想和達成夢想的力量都消失了……那即將開始邁入三十歲的七年級生又該怎麼辦?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民國一百年只不過會是個黑暗時代的黎明。

不管你怎麼慶祝,那都不過是一個衰退的開始,一個希望世代的終結。

不可能有一個國家在衰落了、放棄了、辜負了一整個世代之後,還可以繼續繁榮下去。

我覺得,這有可能是因為「青春期的無限延伸」所造成的。

讓我從社會演變的過程來了解釋這個狀況。從很久以來,人們都嘗試各種方法,想捕捉住青春。但是,台灣的六年級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因為在嬰兒潮時代出生的父執輩們的努力下,是頭一代生活在沒有太大生存困難的安定時代。我們六年級生,可以比較無憂無慮的將我們的青春期無限延伸,享受既有的、已被建設的社會福利,以及青春期那種不用負責的權利,抱持著一種”反正天塌下來有長輩扛著”的心態。我們這一代似乎不需要領兵作戰的英雄,當個小兵就可以吹冷氣、睡午覺、活的很好。

這種狀況不是台灣特有,早在1990年(二十年前!),御宅族這個字就已經浮上日本及世界的媒體。陸續相關的文章,都指出這一代人那種可以不用負責的鴕鳥心態,以及一種不論再怎麼努力也沒有辦法突破前一代成就的想法。

我一直很納悶,「宅」這個狀態,為什麼現在可以很自豪的被當做光環?我覺得有些偏「宅」的嗜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有些成年人投入的程度,真的令我很咋舌。心理學性學研究中指出,在網路的發達後,本來一些奇奇怪怪的興趣,都在網路上找到了他們的niche(利基),而且在這些族群內互相的鼓勵之下,這些興趣被變成光明正大。例如,你知道有人會從看女人穿高跟鞋踩死小雞 得到性興奮嗎?在網路發達前,有這些癖好的人,可能很難找到同好,或是找到影片;在網路發達後,他們找到了對方,並一起形成了網路上無數黑暗角落中的其中一個。

我要說的是,很純粹的「宅」這件事,並不是一件太值得驕傲的事情,也不會因為找到很多的同好,所以變成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在日本,「宅」這個詞,在大眾媒體中,應該也還算是具有「貶」的成份。套句Wikipedia的句子:

In general colloquial usage however, most Japanese would consider it undesirable to be described in a serious fashion as “otaku”; many even consider it to be a genuine insult.

我大概是老了,當我看到漫畫展門口排著一堆人要等簽名,還有好多人角色扮演(Cosplay),我想到學長王文華寫的文章,都已經三十好幾的五月天還在唱著熱血的青少年歌曲,以及Robert Harris在Archangel這本書中,形容蘇俄社會的敗壞,他形容著:「男生裝的像女生,女生裝的像妓女」。

我無法確定朱學恆所注意到的黑暗時代,是否由他自己所鼓勵的宅文化所造成,或是宅文化只是一個黑暗時代的產物,但是我滿確定他們是有相關性的。

如果說,宅文化只是一個黑暗時代的產物,我也相信。我之前工作的時候注意到,大我們一輩的長官們,對我們的態度就像是對待他們的孩子一般。我不知道大家是在什麼年紀發現老師、爸媽,事實上也是常人,往往沒有比我們更了解某些事情;這些有權力的人,他們既使對某些事情的了解跟我們一樣,他們還是演的很像威嚴智慧的父母親,用屈尊的口吻告訴我們,怎麼樣做才是對的。在這種狀況下,當你不斷被長輩像對幼兒一樣的對待,大家就乖乖的當幼兒,反正天塌下來有長官檔著。可能到發生事情的時候,長官再來指責說我們不願意負責任。

現在的社會何嘗不是這樣?六年級生不想冒險,因為冒險會被既得利益的長輩打壓,而且不冒險生活就可以過的好好的。大企業提供很高的薪水,吸引菁英進入既有的公司工作;現在MBA學生只考慮到要進去顧問、金融、百大公司工作。沒有偉大的六年級生,說是誰的錯?大家都有錯。

要怎麼補救呢?我覺得政府是有事情可以做的。例如,鼓勵創業,降低創業所需成本,簡化稅務,鼓勵國際貿易,提供低利創業貸款,建設更容易接近的育成中心,鼓勵資金進入新興產業,甚至鼓勵既有企業投資內部創業。想要冒險的年輕人還是存在的,但是英雄的出現,不是靠一個人就可以成功的,需要很多人、外力的輔助。

我常常想起某人說過的一句話:「長輩不需要尊敬,因為與生俱來,唯一可以不勞而穫的,就是年紀。」我覺得我們尊敬長輩,是因為尊敬他們的經驗,以及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的一些智慧;但是,他們的存在,也是代表著一個無形的目標,等著我們去突破,等著我們去創造自己的紀元。

來分享一條熱血的老歌:

照片來自於此


Tags: , , , , ,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