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Next Page »

由奢入儉難:談錢這個枷鎖

3064351634_2985f244c7_z

嗨,大家,我又回來了!喘口氣,呼,終於可以為所欲為暢所欲言了。我之所以過去這段時間都沒有發表什麼言論,並不是我沒有見到什麼好談的話題,而是因為我在一家大公司服務,而且他們對員工在社群媒體上的發言,是很有意見的。但是呢,我在幾個禮拜前,離開了那家公司,現在又恢復自由身了。

既然離開了,我也可以很誠實的跟大家說,我之前在Intel。我從MBA畢業後,就加入了他們的一個儲備幹部訓練的計劃,在公司內進行了三次八個月的輪調,從市場調查,創投,到物聯網市場開發,也從他們的美國總部,調到台灣的子公司。在這段時間內,我也深深的體會到一間超大公司、甚至可以說是世界一流的公司,強與弱的地方在哪裡。但是,今天不要來討論這個,我想要寫一下,人對收入的感受。

我在去美國前,薪水大概就像是台灣工程師那樣,不算少,但是也沒有誇張的多。在台灣,在不買房子的前提下,可以過著不錯的生活。去美國讀書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是個從第三世界國家來的窮學生。美國雖然生活品質很好,但是矽谷那裏什麼都貴。再加上,我一起來讀書的同學們,有些人之前是領global pay的顧問,有些是在賣肝的投資銀行工作,個個花錢如水。我之前也有談過我們商學院有個White Party,一個晚上可以從同學手中募到好幾百萬台幣的捐款。所以,在那個時候,我錢就很節省的花,所有的東西都花很多時間比價。

當大家在找工作的時候,我們常常從講師們得到一個建議,就是不要只為錢看齊,不要只為了薪水工作。當你口袋裡空空的時候,這個建議很難聽得下去。我接受Intel的工作時,當然也被他們對MBA的慷慨薪水感到驚訝;我很難想像,為什麼有人願意付我那麼多錢。但是我當初決定要接這份工作時,看中的更是那個可以輪調的機會,讓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看看公司其他地方的運作方式。

剛進公司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好富有。好像小時候剛拿到零用錢的那種感覺。我在Amazon買書都不用猶豫個老半天,買個App也可以輕輕鬆鬆的,終於可以理解美國人的消費能力。但是,逐漸發現,錢在刺激我對工作的熱情上,幫助不大。真正讓我感覺到動力的,往往是工作本身的趣味及挑戰性,主管的領導力,或是同事間合作的心情。再來,雖然我的薪水已經是很高了,但是在矽谷跟本不夠我跟我太太花。稅被扣掉一大半,剩下的,一半付給房租,剩下再一半給健康保險,每個月的收入扣掉生活費就剩下差不多了,存不到什麼錢。在那裏成家立業,除非要雙薪,但是那樣子養小孩也很辛苦,買房子壓力也是大。

我回來台灣後,突然間發現錢又變大了。領著外商主管的薪水,雖然從美國回來打了點折,但是也是我之前的好幾倍,存款的速度增加很快。我到7-11買水喝的時候,也不會特別因為有18塊的而不買20塊。也不會因為老婆亂參加某壽司部落客的團購而覺得快崩潰,心情平靜了許多。我站在7-11的冰箱前面時,就會想到,我的時間價值是多少錢,我人生中做的一些決定,賺的錢是我現在省的好幾倍,我不應該為了這麼小的金額(2元)困擾太久。

我在商學院的時候,有另一位教授給我們另一個建議。他說,錢是一種枷鎖,你有了錢以後,會養成很多習慣,這些習慣就會綁著你,讓你沒有辦法脫離,例如房貸、車貸、吃餐廳的習慣、搭飛機艙等的習慣、每年度假的習慣。我看看我的一些同事,他們正被這些枷鎖拷著。有些人在公司已經服務了一輩子,現在出去,很難找到相當的工作,逼得他們得繼續埋頭苦幹,甚至做一些畫地盤,形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當你每養成一種這種習慣時,你對人生的選擇就少了一些。選擇是有價值的,你人生也有可能會因為你做的這些決定,減少了選擇的能力,而減少了價值;所以你在做抉擇的時候,得思考的不只是你當下的享受,也要思考你是否逐漸把你自己束縛起來。

