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l比你想像的還要強


圖片來自於此。

我一直以為我Excel很強。畢竟,我從它阿公的阿公那一代就開始用它了。今天我們考完了期中考,其中有一堂教的是模式分析,也就是教你如何用Excel來模擬商業上的狀況,以及找出最佳的選擇。這堂課的期中考,有一部分是拿回家做,一部分是在教室內考。這考試讓我從週四晚上開始,週六中午為止,花了大概有十二個小時來做;它也讓很多同學週五晚上徹夜趕工,完全沒睡覺。

在這堂課中,我學到了三個很強,而且之前完全不知道的工具,在這裡跟大家分享,送你們兩個學分的MBA課程。

第一,是幾個Excel內建的功能。我在這裡就用英文介紹,因為我不知道中文版的Excel把這些功能叫什麼。如果你用Excel是中文版,請麻煩自己找一下功能在哪裡。首先,是Goal Seek。

Goal Seek是什麼呢?Goal Seek這個功能可以叫Excel在一個算式內自動幫你找到答案;例如,在3x+4=y,你已經知道y的值,想要找x,或是要改變x來達到y,就可以用Goal Seek。

另外,是Data Table。我以前在分析投資評估狀況給我老闆看的時候,我都會準備狀況A、B、C,但是他往往不很滿意,會叫我將變數改一點點,生出狀況A.2、B.4、C.3。以往,我都得重新跑我的計算,花個老半天,讓我都想把「計劃趕不上變化」刺青在額頭。學到Data Table後,就輕鬆多了。Data Table讓你可以同時改變兩個變數,然後看看所有改變狀況的結果。例如:我今天要煮滷肉,我可以實驗五種程度的醬油量,五種程度的冰糖量,然後產出25種不同口味的菜,看看哪一個最好吃。

第二,是個外掛功能,叫做Solver。Solver是免費的,通常Excel都有內含,如果沒有,可以從此取得。

Solver很強,他可以讓你將一個參數設定成最大化,最小化,還是變成一個數值;接著你再指定幾個可以變動的變數跟設定限制。例如,我手邊有一百顆粉圓(限制),六個茶包(限制),我要賣幾杯珍珠奶茶(變數),請幾個店員(變數),才能夠將我的利潤最佳化。

第三,也是個外掛功能,叫做Crystal Ball。Crystal Ball被Oracle買走了,一套要賣995元美金。

Crystal Ball強在哪裡呢?他是用蒙地卡羅運算法來進行模式分析。蛤?什麼是蒙地卡羅運算法?別擔心,普通人應該是不會知道那是什麼的。蒙地卡羅運算法,白話一點,就是亂槍打鳥。因為世事難料,在進行模式分析的時候,你可以利用Crystal Ball將每個變數的不確定性設定進去。舉例說,小明、小華、小花三個約好三點要出遊。他們三位各自都可能會有不同程度的早到或晚到,那請問他們應該幾點會到齊出門?早十分鐘出門的機率有多高?這就是蒙地卡羅運算法可以算出來的東西。它利用電腦計算速度的優勢,來把很多很多的狀況丟給Excel,然後記錄下來這些變數所造成不同的結果,再將計算式最佳化。

希望大家有空學習使用這些工具,我覺得它們應該很實用。如果我早一點學到這些工具,我在之前的工作,大概可以省下一個月的生命吧(但是這一個月大概也會花在Reddit.com上面吧)。

創投的數學


圖片來自於此。

我的老天爺,第二學期比第一學期還困難。這個學期我們上的是會計、經濟、統計、模式分析、商業道德,還有我選修的電子商務。雖然如此,我今天還是去拜訪了一位道道地地的創投家;這位創投家是電子業的前輩,退休後才轉做創投的。

雖然我們相談甚歡,談話開始沒多久就被他嫌腦筋不好,(顯得我實在太菜了,事實上是我對創投業很不了解,才會問很外行的問題)。我問的問題是:請問你們平均一年投資幾個案子?他給我的答案跟我之前聽到其他創投業者說的答案是差不多的:看他們有多少時間。但是這位前輩很詳細的解釋了為什麼這件事情是這樣的:原來原因不只是時間,這幾乎有個定律。

