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險的旅程

抱歉,很久沒有寫文章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實在太忙了(這學期真要人命)。

上週,在我忙的焦頭爛額之時,收到通知,叫我到首都華盛頓─出庭。不是我被告,但是我得代表出庭。這件事有點混亂,所以還是別提細節了,反正就是緊急跟五個教授請假,花了一天飛到東岸,花了一天與一群律師跟經濟學家開會。本來我以為會很輕鬆搞定,但是沒想到他們找來了一個證人,有嚴重的大頭症。之前我有談過一篇報導,內容是說越不聰明的人,對自己的行為越有自信。這…,這位證人非常有自信,而且自認為自己溝通能力很強,用詞優美,詼諧幽默,認為其他人的理解能力不如他,而且堅持不按牌理出牌,搞的我們這群人都快吐血了。我還破例開口警告他好幾次。我發現,很喜歡在大庭廣眾下故意壓低聲音講話的人,好像都是差不多同一類型的。

週二,我們出庭了,很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要發誓講真相,被六個執法人員輪流審問。我們這位天才證人,雖然我們在前一天不停的請他不要自告奮勇講太多,當天還是嘩啦嘩啦一直講,全程我都快心臟病發了。在法庭上,講越多,越容易被抓到把柄,最好是可以說Yes、No來交代。但是,他這樣子也有好處,他講到其他人都不想聽了。所以,我們並沒有被拷問太多。我回到家,都快要累垮了,在旅館裡聽歐巴馬在幾公里內的年度國會演講實況轉播,差點聽到睡著。

歐巴馬真的是很有魄力。教育、創新,我也覺得這正是美國所需要的。如果他能夠踏實執行,我覺得美國會繼續是強國。台灣說真的也是差不多,教育、創新,這樣子社會才能夠產出新的價值。如果不要國光,台灣要想點其他的辦法啊,我覺得很多人只是很會抗議;要提出個好的意見,很有難度。

好不容易結束了,華盛頓風景也沒時間好好欣賞(白宮,方尖碑,Smithsonian博物館是都有看到啦),就趕著回家。沒想到,精采的才正要開始。

我們週三出發時,天空已經開始飄雪,到機場後,聽說紐約已經淪陷,機場全面關閉,發現到費城的飛機誤點(我們在費城轉往舊金山),一拖拖了兩個小時,搭上去以後,天空開始下雪+雨+sleet(冰)。這樣子,飛機不能飛。機長就把飛機開來開去(兜風?),去冰以後,再去排隊準備起飛。本來只有20分鐘的機程,花了一整個下午才抵達。

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已經訂好晚一班的飛機(足足晚了四個小時)。趕到時,時間差不多。跳上這般飛機時,空服員很緊張的跟我們說,趕快上飛機坐下,我們大概只有幾分鐘的空檔可以起飛。等大家坐妥,天空又開始下起sleet。我們的飛機排隊去冰時,外面已經白茫茫的一片了。等去完冰,我們早已錯過起飛的空檔。在飛機上等了三個小時後,機場宣布關閉。

我們的飛機,在已經被籠罩在白雪之下的機場內,慢慢的開到了登機門,大家回到機場。所有的機場旅館早已被訂光,外聯道路車輛也無法通行,我們就這樣被困在機場裡了。大家各顯神通,搶明天離開的機票。

在這裡,我發現美國人還滿有修養的。這麼慘的狀況下,似乎也沒有什麼人發火,幫我們重新訂票的人員,也都很有禮貌(雖然超級沒有效率)。在這個狀況下,我也發現,資訊真的是很重要,我們在比別人早很多的狀況下,透過網路發現週四天氣會好轉,也打聽到週四早上的班機全被取消。所以,目標是下午趕快離開費城。

當然了,大家都這麼想,結果我們被提供兩個選擇:通過波士頓飛回舊金山,或是通過Columbus, Ohio,飛到Phoenix,再飛到San Jose,再租車去San Francisco。由於波士頓肯定也困在雪裡,所以我們只好選擇難走的路,並決定要在機場過夜。

這裡的椅子還滿舒服的,可以躺平,我們跟機場領了銀色緊急保暖救生毯,以及枕頭,就準備睡覺了。還好,我的行李沒有託運,所以盥洗換穿的東西都有。但是還是過了一個很不舒服的一晚(辛苦了老婆(雖然她在旁邊很樂的上網看韓劇))。很懊的,是我隔天有個很重要的面試(我的點子可能被這裡的育成中心選上),這下子可能吹了。而且還得跟我兩個很好的教授再請一次假。