所以,當我決定離開我這份高薪的工作時,我已經認清了一件事,就是我再也不願意(只)為了薪水工作。我還蠻確定的:當我開始創業以後,我可能這輩子再也沒有辦法領到這樣子的高薪,我MBA畢業後,第一份薪水可能就是我人生薪水收入的最高點。

我開始創業以後,雖然看著存款一直下降,我發現我自己異常平靜(除了當老婆又去參加什麼奇怪的團購時)。站在7-11的冰箱前面時,我也不會太過猶豫;我不會為了省錢花很多時間,因為我知道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而這些事情的報酬及價值,是遠超過我所能省下的幾塊錢。雖然創業初期,工作沒有收入,但是我覺得人生過的很充實;說真的,我們小公司,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覺得已經有著不少的進展,比起在大公司內的官僚龜速,我們靈活多了。這種進展在精神上,是很有意義的。

P.S. 可能當我窮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又不會這麼想了。

圖片來自於Doug Wheller


Tags: , , , , , , , ,

 

人生的路是由自己走出來的

4329263169_18d894ab84_z

告訴大家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有一位同學,是個女生,來自於南亞一個不小的國家。我們在商學院的時候,她為了是否要加入家族企業而苦惱。

她們家裡是那個國家前幾名的有錢家族。公司由她外公成立,第二代只有她媽媽跟舅舅兩人。舅舅在外公下面,磨練了好幾十年後,在最近當上了集團總裁。她媽媽因為身體不好,所以雖然是持有與舅舅相同股份,但是沒有加入企業管理。

我同學在來讀書前,是在做管理顧問的工作。但是,MBA後,我同學的外公希望她加入家族企業,她也覺得有這個意願。但是,她舅舅卻叫她從基層做起。我跟她同一組寫報告的時候,還訪問過她舅舅,最後得知,她舅舅要她磨練的原因是,她舅舅也是這樣子等到這個位子的,他不希望椅子還沒坐熱,就準備要換人了。

我同學困擾了很久,甚至到畢業後還回去家裡。她也一直跟我在討論說,矽谷有那些新創公司我覺得有趣,她會想要加入。

結果,大概四個月前,她決定加入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我也很幫她高興,做出了決定,離開家族企業。

這家公司,就是上禮拜被Facebook以五千七百多億台幣買下的WhatsApp。

通常,MBA加入新創公司的時候,都會談到一點股票。假設說,她談到的只有0.1%,先不管vesting,她只不過在四個月內賺到了五億多台幣吧。

人生的路,真的是自己走出來的。

照片來自於


Tags: , ,

 

盧梭的夢、秀水街、品質

The Dream

我是個藝術迷。我到大城市旅行,都會想去看看他們的美術館裡面的藝術品。最近我剛看完一本宣稱是日本版『達文西密碼』的推理小說,叫做『畫布下的樂園』。雖然這本書跟『達文西密碼』的水準有點距離,但是裡面有一句形容亨利.盧梭原作『夢』的話,讓我覺得形容的很貼切。「這件作品,有熱情。畫家的所有熱情。」

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親自看過一些名畫的原作。他們所散發的光輝,幾乎是複製品無法捕捉的。我印象最深刻,大概是在J. Paul Getty Museum看到梵谷的『鳶尾花』。這張畫的紫色,是震撼人心的,狂熱的。這是我在任何複製品中,完全沒有感受到過的。如果各位有機會,我也推薦阿姆斯特丹的梵谷美術館,他的畫,真的很難被複製。另一幅我也很受感動的,是在米蘭一件小教堂裏面,達文西畫的『最後的晚餐』。這張畫,被複製的到處都是,我想應該沒有人不知道我在講那一幅畫。但是,當你踏入那間教堂中,站在那幅壁畫前時,你感覺到的,就是那柔柔的光輝。複製品常常為了讓圖片更明顯,把顏色改變或濃度加深,但是這就改變了原作者想要溝通的意義。我看過最誇張的,是在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所藏的,波提切利的畫作『維納斯的誕生』,原作是細緻柔和的,而市面上我所見過所有的複製品,都把他的色彩,改到好像維納斯在大庭廣眾下跳脫衣舞一樣強烈低俗。