假設你是開創投公司,有人給你五千萬美金,請問你覺得你可以養幾個合夥人?假設創投收的管理費用是2%,代表你一年收到的管理費是兩百萬元美金。依照合夥人的薪水,加上辦公室的費用,你大概只能養三個合夥人。這樣子,代表一個合夥人所能管理的金額,約只有一千五百萬元(五千的三分之一)。他們募資一次,只能使用差不多七年的時間,之後得把這個資金解散,還給當初的投資人。在這七年中,只有前半段可以投資,因為這樣子,公司成功的時間會比較多(接下來的四年)。也就是說,他們有三年可以花掉一千五百萬元,一年可以花五百萬元。

在平均的投資中,投資十家公司,五家會慘死,四家平平,大概只有一家會真正成功。這代表說,成功的這一家,必須負擔起其他九家的失敗,這樣子投資才打平。另外,由於投資創投血本無歸的機率很大,所以投資創投的人,對他們收入的期待,大概是普通投資回報率的一倍;也就是說,創投不只要打平,更要賺更多;也就是說,你成功的那一家公司,必須要翻很多倍,你才算達到你的目標。

這個數學,雖然不是很精準,但是解釋了很多事情:

  1. 你的公司如果只是要賺小錢,養著你自己跟員工,這是很容易的;要吸引創投,很難。他們只對有潛力大紅大紫的公司有興趣。
  2. 創投業者,最小的投資金額是有限制的,因為要是金額不夠大,既使翻很多倍也還不夠彌補其他投資失敗公司的缺洞。
  3. 因為創投業一定得投出至少超過最小投資金額的投資,他們一年也只能投出固定數量的項目。

我跟前輩還談到的矽谷現在出現的天使們。他認為,因為天使沒有投資期限的限制,所以他們的操作方法很不一樣。

學到了真多。

你長大以後想做什麼?


照片來自於此。

小時候,長輩們很喜歡問我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國小畢業後,就越來越少人問,在國、高中的課業壓力下,也幾乎沒有什麼機會思考這個問題。直到大學要選系的時候,才又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但是,大學在選課的時候,往往我們思考的方向是:哪門課是必修的、哪門課熱門有趣、哪門課好混。真正畢業以後,我們似乎又面對了這個問題。我的觀察,很多人在就業的時候,也沒有思考這個問題,或是根本想不出答案,就盡量找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就好了。人生就這樣子過了。

我在史丹佛商學院,同學們互相了解的前兩個問題都是:你之前做什麼,你畢業後想做什麼?同學們即使沒有很確切的生涯規劃,也多有個方向。我認識一位柏克萊的高材生 Jeff,雖然現在還是大學生,但是他的事業已經規劃到至少四十歲了。我認為,你得要知道你想要前進的方向,才能夠為這個方向做準備。

你上次問你自己:「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是什麼時候?你上次省思你現在在做什麼,是什麼時候?

如果你有小孩,他們應該知道將來的路有很多條可以走,有什麼選擇,也有什麼發展的空間。在我成長的環境裡面,親戚朋友中,成功的人都是做製造業的;台灣的產業,似乎也以製造業為主,所以我也只知道有製造業這條路可以走。我一直到大學畢業,才知道有學術研究這條路可以走;我一直到讀完我的榮譽學士,才知道網路軟體公司可以很成功,而且創業門檻不高。我一直到被邀請去波士頓顧問公司面試,才知道有這個很多人爭破頭的產業的存在。我一直到上了商學院,才知道有很多人積極投入各式各樣,非營利的組職,透過各式各樣的方法,嘗試改變世界(例如在大陸成立「我開」微型貸款,最近上CNN的同學 Courtney)。

我之前在澳洲讀書的時候,有幾位同學立志要當農夫、木工、水電工,而且不打算讀大學,要去讀專業學校。在台灣,如果爸媽聽到小孩有這種打算,大概會毒打一頓;「不讀書,就會去當農夫!」這是爸媽用來恐嚇小孩的話。很奇怪,當農夫、木工、水電工有這麼不好嗎?這些產業都有他們自己快樂的藍海,而且賺的錢應該不比坐辦公室的少。我們的社會應該鼓勵有能力、才華的人,往多元化的方向發展;木工不一定要嚼檳榔、喝維士比,這個產業也可以有很專業的管理,很職人化的執行。