原來,晚上的機場還滿熱鬧的,很多人在打掃,工人在做工程,還有記者跑來拍我們這些難民(我猜大概是因為我們把椅子亂搬,然後又把那個銀色的救難毯拿來當帳篷用,看起來真的很像難民吧)。外面,冒著超大的風雪,有工人開著堆土機,把好多好多的雪,鏟離開跑道。他們好像整晚無休呢。

早上起來後,外面果然已經掩蓋在白雪中,好像有幾個天橋,還因為積雪太多而壞掉。幾乎所有的飛機都停飛了。但是,陸陸續續,有幾班班機開始活動。

網路再度派上功用,我調查到,下午三點有班班機,直飛舊金山,本來昨天早就被取消了,今天突然又出現,而且上面還有好多空位,我趕緊跑去問票務員,他很好心的又幫我訂了這班飛機。

我們本來得面臨一個抉擇,看要往Ohio飛,還是要等晚一點,往舊金山飛,這兩班飛機是否會起飛,沒有人能夠保證。沒想到,接近中午的時候,收到了一通票務電腦打來的電話,我們飛往Ohio的飛機,也被取消了。好險,有B計劃。

還好,往舊金山的飛機,幾乎準時起飛(慢了一會兒,因為一名空服員從另一台飛機上趕過來,慢了五分鐘)。現在在飛機上寫這篇文章,還是不知道我們託運的行李,會不會抵達舊金山。

回想起來,我覺得我當初,要是在華盛頓,要求他幫我把轉機點,改成南邊,那我想就不會被困在費城了。當初沒想到看一下衛星雲圖,看看冰風暴是從哪個方向來,然後行程刻意避開,就可以閃開這番困境。iPhone跟網路,我覺得真的改變了這個世界,而且在危急的狀況下,派上了很多用場。

你長大以後想做什麼?


照片來自於此。

小時候,長輩們很喜歡問我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國小畢業後,就越來越少人問,在國、高中的課業壓力下,也幾乎沒有什麼機會思考這個問題。直到大學要選系的時候,才又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但是,大學在選課的時候,往往我們思考的方向是:哪門課是必修的、哪門課熱門有趣、哪門課好混。真正畢業以後,我們似乎又面對了這個問題。我的觀察,很多人在就業的時候,也沒有思考這個問題,或是根本想不出答案,就盡量找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就好了。人生就這樣子過了。

我在史丹佛商學院,同學們互相了解的前兩個問題都是:你之前做什麼,你畢業後想做什麼?同學們即使沒有很確切的生涯規劃,也多有個方向。我認識一位柏克萊的高材生 Jeff,雖然現在還是大學生,但是他的事業已經規劃到至少四十歲了。我認為,你得要知道你想要前進的方向,才能夠為這個方向做準備。

你上次問你自己:「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是什麼時候?你上次省思你現在在做什麼,是什麼時候?

如果你有小孩,他們應該知道將來的路有很多條可以走,有什麼選擇,也有什麼發展的空間。在我成長的環境裡面,親戚朋友中,成功的人都是做製造業的;台灣的產業,似乎也以製造業為主,所以我也只知道有製造業這條路可以走。我一直到大學畢業,才知道有學術研究這條路可以走;我一直到讀完我的榮譽學士,才知道網路軟體公司可以很成功,而且創業門檻不高。我一直到被邀請去波士頓顧問公司面試,才知道有這個很多人爭破頭的產業的存在。我一直到上了商學院,才知道有很多人積極投入各式各樣,非營利的組職,透過各式各樣的方法,嘗試改變世界(例如在大陸成立「我開」微型貸款,最近上CNN的同學 Courtney)。

我之前在澳洲讀書的時候,有幾位同學立志要當農夫、木工、水電工,而且不打算讀大學,要去讀專業學校。在台灣,如果爸媽聽到小孩有這種打算,大概會毒打一頓;「不讀書,就會去當農夫!」這是爸媽用來恐嚇小孩的話。很奇怪,當農夫、木工、水電工有這麼不好嗎?這些產業都有他們自己快樂的藍海,而且賺的錢應該不比坐辦公室的少。我們的社會應該鼓勵有能力、才華的人,往多元化的方向發展;木工不一定要嚼檳榔、喝維士比,這個產業也可以有很專業的管理,很職人化的執行。

今天新聞又報導有建中同學尋短,這真的很令人婉惜,成績、升學、考第一名,在十年後,可能對一個人來講都不是那麼重要了。我在讀高中的時後,為了爭全校第一,搞得我失去了讀書的樂趣。雖然我考了個全國前幾名,但是現在看來也沒什麼重要性,反倒覺得自己當初很蠢;我現在寧願之前多花時間,多交幾個好朋友,甚至把身體練的更健康。我很慶幸在史丹佛商學院,成績是不公開的。同學們互相同意,在我們畢業後,不把成績提供給將來的雇主。因為如此,同學之間互相合作,感情好得很,而且用功的人也還是很用功。我在這裡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為了追求興趣、追求知識,而在努力讀書。