我覺得一份好的藝術品,會傳達創作家的意志,信念,跟情感。

我每次到北京,都很喜歡去逛秀水街市場。說到秀水市場就想到仿冒品A貨。這整個秀水市場,好幾層樓,都幾乎是在賣假貨。從地下室的皮件,到樓上的電子用品,藝術品,香水,珠寶,等等。不是說我很愛買假貨,我實際上每次去幾乎都空手而回,而我覺得有趣的是在看中國在複製的工藝上,達到很極致的境界。當我看著一堆皮件精品,上面貼著拼錯的英文品牌,我就一直覺得很納悶,做這些假包包的人,既然能夠做出這麼精緻的產品,為什麼不自己做些簡單的設計,掛著自己的牌子,賺取光明正大的錢呢?如果他們有自己的牌子,我還比較有意願購買,因為我覺得他們為了自己的品牌,會比較注重品質。

中國還有個地方,叫做大芬村,在深圳,是全世界最集中的油畫生產線。很多國際飯店房間裡掛的那些「藝術品」,都是在這裡生產的。有些畫匠負責畫樹,有些畫人,真的就是生產線。但是,複製品畢竟就是複製品,看起來就像是缺了靈魂。

我最近還在看另一本書,叫做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Maintenance。這是本披著小說的皮的哲學論文,探討著「品質」這件事。裡面有一段, 講到現代的社會,因為很多時候,做某些事情的人,不知道真正的品質是什麼,所以只會遵從一些程式化的步驟,認為這樣子產出來的東西,就是一定有好的品質。台灣,大陸,甚至全世界有很多公司都有ISO或GMP認證。但是這不代表他們的產品品質優良,只代表他們的程序優良。你看,再多的認證,都只能代表一家公司或一個專業人才(會計師,律師,醫師)對程序上的能力,沒有辦法代表他們對產品或專業的能力。天底下這麼多餐廳,依照著標準作業程序,做者他們菜單上的菜。為什麼有的店家可以得到米其林星星,有的店家成為地雷?

我覺得,經營一家公司,或是開發一個產品,就像是創作一個美術品一樣。創作家必須要有核心思想,要有信念,要有方向,做出來的產品,才會有靈魂。


Tags: ,

 

你只要做賣的掉的東西,還是要賭改變世界的產品?

image-v3

最近我跟一位董事長起了點爭執。這位董事長,他事業算是非常的成功,在軟體業界也很有成就。

爭執的原因是他對我們共同投資一間公司的一個產品策略。

這間公司,花了很多時間,做出來一個產品;也好不容易,找到了有PC OEM廠願意買單,要買他們的產品。我跟這位董事長說,他們的技術不錯,但是應該更進一步發展。目前的產品,是個「功能」,但是真正要給使用者帶來價值,要做出一些「應用」。使用者不會在乎一個產品功能多強大,只會在乎這些功能對他們帶來什麼好處,或是解決什麼問題。

這位董事長卻不同意。他說,現在已經有客人要買單了,而且他們願意付的錢,雖然非常少,但是已經是在他們預算所能允許之下,付出最多了。所以我們即使提供更好的產品給他們,他們也不會付給我們更多的錢。等到明年客人要來要求降價的時候,再來慢慢釋出新功能。

他講的也很有道理,但是我總覺得這樣子不大對勁。我最近把我的舊MacBook Pro跟iPhone 4作業系統都升級了,感覺像是拿到了新的電腦跟手機,用起來覺得很順手。我就在想,Apple是否會像這位董事長這樣「留一手」?明明就可以辦得到的事情,卻要因為客戶明年制度上降價的要求,而延後提供給消費者;這個產業狀態,不是很病態嗎?

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很多老公司,由於缺乏市場壓力,研發創新的速度慢了下來;而新創公司,在沒有這種包袱的狀態下,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打敗已經很有歷史的廠商。

你看看那些你已經用了很久的軟體,他們是不是還在哪種慢慢的升級的步伐,像是微軟的Office,Adobe的Photoshop,我覺得也都面臨這種危機(Apple宣布很便宜的iWork;Photoshop出現很有實力的競爭者,像是Pixelmator),而他們似乎毫無自覺,至少沒有太大的反應。

我越來越覺得,成功的過去,似乎都會成為包袱;而新創的事業,一直都有機會。

圖片來自於Pixelmator


Tags: ,

 

創業家,你怕Facebook嗎?

