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Monthly Archive 每月文章April 2012



雲不重要,雨比較重要

Tuscan country side

台灣的科技業新聞,常常會炒一些還滿令人意外的話題。之前(現在也還是啦)一直在討論LTE,WiMax,最近開始談起了台灣雲端產業。我們這裡似乎也有人在談LTE,雲端,但是相較的少。麥肯錫幾個月前,也有來我們商學院談雲端與「巨量資料」(Big Data)。但是我覺得這都是噱頭,「雲」跟「巨量資料」根本只是重新包裝的既有事實,重點不在他們本身,大家不要見樹不見林啊!

在行銷一個產品的時候,我們得做的是賣它給使用者帶來的好處。例如,Apple賣的產品,行銷都是在講他的方便性,我在用的MacBook Pro上面,沒有貼了一堆貼紙,告訴我裡面的CPU是哪一家做的,因為那對我來講沒有太大意義,我只在乎我是否可以達到我想要做的事情。光看新的iPad,根本不知道它有4G LTE。使用者只在乎它傳輸速度很快,根本不在乎訊號跑哪個頻道。

雲端也是一樣。大家只在乎雲可以幫我們做些什麼,不在乎雲是否要存在。Apple的iCloud讓我們可以在所有iDevice上同步我們電話簿以及行事曆,讓我們可以在各個device上面看到同步的照片。這種方便,才是有價值的,有賣點的。雲的存在很重要,但是這根本不是什麼新玩意兒,「雲」這種資料中心的服務概念,已經存在超過十年了,它應該算是網路服務的基礎建設,算是普遍性的大宗物資,量很大,利潤很低的東西。台灣為什麼會想要發展雲端產業這種很詭異的東西,滿令我不解的。

大家應該要討論的,應該是要如何應用「雲」,「巨量資料」,或是LTE。他們所代表的是新的使用者價值。雲,不重要,產業能夠開發出來什麼應用,比較重要。巨量資料不重要,產業界能夠開發出什麼統計工具,專業人員可以分析出來什麼趨勢,比較重要。LTE不重要,即時享用你下載的影片,比較重要。


Tags: ,

 

創業就是要與眾不同

Murano's public glass artwork

這個學期選課好像不錯,開學兩天我就已經覺得學到很多了。

我有一門課叫做「隨著市場方向創業」。教授之一是Andy Rachleff,他是Benchmark Capital這個創投資金的創始人之一。靠著他的號召力,這學期這堂課會請到Eric Ries跟Steve Blank(這兩位幾乎是現在流行的Lean Startup的發明人),Netflix的CEO,Badgeville的CEO,Qualcomm的創始人,Hulu的CEO,Facebook的前行銷副總等人。我上學期沒申請上Eric Schmidt的課,這學期這樣子算是夠滿足了。

周四,我們第一次上課,我聽到了一個滿有趣的觀點,是由Oaktree Capital的Howard Marks提出的。

他說,在投資上,大家都想預測未來,但是大家的預測,都跟目前的現實很像,或是大家的意見類似。一窩蜂,這樣子風險比較低。但是,這樣子你的優勢在哪裡?不論你對,或是你錯,結果都不會有太好或太壞。也就是說,既使你預測未來的能力很好,但是大家如果都一樣好的話,你並沒有辦法得到太大的優勢。

反之,如果你的預測跟大家的意見不同呢?如果你的預測是錯的,你將會有所損失。但是,如果你是對的,你將會得到很大的優勢。所以,在投資上,真正成功的方式,是正確猜到大家所沒猜到的。

創業也是一樣,如果你今天想要做的是市面上螢幕最大的手機,你一定賣的出去,但是你不會成為下一個Apple。反之,如果你賭的是很誇張的方向,例如「世界上最笨的手機」。因為沒有其他競爭者這麼做,如果市場上有人在等待這種需求,或許你還可以得到更大的成功。這種與眾不同,就是價值所在。

創業就是一種賭局。創業家以風險來換得獲利。

但是,創業家也都會想,要是我賭輸了怎麼辦。在矽谷這裡,由於文化風氣的關係,很多人失敗了就去這附近的大公司工作個幾年,再想辦法出來創業。失敗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之後的薪水很夠支撐這種實驗。而且,因為創業資金有創投撐著,損失不會太慘重(反正創投、創業家都是拿別人的錢來做賭注)。

或許,在台灣就是缺乏這種失敗的安全網,所以沒有人敢賭。尤其沒有人敢賭大的。公司的薪水只夠你活著,存錢買房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存錢創業。一直到最近,創投幾乎不存在。既使投資人進場,他們可能也沒有出場的機制。

如果政府提供了某種安全網,讓創業家們沒有後顧之憂,或許他們才能夠真正向前衝,造成與眾不同的明天。


Tags:

 

「台灣故事」正在上演中?

Cart ride
圖片來自於

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四日指出,新加坡如果也阻止外國人才進入,將重演「台灣故事」(Taiwan story),喪失在全球的競爭優勢。

過去幾年,菲律賓一直是在亞洲一個令人警惕的故事。由於政府管理不善,讓一個在良好發展軌道上的國家,變成一個被亞洲經濟奇蹟遺忘的國家。有著優良教育,語言能力也好的菲律賓人才,只好流落亞洲,成為「菲勞」。

台灣居然被人家拿來當做令人警惕的故事。台灣,是否也在走上跟菲律賓同樣的路線?

今天看到另一篇相關文章,根據主計處調查,台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只有三萬四千多,回到十三年前的水準。

我最近問我要到Google工作的同學,他們年薪多少錢:差不多是台幣三百七十萬;月薪差不多有三十七萬。並不是只有MBA領這種薪水,大學電腦碩士也是領差不多這個金額。Facebook也是差不多。

超過十倍。台灣的稅跟物價,沒有跟美國差這麼多。

大家都知道,一家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在於人。有著優秀的人才,產生出優秀的點子、想法,然後有過人的執行力,就能有好的競爭能力。在矽谷,由於公司間的競爭,所以花著大把的銀子,要吸引到最好的人才。這些人才,到了一家像Apple這樣的公司,就能夠幫它產出這樣驚人的價值。

一個國家也是一樣,如果無法留住、激勵他的人才,提供他們發展的前途,這個國家也無法捕捉到這些人所可以產出的價值。

我覺得台灣如果提高薪資,也不是解決辦法。如果提高薪資,台灣那些賺微薄利潤的製造商,哪能夠承擔這種成本的成長?然而新加坡副總理的這一番話,大概會被拿來炒作。我覺得問題出在台灣產業的性質,台灣公司的眼光和策略抉擇,以及台灣政府所創造出來的產業環境。

問題出在「價值」。一家公司如果可以產出,並且捕捉它所產出的價值,那他就可以獲取很多的利潤。當Apple的合作廠商做到死去活來、工程師都在當台勞的時候,Apple卻富可敵國,為什麼?因為Apple選擇了比較有價值的事情做,而且他們捕捉了那些價值。據說,Apple自己開Apple Store的原因,是因為銷售的這段產業鏈,捕捉到很大的價值。

價值要怎麼產生?施振榮的微笑曲線講了好多年,但是真正去做的公司有多少家?


Tags: ,

 

意大利遊

我剛從意大利過完春假回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