今天新聞又報導有建中同學尋短,這真的很令人婉惜,成績、升學、考第一名,在十年後,可能對一個人來講都不是那麼重要了。我在讀高中的時後,為了爭全校第一,搞得我失去了讀書的樂趣。雖然我考了個全國前幾名,但是現在看來也沒什麼重要性,反倒覺得自己當初很蠢;我現在寧願之前多花時間,多交幾個好朋友,甚至把身體練的更健康。我很慶幸在史丹佛商學院,成績是不公開的。同學們互相同意,在我們畢業後,不把成績提供給將來的雇主。因為如此,同學之間互相合作,感情好得很,而且用功的人也還是很用功。我在這裡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為了追求興趣、追求知識,而在努力讀書。

如果你還在就學,你需要多看、多了解。之前,監察院長王建煊說大學生翹課去打工,是「賤賣人生的黃金時間」,實在「笨死了」。他也說,就學時不用累積工作經驗,踏入社會當新鮮人時,「第一年就可當成打工」。我同意蹺課去打工是很愚蠢,因為這樣子犧牲掉知識,機會成本很高;但是,就學時可以利用打工,來了解各式各樣的產業。

我在澳洲讀書時,曾經利用暑假打工,去當挨家挨戶推銷的銷售員。我一直覺得我的臉皮太薄,想利用這個機會訓練訓練。我做了以後發現,賣個東西,真的是學問很多,難度很高。在夏天的大太陽下,穿著西裝,一再被甩門罵髒話拒絕;我之後對來我們家推銷的、傳教的,都很客氣,還會問他們要不要喝水,因為當初連要杯水喝都很困難。在史丹佛兩年的MBA內,有個暑假,讓我們可以去別的公司見學實習。我有些同學,雖然畢業後想走產業路線,但是暑假在打算去顧問業實習,因為這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這種機會。假如我能夠再讀一次大學,我也會想要多試試;我之前提到的那位柏克萊朋友Jeff,他還曾經自己安排到漁船上打工。多看,才知道有哪幾條路可以選擇。

如果你已經就業了,你是否曾經問過你自己:「我快樂嗎?」你是否清楚你要去的地方?你在走的這一條路,並不是唯一的一條路。我並不是在鼓勵大家轉行,因為在你自己每天的工作中,都有機會可以考慮是否有其他的方法達到相同、甚至更好的目標。

我在之前的工作中,接觸到不少外國的專業人員。這些人裡,大家的生活都很多采多姿。有一位叫做Joe的美國石化工程師,他的興趣是改裝古董卡車;他到台灣來的時候,還想運一台藍色小發財回去美國,因為美國沒有這麼小台的卡車。另一位叫做Mark的,他買了台船屋,假日住在湖上。他們都把下班後的生活與他們的專業切的很清楚,上班就是上班,下班後就都不管上班的事。我在澳洲的同學,現在都在就業了,但是他們的嗜好也是很千奇百怪,他們臉書上的照片都是他們出去衝浪、釣魚、開趴,看的我非常羨慕。我的摯友之一Tim是牙醫,現在正在努力當木工,他說:「牙醫都當的成,木工一定也行。」另一位摯友Nigel是遊戲軟體工程師,下班後以騎重機為樂。

反觀我在台灣認識的一些朋友們,大家每天工作的時候,好像很淒慘,臉色鐵青,態度嚴肅,偷偷上臉書,暗地埋怨著老闆,但是又跟老闆比加班,回家連洗澡睡覺都沒有力氣了,週末只是用來補眠跟喘息,更別談什麼生活了。雖然台灣現在也有不少人有像騎車、爬山這種嗜好,但是大部分人還是過著枯燥的日子。我們明明工作的比歐美國家努力,但是我們所付出的,與我們產出的價值,似乎並不相等。我們這樣的付出,也沒有比較快樂。我們努力工作的同時,是否有在思考怎麼樣才是聰明的工作呢?

雖然我說到現在,都在講個人的生命方向,如果你已經創業,或是公司的管理者,我覺得公司經營也是需要方向。在史丹佛MBA的策略課中,第一堂課教的就是策略的訂定,以及方向的設定。有太多的公司,就像是枯燥人生的延伸,過一天、算一天,賺一塊錢,算一塊錢。有人說,這就是務實的經營;我覺得這比較像是烏龜式經營。一個人,可以有夢想,然後逐步,踏實的去實現這個夢想;一間公司,也可以有策略及目標,然後逐步踏實的去執行並達到這個目標。踏實的經營,與目標、願景的設定,並非相互獨立,或是互斥的。