在跟人家談創業的點子的時候,常常會聽到一種問題,就是:「要是Google/Facebook/Apple做你講的這件事,你們不就完蛋了嗎?」

最近,Facebook幹了一件還滿不要臉的事情(說實在的,這也不是第一次),就是完完全全的複製了Snapchat這個軟體的功能。Snapchat的功能很有趣,他讓你可以寄出定時毀滅的訊息。就像是舊的Mission Impossible(虎膽妙算,咳咳,有聽過的人都有點年紀了)開頭那樣,收件者看完訊息,它就自我消滅了。這個功能,讓很多人可以放心的寄出調情私人訊息。Snapchat也因此很紅;而Facebook也眼紅的推出了Poke這個App。

Poke在很短的時間內,立刻就登上了Apple下載王的寶座。Snapchat也很有勇氣的刊出了公開挑戰函,歡迎Facebook加入戰爭。他們這個挑戰,事實上是學當年Apple因為IBM加入個人電腦之戰的時候所提出的。

很有趣的,在一週內,Poke就立刻失寵了。他甚至不再在下載排行榜前十名,我剛才看了一下,Poke在第85名,而Snapchat在第4名。

這件事情,讓我想到了三件事:

第一,有競爭者是件好事。創投業者對「沒有競爭者」這件事情很敏感,因為這通常代表著要不是這個市場沒有吸引力,或是創業家本身不清楚狀況。當然了,很多創投都是有著羊群心理,他們根本不管你這個點子是否創新,他們只在乎控管風險;另外,也有的創投,像是美國最大的Sequoia,他們投資方式就是在競爭的市場中,選擇看起來最強的那一隊。Snapchat,在Facebook進來前,是幾乎沒有競爭者的,而Facebook的加入,等於是幫他們背書,說這個市場看起來不錯。

第二,Product-Market Fit很重要,而且第一個達到Fit的人,可以坐的很穩。Snapchat因為坐穩了,Facebook一時間要搶也搶不來。Facebook也是坐穩了,讓Google+要搶也搶不來。要找到Fit,就得多試,多去聽使用者的聲音。要搶,當然也要很有技巧,像是Android搶iOS,就是透過眾手機業者,才能夠搶下一片天。

第三,大公司事實上很脆弱。因為大公司內部的流程已經針對既有事業被最佳化,以及在官僚系統下往上爬的人的心態跟創業家渾然不同,大公司很難在內部推行出什麼創新的計畫。另外,使用者也對各個網站的品牌,有著既定的認知。我看過一種說法,說我們使用各個網站,就像是我們花費我們的時間跟精神來雇用一家公司幫我們做一些事。我們雇用Google來幫我們搜索,我們雇用Facebook來跟朋友聯絡。當你雇用的這個單位,開始嘗試一些跟他本業不大相關的事的時候,你會不想使用他們那些功能。例如,Google來做社群網站,Facebook之前開的拍賣市場。就像你不會想叫你的計程車司機來幫你帶小孩一樣,一個品牌在使用者的觀感中,很難暈染開來到其他功用。要讓一個品牌昇華到各種領域,一間公司需要非常大的努力跟投資,而且很難成功。

所以,創業家們,別怕競爭者,尤其是大公司的競爭者。


Tags: , ,

 

創業就是要與眾不同

Murano's public glass artwork

這個學期選課好像不錯,開學兩天我就已經覺得學到很多了。

我有一門課叫做「隨著市場方向創業」。教授之一是Andy Rachleff,他是Benchmark Capital這個創投資金的創始人之一。靠著他的號召力,這學期這堂課會請到Eric Ries跟Steve Blank(這兩位幾乎是現在流行的Lean Startup的發明人),Netflix的CEO,Badgeville的CEO,Qualcomm的創始人,Hulu的CEO,Facebook的前行銷副總等人。我上學期沒申請上Eric Schmidt的課,這學期這樣子算是夠滿足了。

周四,我們第一次上課,我聽到了一個滿有趣的觀點,是由Oaktree Capital的Howard Marks提出的。

他說,在投資上,大家都想預測未來,但是大家的預測,都跟目前的現實很像,或是大家的意見類似。一窩蜂,這樣子風險比較低。但是,這樣子你的優勢在哪裡?不論你對,或是你錯,結果都不會有太好或太壞。也就是說,既使你預測未來的能力很好,但是大家如果都一樣好的話,你並沒有辦法得到太大的優勢。

反之,如果你的預測跟大家的意見不同呢?如果你的預測是錯的,你將會有所損失。但是,如果你是對的,你將會得到很大的優勢。所以,在投資上,真正成功的方式,是正確猜到大家所沒猜到的。

