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中國,從來沒有跟我想像的一樣過

好一陣子沒有寫文章了,抱歉、抱歉。在我們寒假的時候,我去了一趟北京清華大學,進行學生交換。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到大陸,但是是我第一次到北京。為期十天的交換學生,讓我又見識到中國的改變。

「Teetering」這個英文字,形容的是一個物體,在居於幾乎平衡的狀態下,搖搖晃晃;你只要推他一下,他有可能倒向任何一邊。我一直覺得近代中國是一直存在teetering的狀態下的一個國家。他隨時似乎即將成為世界偉大強國,但是隨時也都在向內聚爆的邊緣。在混亂的時代,才有成為英雄的機會,近代的中國,也充滿了機會;但是在很多人成為英雄的時候,他們腳下踩的,是什麼樣子的廢墟、是誰的屍體呢?

面子

Olympic Park
由於這次我是跟史丹佛的同學一起去的,我有很多機會從他們的觀點來了解中國。中國人有幾個概念,像是「面子」、「關係」,他們花了很多時間來嘗試理解。同學們想要知道一個鬼佬要怎麼樣拉關係,做些什麼事情才會給對方面子。

我這次發現,中國人真的很給自己面子。我們去了奧運公園,真是了不起的壯觀。事實上,新的北京市裡面,好多光鮮亮麗的建築物。我每次到上海,也都會發現又多了一棟嶄新的大樓。但是,我一直覺得,面子下面的裡子,很多中國人似乎不大在意。才蓋好沒多久的鳥巢,裡面已經感覺很舊了;我們住的那間五星飯店,看起來是國際規格,但是能壞的東西,壞了一堆(包括衣架,衛生紙捲軸,馬桶,水壺,淋浴間的門)。清華大學的商學院,外面看起來很宏偉,但是裡面的教室感覺有點寒酸(或許是我們被這裡寵壞了),而且他們的學生,還得趕十點回去宿舍,因為十點過後,他們沒有熱水洗澡。

在現代的城市後面,巷子還是黑暗的,路面還是很多垃圾,他們的小區也還是沒有點燈。
Night

我們去拜訪天津保稅區,由招商單位接待,他們整個城市建立的現代、宏偉,只不過是空空蕩蕩,連麥當勞都在休息。中國GDP成長率令人敬佩,但是GDP成長率是在測量經濟的活躍度,政府指示官方銀行,以低利率借錢給重要國有單位蓋房子,也會提高GDP。但是這種GDP,是否能夠永遠持續?過去幾年,也是因為這種GDP,吸引了很多外商,來中國投資,蓋工廠。天津蓋了這麼多廠房、辦公室,等著這些公司來進駐,來真正的撐起當地的GDP。這些公司,卻逐漸了解了中國這種GDP成長率看的到吃不到,而且做生意的環境十分不透明,所以最近吹起了回國風。中國這種作法,不是跟當初連動債的邏輯很類似嗎?這真的是個很大的賭注。

The hollow city of Tianjin

山寨

所有來中國的外商公司,都擔心一件事:智財權的保護。說真的,我很敬佩中國的山寨文化。我們去了一趟「秀水街」,地下室是在賣假包、假鞋,一樓賣假衣,二樓賣假玩具,三樓賣假文物,四樓賣假珠寶、電器、手錶。這是棟假的百貨公司!我看到仿冒的岳敏君畫作,以及一堆如假換真的名牌包(看完以後,我在機場免稅店都覺得很無言)。如果這些廠商,花他們在仿冒的精神,來做一些真正仔細的精品(而不是只靠面子、牌子),我覺得中國很快就有可以站上世界舞台的品牌。

我也看到了轉變。中國現在變有錢了,大家也不屑買仿冒品了。秀水街幾乎都是外國遊客居多,中國內需已經受到世界名牌重視。我去了一趟靠近北京大學南門的「中關村」電子商場。我本來以為會看到滿山滿古的山寨手機,以及各式各樣的仿冒電子品。令我意外的,沒看到半支山寨手機,反倒是滿滿的人潮,在比較原廠的Android比較好,還是水貨比較好。

Zhongguan Village Electronics Market

自由
越南政府幾年前跟中國一樣,花了很多資源,在控制網路訊息。但是,到後來,他們撐不下去了,就讓大家自由。結果也沒聽說越南有什麼暴動。在中國,得翻牆才能夠上臉書跟Twitter。我們在北京的那幾天,天氣霧濛濛的,聞起來有種焦味。計程車師父說,那是霧,不是什麼空氣污染,或是什麼沙塵暴的,我太多慮了。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有個自己的Twitter帳號,他們會每小時公佈一次現在空氣狀況。我們在的那幾天,有好幾天的空氣品質都是「危險」。

Night

清華大學的教授,在上課的時候跟我們提到,他覺得中國政府限制網路資訊是件好事。這樣一來,中國的青年可以不受國外汙穢的資訊污染。我的同學們差點在課堂上跟他吵了起來,說真的,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了審查之後,你根本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你也失去了你決定的權力。