我在上週四去拜訪了在土城的大瓏企業,他們是間醫療器材廠商,有五百多人,最近得到工業精銳卓越成就獎。我參觀了以後,覺得十分欽佩。這間公司有著世界級的生產及設計能力,但是我覺得這是很多其他台灣公司都具備的。我所欽佩的,是他們管理者的願景,以及依照這個願景所執行的一切。公司內空間的規劃,包括廠房及人員,都是為了將來做準備(他們長期目標的時間點,設在2017)。另外,在這間還算是中小企業的公司內,他們有完善、而且好大一間的健身房,旁邊還有舞蹈教室,還有六間淋浴間,員工餐廳及很像高級咖啡店的書報廳。他們老闆說,照顧員工是老闆的責任。這句話,我聽過很多老闆說過,但是很少看到這些老闆真的花錢去執行。經營一間公司,管理者需要問自己,目標在哪裡,方向是什麼?

你是否想要改變你自己的生命,或是改變世界?光是設定目標是不夠的,你還得有執行計劃,並且花功夫、心思來確切完成你的計劃,以及定期評估及矯正你的目標。就像我之前曾經提過的,創業很簡單,就是那幾個步驟而已,但是你創業後,你要如何完成生產,銷售,研發,財務,人資等目標?或許,你會覺得你想要達到的目標太高,但是你如果把這個目標拆成很多個小步驟,那你的執行就會比較容易,也比較容易成功。我在上週三也去拜訪了一位在新竹創業的學長,陳仲竹博士,他開發了一個產品,用來治療呼吸中止症的。我覺得他很有那種充滿行動力的精神,產出的產品,如果跟目前市上的產品一樣有效,大概也可以完全取代既有市場。

我老爸在做生意時,曾經跟郭台銘談過話。郭董那時候還在做連接器,但是他就立定志向,要做全台灣前五大廠商的生意。他們下一次見面時,郭董已經進階到要做全世界前五大廠商的生意。這就是野心,就是偉大的目標,也是成功最大的力量。

很多人在執行目標時,常常會遇到困難,然後就打住。執行一定是困難的,如果成功是簡單的,那成功就不可貴了。我在上週跟學長王文華聊天時,他也講了一個郭董的故事。據說,郭董曾經為了做生意,買了張機票到新加坡,但是他不是到客戶辦公室登門拜訪,而是假裝在飛機上巧遇,坐在客戶旁邊,在三小時的航程內,趁客戶沒地方逃時,把生意談妥。之前有朋友跟我表示,去美國留學她辦不到,因為她英文不好,而且留學很貴。這都是事實,但是我之前有一位同事,靠著空中英語教室在台灣練出他們同梯裡面最溜的英文(他們同梯有人還是國外留學回來的);我也有朋友,靠著全額獎學金到美國來讀書。當你真的想要得到某個東西的時候,你會不擇手段;你真的想要改變你的人生嗎,那你願意為你的夢想做什麼付出,還是你只會找藉口,走最容易走的路?

我寫這篇文章時,是2011的一月一日,也是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的第一天。你打算在今年達到什麼目標,你又打算在接下去的十年,達到什麼目標呢?我建議你現在就拿出紙筆,開始設定出你那偉大的目標,以及如何達成的步驟,朝著偉大的航道前進吧!

如果應該斷絕孩子的退路,那生小孩幹嘛?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是由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所寫,標題為「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請見下文)。我看完以後,感覺是:有必要這樣子嗎,這樣子真的是最好的方式嗎?

戴董幫他小孩做的安排,有些地方我是非常同意的。我認為,人生的目的要自己去尋找,興趣要自己去開發,上課讀書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小孩一定要知道人間疾苦,更要知道如何節省。

但是,戴董斷絕孩子的後路,不協助小孩的事業,也不把大部分財產給他的小孩,要捐出去作公益,這點我覺得做的太誇張、過分、而且不明智。如果我們退一步看,他這樣子產生的價值在哪裡?