創業也是一樣,如果你今天想要做的是市面上螢幕最大的手機,你一定賣的出去,但是你不會成為下一個Apple。反之,如果你賭的是很誇張的方向,例如「世界上最笨的手機」。因為沒有其他競爭者這麼做,如果市場上有人在等待這種需求,或許你還可以得到更大的成功。這種與眾不同,就是價值所在。

創業就是一種賭局。創業家以風險來換得獲利。

但是,創業家也都會想,要是我賭輸了怎麼辦。在矽谷這裡,由於文化風氣的關係,很多人失敗了就去這附近的大公司工作個幾年,再想辦法出來創業。失敗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之後的薪水很夠支撐這種實驗。而且,因為創業資金有創投撐著,損失不會太慘重(反正創投、創業家都是拿別人的錢來做賭注)。

或許,在台灣就是缺乏這種失敗的安全網,所以沒有人敢賭。尤其沒有人敢賭大的。公司的薪水只夠你活著,存錢買房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存錢創業。一直到最近,創投幾乎不存在。既使投資人進場,他們可能也沒有出場的機制。

如果政府提供了某種安全網,讓創業家們沒有後顧之憂,或許他們才能夠真正向前衝,造成與眾不同的明天。


Tags:

 

YouTube的兩位創始人來幫我們上課

這張照片是我同學Orm拍的,我沒參加到這堂課(泣)。背對鏡頭的那位是這堂課的教授:Eric Schmidt,也是Google的董事長。


Tags: , ,

 

空姐,富豪,老師

最近我們有堂課請到一位身價約台幣一千六百億的美國超級富豪來分享他的人生經驗。他說:「一個人人生最重大的事業抉擇,就是決定終身伴侶。」

這真的是很有道理。假如你是男生,你結了婚以後,你的風險承擔能力立刻改變;你得養家糊口,你可能不方便應酬來拓展業務,你不能輕易選擇離開一份你不喜歡的工作,你不能隨性的去創業,你更不能丟下妻小跟哥兒們一起去熱血。假如你是女生,你可能得負擔起家務,你可能得暫停你的事業來育兒,你可能為了你們一同的家得更努力工作,你可能得跟你先生一起去大陸。所以,你選擇要什麼樣子的人生,你得做什麼樣子的犧牲,你在選擇你的另一半的時候,就得決定。

這位富豪,他是一個家族企業的第四代。他說,他認為唯一將家族資產擴大的方式,就是投資時間、資源、金錢在家人的教育上面。一個正確的終身伴侶抉擇,會影響到你的下一代;如果你另一半的觀念正確,並且有能力一起與你教育下一代,你就能夠把你這一代擴展家業的能力,傳到你的下一代。如果你沒有辦法以你投資事業的精神來投資於你下一代的發展,那你下一代就很有可能沒有辦法延續你的事業。

最近,美國很多人在抗議貧富不均。New York Times刊出這篇報導,分析到底那在社會財富頂端1%的有錢人,是做什麼工作的。果然,金融業的主管,最容易成為那1%。令人驚訝的是,老師雖然本身的收入無法達到那1%的有錢程度,有很多老師住在1%的家庭內。

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太太之前參加我們商學院的活動時,發現到我們同學的另一半,很多是老師,而且很多都是金髮的。個人猜測,老師很符合有錢人擇偶條件;他們聰明,教育程度高,有耐心,喜歡小孩,品行優良(至少無犯罪記錄)。我們這些精打細算的菁英同學們,他們在擇偶時,大概也早就看到這些優點。

我聽說有些女生,想要當空姐,因為這種工作可以讓她們在有錢人前面展示出她們最佳的一面,或是有機會認識有錢人。可是,據我觀察,大部分人搭飛機時都不是很舒服的。搭商務艙時往往是很痛苦的出差商業旅行,要不是壓力很大的要去開會,在這種狀態下,哪會有時間跟心情去去好好了解認識另一個人呢?真正用自己的錢來搭商務、頭等艙的人要不就是有點年紀的老闆,要不就是很敢花錢的小開,這種也不是很好的伴侶吧。

真正有潛力的人,可能現在還坐在經濟艙;而偏偏空服員又對我們這些坐經濟艙的人不愛理睬。難怪1%的有錢人,都選老師當做終身伴侶。

(P.S.我太太以前也是英文老師。)


Tags: , ,

 

