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MBA,不怎麼成功的人生?

今天,一位我很尊敬的前輩分享了以下的文章(說”我很尊敬”,好像說他是老人,事實上還滿年輕的)。這位前輩,叫Quincy,曾經是我的MBA面試官之一。這篇文章,十分精闢,指出MBA,就像所有的事情,有光明面,也有黑暗面。要申請MBA的人,必須自己思考一下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

我注意到,在台灣讀書的一些同學們,似乎沒有機會仔細思考人生的目標,小學畢業就是國中,接著就是高中、大學。大學結束,就自動駕駛想進入碩士、博士;反正高中,大學都在考了,考個GMAT或是GRE算不了什麼。一直走學術路線,走到走不下去,再想辦法。這是一條似乎最沒有風險的路,但是你賭上的是你一個不一樣的、多采多姿的人生。我以前在澳洲讀高中的時候,我有的同學立志要當木匠,有的同學要當農夫、要去養牛;反觀,在台灣,爸媽是把這些職業拿來罵小孩,恐嚇他們如果不用功讀書,將來得去養牛?!澳洲沒有很多人要讀碩士,因為讀碩士通常是對學術研究有特別興趣。我在這裡呼籲大家,千萬不要為了一個學位而去讀書!

我雖然連MBA都還沒開始讀,事實上也滿擔心讀完後發現取得的知識沒啥用,似乎會浪費了兩年青春跟大把鈔票。但是,不論MBA教的有沒有用,我已經設定好目標,要努力去從讀書過程中,獲取其他好的經驗,例如跟我老婆渡過同甘共苦的兩年窮學生生活,例如多交些沒有太大利益衝突的朋友,例如跟同學打好關係,以後環遊世界靠他們,例如挖掘可信的創業合作夥伴,例如在矽谷找一些創業機會,例如反省六年來就業的一些抉擇;我目前覺得,將來希望能夠找到(或創立),一個我可以快樂付出、並同時享受人生、可以做一輩子的工作。你呢?

好,前奏結束,正文開始:

自己身為某間美國MBA學校的校友,這幾年來也常常參加學校的招生說明會、校友聚會、甚至負責面試申請者等等的工作。在扮演這些角色上,我也會說很多「正面的話」,但我自認不會誇張、不會說謊,最多是少講點「負面的話」。

但私底下,我很喜歡做MBA的「平衡報導」。因為多數MBA,相較於一般非MBA的族類,其中最明顯的特長之一就是「溝通」,深諳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藝術,所以在那些五星級飯店裡舉辦的招生說明會,總是會出現許多「所謂的傑出校友」以及現任學生(current students)來說明這MBA是如何地讓自己脫胎換骨、眼界大開,果真也吸引了許多人前仆後繼地砸下數百萬台幣,追求自己MBA的夢想。其實,這些MBA在那些場合說的話,幾乎都是真的。只不過,還有很多其他MBA真相很少被提及。

Continue reading 成功的MBA,不怎麼成功的人生?

從「全面啟動」跟「降世神通」看寫文章的方法

最近有兩部眾所矚目的電影要上映了。一部是由「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導演Chris Nolan新拍的「全面啟動(Inception)」,由從少女殺手的美少男演到變成叔叔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主演。這部片子,未演先轟動;大家都很期待,Nolan在精采的蝙蝠俠之後,會有什麼樣的作品。

另一部是由卡通「降世神通」改編的同名電影。這部卡通已經在美國電視上演好幾年了,卡通劇情聽說非常精采。導演是M. Night Shyamalan。這位導演的成名作品,剛好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靈異第六感(The Sixth Sense)」,敘述一個有陰陽眼的小男孩,以及一個很有爆點的結局。他每次推出的電影,也都是被大家所期待。

這兩部電影,被我拿出來作比較,是因為這兩部電影,在影評人的評價中,有著天壤之別。

這篇Empire對「全面啟動」的影評,以及這篇刊在Aint It Cool News的影評,顯示說,「全面啟動」這部電影,是充滿智慧與層次。Nolan擅長用冷靜的手法,敘述著令人省思、扣人心弦的故事,他可以踏踏實實的將精采的劇情,展現在觀眾面前。