如果你還在就學,你需要多看、多了解。之前,監察院長王建煊說大學生翹課去打工,是「賤賣人生的黃金時間」,實在「笨死了」。他也說,就學時不用累積工作經驗,踏入社會當新鮮人時,「第一年就可當成打工」。我同意蹺課去打工是很愚蠢,因為這樣子犧牲掉知識,機會成本很高;但是,就學時可以利用打工,來了解各式各樣的產業。

我在澳洲讀書時,曾經利用暑假打工,去當挨家挨戶推銷的銷售員。我一直覺得我的臉皮太薄,想利用這個機會訓練訓練。我做了以後發現,賣個東西,真的是學問很多,難度很高。在夏天的大太陽下,穿著西裝,一再被甩門罵髒話拒絕;我之後對來我們家推銷的、傳教的,都很客氣,還會問他們要不要喝水,因為當初連要杯水喝都很困難。在史丹佛兩年的MBA內,有個暑假,讓我們可以去別的公司見學實習。我有些同學,雖然畢業後想走產業路線,但是暑假在打算去顧問業實習,因為這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這種機會。假如我能夠再讀一次大學,我也會想要多試試;我之前提到的那位柏克萊朋友Jeff,他還曾經自己安排到漁船上打工。多看,才知道有哪幾條路可以選擇。

如果你已經就業了,你是否曾經問過你自己:「我快樂嗎?」你是否清楚你要去的地方?你在走的這一條路,並不是唯一的一條路。我並不是在鼓勵大家轉行,因為在你自己每天的工作中,都有機會可以考慮是否有其他的方法達到相同、甚至更好的目標。

我在之前的工作中,接觸到不少外國的專業人員。這些人裡,大家的生活都很多采多姿。有一位叫做Joe的美國石化工程師,他的興趣是改裝古董卡車;他到台灣來的時候,還想運一台藍色小發財回去美國,因為美國沒有這麼小台的卡車。另一位叫做Mark的,他買了台船屋,假日住在湖上。他們都把下班後的生活與他們的專業切的很清楚,上班就是上班,下班後就都不管上班的事。我在澳洲的同學,現在都在就業了,但是他們的嗜好也是很千奇百怪,他們臉書上的照片都是他們出去衝浪、釣魚、開趴,看的我非常羨慕。我的摯友之一Tim是牙醫,現在正在努力當木工,他說:「牙醫都當的成,木工一定也行。」另一位摯友Nigel是遊戲軟體工程師,下班後以騎重機為樂。

反觀我在台灣認識的一些朋友們,大家每天工作的時候,好像很淒慘,臉色鐵青,態度嚴肅,偷偷上臉書,暗地埋怨著老闆,但是又跟老闆比加班,回家連洗澡睡覺都沒有力氣了,週末只是用來補眠跟喘息,更別談什麼生活了。雖然台灣現在也有不少人有像騎車、爬山這種嗜好,但是大部分人還是過著枯燥的日子。我們明明工作的比歐美國家努力,但是我們所付出的,與我們產出的價值,似乎並不相等。我們這樣的付出,也沒有比較快樂。我們努力工作的同時,是否有在思考怎麼樣才是聰明的工作呢?

雖然我說到現在,都在講個人的生命方向,如果你已經創業,或是公司的管理者,我覺得公司經營也是需要方向。在史丹佛MBA的策略課中,第一堂課教的就是策略的訂定,以及方向的設定。有太多的公司,就像是枯燥人生的延伸,過一天、算一天,賺一塊錢,算一塊錢。有人說,這就是務實的經營;我覺得這比較像是烏龜式經營。一個人,可以有夢想,然後逐步,踏實的去實現這個夢想;一間公司,也可以有策略及目標,然後逐步踏實的去執行並達到這個目標。踏實的經營,與目標、願景的設定,並非相互獨立,或是互斥的。

我在上週四去拜訪了在土城的大瓏企業,他們是間醫療器材廠商,有五百多人,最近得到工業精銳卓越成就獎。我參觀了以後,覺得十分欽佩。這間公司有著世界級的生產及設計能力,但是我覺得這是很多其他台灣公司都具備的。我所欽佩的,是他們管理者的願景,以及依照這個願景所執行的一切。公司內空間的規劃,包括廠房及人員,都是為了將來做準備(他們長期目標的時間點,設在2017)。另外,在這間還算是中小企業的公司內,他們有完善、而且好大一間的健身房,旁邊還有舞蹈教室,還有六間淋浴間,員工餐廳及很像高級咖啡店的書報廳。他們老闆說,照顧員工是老闆的責任。這句話,我聽過很多老闆說過,但是很少看到這些老闆真的花錢去執行。經營一間公司,管理者需要問自己,目標在哪裡,方向是什麼?