中國,從來沒有跟我想像的一樣過

好一陣子沒有寫文章了,抱歉、抱歉。在我們寒假的時候,我去了一趟北京清華大學,進行學生交換。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到大陸,但是是我第一次到北京。為期十天的交換學生,讓我又見識到中國的改變。

「Teetering」這個英文字,形容的是一個物體,在居於幾乎平衡的狀態下,搖搖晃晃;你只要推他一下,他有可能倒向任何一邊。我一直覺得近代中國是一直存在teetering的狀態下的一個國家。他隨時似乎即將成為世界偉大強國,但是隨時也都在向內聚爆的邊緣。在混亂的時代,才有成為英雄的機會,近代的中國,也充滿了機會;但是在很多人成為英雄的時候,他們腳下踩的,是什麼樣子的廢墟、是誰的屍體呢?

面子

Olympic Park
由於這次我是跟史丹佛的同學一起去的,我有很多機會從他們的觀點來了解中國。中國人有幾個概念,像是「面子」、「關係」,他們花了很多時間來嘗試理解。同學們想要知道一個鬼佬要怎麼樣拉關係,做些什麼事情才會給對方面子。

我這次發現,中國人真的很給自己面子。我們去了奧運公園,真是了不起的壯觀。事實上,新的北京市裡面,好多光鮮亮麗的建築物。我每次到上海,也都會發現又多了一棟嶄新的大樓。但是,我一直覺得,面子下面的裡子,很多中國人似乎不大在意。才蓋好沒多久的鳥巢,裡面已經感覺很舊了;我們住的那間五星飯店,看起來是國際規格,但是能壞的東西,壞了一堆(包括衣架,衛生紙捲軸,馬桶,水壺,淋浴間的門)。清華大學的商學院,外面看起來很宏偉,但是裡面的教室感覺有點寒酸(或許是我們被這裡寵壞了),而且他們的學生,還得趕十點回去宿舍,因為十點過後,他們沒有熱水洗澡。

在現代的城市後面,巷子還是黑暗的,路面還是很多垃圾,他們的小區也還是沒有點燈。
Night

我們去拜訪天津保稅區,由招商單位接待,他們整個城市建立的現代、宏偉,只不過是空空蕩蕩,連麥當勞都在休息。中國GDP成長率令人敬佩,但是GDP成長率是在測量經濟的活躍度,政府指示官方銀行,以低利率借錢給重要國有單位蓋房子,也會提高GDP。但是這種GDP,是否能夠永遠持續?過去幾年,也是因為這種GDP,吸引了很多外商,來中國投資,蓋工廠。天津蓋了這麼多廠房、辦公室,等著這些公司來進駐,來真正的撐起當地的GDP。這些公司,卻逐漸了解了中國這種GDP成長率看的到吃不到,而且做生意的環境十分不透明,所以最近吹起了回國風。中國這種作法,不是跟當初連動債的邏輯很類似嗎?這真的是個很大的賭注。

The hollow city of Tianjin

山寨

所有來中國的外商公司,都擔心一件事:智財權的保護。說真的,我很敬佩中國的山寨文化。我們去了一趟「秀水街」,地下室是在賣假包、假鞋,一樓賣假衣,二樓賣假玩具,三樓賣假文物,四樓賣假珠寶、電器、手錶。這是棟假的百貨公司!我看到仿冒的岳敏君畫作,以及一堆如假換真的名牌包(看完以後,我在機場免稅店都覺得很無言)。如果這些廠商,花他們在仿冒的精神,來做一些真正仔細的精品(而不是只靠面子、牌子),我覺得中國很快就有可以站上世界舞台的品牌。

我也看到了轉變。中國現在變有錢了,大家也不屑買仿冒品了。秀水街幾乎都是外國遊客居多,中國內需已經受到世界名牌重視。我去了一趟靠近北京大學南門的「中關村」電子商場。我本來以為會看到滿山滿古的山寨手機,以及各式各樣的仿冒電子品。令我意外的,沒看到半支山寨手機,反倒是滿滿的人潮,在比較原廠的Android比較好,還是水貨比較好。

Zhongguan Village Electronics Market

自由
越南政府幾年前跟中國一樣,花了很多資源,在控制網路訊息。但是,到後來,他們撐不下去了,就讓大家自由。結果也沒聽說越南有什麼暴動。在中國,得翻牆才能夠上臉書跟Twitter。我們在北京的那幾天,天氣霧濛濛的,聞起來有種焦味。計程車師父說,那是霧,不是什麼空氣污染,或是什麼沙塵暴的,我太多慮了。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有個自己的Twitter帳號,他們會每小時公佈一次現在空氣狀況。我們在的那幾天,有好幾天的空氣品質都是「危險」。