我到史丹佛來了以後,才真正發現「關係」及「社交網絡」的重要性。我們到這裡來,大家都在努力拉關係。以往,我看不大起拉關係這個行為,認為自己的成就就是靠自己的努力。我創業以後,慢慢發現我做的生意,很多都是靠以前的關係拉來的。在商學院,大家都非常正式對待建立關係,不論是同學跟同學間的名譽,或是與校友、各大公司的良好關係。我們甚至還有上課討論一個如何成功建立關係、成為社交名流的個案。我認為,進商學院有很大的一部分價值,就在於你在商學院所認識的人,以及這些人對你將來事業及人生所能給予的幫助。我現在覺得,拉關係這回事,沒什麼可恥的,因為好的關係,是互相的;你今天幫我,我明天也會幫你。

要白手建立一個社交網絡,是有很高的難度的:不但要花上很多的時間來培養,更要花上很多的精神來維持。我有認識幾位「豪門」世家,他們給他們的小孩最大的禮物,我覺得就是這個社交網絡。如果他們的小孩,能夠繼續經營這個社交網絡,那他們的人生,可以有更大發揮空間。如果拿台灣政治來看,郝龍斌,連勝文,陳致中,我相信他們都有利用到他們父親的社交網絡。除了親人,社交資本幾乎是無法給其他人的,所以,如果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不把這個社交資本做移轉,那就是浪費掉了。

如果我們把社交資本延伸到財產,我覺得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應該思考如何把他所累積的財產,用來產生更大的價值。這跟開公司是一樣的,你應該要把你賺來的錢,做有產生更大價值的投資。人類文明的進步,都是踏在前人所建立的基礎上。財產的累積,就像是在建立基礎,或是在堆一座沙堡,如果你能夠找到下一個人,來站在它上面,幫你把它堆的更高,你就對社會有所交代了。戴董大可把它的資產拿來投資新創事業(像是有慈善目的的社會企業),或是看看他自己的小孩是否能夠用他的資產來產生更大的價值;我覺得他把他堆的這個沙堡推倒,把一杯一杯的沙分給大家,這反而是摧毀了他本來所產生的社會價值。

很多人成功以後,就覺得是因為自己努力的結果,但是他們往往不記得,是有多少人在一路上協助他們,以及有多少是運氣造成的。這些企業家,要自己的小孩努力,以為只要努力,就會成功。我覺得這是錯誤的。白手起家,這樣子講起來很偉大,但是如果目的是成為一個成功的人、或是企業家,你幹嘛管他怎麼達到這個目的呢?

戴董斷絕孩子的後路,我覺得只是讓他自己推卸為人父母的部分責任,讓他自己覺得當捐錢的聖人很爽,以及讓我們這些小民讀者感覺他付了社會責任。實際上,他是摧毀社會價值的。

之前,有另一個類似的新聞,就是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叫他公子蔡紹中高中畢業,別讀大學,直接進旺旺集團做事。蔡衍明表示,人生如果有這樣子的缺憾,人才會努力。但是有必要這樣子嗎?

戴董及蔡董對他們小孩所做的安排有相似之處,他們都認為讀書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也覺得蔡董做的太絕了(或許是蔡公子根本不是塊讀書的料,這我們無從得知)。

我到史丹佛來之前,我的老闆之一跟我說,讀書沒啥用,王永慶只有小學畢業事業就做的這麼大。如果遵循這個邏輯,那我們是不是通通不用讀書,就可以成為偉大的企業家呢?時代不一樣了!我之前上班的公司,如果你沒有碩士學位,根本進不去。我到這裡來之後,才發現原來經營一間公司,有這麼多的細節及理論。台灣、甚至世界上大部分的公司,都似乎還是在活一天算一天的經營,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以不變應萬變的心態(這都是我老闆說過的話)。事實上,他們都有很多機會,能夠成為更大更好的公司。王永慶之所以成功,並不是他只有小學畢業,而是他一輩子都在努力學習,以及找人來幫他建立他的王國。上課是累積知識最快的方式,我不明白戴董跟蔡董為何要幫他們的小孩找比較難走的路走,尤其是目的地是一樣的呢?

戴董的文章在此。我找不到原刊處,所以只好轉載:

王品集團董事長 戴勝益: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
作者:李翠卿  出處:親子天下

戴勝益大家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誰,但只要提到王品牛排、陶板屋、西堤牛排、聚北海昆布鍋、夏慕尼、原燒……這些知名的餐飲名店,可能就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育有一兒一女的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跟一般的企業家老爸很不一樣。其他企業家無不處心積慮安排子女在家族企業接班,但是,戴勝益卻堅決不讓子女進入他的餐飲王國,不要說是「接班」了,連去任何一個事業體「上班」都不行。
Continue reading 如果應該斷絕孩子的退路,那生小孩幹嘛?