你是否想要改變你自己的生命,或是改變世界?光是設定目標是不夠的,你還得有執行計劃,並且花功夫、心思來確切完成你的計劃,以及定期評估及矯正你的目標。就像我之前曾經提過的,創業很簡單,就是那幾個步驟而已,但是你創業後,你要如何完成生產,銷售,研發,財務,人資等目標?或許,你會覺得你想要達到的目標太高,但是你如果把這個目標拆成很多個小步驟,那你的執行就會比較容易,也比較容易成功。我在上週三也去拜訪了一位在新竹創業的學長,陳仲竹博士,他開發了一個產品,用來治療呼吸中止症的。我覺得他很有那種充滿行動力的精神,產出的產品,如果跟目前市上的產品一樣有效,大概也可以完全取代既有市場。

我老爸在做生意時,曾經跟郭台銘談過話。郭董那時候還在做連接器,但是他就立定志向,要做全台灣前五大廠商的生意。他們下一次見面時,郭董已經進階到要做全世界前五大廠商的生意。這就是野心,就是偉大的目標,也是成功最大的力量。

很多人在執行目標時,常常會遇到困難,然後就打住。執行一定是困難的,如果成功是簡單的,那成功就不可貴了。我在上週跟學長王文華聊天時,他也講了一個郭董的故事。據說,郭董曾經為了做生意,買了張機票到新加坡,但是他不是到客戶辦公室登門拜訪,而是假裝在飛機上巧遇,坐在客戶旁邊,在三小時的航程內,趁客戶沒地方逃時,把生意談妥。之前有朋友跟我表示,去美國留學她辦不到,因為她英文不好,而且留學很貴。這都是事實,但是我之前有一位同事,靠著空中英語教室在台灣練出他們同梯裡面最溜的英文(他們同梯有人還是國外留學回來的);我也有朋友,靠著全額獎學金到美國來讀書。當你真的想要得到某個東西的時候,你會不擇手段;你真的想要改變你的人生嗎,那你願意為你的夢想做什麼付出,還是你只會找藉口,走最容易走的路?

我寫這篇文章時,是2011的一月一日,也是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的第一天。你打算在今年達到什麼目標,你又打算在接下去的十年,達到什麼目標呢?我建議你現在就拿出紙筆,開始設定出你那偉大的目標,以及如何達成的步驟,朝著偉大的航道前進吧!

京都與商業精神


一年又到了尾聲,大家今年的目標有沒有達到呢?小弟我在今年結了婚,又上了史丹佛大學;說實在的,這幾件事在去年我都不是很有把握辦到,但是也都辦到了。既然連我這種很扯的目標都有機會達到,那大家何嘗不試試在明年設定一個比較偉大的目標,說不定也能達到呢!

大家的聖誕節是怎麼過的呢?我是在日本過的。最近放假回台,帶著爸媽老婆一起去京都玩。京都是我最愛的城市之首,我去過不下十次。京都的魅力,在於它對文化的維持以及行銷;它將現代的設計理念,融入古老的傳統,而且以很穩定的品質提供給遊客。在京都,我覺得我可以沈澱,反省,及思考。

我這次在京都買了幾個小東西。從中我發現到一些道理,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是「任天堂」的花禮牌。沒錯,就是推出紅白遊戲機,Gameboy,Wii 的那家任天堂;大部分人不知道,他們也出一種完全不用電、像是撲克牌的遊戲。花禮牌怎麼玩呢?我也不知道。買來只是很有趣,擺著看還滿可愛的。詳細玩法可以參考這裡。

任天堂早在1889年就成立於京都了,如果你搭はるか列車從關西機場進京都的話,可以看到他們的總部。任天堂便是做花禮牌起家的。從1889年,到1960年代,做了近七十年的專門花禮牌生意!根據維基百科,他們在這段時間內,嘗試了很多其他的生意,例如計程車公司(像台灣大車隊那種),賣了泡飯(像是泡麵,只不過是飯),以及love hotel(像是旅館,只不過…),但是都失敗了。在1964,隨著東京奧運的結束,他們也面臨了危機:大家不再對花禮牌感興趣(我猜是因為電視逐漸普及化),而他們的股價慘跌。他們接著進入玩具產業,但是開發速度比不上Bandaiè·ŸTomy,所以一直慘到他們在電子遊戲機找到自己的利基。