這篇Roger Ebert對「降世神通」的影評,以及這篇在Film School Reject刊登的影評,都一致表示說,「降世神通」這部電影空洞,不但缺乏撼動人心的能力,可能連小孩都騙不過。影評人批評這導演自從靈異第六感之後,電影一部比一部爛,而他自大的程度跟他電影爛的程度居然還有反向關連性(這人越來越自大)。而他拍的電影,已經從爛到可笑,變成爛到可憐。他愛用形式化的手段,來努力凸顯他與眾不同之處,結果卻造成觀眾輕易就看穿這種刻意的安排,他慣用的手法變成像是在耍空洞的花招。

偏偏都是暑期強檔,偏偏都是好萊塢鉅片,偏偏好多人參與這些電影的製作,差了個導演,結果差那麼多!

這讓我想到,我看過很多人的創意呈現,包括學校申請的論文,包括辯論的講稿,包括婚紗公司的照片,也包括我曾經寫過的心理學報告,也是有類似的問題。你的創意,應該是展現在你的內容裡面,而不是你在你展現的方法裡面。因為如果你的方法如果拿捏不當,很可能弄巧成拙,很可能變成空洞的花招。你要用踏實、穩紮穩打的字句、手段、結構,來敘述一個有創意、有想法的故事,這樣子才會顯得出你的智慧。藝術創作有一個很高的境界在於你自制的能力;你必須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得停,什麼時候要出力。千萬別用很花俏的文字,或是口味很重的後製,來嘗試掩蓋一個空洞的點子,這樣子很容易被看穿,也會顯得可笑。你一定要先有想法,再來思考呈現的方式。

販賣靈魂?!


圖片來自於此。

果真是顧問,Sean指出我上一篇文章中一個邏輯上的弱點。請到前一篇文章中,讀一下他的精闢看法。

我好像應該要澄清一下,我提到顧問販賣靈魂這件事,是假設於之前那位MIT同學/BCG顧問寫的文章是真的。

真的是很多工作都很辛苦,竹科的工程師,整天包在無塵衣裡,往往也是想要換來比較高的薪水;我們現在坐在辦公室,每天早上上班是打卡制,下班是責任制,往往也是為了晚飯。但是,假如一個人待在現在這份工作,純粹是因為薪水高,而沒有從工作上得到其他的樂趣,例如成就感、例如同事間的認同感、例如智慧上的挑戰,我覺得這真的是在販賣你的生命跟靈魂。我認識幾位事業有成的老闆,他們都認為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們從工作中得到很多樂趣及成就感;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他是個數學天才,現在在澳洲幫THQ這間遊戲軟體公司寫「降世神通」的PS3遊戲,他極樂於撰寫軟體,還屢次反對被升官為主管。

高工時,單調的工作,不成比例的薪水,這些並不構成「販賣靈魂」、或是「販賣生命」的充分條件。重點在於,一個人是否可以從工作中得到比金錢更高的意義。

我想要創業,因為我覺得創業得到的成就感很好,對社會創造的價值可以很高,最終還有可能可以在金錢上自由。 但是,我想Sean不用擔心全天下的人都跑去當老闆,因為很多人已經從工作中得到很多的意義,也有很多人認為當個職員比較好。我想顧問業也是一樣,很多人從中得到了很多的意義。但是這並不一定適合大多數人的。我之前的文章裡面的確似乎有點false dichotomy:不是進那三種主流行業,就是去創業;但是我真正要指出的是,路很多條,並不一定要走別人走過的路;實質的報酬很好,但是非實質的收穫也是存在的。