Night

清華大學的教授,在上課的時候跟我們提到,他覺得中國政府限制網路資訊是件好事。這樣一來,中國的青年可以不受國外汙穢的資訊污染。我的同學們差點在課堂上跟他吵了起來,說真的,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了審查之後,你根本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你也失去了你決定的權力。

英雄
我自己跑去拜訪了幾位在李開復「創新工廠」內創業的朋友。他們的網站是途客圈。創新工廠在大陸嘗試複製Y-Combinator的操作模式,而很多團隊在那裡面努力的在做著網路科技公司。在那裡,我看到了矽谷的創業精神,也看到了中國年輕人創業的衝勁。雖然有些團隊(我朋友的那個團隊沒有)正在完完全全的做C2C(copy to China)把美國網站翻成中國山寨網站,他們也是在嘗試著自己找出一條在中國可以走的路。

我覺得,這些年輕人,就是把teetering的中國,推向成功的那邊的力量。


Tags: , ,

 

學期結束了,我居然有點感傷

20111208-231203.jpg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把「感傷」跟「學期結束了」這兩串字,寫在同一個句子裡面。但是,是真的,我有點不希望這個學期這麼快結束。我在這個學期裡面,上了兩堂令我很感動的課,以及完成了一個幾乎完美的小組報告。上課,就是要如此啊。

是哪兩堂課呢?Formation of New Ventures 以及 Managing Growing Enterprises (MGE)。我之前好像有提到過,MGE是這Stanford GSB裡最熱門的課,兩顆銀色子彈選課優先權還不一定能夠換的到。我很幸運的,換到的是 Irv Grousbeck的課(他教的MGE又是裡面最熱門的)。

跟他上課,好像是跟一位經歷很多的老將軍上課一樣。Grousbeck教授他畢業於哈佛商學院,之後成立了一間很成功的有線電視公司,經營了十七年後退出。在課堂上,他會完全無私的分享他個人的成功及失敗的經驗,也邀請我們case中的主角一同來分享他們的經驗。

這門課,事實上跟創業沒有太大關係,case多是在講經營中小企業中所遇到的一些比較困難的話題;例如如何將犯錯的忠臣革職,如何面對不受控制的董事會等。今天,在我們最後一堂課上,教授他卻分享了他對創業的感想。這一番話,讓我感觸很多。

他說,他當初創業,是因為他不想在大公司裡面工作。並不是這些大公司不好,而是他覺得他看不到一個他想要的未來。他想要的未來,是由一個完全公正的機制來決定的,而這個機制,就是市場經濟。這個機制在一個人治的公司裡面,無法存在,他必須要創業,才能夠充分掌握自己的未來。

他又說,很多人認為,創業的風險很高。但是,如果你想想,你只要有一點能力,不可能會餓死;你誠實待人的話,不會聲敗名裂,矽谷裡面多的是失敗後又站起來的人;你只不過損失了幾年的事業跑道,而且這個跑道也不是你所想要的。他認為,比較起來,如果你不創業,你有著更大的風險:你一輩子待在一個你不滿意,卻又無法改變的職場生涯裡

你一輩子待在一個你不滿意,卻又無法改變的職場生涯裡。

我想到了就怕。

他說,他創業了以後,發現了他開始擔心另一個風險:他嚐過了創業的感覺,他不可能回去職場生涯。雖然如此,他還是很慶幸他選擇了這條路。

今天下午,在我們Formation of New Venture的這堂課裡面,我們三位教授也分享了一番話,有一部分居然跟Grousbeck一樣:

甘迺迪總統在談準備人類登陸月球時,講了一個故事。有個小孩,他每天放學走路回家的時候,都會經過一道高牆。他每天都在想,那道牆後面是有什麼樣的景色,但是他一直沒有辦法鼓起勇氣,翻牆過去看。直到有一天,他決定把它的帽子摘下來,丟過這道牆;這下子,他決定爬上這道高牆。

創業就像一道高牆,你如果不下定決心做下去,把你的帽子丟過這道高牆,你永遠不會去爬這道牆,你永遠不會去執行。


Tags: ,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