在商學院,教授說,多角化經營,除非各項事業可以產生共鳴,產出更大的效益,不然是沒有好處的。投資人可以自己分散風險,公司的經理人沒有必要做這件事。而且,在多角化經營的狀態下,經理人可能比較無法專心做好他手上的事業。但是,要是任天堂遵循這番理論,那今天大概也不會有任天堂這間偉大公司的存在。他們當初從紙牌逐步跨入電子遊戲機,是個多麼大的賭注(做紙牌遊戲的公司,大概賭性也很強吧)。如果他們當初有算NPV,可能也沒有機會進入這個未知而且嶄新的領域,因為他們根本無法預估這個市場的大小。

我覺得,往往商學院的理論,有時候很會當事後諸葛。我們讀的這些個案、分析模式,常常並沒有教我們要如何做一番偉大成功的事業,而只是形容一間公司的成功;要怎麼成功,請同學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所以,我覺得,在商學院讀的這些東西,不是教我們要如何效法這些成功的人及公司,而是教我們如何開發出一套思考的方式。

我問過我之前石化公司德高望重的高層,請教他們認為為什麼台塑集團會這麼大。他們的答覆是:「執行力強,而且很敢賭。」台塑在做麥寮六輕的時候,也是冒著很大的風險,但是熬過了,就偉大了。今天晚上,我跟一位電腦界的傳奇人物談到財務計算,他說他當初投資主要都重視基本面;未來的變化太多,財務的預測都不是很準。我覺得這就像是:如果電視上那些教你買股票的老師那麼靈,那麼他們早就退休享福去了,不會在那裡教你分析股票上天堂或住套房了。如果分析就可以預測一個投資案的成敗,那是否學財務分析的人一輩子賺最多錢呢?應該不是吧。財務、投資分析,以及策略學,都只是工具,協助你在混亂的環境中釐出一些方向;但是他們並不是定律,並不能單獨來決定投資案的成敗。

另外,我在上學期的策略學中,悟出一個道理來,就是遺傳學與企業管理的相關性(我是學遺傳學的)。一間公司要不停嘗試創新,在混亂的環境中,如果能夠保持商業模式一定的多元性,那在競爭環境改變的時候,他們就有可能有勝出的機會。公司內部也應該隨時進行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商業模式篩選,利用市場來測試商業模式的競爭力。如果你成為一隻很強而有效率的暴龍,在環境改變時,你可能會無法改變而遭受淘汰;如果你保持彈性,靈活而多變化,那可以像蟑螂一樣活個好幾億年。

很妙的,在任天堂遊戲機做的這麼成功的時候,他們還是在賣他們的花禮牌。花禮牌的通路、客戶,跟遊戲機都不一樣,也早就已經不是任天堂核心賺錢的產品了。依照商學院的理論,好像該賣掉,或關掉,但是任天堂還是在生產及銷售花禮牌。日本人做生意的方式,真是十分有趣。

我買的第二個很有趣的產品,是京都「開化堂」,在錦市場「有次」裡面賣的的手工茶筒。它是由銅片做出來的,優雅實用。開化堂的茶筒,在台灣媒體也有介紹過,在台灣也可以買的到,但是在台灣買,店家不會在蓋子上刻出你的名字。

茶筒的金屬表面,會隨著使用者的接觸,逐漸氧化變色,留下個人化的印記。它手工的細密接縫,在蓋子放上去的時候,會緩緩降下。在店家表演給我看的時候,讓我當場為這產品的優雅感驚嘆。

在茶筒的說明書上,前兩行字為:

簡潔為美
實用為美

日本的設計裡面,不論是庭院,產品,會反映他們對世界的禪學觀。禪學中的基本精神,在於侘、寂、澀。這三個字指的是寂靜、樸素,古雅、精鍊、收斂的。

我覺得不論在產品設計、甚至是商業模式上都應該遵循這個原則。只做該做的事,只放入實用、有用的元素。Google的首頁,一直都重視著如何只放入重要實用的連結,而不是像Yahoo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上去。Apple設計的產品,也是重視著以使用性為主的極簡風格。

在茶筒設計之外,我覺得開化堂這間公司,經營及行銷這個產品也有很可取之處。在第六代傳人手中,他們把這個百年不變的產品,推上國際舞台,成功行銷他們的產品。台灣事實上也有很多很有趣,很有工匠精神的產品,但是在品牌行銷上,往往缺乏國際觀。只要去過一次京都,遊客都可以感覺到日本對文化及傳統的尊重。他們保留老街的風貌,老街上店面裡賣的,是具有當地及獨有特色的產品,讓你走在街上,覺得有沉浸在古老文化的感覺。反觀台灣的老街,似乎每一條都一樣,似乎是夜市搬到白天來開,往往令人失望。令我更不解的,是在大陸一些單位對古蹟處理的方式,他們會把傳統木造建築拆掉,再用水泥蓋一棟很像的,光鮮亮麗的建築物,似乎遊客走到那個點,就是看到了古蹟,古蹟本身的保存,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一樣。我聽說,很多遊客去參觀的長城,很多地方都是在近代重建的,大家看到的,真的是長城嗎?還是攝影棚?

