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Monthly Archive 每月文章November 2013



這都跟感性、知性有關

Palo_Alto_hero_1200

上週我到美國出差,到的第一天,我就跑到在Palo Alto的蘋果神殿,買了台iPad Air。我跟iPad好像很有緣,過去買了共六台,都是在上市第一週到手,只不過都不是給我自己的。我先買給我媽,然後被我爸佔用;我只好再買一台給我媽。接著是我同事,老婆,岳父,最後才是我。

我通常出差都會帶著我個人的筆電,這週也不例外,但是這一週我完全沒有把它拿出來用。有些讀者可能知道,我現在在PC產業工作。但是我覺得傳統的筆電,真的是玩完了。它就像是Steve Jobs所說的,變成了卡車,只有在真正用到的時候,才會開動。平板電腦像是小房車,平常用它就好了。平板真的太性感了。

我還注意到我自己一個有趣的行為,就是即使有些事情不方便,我還是會堅持要在平板上用,懶得打開電腦。為什麼這麼自虐呢?這讓我想到我看過的一個研究,關於iCloud。使用者明明覺得用起來不順,但是很多人居然是怪自己不會用,但是繼續用。這個狀況通常不會在其他科技產品上發生;不好用的東西,通常馬上被踢到一旁。

這週,我們公司負責全球廣告的主管跟我們開會。他說,現在的廣告,必需將我們的品牌,跟一種情感綁在一起。而不是再告訴大家,我們產品能力有多強,因為消費者感受不到規格有什麼厲害的。

兩年前,克萊斯勒這個瀕臨絕種的車廠,在美國最大盛事Super Bowl電視上打廣告,要塑造他們為高級房車的形象,成為在消費者心目中與BMW,Benz,Lexus同等級的品牌。他們並不形容他們車子有什麼好,而是找來饒舌歌手阿姆來唱歌,訴求他們是從「底特律進口」!底特律曾經是美國造車大鎮,近年來因為進口車很有競爭力,造成美國車滯銷,也導致這城市嚴重蕭條。這個廣告震撼了很多美國人的心,讓克萊斯勒銷售量,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漲了20%。

蘋果真的也很會這套,而且不只是廣告,他們消費的過程也是一種精神上的體驗。如果你有機會,到他們在Palo Alto,或是Stanford Shopping Mall的店參觀,我叫它神殿不是亂說的。挑高的屋頂,極簡的裝潢,全玻璃的門面,還有一個超大發光的白色蘋果招牌,好像就是一個現代的物質神殿。這週在跟我們負責廣告的主管開會時,我也注意到,他叫蘋果電腦在大賣場裡面的專櫃為「神壇」。所以不是只有我這麼覺得。

反觀PC產業其他的公司,賣著傳統的筆電,推銷著規格,真的就像是在賣卡車的。

我覺得一個好的產品,就像藝術品一樣,會與使用者溝通一種設計上的情感語言。我之前講過蘋果產品給使用者一種被尊敬的感覺。對產品或品牌的那種情感,可以讓你在面對可口可樂或百事可樂時,選擇一個而不是另一個。也可以讓你在使用的時候,更有耐心,因為,不好意思,是我的錯。


Tags:

 

盧梭的夢、秀水街、品質

The Dream

我是個藝術迷。我到大城市旅行,都會想去看看他們的美術館裡面的藝術品。最近我剛看完一本宣稱是日本版『達文西密碼』的推理小說,叫做『畫布下的樂園』。雖然這本書跟『達文西密碼』的水準有點距離,但是裡面有一句形容亨利.盧梭原作『夢』的話,讓我覺得形容的很貼切。「這件作品,有熱情。畫家的所有熱情。」

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親自看過一些名畫的原作。他們所散發的光輝,幾乎是複製品無法捕捉的。我印象最深刻,大概是在J. Paul Getty Museum看到梵谷的『鳶尾花』。這張畫的紫色,是震撼人心的,狂熱的。這是我在任何複製品中,完全沒有感受到過的。如果各位有機會,我也推薦阿姆斯特丹的梵谷美術館,他的畫,真的很難被複製。另一幅我也很受感動的,是在米蘭一件小教堂裏面,達文西畫的『最後的晚餐』。這張畫,被複製的到處都是,我想應該沒有人不知道我在講那一幅畫。但是,當你踏入那間教堂中,站在那幅壁畫前時,你感覺到的,就是那柔柔的光輝。複製品常常為了讓圖片更明顯,把顏色改變或濃度加深,但是這就改變了原作者想要溝通的意義。我看過最誇張的,是在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所藏的,波提切利的畫作『維納斯的誕生』,原作是細緻柔和的,而市面上我所見過所有的複製品,都把他的色彩,改到好像維納斯在大庭廣眾下跳脫衣舞一樣強烈低俗。

我覺得一份好的藝術品,會傳達創作家的意志,信念,跟情感。

我每次到北京,都很喜歡去逛秀水街市場。說到秀水市場就想到仿冒品A貨。這整個秀水市場,好幾層樓,都幾乎是在賣假貨。從地下室的皮件,到樓上的電子用品,藝術品,香水,珠寶,等等。不是說我很愛買假貨,我實際上每次去幾乎都空手而回,而我覺得有趣的是在看中國在複製的工藝上,達到很極致的境界。當我看著一堆皮件精品,上面貼著拼錯的英文品牌,我就一直覺得很納悶,做這些假包包的人,既然能夠做出這麼精緻的產品,為什麼不自己做些簡單的設計,掛著自己的牌子,賺取光明正大的錢呢?如果他們有自己的牌子,我還比較有意願購買,因為我覺得他們為了自己的品牌,會比較注重品質。

中國還有個地方,叫做大芬村,在深圳,是全世界最集中的油畫生產線。很多國際飯店房間裡掛的那些「藝術品」,都是在這裡生產的。有些畫匠負責畫樹,有些畫人,真的就是生產線。但是,複製品畢竟就是複製品,看起來就像是缺了靈魂。

我最近還在看另一本書,叫做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Maintenance。這是本披著小說的皮的哲學論文,探討著「品質」這件事。裡面有一段, 講到現代的社會,因為很多時候,做某些事情的人,不知道真正的品質是什麼,所以只會遵從一些程式化的步驟,認為這樣子產出來的東西,就是一定有好的品質。台灣,大陸,甚至全世界有很多公司都有ISO或GMP認證。但是這不代表他們的產品品質優良,只代表他們的程序優良。你看,再多的認證,都只能代表一家公司或一個專業人才(會計師,律師,醫師)對程序上的能力,沒有辦法代表他們對產品或專業的能力。天底下這麼多餐廳,依照著標準作業程序,做者他們菜單上的菜。為什麼有的店家可以得到米其林星星,有的店家成為地雷?

我覺得,經營一家公司,或是開發一個產品,就像是創作一個美術品一樣。創作家必須要有核心思想,要有信念,要有方向,做出來的產品,才會有靈魂。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