我寫之前那篇文章,主要是希望其他在申請MBA的聰明人,能夠體會到,錢固然重要,但是別被短期的利益,或是大把的鈔票,蒙住了眼睛跟對自己的誠實。你如果有能力,你應該創造出對你自己生命、以及這個社會,最大的利益,不論是當老闆,當顧問,還是找個有意義的工作做。你或許去從政,你或許進入慈善機構;你要是不選主流行業走,你得到的可能更多。

MBA的出路


圖片來自此。

上週末,我去參加了FormosaMBA「傷心咖啡店」所辦的MBA Summit。我受到他們的邀請,當其中一場座談會的座談人之一。令我很訝異的,有接近600人願意花400~500元、跟一個週末的下午,來參加這個會議,顯然大家對去讀MBA,抱有很大的希望。

在座談會中,我發現到一件事,這讓我覺得很妙,也讓我想了好久。

MBA的出路,在主講人的口中,似乎只有三個:

  1. 金融業
  2. 顧問業
  3. 國際大公司

路真的這麼窄嗎?!

在我一同的與會人,有一位(好像是BCG有點名氣的Sean Lin)發表了他對MBA ROI的計算。一場MBA所花的錢,是500~600萬台幣,如果你畢業回來的薪水,沒有跳躍性的增加(例如,你假如繼續待在製造業,薪水可能從五萬變成十萬),你可能需要到10年的時間才能夠回本。(600萬 /5(萬/月)=120個月=10年)。所以說,你非得離開製造業(老天哪,台灣製造業的薪水真是相對有夠低)!所以說,你非得擠入以上三個主流(但是非常競爭的)行業裡面,你才有可能在五年內,將你的投資回本。

另一位座談人,EnvisionMBA的Mark Hsu,是個很妙的人。他在美國住了很久,讀Stanford undergrad biology,畢業後,協助成立過Sina,還推出過KKBOX。他曾經申請上Columbia MBA,但是上了兩週就離開了。Mark這個人本身就是個很有趣的例子,它代表著你不一定要讀MBA,也不一定要去上面那個三個選擇,你還可以選擇創業這條路,也可以很成功!(我在會中也這麼說。)我要去Stanford讀MBA,是因為我覺得這會對我創業有幫助。可是為什麼臺灣的學生,都不覺得這是條好路呢?

我講完了我那一場,我還接著參加了下一場,由四位顧問介紹顧問業。我聽了以後,對顧問業從本來正40%的憧憬,變成負40%,現在完全不想進入顧問業。

Sean表示說,他進入顧問業,是因為金融業每週工作要100小時。我跟他交換名片時,我問他,那你們顧問業工作多少小時呢?70。七十到一百小時!這樣值得嗎?顧問們每週飛來飛去,可能很多人認為這樣子很有趣,可以看世界;每次都飛商務艙、住五星飯店,有些人可能覺得很風光。我在之前的工作每年固定要飛美國及歐洲一次,進行巡迴客戶拜訪。那種時差,那種飛機減壓加壓,那種早上兩點check in旅館,早上四點check out。這不是一件值得嚮往的事。不論你投入金融還是顧問,你投資在這個工作上的時間跟健康,或許可以換來短期極高的薪水,但是然後呢?在這條路的盡頭,是否有個光明的結局?是否甚至有個光明結局的希望?顧問業每幾年,你就面臨著up or out的壓力,不是升官,就是離職。假如我之前寫關於顧問業的黑暗面是成立的(我滿相信是成立的),你在這個行業,所販賣的是你的靈魂。

這是個rat race(請看窮爸爸、富爸爸),你擠入這三項風光的行業,你只不過用你的青春、靈魂、健康、時間,向你的老闆換來了比較高的報酬。你永遠不會比你的老闆有錢。你要繼續拿這種收入,你就得繼續做這樣的付出,直到你被榨乾、或是太老為止。你要是選擇創業,你辛苦的一步一腳印,可能換來的都是你將來的自由。雖然創業有風險,但是也有著光明的希望。

生活的沉沒成本

我在大學四年中,修了兩個學位,所以幾乎沒有什麼選修的課。我把我兩堂選修的課的其中一堂,拿去修個體經濟學。這堂大概是這四年中,我覺得最有用的課。

經濟學裡,有個概念叫做「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這個概念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我要是沒修那堂課,我到現在可能還不知道。