我這次還買了另一個東西,是日本第一傳統旅館「俵屋」所賣的香皂。這產品的照片在這裡有。這香皂有多種天然精油,由旅館跟花王花了兩年時間開發出來,被俵屋認定為自己旅館精神的代表物。這產品跟開化堂茶筒一樣,都灌注了設計者求精的要求。也反映著經理人對自己品牌行銷的能力。

說完了日本人設計產品的好,我們來說說他們的盲點。我懷疑,他們在產品求精的職人、技匠精神中,往往失去了他們宏觀的能力。在這麼精準的焦距中,他們好像把創意限制於一個小小的範圍中。我們可以從他們外面賣的食物裡面看得出來,套句名部落客「酪梨壽司」說的話,日本人真的很有混搭澱粉類主食的天份。真的是很誇張,麵配飯配壽司配餃子配麵包,我還親眼看到炒麵夾在麵包裡。難怪日本人覺得台灣東西很好吃,台灣的產品變化真的是太多了!我覺得台灣人實在是真的很有創意。如果行銷能夠再加強,我覺得台灣產品登上世界舞台,絕對有辦法。

過剩的美國

這是我親耳聽到戈巴契夫說的故事:

蘇聯官員到美國來,必定要做的行程,就是參觀超級市場。冷戰時期,很多官員到美國來訪,都不相信超級市場櫃子上的這些產品是真的。他們認為,美國政府特地調來很多產品,來炫耀給這些官員看,讓他們自己對蘇聯物資的缺乏感到慚愧。據說,有一次,某些官員遇到塞車,便在車上說,美國政府一定是把所有的車都調來展示了。

赫魯雪夫在舊金山也參觀過這裡的超市。葉爾辛更在他的自傳裡面提到,他第一次參觀美國超級市場時所感到的震驚。他看著五花八門的產品,同時感覺到絕望跟慚愧,認為蘇聯這麼一個這麼有富有潛力的國家,居然被搞到這麼的貧窮。

我終於在上週五搬到了美國。雖然我來過好幾次了,我也在澳洲這個先進國家住過了好幾年,但是最近還是對美國人民消費能力及消費的選擇感到震驚。

我在短短的幾天內,為了準備上課,買了一堆東西,買了一台MacBook Pro,兩隻iPhone 4。MacBook Pro的價格比起台灣還要便宜很多,再加上我學生的特價,省了好幾千元台幣,而且還送iPod Touch跟一台印表機。

我還買了一台2011年版的Toyota Camry,因為發現二手車根本沒差多少錢,新車開完變賣也可以不錯價格。而且,新車在美國也比起台灣便宜好幾十萬元。

我以前在澳洲做生意的時候,收入是我在台灣的薪水的好幾倍;我跟朋友談起這件事的時候,都安慰他們說,這是因為澳洲物資比較貴,花的也比較兇,存起來的錢也是差不多。

但是,澳洲就像美國,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比較貴。美國這裡的薪水大概是台灣的三倍,但是很多東西甚至比台灣還便宜。在台灣,我們還是得買車,我們還是得買電腦,這些東西花的錢是一樣的。不但如此,美國的生活品質好很多。

我這幾天也去了Target,Walmart,Bed Bath & Beyond,Safeway。櫃子上面的東西真的是讓我看到眼花撩亂。

我估計,光Safeway這個超級市場,裡面的SKU(庫存單位)就大概是台灣高級超市(像是Sogo樓下的CitySuper)的三到四倍。舉個例,如95%的華人,我有乳糖不適症,這裡超級市場居然還有賣去乳糖脫脂奶粉。Bed Bath & Beyond這家店裡面,廚房的用具我看了都不知道做什麼用的,切蛋、切培果、切蘋果都有不同的工具,看了我都想買來玩玩看。咖啡機也有近二十種的選擇,連我這個不喝咖啡的人都想喝看看哪一台做的最好喝。

Dockers這個台灣也有的卡其褲牌子,在這裡的百貨公司,光是同樣的樣式,腰圍不是像普通男裝兩吋兩吋增加,而是依吋增加,而且褲長還有三種長度選擇。超市買的菜,餐廳叫的菜,都是超級大量的。光是一道沙拉,大概就可以分給四個台灣人吃。這裡的胖子這麼多,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幾次來到美國,都覺得美國真是個浪費的國家,物資過剩。當初來訪的蘇聯官員,嘴巴上也是這麼說,批評美國無用的過剩,但是私底下,還是都會對親朋好友形容他們心中的驚訝。

