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Monthly Archive 每月文章April 2011



史坦福監獄實驗

四十年前,在上面這張照片的這個地方,人類對自己有了更深的了解。

Zimbardo博士在史丹佛心理系的地下室做了一個震驚世界的實驗。他們請了24位再尋常也不過的人,將他們分成兩群,一群被指定扮演囚犯,另一群被指定扮演監獄警衛。

本來預先設定為14天的實驗,在第六天Zimbardo博士就趕緊取消。扮演監獄警衛的那些人,對囚犯嚴重施暴虐待:顯示出人類在有藉口以及無限權力下,會對沒有能力反抗的那些人予取予求。而那些扮演囚犯的人,也毫不反抗。

四十年來,我們似乎還是沒有將這個認知內化,還是繼續讓類似的事情發生

當你握有權力的時候,請記得你要有責任的使用你的權力。當你覺得你被迫害的時候,請記得你有能力反抗。


圖片出自於

P.S. 我上禮拜在心理系的地下室考軟體設計,順路拍了那張照片。


Tags: ,

 

海盜的人資哲學


圖片來自於

這個學期比上個學期有趣多了。我這學期大部分的課都是選修的,所以不必再受經濟學的微積分之苦,我也暫時休息不學會計、財經等艱深科目。套句我一位從愛爾蘭Google來的同學說的話:「我們這種非財經出身的,不論學的再多,也沒有人會為了因為我們上過這些課而請我們去他們公司上班。我們只能靠我們自己的強項。」我覺得這句話大概80%有道理。我這學期修的是:人資,行銷,談判,作業管理,通路管理,以及C++軟體設計。我還在一邊忙著創業,所以很久沒寫文章,真是抱歉。

今天,我們要來談談我們這學期學的人資學。我們這裡上人資課的時候,沒叫我們從課本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而是特別指出一些比較特別的概念,以及教我們一些思考架構,讓我們應用於事業上的實際狀況。我在這裡講一些比較有趣以及讓我覺得訝異的。

海盜船長的人資學

在17世紀的時候,海盜跟海軍常常起衝突,而海盜的猖獗,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們較高的管理效率。

海盜們往往是自治;海盜船上的人,往往很多元化,而且很多原本是來自於海軍。海軍則是向某中央單位效命。

海軍船的船長,有很大的責任,他們不但要帶兵打戰,平常還得管理船上的紀律。他們平常的工作在於防止錯誤的事情發生。

海盜船的船長,反之,專門是要領員來打劫的。海盜船上有個很特別的制度,就是從船員中選出一位軍需官;他負責分贓,分配資源,以及管理船員。

我們如果想想,要找一個很強的海軍船長,我們要開出什麼條件?他要文武俱全,又會管人,管理內務,又會帶兵打戰。這樣子完美的人好找嗎?通常,很會管理內務的人,都是風險趨避型的人,他們做事都是求安安穩穩。這種人,很不適合來冒風險打戰。海盜的分工制度,讓海盜可以找到愛冒風險的人來當船長,而他們只要努力當好他們船長就好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海盜可以打敗海軍的原因。

我們在公司找人的時候,何嘗也不是這樣子呢?你要找個CEO,就像是要找個船長;你如果要找個十項全能的人,會很難找,找來也很可能沒有辦法帶著你的船打贏戰爭。所以,公司裡面的工作,可以依照風險喜好程度來分,這也就是為什麼業務部門要找的人,應該跟財務部門的人很不一樣。


Tags: , ,

 

你知道這是誰嗎!?!?

照片裡的這個人是誰,你知道嗎?!有誰每天都穿著黑高領衫,牛仔褲?!就是Steve Jobs本人!!!

很可惜的,這張照片是我朋友Chen在學校旁邊的星巴克拍的,不是我親眼見到的。至少證實他還活著,只是很瘦。


Tags:

 

我們都將會死去

我們都將會死去,但是這代表著我們是被幸運眷顧的。大多數人永遠沒有機會死亡,因為他們不曾誕生。有許多人都有機會站在我這裡,但是他們卻永遠看不見光明,而且他們的人數並遠多於撒哈拉的砂粒。這些未曾出生的靈魂可能比詩人濟慈偉大,比牛頓更具影響力。我們知道這些事實,因為我們的DNA內的變化可以產生出的獨特人數,遠大於已經存在的人數。在命運龐大的機率之下,居然是你、和我,平凡的,存在這裡。


Tags: ,

 

Steve Blank在我們系上的演講

如果你想要、或是正在創業,請看這個很棒的演講。把計劃書丟掉,開始跟客戶交手吧。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