動手的時間到了

君子動口不動手;所以君子很難賺大錢。

先跟大家抱歉,好久沒寫文章了。考完期中考後,所有的課外活動突然全部出現。我們得做的事情包括:開始考慮並申請暑假要去哪間公司實習,選擇加入哪個學生活動會(有一百多個),在家裡煮牛肉麵請台灣朋友吃(很多人吃了很想家;我老婆實在太強了),協辦了一個大型國際園遊會(老婆煮了魯肉飯跟烤了香腸,法國人超欣賞台灣美食)。還有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我們班在上週末還跑去跳彈簧墊,整個場地裡面只有我們這些是成年人,其他的小朋友都只有我們一半高。不知道是我們太幼稚還是什麼,這個週末居然有群朋友結伴去迪斯奈樂園玩。

關於選課,這裡有幾堂課我覺得很有趣。首先,由於商學院裡面想創業的人實在太多了,他們乾脆辦了一堂課,教你如何創業。這是門兩學期的課,如果你要申請,你得先找個團隊,然後他們會教你如何篩選點子,如何執行,如何募款等等;你就在課堂上完成自己想要上市的產品。史丹佛這裡的設計系很有名,叫做d.school,是由世界出名的設計公司IDEO創辦人協助成立的。他們也有辦很多堂有關於設計的課程,教學生如何利用IDEO設計理念來進行點子的實施,例如教大家如何發明在第三世界國家可以方便使用的便宜產品。d.school有一堂課,叫做Launch Pad(發射台),讓大家將在課堂上發明的產品,推出上市。我報名了另一個課程,叫做Biodesign。在這堂課,一個MBA學生會跟一位醫生及一位工程師搭配,分析目前在醫療上遇到的一些問題,並生產出解決這些問題的醫療用品。這幾堂課,都是非常實際的,據說有很多位同學,都是利用這幾堂課,將產品設計出來,並真正創業上市。

課外的活動也是很多。我在最近又開始寫軟體了,想要把一個以前的點子社群化。我還有其他的點子,現在也開始找團隊幫忙了。每個週五下午,我們商學院都會辦一場派對,叫做LPF (Liquidity Preference Function)(流動性偏好會),說穿了,就是飲酒作樂。我在上週五,跑去參加電腦系的TGIF,也就是與我們LPF相等的活動。本來是想要認識幾位工程師,結果他們的派對很冷清(難怪大家都說商學院的太會玩了),我也沒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倒是我還是認識了三位很有趣的日本交換學生。

史丹佛學校裏面有個育成中心,叫做SSE Labs。雖然我們MBA學生被我們系警告不要參加這個活動(原因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叫我們要努力讀書吧,或是使用自己系的育成服務),但是我還是很好奇。由於SSE Labs是任何學生都可以參加的,所有有很多電腦系、工程系的高手,都有加入。我在最近幾次課外會議中,牽上了線,在下週三要過去拜訪。我最近跟很多同學聊天,發現好像我離很多具有影響力的創投家,都只有兩三個人的距離;以後假如要募資,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動用到這些關係。

說到我們系上的育成服務,這也還是滿強的。在我們教室三樓,有兩間服務單位。一邊是育成服務中心,提供電腦及會議室供我們使用,也認識很多矽谷裡面很重要的人,如果我們有需要,可以去找他們幫忙。另一邊是就業服務中心,幫我們看履歷表寫的好不好,協助我們想清楚將來想走的路,還有幫我們透過關係牽線找到未來的工作。

我在進來MBA前,有很多人都說學這書本上的知識是沒有什麼用的,但是我發現Stanford商學院在書本外提供的機會及服務,對我們來講也是非常受用的。

我不需要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

終於考完試了,雖然這個期中考沒佔太大的分數,而且被當掉的機率也非常小,但是大家還是很緊張。緊張到昨天一考完,一群人就去喝的爛醉了(不包括我啦)。期中考考完,也代表著我們的Exclusive Academic Period結束。這是什麼意思呢?在期中考前,我們系會幫我們擋住所有跟讀書不相關的事,包括社團、企業招人等活動。Stanford的MBA學生還滿受歡迎的,昨天一考完,這些外來單位都蹦了出來。想創業的,也都開始行動了。

剛才看了一篇文章,在敘述一位「高級經理人」跟工程師的對話。讓我想到昨天跟同學吃晚飯時的對話。有位同學,他想要成立一個網站。他不但沒有先調查一下市場,而且在跟我討論的時候,說了這句話。