我心中感覺到的,正面及負面的感覺事實上都有。美國的過剩,也是帶動全世界經濟的火車頭。Walmart這些廉價的東西,都是大陸工廠所製造的;美國夢,造成了中國繁榮的事實。在美國繁榮的同時,我們也看見他們浪費的後果:債務風暴波及到全球。但是,他們往往可以利用他們的聰明,來把他們自己從災難中救出。

我只來了幾天,我就在這裡偶然遇到了一間小有名氣的網站的創始者,大家嘴巴上面談的都是網路上最新的網站。吃個晚飯,就遇到一個從Google跳槽到Apple的人,跟一個剛開始自學Objective C 的電子工程師。我覺得美國的自由,以及政策上對創業的鼓勵,造成了無限商業發展的潛力。美國給大家美好生活的憧憬,讓大家去追;我覺得美國會再次復甦,而且也是因為新的創意,產生出新的價值。

在另一方面,我一直在思考台灣是否能夠達到這個先進國家的水準。台灣好像進步的速度越來越慢。就像我以前所寫的,管理需要有魄力,我覺得台灣政府沒有利用民主中大家合作的優點來推進國家的發展,而是利用的民主中互相爭執的缺點,讓發展緩慢。國家最大的利益並不是單由叫最大聲的人來決定,不是單由學者來決定,更不是由瀕臨絕種的動物來決定。

我想要畢業後回去台灣發展,但是台灣是否還可以發展呢?

照片來自於此。第一張照片是我在德州拍戈巴契夫演講。

馬爾地夫蜜月之旅

馬爾地夫真是個人間天堂。碧綠的水清澈而且涼快,七彩的魚自在的在珊瑚間嬉戲,白日的天空湛藍,白雲慢慢的飄過,晚上的星空也是讓人驚嘆。我老婆在那裡每天說最多次的話就是:「好美喔!」

在我去馬爾地夫之前,我一直以為它位在於泰國西邊,印度東邊。所以我想像飛機只要飛個五小時就到了。沒想到,在真正答應我老婆要去那裡渡蜜月,付錢給旅行社之後,才知道它到底有多遠。到底有多遠呢?它位在印度的西南邊,赤道上,從台灣要飛近五個小時到新加坡轉機,再從新加坡飛五個小時到Male,馬爾地夫的首都,再從Male搭船或水上飛機到各大度假村。我們從我們家出發時,是中午12點,到旅館時,是台灣時間清晨4點,真的是累翻了。
Continue reading 馬爾地夫蜜月之旅

世界不是平的,只是變了

我現在人在中國大陸,正在因為無法辦法連上Facebook而在感受盜汗、噁心、發抖等戒毒症狀。

我詳細的所在地是常熟。常熟在哪裡呢?在上海外郊,開車兩小時處,在跨過長江的蘇通大橋旁邊。我服務的公司在這裡有個據點。我第一次來的時候,真覺得這是個荒涼的地方。往地平線看去,只能看見混著空氣污染的滾滾黃塵。這裡的夕陽,是我看過最美的,因為空氣污染的關係,落日顯得特別的紅、特別的大。

這幾年來,常熟改變真多:蓋了好幾棟星級旅館,蓋了個表演場(「縱貫線」這個熟男樂團還來表演過),馬路也從碎石變成水泥,再變成柏油。路邊的公寓一棟接一棟,別墅區旁邊還挖了小河,種了很多柳樹。雖然馬路上還是看到很多很窮,而且很沒有交通sense的村民(例如騎三輪車在快車道上逆向行駛),但是似乎大家都變比較有錢了。

我昨天晚上在常熟市內與幾位外派大陸的公司弟兄們一起餐敘,體會他們的辛勞,順便跟他們道別。我們討論到一個話題,那就是「大陸經驗」。他們覺得,大陸這裡,雖然大家講的都是中國話,長得都是黃皮膚、黑眼睛,可是腦子裡想的,是完全不同的觀念;台灣人面對大陸人,就是面對一個外國人,並不是如很多人認為,像同祖宗的兄弟。一位弟兄甚至認為他們,因為文化大革命,禮義廉恥的觀念都得重新培養。台灣管理的一些理念,到這裡幾乎不管用。世界真的變平了嗎?

