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你只要做賣的掉的東西,還是要賭改變世界的產品?

image-v3

最近我跟一位董事長起了點爭執。這位董事長,他事業算是非常的成功,在軟體業界也很有成就。

爭執的原因是他對我們共同投資一間公司的一個產品策略。

這間公司,花了很多時間,做出來一個產品;也好不容易,找到了有PC OEM廠願意買單,要買他們的產品。我跟這位董事長說,他們的技術不錯,但是應該更進一步發展。目前的產品,是個「功能」,但是真正要給使用者帶來價值,要做出一些「應用」。使用者不會在乎一個產品功能多強大,只會在乎這些功能對他們帶來什麼好處,或是解決什麼問題。

這位董事長卻不同意。他說,現在已經有客人要買單了,而且他們願意付的錢,雖然非常少,但是已經是在他們預算所能允許之下,付出最多了。所以我們即使提供更好的產品給他們,他們也不會付給我們更多的錢。等到明年客人要來要求降價的時候,再來慢慢釋出新功能。

他講的也很有道理,但是我總覺得這樣子不大對勁。我最近把我的舊MacBook Pro跟iPhone 4作業系統都升級了,感覺像是拿到了新的電腦跟手機,用起來覺得很順手。我就在想,Apple是否會像這位董事長這樣「留一手」?明明就可以辦得到的事情,卻要因為客戶明年制度上降價的要求,而延後提供給消費者;這個產業狀態,不是很病態嗎?

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很多老公司,由於缺乏市場壓力,研發創新的速度慢了下來;而新創公司,在沒有這種包袱的狀態下,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打敗已經很有歷史的廠商。

你看看那些你已經用了很久的軟體,他們是不是還在哪種慢慢的升級的步伐,像是微軟的Office,Adobe的Photoshop,我覺得也都面臨這種危機(Apple宣布很便宜的iWork;Photoshop出現很有實力的競爭者,像是Pixelmator),而他們似乎毫無自覺,至少沒有太大的反應。

我越來越覺得,成功的過去,似乎都會成為包袱;而新創的事業,一直都有機會。

圖片來自於Pixelmator


Tags: ,

 

台灣跟Google Android的未來

20110701-110954.jpg

最近Google在台灣,因為Android Store無法在購買七日內退費,被罰了一百萬台幣。鄉民反應正、反都有。我第一個直覺是,台灣可以這樣子玩嗎?我在美國用這裡的Apple iTunes商店,才知道台灣的選擇有多缺乏。這裡我可以買書,買雜誌,買、租電影,買音樂;台灣只能買一部分的軟體。為什麼這些國際大廠不在台灣賣這些東西呢?我覺得答案很簡單;相同的原因也可以解釋為什麼Zara,H&M,Uniqlo一直到最近才來台灣:因為台灣的市場太小,他們所要花費的精神,不大值得他們的投資。我們罰Google一百萬,可能會搞的Google乾脆決定不玩。

在去年,由於印尼政府決定提高電影進口的稅率,搞得電影廠商全部都不進口,導致全印尼都看不到外國的電影。Google在中國大陸,因為要應付中國政府的審查要求,廣告收入又不是很多,結果他們用人道原因退出中國。

雖然Google違反台灣法律的事實看來是成立的,但是台灣政府閉門造車的態度很令人擔心。過去幾年來,我們成功的讓綠色觀念抬頭,將國內石化企業的未來抹殺;同時,新加坡的煉油廠在擴廠及招商。我們自以為豪的食物產品品質,也在塑化劑事件之後,讓大陸人取笑。我們除了講講、拍拍很感人的形象影片以外,我似乎看不大出來,台灣的未來要往哪裡走。

我最近在暑期實習,在一間專門做醫療投資的創投公司,協助一位他們「常駐創業家」創業,研究基因醫療檢測的市場。常駐創業家,換句話說,就像是「食客」,創投拿錢請他想個點子,然後成立公司。我在研究間發現,美國這裡的提供的醫療服務真的是多台灣很多。雖然這裡醫療保險制度嚴重出問題,但是在這產業裡的廠商,因為市場及政府的支持,還是推出很多服務及產品。

我之前有寫過,我現在又在創業,在架一個網站。所以我也在最近常常跑去拜訪在其他創投公司工作的同學,希望可以透過這些關係,跟這幾家創投拉好關係。我昨天去拜訪了Innovation Endeavors,一家由Google前CEO Eric Schmidt辦的創投公司。他們裡面還有一個叫做Runway的Program,跟「常駐創業家」一樣,拿錢出來讓一個人或團隊,想一個點子,並去執行。附近的律師事務所也常常在辦創業相關的社交活動。

我真的是很羨慕能在這裡創業的公司,他們的路似乎比起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還要容易走。我覺得這也解釋著,為什麼Google, Facebook, Apple, LinkedIn, Zynga, Twitter, Square,都離這裡不到一個小時的路程。台灣市場不夠大,這是個事實。但是,政府可以讓想在台灣做生意的人,可以更順利的走著創業這條本來就很難走的路。跟國際接軌,這不是只要講講,就會發生的。

講完了對台灣創業環境的感想,我想來講講大家對Google的看法。雖然Google嘴上講著Do no evil,但是大家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他們有些策略事實上並不是很正派的。

Google的Android進入智慧手機市場,是在Apple之後。Apple為了保持使用者感受的一致性,用極權管理他們的通路,所有上iTunes App Store的軟體,都要經過Apple的測試。據說,Apple測試不通過最大的原因,就是軟體本身不能用。

在行動應用這塊餅上面,有三條價值鏈。一條是通訊業者,一條是硬體業者,一條是軟體業者。Apple挑選了幾個比較有價值的環節(硬體跟軟體),然後跳進去用iPhone賭了一個大賭,結果顯然是很成功。Android加入這場戰爭,跟其他人的原因不大一樣;Google是家靠搜索、廣告賺錢的公司,他根本不care這幾條價值鏈的價值是否能夠維持住,他也不是很關心使用者的使用感如何。他將Android授權給一堆硬體公司,讓他們互相殘殺,將這條價值鏈做爛。他們讓任何軟體都可以上架,就像當初80年代電玩界爛軟體氾濫的狀況一樣,讓這條價值鏈也被摧毀。Google只希望有更多的使用者。Apple可以會這麼賺錢,因為他們選了很有價值的環節,挑了很會付錢的客人。

台灣現在有些新進的軟體創業家,似乎很推崇Android。這讓我想起當初台灣跟著Microsoft走的那些電腦廠。雖然Acer在一段時間也走出自己的品牌藍天,但是品牌畢竟還是需要產品的差異化來支持的。我覺得我們在選擇平台的創業朋友們,應該要考慮看看自己的產品,如何才能夠帶給使用者最佳的感受,以及最好的使用經驗。

Google今天會在台灣發生這種問題,我覺得跟他們自己公司內部的策略也有關係。如果他們不是這樣讓任何一個軟體可以隨便上架,大家也不會這樣鬧著要退費。

(抱歉,今天的文章繞了好大一圈。Google我還是愛你的,你看我還跑到你們門口拍照,請賜我一張Google+邀請函。)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