機會成本就是指說,你做一件事情所花的時間、金錢等資源,如果花在其他你沒做的事情,所得來的報酬。如果我今天偷懶請假在家,那我的機會成本就是上班的滿足感(!?)以及薪水。如果我今天準時上班,我的機會成本就是在家裡下雨天睡覺睡到飽。

這個概念,我後來發現,在做生意的時候超級重要。你假如在評估你的投資,如果你發現你有一筆投資賺你年利率5%,覺得很爽,你要看看你其他的投資是否可以賺的比這個多,例如5.5%,如果有,那你投資在其他的投資不是更爽嗎?你如果想開一間公司,預估每年賺3倍,但是你其他投資每年賺四倍,那你開這間公司就是沒有比較效益的(但是我還是會投資你去開,三倍,天哪)。

今天我看到一篇文章,他在談沉沒成本(Sunk Cost),沉沒成本就是指說,你已經花掉的錢。

舉個例,在網路上,例如Mobile01,常常會看到人家寫文章,說男女朋友,最近突然發現不合(例如因為粽子只拿四顆!?),所以想要分手;但是因為交往許久,感情投資很多,所以很掙扎。有些很愛看熱鬧的人就會建議砍掉重練。

「砍掉重練」,這個詞的來源,是網路角色扮演遊戲中,如果你一開始選了一個很爛的角色來扮演,然後打怪物練功練到後來,居然發現有瓶頸,與其繼續爛下去,還不如重來。砍掉重練的這個概念,就是考量到沉沒成本。

你所做的投資,可能已經成為沉沒成本,你所換來的,是個快樂的權利。這個權利,代表著你可以選擇或不選擇你當初所想像的快樂。在你投資後,可能發現你現在如果不使用這個權利,你會比較快樂。那你大可可以不用選擇使用這個權利。

另外一個例子,我們這些節儉的人,在餐廳叫菜的時候,有時候也是會叫太多。吃到飽了,還剩一堆。我們會想說,啊,吃不玩,好浪費,又不想帶回家,那還是硬吃下去吧。但是,吃下去所造成的後果,就是變胖。如果套用沉沒成本的概念,我們花錢上餐廳,想要換來的是快樂;我們實際上所買的,是快樂的選擇權。你既然已經叫了菜,那你這個投資就是已經成為沉沒成本,要不回來了。剩下的菜,雖然是也你買來的,但是你也同時買了不吃完的權利。而且,你不吃完,還可能比較快樂。所以啊,還是包走吧。

好冗長的邏輯啊。

假如我是蘋果董事,我當初也會把賈柏斯革職

因為他從這個經驗中,成熟成為一個一流的經理人。

今天發現到一篇文章,寫關於John Sculley,當初把Steve Jobs給fire的人。Sculley在文中透露出對他的決策些許的遺憾及後悔;Jobs也已經二十年沒有跟他講話了。

身為一個終生蘋果迷,我在那段時間,也都一直使用著(那時候)比較爛的蘋果電腦。我記得,那段時間,蘋果還把他們的OS license給PC使用,有幾個model還內含可以boot成PC的功能。那時的Apple,雖然軟體用起來比較爽,但是硬體真的比較爛。而且,我常常受到PC上面,各式各樣的遊戲的誘惑。

我覺得世界上至少有兩種經理人,一種具有創業家的冒險、衝鋒陷陣的能力,一種具有永續經營、穩定控管風險的能力。我覺得很多創業家,例如Jobs,都是前者。當他們公司上軌道後,他們會發現對每天繁雜的企業經營細節缺乏興趣及管理能力。往往,他們過多的創意會讓公司變成多頭火車,而且制度朝令暮改,搞的全公司很累。

Jobs的離開,讓他有機會能夠好好思考如何將他的創意及動力,與一間公司前進的力量合併。他利用其他經營的經驗(例如在Pixar及NextSTEP),來微調他的經營風格及手段。所以,我們今天所看到的Apple,就是Jobs把它創意的動力,成功融合到Apple公司文化的結果;Apple已經成為了創意的代名詞,而創意就是他們成功的力量。

我覺得我也是這種創意太多,執行能力不是很夠的人。所以,希望我的MBA,以及工作經驗,可以讓我也成為一個成功的經理人。

我們是否都在血汗工廠賣命?