說到這裡,我今天看到一篇書評,在批評「世界是平的」這本書。說真的,我這本書沒有看過,我覺得看封面,大概就可以知道他裡面在寫什麼了。另一本這樣子的書,就是「藍海策略」,這本我也沒看過。由於這兩個概念好像滿簡單的(歡迎讀者們挑戰我這個假設),所以我實在不了解為什麼有人要花好幾百頁來印刷這些概念,或是有人要花好幾個小時來讀完。

原來我不是唯一一個這樣認為的人,上面那篇書評,把「世界是平的」的這本書,批評的一無是處。他批評作者把一個很簡單的、大家都知道的概念,用很爛的文筆,掰了好幾百頁。我實在很少看到有人寫書評寫到罵髒話、甚至質疑是否還有神的存在。

可是這本書為什麼賣的這麼好呢?是否像是大前研一在他的「低IQ時代」這本書中所說的,大家都喜歡讀簡單的概念,讓自己覺得很聰明?!說到大前研一,他實在也沒好到哪裡去,我看過他的幾本書,大概重點只有十頁,自我陶醉的敘述、例子,以及鄙視他人的批評,可以填滿剩下的版面。唉,至少大前研一的書往往還有新穎的論點啊。

我覺得世界沒有變平,純粹只是變了。當初存在的一些屏障,不論是交通、溝通、金融,如今被新科技打破;由於溝通的便利,甚至有些文化的隔閡都被打破了(例如全亞洲都知道周杰倫─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還是有些無形的屏障被慢慢升起。例如,各國家成立經濟特區,像是東協(我一直很好奇有沒有國家願意成立西獨),或是反傾銷的訴訟。由於網路的便利性,以及某些國家的興起,讓很多人自己可以陶醉在自己的小圈子內,就像蘿莉控的人可以與其他蘿莉控的人討論萌妹,認為陳致中嫖妓的人可以跟圈內的其他的人互相說服;由於某些人自願的狹視,或是不自主的被蒙在鼓裡,這些人的自我回饋,讓他們在思想上變得更加孤立。還有,「有」跟「沒有」的人,他們的生活形式差距越來越大:我親眼看過大陸貴婦在香港用路邊攤買水果的方式在買LV包,也看過農村裡面赤腳光屁股、在人行道路邊尿尿的小朋友。

我手中拿著一罐冰的可口可樂,看著在旅館門口停的一台閃亮的BMW M4,世界沒有變平,純粹只是變了。

以上照片是我在九寨溝拍的,放在Flickr。

澳洲旅遊回味

今天這篇文章,應該只有短短的而已,因為我要秀我去澳洲度假的照片!就像這隻撫媚的袋鼠一樣(啊,他是公的!),我過了一個很輕鬆的禮拜。

A lazy kangaroo

如果你覺得無尾熊很可愛,想抱抱看的話,全世界現在只剩下昆士蘭州可以抱。你可以去一個叫做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的地方,很靠近布里斯班市。

Hug!

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很靠近我的母校,昆士蘭大學。昆士蘭大學是用七彩的砂岩建造的,有著南半球最長的直線建築物(這不知道有啥好驕傲的)。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其他的照片,點進來看吧。
Continue reading 澳洲旅遊回味

專門為攝影愛好者所辦的當地旅遊

天龍寺

我很愛玩,在讀書的時候,常常把打工的錢一口氣花完,跑到一個地方去玩。玩的時候又盡興拍很多照片。所以啊,當我參加旅行團時,都會覺得拍照的時間都不大夠。現在,有間公司叫Photours,由兩個專業攝影師成立,專門辦給愛拍照的人的旅遊。

Photo tours

新聞來自Springwise。

Mother of all snowstorms!

The following image is me, stuck in Shanghai, slouching in a couch, trapped by the mother of all snowstorms. The past two days had been frick’n freezing interesting, and it all culminated in the delay of this flight to HK. It was truly lucky of me to encounter the most severe snowstorm in the past 50 years here in China.

Stuck in Shanghai

Interesting way to learn a new language

Check out Tim Ferriss’s blog on how to learn a new language quickly.

I can speak 4 languages relatively fluently (Mandarin, Taiwanese, English, Japanese), and can program two more (PHP, C), but I have never thought of learning a language like what Tim Ferriss has suggested. When I try to speak a language, I think in logical blocks. I connect distinct units of language (such as verbs and nouns, in a spoken language, or even variables and keywords in a programming language), and try to construct logic out of the combination.

My first solo backpacking adventure was to Japan, and this was after 3 years of on-and-off Japanese learning. I am still quite rough at the language, but I discovered that it didn’t require much language ability to survive in a foreign country. I learned French for a year, before I embarked on a journey to France. I was totally useless, but still survived. Now I believe one only needs to learn the following phrases in order to survive (please note, I say “survive”, not “get by”) in any country.

  • Hello
  • Thank you
  • Sorry/ Excuse me
  • Help…(with a pathetic expression helps)
  • Where is…?
  • Do you speak English?

The rest is just sign-language.

Tim Ferriss is an unique fellow. I also recommend his book The Four Hour Workweek. It’s quite inspirational. After reading the book, I realised that my new company, Yabbyland.com is essentially a tool designed to allow people to easily outsource daily chores to make life easier, as suggested by Tim.

Tim, I hope your blog makes it to the Technorati 1000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