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Prof Zimbardo 談英雄

20110531-104152.jpg

Professor Zimbardo 來我們系上演講。他長的很像卡通裡面的壞人。原來他跟另外一位研究人性的心理學家Milgram是兒時好友。

他在30年,在史丹佛做的囚犯實驗,顯示常人在不正常的環境下,可以很容易的做出邪惡的決定。這實驗震驚世界。

30年後,他決定開始研究如何才會成就英雄;如何讓一個人,在其他人都退卻的時候,還站出來承擔風險。

Zimbardo 之前的實驗改變了世界;希望他新的實驗對世界有正面的影響。

這裡是他新的想像英雄計劃


Tags: ,

 

人性與領導

最近我寫關於鴻海(富士康)的跳樓事件,然後看這件故事的後續發展,看郭董到現場罵人,佈下「愛心的天羅地網」,讓我覺得好像在看一部偵探片。這部片子裡面,一直有人死,然後大家想要抓到兇手,都見樹不見林,萬萬沒想到兇手是在另一個空間出沒(啊,這好像不是偵探片,比較像是鬼片)。

像這部:

很多公司,在經營的時候,都想要透過鐵的紀律,來達到像軍隊部隊的效率;但是,像鴻海這次的這種犧牲,就是這種策略的代價。鴻海在有限的資源下,就像大部分的公司,選擇放棄了照顧員工的心理需求。鴻海現在採取的措施,我不確定能夠真正抓到他們公司內的Azazel(請看之前的影片)。

我之前寫過關於霸權政治的有效性,我今天想探討「人道主義」(humanism)在現代的管理的位置。

但是在我們跳入討論前,先show一下一場滿特別的Google演講(抱歉,演講很長),在講如何當一個成功的軟體設計師。

我覺得做人、當個軟體設計師、跟經營公司,都應該要深深的考慮到人性。上面這場演講,一開始指出沒有天才設計師這種事,所有成功的軟體(就像成功的公司),都是在錯誤中成長。你要成為一個成功的設計師,或是經營一家成功的公司,就是要學會溝通,學會面對你的錯誤,學會從錯誤中學習,學會快速的從失敗中爬起,並要學著要在公開場合承認你的失敗,因為這樣子才能夠真正學習。

我讀了四年心理學,並不覺得人性本惡或本善。有些老闆覺得幫他工作的人隨時都會偷他的時間、金錢,所以架起了層層的制度,要求早上上班要打卡,下班時要責任制,加班到很晚,這樣老闆才覺得回本。反之,施振榮先生曾經跟我聊到,他以前是認為人性本善,但是到發生了他們一次重大掉IC事件,他才開始訂定了一些適當的管理制度(但是我真的很欽佩施先生,他真的是很能夠信任其他人,能把公司交給一個義大利人管)。雖然我不能說是很清楚Google現在管理的方式,但是我很確定他們管理那麼多天才的,絕對不是軍隊式的管理法,而是很多人性化的策略。我覺得,人就是人,就是要有順著人性的管理方式,才能如格式塔學派(Gestalt)所指的,讓整體力量大於其部件的總和。

所有的人都是懶惰的,但是懶惰有懶惰的好處;懶惰的人會去思考如何用更優雅的手段來快速解決問題,而這些優雅的手段才是促進人類社會前進的主要動力(而不是那些辛苦推著社會基層的輪子,一步一步前進的人們)。所有的人都希望被稱讚,有社會地位,有朋友,被喜愛;如果你做事的方法,或是管理公司的方法,是順著人性,並從中取出優點,那所有的事情都好辦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