我剛到我現在白天工作的這間公司時,調查過一件事。因為我們產業的關係,同事都很擔心公司、工廠裡面,得癌症的機率是否比較高。我調查的結果顯示,我們同事間得癌症的機率,比起社會大眾,並沒有顯著的差異,事實上還比較低。

今年,鴻海(富士康)在深圳的廠連續好幾個十位員工自殺,搞的國際媒體都注意到,吵到連我遠在澳洲內地就學的弟弟都寄信告訴我這件事。富士康站出來說,他們公司員工的自殺率,並沒有比社會大眾高,還請了和尚、專業諮商師來幫員工來紓壓。

今天,Engadget刊了一篇文章,是翻譯自中國「南方週末」這刊物。「南方週末」派了好幾位臥底記者到富士康去了解他們工作環境如何,是否很缺乏人性。結果有一位,成功混進去,假裝是員工,待了28天,寫了這篇報導。

有看過「孤雛淚(Oliver Twist)」,或是其他狄更斯的小說的人,大概都能體會血汗工廠(Sweatshop)這種工作環境辛苦,壓榨勞工的制度。可是,「南方週末」這篇文章,說實在沒有揭露什麼我們在亞洲不知道的事,在亞洲,超時工作是很尋常的事,領著在當地合法、但遠低於西方國家的薪水,為公司辛苦的賣著命。富士康,像間上軌道的企業,不是間想像中的血汗工廠,它對它的員工沒有不好,但是也沒有很好。如此文記者所說:

This super factory that holds some 400,000 people isn’t the “sweatshop” that most would imagine. It provides accommodation that reaches the scale of a medium-sized town, all smooth and orderly. Compared to others, the facilities here are well-equipped and superior, with employee treatment meeting standard specifications. Thousands of people flock here each day just to find a place of their own, to find a dream that they’ll probably never realize.

我覺得這篇文章有趣的地方,在於已開發國家讀者對這篇文章所做的回應。他們很難理解,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賣命。

我覺得,賣命事小,賣夢想事大。這些埋頭苦幹的人,有多少曾經做過飛黃騰達的夢;這些繼續走著這條路的人,有多少已經放棄了他們的野心?幾年前,當新竹科學園區風光的吸去了附近產業的菁英、社會大眾用羨慕的眼神看著竹科新貴時,某業界大老說到,他的員工,如果尿的顏色不是像濃茶那種顏色(代表血尿),就不夠努力。想讀MBA的朋友們,你們畢業後想去投資銀行、顧問公司,這些也都是拿時間、生命、健康換金錢的工作。我一直覺得,我們這些年輕人,跟這些公司,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們拿我們的夢想、健康,換來小把的鈔票(好吧,有些人比較大把,因為裡面還參股票)。如果在工作中找不到意義,無法產出相對或更大的價值,我們的犧牲,是否值得呢?

說不定你的夢想就是找個安穩的工作,或許你的工作是你很好的舞台,如果你的夢想不是這些,那你是不是忘了你當初答應自己的事呢?套句Mr Jamie說的,你的人生應該要精彩。

MBA對創業是利是弊?


