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Category Archive - Hardware



這都跟感性、知性有關

Palo_Alto_hero_1200

上週我到美國出差,到的第一天,我就跑到在Palo Alto的蘋果神殿,買了台iPad Air。我跟iPad好像很有緣,過去買了共六台,都是在上市第一週到手,只不過都不是給我自己的。我先買給我媽,然後被我爸佔用;我只好再買一台給我媽。接著是我同事,老婆,岳父,最後才是我。

我通常出差都會帶著我個人的筆電,這週也不例外,但是這一週我完全沒有把它拿出來用。有些讀者可能知道,我現在在PC產業工作。但是我覺得傳統的筆電,真的是玩完了。它就像是Steve Jobs所說的,變成了卡車,只有在真正用到的時候,才會開動。平板電腦像是小房車,平常用它就好了。平板真的太性感了。

我還注意到我自己一個有趣的行為,就是即使有些事情不方便,我還是會堅持要在平板上用,懶得打開電腦。為什麼這麼自虐呢?這讓我想到我看過的一個研究,關於iCloud。使用者明明覺得用起來不順,但是很多人居然是怪自己不會用,但是繼續用。這個狀況通常不會在其他科技產品上發生;不好用的東西,通常馬上被踢到一旁。

這週,我們公司負責全球廣告的主管跟我們開會。他說,現在的廣告,必需將我們的品牌,跟一種情感綁在一起。而不是再告訴大家,我們產品能力有多強,因為消費者感受不到規格有什麼厲害的。

兩年前,克萊斯勒這個瀕臨絕種的車廠,在美國最大盛事Super Bowl電視上打廣告,要塑造他們為高級房車的形象,成為在消費者心目中與BMW,Benz,Lexus同等級的品牌。他們並不形容他們車子有什麼好,而是找來饒舌歌手阿姆來唱歌,訴求他們是從「底特律進口」!底特律曾經是美國造車大鎮,近年來因為進口車很有競爭力,造成美國車滯銷,也導致這城市嚴重蕭條。這個廣告震撼了很多美國人的心,讓克萊斯勒銷售量,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漲了20%。

蘋果真的也很會這套,而且不只是廣告,他們消費的過程也是一種精神上的體驗。如果你有機會,到他們在Palo Alto,或是Stanford Shopping Mall的店參觀,我叫它神殿不是亂說的。挑高的屋頂,極簡的裝潢,全玻璃的門面,還有一個超大發光的白色蘋果招牌,好像就是一個現代的物質神殿。這週在跟我們負責廣告的主管開會時,我也注意到,他叫蘋果電腦在大賣場裡面的專櫃為「神壇」。所以不是只有我這麼覺得。

反觀PC產業其他的公司,賣著傳統的筆電,推銷著規格,真的就像是在賣卡車的。

我覺得一個好的產品,就像藝術品一樣,會與使用者溝通一種設計上的情感語言。我之前講過蘋果產品給使用者一種被尊敬的感覺。對產品或品牌的那種情感,可以讓你在面對可口可樂或百事可樂時,選擇一個而不是另一個。也可以讓你在使用的時候,更有耐心,因為,不好意思,是我的錯。


Tags:

 

惡魔躲在細節裡

來寫一篇短短的文章。今天看到有人在討論,蘋果筆電休眠的時候,會有一盞小LED燈,慢慢的由亮轉暗,再慢慢的由暗轉亮。

原來,蘋果有申請了一篇專利,號碼為US 6,658,577 B2,專利內的claim寫出這盞燈的頻率,仿造成人平均呼吸的頻率(約為12-20次/分鐘)。

反觀Dell的電腦,也有模仿類似的功能,但是頻率快很多,約為40次/分鐘,那種頻率比較像是很緊張的喘氣。

從這一點,又可以看出蘋果在產品設計上的用心,以及對使用者感受的重視。


Tags: , , ,

 

為什麼大公司很難搞研發?

今天,微軟把他們一個公開的祕密專案給殺了。這個專案叫做Courier,你可以從以下的影片中看出他有多強(可能接近iPad那麼強)。

我覺得很奇怪這件事情為什麼會發生,Courier大概是市面上比較有機會挑戰iPad的產品。這件事讓我想到先前看過的一篇文章,由前微軟副總Dick Brass所寫。

他形容,微軟雖然資源很多,但是各方資源由不同單位主導,當各自有喜好不同時,他們會互相扯後腿。這作者並指出這是為什麼微軟推出的Tablet PC,路會走的那麼辛苦。似乎很多公司,一變大了,就有這種問題。

這也讓我想到,以前我在辯論隊的時候,曾經有一次討論到是否民主是最佳化的管理模式。雖然我很贊成民主,但是我也不能否認,在非常動亂的競爭環境下,有個強而有力的獨裁領導人,是對整體管理有優勢的。民主的過程中,會浪費很多資源在來來往往的溝通上,而導致競爭力的喪失。

當一個領導人,如果要兼顧民主及前進的動力時,要怎麼做呢?我認為重點在於建立一個組織的向心力,不論是透過績效連動獎勵制度,或是透過共同文化的培養、共同目標的建立,如此一來,當所有的人的利益都建築在組織的成功上時,就比較不會發生這種兄弟鬩牆的事情了。


Tags: ,

 

Catastrophy!

Three days ago, the hard drive on my MacBook suffered a complete failure.

Dear Readers, please consider this an obituary for my hard drive.

When I received my MacBook, I had mixed feelings towards it. It was paid for by my work, so I didn’t feel as much attachment as my other hardwares which I had bought. It was initially unloved like an adopted child, sans labour and carrying it for nine months.

It was a clever child though. And it soon grew on me. Its ability to turn to the dark side (i.e. Windows) was certainly a convenient trait to have. Tiger, the version of the OS running on it, was snappy and great to use. The number of great applications running on Tiger soon made it part of my life. I converted from Quicken to iBank, Dreamweveaer to Coda, and I paid for OmniPlan project management.

But now it’s dead. One morning, it just refused to wake up. It made the familiar and dreaded clicks, indicating total head crash. Now it’s gone. Like having had a stroke. All its memories are gone.

In a few weeks, a repaired MacBook will come. It will come with fresh memories. But it will be a different Mac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