英雄
我自己跑去拜訪了幾位在李開復「創新工廠」內創業的朋友。他們的網站是途客圈。創新工廠在大陸嘗試複製Y-Combinator的操作模式,而很多團隊在那裡面努力的在做著網路科技公司。在那裡,我看到了矽谷的創業精神,也看到了中國年輕人創業的衝勁。雖然有些團隊(我朋友的那個團隊沒有)正在完完全全的做C2C(copy to China)把美國網站翻成中國山寨網站,他們也是在嘗試著自己找出一條在中國可以走的路。

我覺得,這些年輕人,就是把teetering的中國,推向成功的那邊的力量。


Tags: , ,

 

世界不是平的,只是變了

我現在人在中國大陸,正在因為無法辦法連上Facebook而在感受盜汗、噁心、發抖等戒毒症狀。

我詳細的所在地是常熟。常熟在哪裡呢?在上海外郊,開車兩小時處,在跨過長江的蘇通大橋旁邊。我服務的公司在這裡有個據點。我第一次來的時候,真覺得這是個荒涼的地方。往地平線看去,只能看見混著空氣污染的滾滾黃塵。這裡的夕陽,是我看過最美的,因為空氣污染的關係,落日顯得特別的紅、特別的大。

這幾年來,常熟改變真多:蓋了好幾棟星級旅館,蓋了個表演場(「縱貫線」這個熟男樂團還來表演過),馬路也從碎石變成水泥,再變成柏油。路邊的公寓一棟接一棟,別墅區旁邊還挖了小河,種了很多柳樹。雖然馬路上還是看到很多很窮,而且很沒有交通sense的村民(例如騎三輪車在快車道上逆向行駛),但是似乎大家都變比較有錢了。

我昨天晚上在常熟市內與幾位外派大陸的公司弟兄們一起餐敘,體會他們的辛勞,順便跟他們道別。我們討論到一個話題,那就是「大陸經驗」。他們覺得,大陸這裡,雖然大家講的都是中國話,長得都是黃皮膚、黑眼睛,可是腦子裡想的,是完全不同的觀念;台灣人面對大陸人,就是面對一個外國人,並不是如很多人認為,像同祖宗的兄弟。一位弟兄甚至認為他們,因為文化大革命,禮義廉恥的觀念都得重新培養。台灣管理的一些理念,到這裡幾乎不管用。世界真的變平了嗎?

說到這裡,我今天看到一篇書評,在批評「世界是平的」這本書。說真的,我這本書沒有看過,我覺得看封面,大概就可以知道他裡面在寫什麼了。另一本這樣子的書,就是「藍海策略」,這本我也沒看過。由於這兩個概念好像滿簡單的(歡迎讀者們挑戰我這個假設),所以我實在不了解為什麼有人要花好幾百頁來印刷這些概念,或是有人要花好幾個小時來讀完。

原來我不是唯一一個這樣認為的人,上面那篇書評,把「世界是平的」的這本書,批評的一無是處。他批評作者把一個很簡單的、大家都知道的概念,用很爛的文筆,掰了好幾百頁。我實在很少看到有人寫書評寫到罵髒話、甚至質疑是否還有神的存在。

可是這本書為什麼賣的這麼好呢?是否像是大前研一在他的「低IQ時代」這本書中所說的,大家都喜歡讀簡單的概念,讓自己覺得很聰明?!說到大前研一,他實在也沒好到哪裡去,我看過他的幾本書,大概重點只有十頁,自我陶醉的敘述、例子,以及鄙視他人的批評,可以填滿剩下的版面。唉,至少大前研一的書往往還有新穎的論點啊。

我覺得世界沒有變平,純粹只是變了。當初存在的一些屏障,不論是交通、溝通、金融,如今被新科技打破;由於溝通的便利,甚至有些文化的隔閡都被打破了(例如全亞洲都知道周杰倫─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還是有些無形的屏障被慢慢升起。例如,各國家成立經濟特區,像是東協(我一直很好奇有沒有國家願意成立西獨),或是反傾銷的訴訟。由於網路的便利性,以及某些國家的興起,讓很多人自己可以陶醉在自己的小圈子內,就像蘿莉控的人可以與其他蘿莉控的人討論萌妹,認為陳致中嫖妓的人可以跟圈內的其他的人互相說服;由於某些人自願的狹視,或是不自主的被蒙在鼓裡,這些人的自我回饋,讓他們在思想上變得更加孤立。還有,「有」跟「沒有」的人,他們的生活形式差距越來越大:我親眼看過大陸貴婦在香港用路邊攤買水果的方式在買LV包,也看過農村裡面赤腳光屁股、在人行道路邊尿尿的小朋友。

我手中拿著一罐冰的可口可樂,看著在旅館門口停的一台閃亮的BMW M4,世界沒有變平,純粹只是變了。

以上照片是我在九寨溝拍的,放在Flickr。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