Image by Snugg.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討論到底MBA對創業是利是弊。

本文作者,跟很多人一樣,在去讀書前,甚至在剛畢業時,都覺得MBA沒啥用。但是,這作者在他的事業發展上,慢慢發現當初所學的知識,逐漸派上用場。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面試我的那位Stanford前輩也說過一樣的話。這也就是古人說的:「書到用時方恨少。」

在文章中也提到創業界名人Guy Kawasaki,這位先生認為MBA在創業時期沒啥用,還不如一個工程的學位,因為專業知識比起商業知識還有用。

我認為,這要看領導能力,如果一位讀商的人,能夠說服有專業能力的人一起開發一個產品,並也說服多方能力的人加入團隊,這樣子產品成功的機會比較大。如果創業家只是忙著在當工程專家,整天在debug,而沒有照顧到「產、銷、人、發、財」全部的領域,這樣子產品做出來不一定會賣得很好。所以啦,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合作吧!

顧問業的極黑暗面

Duabi
圖片來自twocentsworth

最近我的MBA夢踏出了第一步,我開始思考未來,也就是MBA結束後,要走的路。我一直很嚮往成為一位顧問,原因是我大學畢業時,莫名其妙被波士頓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BCG)找去面試。

那次面試見到顧問業的風光,他們的辦公室在雪梨港旁邊風景極美的一棟大樓裡,裡面的俊男美女穿的西裝筆挺,又專業又聰明,一起競爭職缺的的同儕個個菁英,好幾個是法律/工程雙學位,我的心理/遺傳雙學位顯得很爛。面試的經驗也是個震撼教育,第一次被要求設計一間保險公司進入中國大陸的市場策略,第二次被要求建議如何讓一間非營利交響樂團提高營收。我被刷下來時,覺得這條路應該是夢幻和理想的。

但是,在最近申請的過程中,遇到了幾位想從顧問業跳槽的前輩;我未婚妻也反對我將來走這條路,原因是要常常離開家。今天看到了這篇文章,我對顧問業的憧憬,幾乎完全毀滅。

這篇文章是由一位在BCG杜拜工作的MIT人。他敘述他剛進入BCG時,以為會受到嚴格的分析訓練。沒想到,他們的訓練幾乎都是在飲酒作樂。訓練結束後,他的工作主要是寫不明確的、天馬行空的、無法實現的提案計畫。當他真的要開始分析的時候,遇到了官僚的壓力;他的長官要求他將他的建議建立在預先設定好的結論上,改數字不改結論,他的報表是回收使用的,報告是外包到印度寫的。他被要求不顧客戶鉅額的損失,只要拍馬屁,滿足客戶的想像。

他面對著每天要產出有根據的謊言的壓力,以及做事沒有道德基礎的迷失感,終於決定離開;在離開時BCG並給他一筆錢,要求他簽署保密合約。他決定不拿錢,並將這間事情公開。

我還以為只有廣告設計公司才會受到這種狀況,設計師要為了客戶秘書的一句不滿意,來扭曲自己受過多年訓練的專業的審美觀。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顧問公司都這樣,還是只有這間分公司。或許在杜拜,大家都被錢沖昏頭了。

MBA面(試)經(過)

應讀者要求,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MBA面試的經過。

我第一局面試是跟INSEAD,分別跟兩位校友面試。我覺得面試的校友真的可以代表一間學校給人家好或壞的感覺。兩位校友都是在金融業,也都非常友善,給人感覺很好。他們面試的內容還滿舒服的,不出標準問題:Why MBA? Why us? Why now? 然後其他就是閒聊。我對INSEAD的感覺很好,是間現代化、很有活力、很友善的學校。

第二局,我是跟CEIBS。CEIBS打電話來面試,當天我才剛從一場喪禮回來,感覺不是很好,但是他們面試也很專業。面試的人員有兩位。我覺得電話面試跟面對面有不少的差別,面對面感覺比較好。在電話面試的時候,每次你在想事情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一個很長的「不舒服的寧靜」,讓你覺得很緊張。在跟各學校面試的時候,不少人說CEIBS的壞話,這讓我有點擔心。