「我不需要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我只要知道你能不能辦到。」

我們在吃晚飯的時候,碰巧也遇到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跟他亞裔女友。先不論Zuckerberg的點子是那裡來的,他至少是自己寫的!你能夠開一間成功的公司,然後不稍微了解你的產品是怎麼運作的嗎?有點太誇張了吧。我退一步想想,我們這些MBA,有多少人是這樣子想的?以為有個點子,想想策略,找個工程師做做,就可以輕鬆成為富翁。天底下恐怕沒有這麼輕鬆的事情吧;我以前創業的經驗告訴我,努力不是充分條件,但是是必要條件。現在讀了MBA,慢慢的體會到,除了努力,還要有一堆其他天時地利人和與智慧加上運氣,才能夠成功。希望運氣不要佔成功條件太大一塊。

史丹佛MBA的第一週

src=”http://www.handmadehatter.com/wp-content/uploads/2010/09/IMG_0576.jpg” alt=”” title=”IMG_0576″ width=”560″ height=”418″ class=”alignnone size-full wp-image-452″ />

我的老天爺!記憶中,我從來沒有這麼努力讀書過。來到史丹佛MBA的第一個禮拜,每天讀的書,真是很誇張的多,多到一種讓大腦麻痺的多,加上睡眠不足,每天覺得好像行屍走肉。但是,我也已經好久沒有上課上的這麼過癮了;這裡的師資跟同學真的不是蓋的。

這禮拜主要上的課,是基礎會計、以及組織心理學。上課的時候,老師都假設你已經預習過了,所以他隨時問的問題,都是很有深度的。在課堂上,由於我們提問、發言,都是有算在我們的成績裡面,很多同學都搶著回答。老師一停下來,大家就把手舉起來,在這裡,這叫做搶Air Time(這個字通常用來形容電視台播放的時間)。同學很多都是菁英中的菁英(除了我這個假裝的以外),所以每個人都講的頭頭是道。

說實在的,這一週下來,我很慶幸我選了史丹福,而不是去了哈佛。這一週,我聽到了很多兩間學校不同之處。

首先,在課程上,史丹佛在兩三年前,重新設計了他們的課程。現在的一年級生,先上的課是宏觀的管理學,接著才上比較細節的經濟學、資訊分析等課。幾乎所有基礎的課程,都被分成基礎、加速、深度的三個等級。像我這個會計白痴,就被分到會計的基礎班。聽說在哈佛,所有的人都一起上同樣的班。我這週讀會計課本已經讀到快掛了,所以我很慶幸史丹福有能力分班,要是我到哈佛,跟一堆會計師一起上基礎會計,根本是在找死。

另外,我最近得知,我們這學期還要上兩門很特別的課。第一,叫做CAT(Critical Analytical Thinking) 的課,教你如何思考。在課堂上,老師讓學生辯論特定話題,每週也還得寫一篇八百字的辯論文。這門課的每一班都是由很有名的教授來教的,我們的教授也剛好是我們經濟學課本的作者,他很好客的請我們這一班在週三去他們家烤肉聊天。由於一班只有16人,而且除了教授外,我們還有一位專業作文教練,所以據說這門課對學校來講非常的昂貴。但是,由於學校認為,在兩年的MBA中,學生學到的知識,可能沒有比學到思考的方式還來的實用,所以還是讓所有的學生都上這門課。

第二,我們從這週開始,就已經開始上一些領導的課。這一週下來,我們上了好幾堂組織、商業心理學的課。課堂上,教授沒在教什麼理論,都在跟我們玩遊戲(有空我再形容一些很有趣的遊戲跟大家分享),讓我們在這些團體的遊戲中,學習團隊的特性,以及領導的方法。下週開始,我們會繼續做各式各樣的情境模擬,而且會一邊被錄影起來,模擬完後再被慢慢分析。學期末,為了這堂課的考試,大學會把各方目前在擔任高階主管的校友招回,跟我們進行一整天的模擬。能這樣玩、敢這樣玩的大學,全世界大概沒有幾間。

史丹佛也有幾個很妙的傳統,學生進來時,都要答應遵守一套叫做榮譽宣言的原則。這套原則聲明我們絕不作弊,而教授們也答應不會太管我們。所以,考試的時候,老師不會在場;很多考試甚至都是拿回家自己寫的。世界上其他的大學,大概教授都是擔心我們會作弊,所以考試的時候大概都會管的很嚴吧。

另外,學生們也互相答應,我們的成績絕不對外宣布。這有什麼意義呢?這代表著,史丹佛出來的學生,有品質保證,不用看成績就知道是訓練有素,能力很強的。而且,因為有這種原則,我們可以在學校內挑戰自己,選有難度的課程,然後既使成績沒有很好,但是還是有學到有用的知識。換言之,這個制度讓讀書的目的設定為學習,而不是為了拿好的成績。

我最近還注意到另一件事,讓我很慶幸選了這裡。我們的同學,注重的是合作,個個都開朗外向,而且大部分都還是非常的友善。聽說在哈佛,學生間非常競爭,也都非常的現實。而且,據說,我們同學間,有三十幾個百分比的人,想要畢業後自己創業。聽到這件事,讓我就覺得很興奮。史丹佛旁邊的一條叫做Sand Hill的馬路上,就有超過100家的創投公司,在等著我們創業。我覺得,如果不在這裡搞個什麼名堂,好像算是浪費了一個大好的機會。

最後,我的同學們真是臥虎藏龍。有人在巴西已經開了兩家專門給窮人看的診所,有人是前NBA球員,是Kobe Bryantè·ŸShaquille O’Neal的隊友。這裡最不稀奇的是麥肯錫顧問。能跟這些人做朋友,還滿榮幸的。

要開學啦!

src=”http://www.handmadehatter.com/wp-content/uploads/2010/09/photo.jpg” alt=”” title=”Back Camera” width=”560″ height=”418″ class=”alignnone size-full wp-image-449″ />

天哪,上次我坐在教室裡面,已經是超過六年前的事情;上次我考試,已經是八年前的事情。

下週一,Stanford MBA就要開學了。課表已經呈現在我眼前:上次我有這麼滿的課表,大概是1999年!上課前要讀完的內容,我看到它的數量我就快昏倒了(據說,大部分人是根本不看的)。

這禮拜我已經遇到很多MBA的同學了。今年,聽說從台灣來的同學有三位,大陸來的有十位,日本來的有六位,印度來的有二十位。我覺得這種分佈,可以看出各區域在世界上所佔的重要性。但是,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白種人。我還遇到好幾對夫妻檔,同時來上學的,目前知道有一對澳洲、一對日本的。

大部分的學生,都是來自於財經業,不然就是顧問業。而且,普遍很年輕。

我覺得很怪,這些人,來讀MBA的意義在哪裡?當一個Investment Banker,我不知道讀個MBA對他知識上會有什麼幫助。聽說,主要原因是因為這些機構內,有著不成文的規定,你工作如果要更上一層樓,你就得拿個MBA或同等的學位來鍍鍍金。真的對他們的決策品質、或管理能力有幫助嗎?我有點懷疑。他們似乎去讀個Finance的碩士比較好吧?

我來讀書前,有好多人跟我說,讀那個幹嘛,MBA根本有讀跟沒讀一樣。我在上一份工作的時候,為了跟合作夥伴談產品定價,大概算了好幾十個IRR計算。由於在公司裡面,沒有幾個人會算IRR,我一直覺得這是門還算滿深的學問。但是,MBA開學前,學校就要求我們要讀完一本課本的五個章節,而這內容幾乎都在講time value of money以及IRR的意義。所以,這是小兒科的學問。好可怕,不知道接下來要上什麼。我現在在狂念會計,我的老天爺,學問還真多。

有關於MBA學生宿舍,由於我已婚,所以我申請到一間單間臥房,有廚房、客廳的房間。我們的鄰居都是已婚的研究生,大家都還滿自閉、安靜的。大部分的MBA學生倒是住在一間叫做Schwab的宿舍(就是上面那張照片)。還好我沒住那,那裡簡直是夜夜笙歌,隨時都在social,我真的覺得我算老人,承受不了這麼多噪音及酒精了。這麼多同學,我慢慢再認識吧。

Stanford的校區真的是超級大,而且真的好美,不是蓋的。(我是說真的,我這輩子還沒看過真的這麼像是知識的殿堂的地方。)

說到social,我覺得我來Stanford是正確的,我已經遇到一堆想創業的人,而且有好幾位的點子跟我還滿像的。我有信心兩年內,一定可以生出幾個好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