第三局,我是跟UCLA面試。面試官也是校友,也是在台灣創業界的先進。我們聊的還滿愉快的。後來還討論到他的公司在台灣的經驗。

第四局,我是跟LBS面試,面試官是在亞洲的一位VC。LBS面試比較妙,他們有個即席演講的題目。他們給你五分鐘想,然後五分鐘講。我得到的問題(我想其他的問題也是一樣)很模糊,並不是很明確。我向面試官澄清,但是他沒給我解。壓力很大。我覺得他們事實上在看你在壓力下是否可以很清楚、有邏輯性的思考。我覺得我給的答案是很有邏輯,但是缺發創意。我晚上回家問我爸相同的問題,他居然給我一模一樣的答案。

第五局,我跟Stanford面試,面試官是在台灣的美國人,大有來頭。他發明過一個影響力很大的電子產品,在網路上有很多關於他的文章跟影片。我面試前一晚,花了好多時間調查他,努力思考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要怎麼樣pitch我自己才會讓他覺得我值得上他的學校。結果當天,面試的難度很高,他並不會被我刻意模糊的答案(這是我在台灣這五年來練出來的功夫)給唬住,會很堅持的問到底。

第六局,Harvard。這個真的是超麻煩的。我農曆過年時到跟我女友到美國去玩,有天早上還得緊急找電腦來報名他們在世界各地的面試。我報名到東京的面試,刻意避開了在上海的面試,因為我覺得這樣子能夠凸顯我的特色。接著我訂機票時,居然到東京的機票很搶手,害我得買到商務艙,我女友還跟我去。

面試當天,我一早搭地鐵到東京站的丸之內大樓。由於週末,大樓深鎖,我找了好久才有人帶我進去,整層樓都沒其他人。我坐在面試室的外面等,被叫進去後就開始很密集的問題轟炸。面試官是位亞洲的女性,聽不出來腔調,所以完全不知道是哪裡人(可能是美國人)。她好像連名字都沒告訴我,就一直問問題,也沒讓我有機會問問題。三十分鐘到了,就送我一支筆,謝謝光臨。跟哈佛面試後覺得自己不是很受重視,雖然他們的方式比較有系統性、科學性、客觀性,但是這讓我覺得去他們那裏讀書會像在生產線上,兩年後加工完成,上市。

我花了一個週末到東京,只為了半小時的面試,當然不甘心。所以,我帶著我一個月前買的鑽戒,在面試那天晚上跟我女友求婚。嗯,一舉兩得。

我覺得網路上最好的面試資源在ClearAdmit,歡迎過去看看。

我覺得面試中有兩種問題很有難度。

第一種是負面問題:例如,你認為你的缺點是什麼、你認為你做過最錯的事是什麼,為什麼。針對這種問題,我覺得最好的答案是有實際的例子,然後敘述你如何矯正這個錯誤。在面試前,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來回答這種問題。因為這西方的學校教育出來的人,會完全不視你的尷尬,打破砂鍋問到底。我發現越好的學校,越愛問你這種問題。

第二種是文化衝突的問題,也就是華人不喜歡回答的問題:例如,你認為你自己最大的優點為何、請用三個字來形容你自己。面對這種狀況,你最好是從這些人的觀點來想,你要客觀並別太謙虛的敘述自己的優點。

在與Stanford與Harvard的面試中,他們都問到你如何處理與下屬的衝突。我覺得這一題需要有實例準備,你得先想好這個狀況,在面試時才能好好回答。記得,在衝突下,最壞的狀況就是離開,你可以把你不合作的隊友剔除,也可以將你不合作的下屬革職。

現在網路很發達,你通常可以在面試前調查你面試官的背景。我在我面試的過程中,我都有成功調查到幾位面試官的背景。但是面試當天,我發現不容易拍他們的馬屁,甚至拉關係都很困難。我覺得要保持個人的尊嚴,不要太低聲下氣,讓他們覺得你是一個跟他們一樣有背脊的人,這樣才不會被看扁。另外,通常(除了哈佛外)面試官會給你機會問問題。你要想好一些具有挑戰性的問題,但是別給他們覺得你有攻擊性。這麼做的目的在於,讓對方覺得你是跟他們的同儕,可以在與他們相同的level進行問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