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於

這個學期終於結束了,我也拿到成績了,令人驚訝的,不但沒有當掉,居然還不錯。我人現在在法國巴黎,帶老婆趁春假來歐洲玩,有空我再寫一下旅遊文章。但是現在要先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學期的重要心得:道德、賽局、與騙局(總共是從10個學分的知識,從道德、經濟、會計這三科精選出來的喔。)

我們這學期的模式分析結束後,開始上道德課。大概是因為最近幾年在華爾街發生的一些事情,學校很重視我們大家的道德水準。但是啊,我覺得上這堂課之後,不講道德的人還是照樣不講道德;至少,我們學到了用什麼標準來衡量一個道德難題。

道德

道德衡量的法則有四個:可通用化程度(generalizability), 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 程序公平度(procedural fairness), 品德本質(virtue)。

可通用化程度(generalizability)

當你遇到一個道德難題時,你可以想想看,如果所有的人都這麼做,那你當初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是否還可以達到?如果可以,那這個行為就通過可通用化的測試。

例如,假設你看到路邊有家商店,把他們的商品擺在路邊,供客人觀賞,也並沒有派人監視這些商品。你如果拿走一個,你想說這家商店應該沒有太大影響。但是,如果所有的人都這麼做,那這家商店就不可能把東西擺在外面供大家觀賞,你當初也不可能有東西可以拿;也就是說,你拿走東西這件事,是無法通過可通用化測試的。

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

這個標準很容易了解。你應該要將你行為的好處進行最大化,甚至說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或是犧牲少數人,來圖利更多人)。它並不是唯一的標準,只是很多項標準中之一。

程序公平性(procedural fairness)

如果功利主義是講究結果,程序公平性便是講究過程。它說,只要一件行為的執行過程,都具有程序公平性,那結果便一定是公平的。例如,社會中的貧富差距,只要各方取得財富的方式,都是透過努力及能力得來的,而且是建立在之前具有程序公平性得來的基礎之上,那貧富差距也是合理的。

「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是指一種讓抉擇可以符合程序公平性的方法。抉擇者應該以客觀的角度來觀察一個狀況,做決定前,先假裝自己不知道是在這個抉擇中,扮演的是哪一方的角色。你得思考在這個狀態中的每一方,是否都會同意你想要做的決定。

品德本質(virtue)

這個標準換句話說,就是人人應該努力成為一個完人,(人格圓滿,道德、行為毫無缺點的人,資料來源:國語辭典(教育部 版權所有))。這個標準比較糢糊一點,因為人人心中有一把尺,可能各人心中所想像的完人不大一樣。

賽局理論(Game Theory)

我們這學期也上了個體經濟學,教授十分資深。我們的教授叫做Prof. David Kreps,他在少年時曾經得到個經濟學大獎,得到這個獎的人,很多都接著得到諾貝爾獎。他主要研究賽局理論,曾經當過我們商學院院長。說真的,我還滿榮幸上到他的課的,只是啊,這個課實在有夠艱辛;他的課本像是流水帳,重點大概只要三句就可以講完,他可以花個三十頁,而且所有的事情都用極詳細的文字解釋,解釋不夠再用微積分算。我這輩子從來沒用到這麼多微積分過,而且很難想像畢業以後還需要用到任何的微積分。

賽局理論的重點是什麼呢?讓我試著用幾句話來交代。我覺得納許均衡(Nash Equilibrium)是賽局理論的重點。那許就是美麗境界那部電影裡面演的那個John Nash。

世界上很多狀況,都可以用賽局理論來想像。一個賽局裡面有兩個以上的玩家,每個玩家要將自己的收穫最大化,但是因為有其他的玩家,各自在將自己的收入最佳化,所以往往最後所得到的,並不是整個賽局裡面最高的收穫。納許均衡就是玩到後來,在其他人都會把自己收穫最佳化的狀態下,任何一方無法獨自將自己的收穫做更大的改善。

讓我們舉個例:最經典的賽局是所謂的囚犯的兩難(Prisoner’s dilemma)。有兩個囚犯,被警察分開審問,如果兩個人都不背叛對方,那雙方都得坐六個月的牢;如果有一方背叛另一方,那招供的那個人,就可以換得自由,但是被背叛的那一方,就作十年牢。如果兩方都招供,兩方都做五年牢。

在這個賽局裡面,很有趣的,雙方合作拒絕招供並不是一個平衡點;唯一的平衡點是雙方背叛對方。因為,如果雙方合作的話,任何一方只要背叛另一方,都可以得到更高的好處。結果,納許均衡是雙方互相背叛。

在人生中,很多時候也像這樣。如果你在進行交易的時候,背叛對方,那你可以獨自取得較好的收入。因為雙方合作並不是一個耐許平衡點,所以道德的標準才這麼的重要和困難。我們也可以從這個賽局裡看出來,雙方互相背叛並無法將整個賽局的好處最大化,無法達到功利主義的目標;所以,在某些賽局內,合作這個選擇,不只是道德上的標準,而且是實際上最好的選擇。

騙局

我們這學期會計課,有一堂課請到了一個專業騙子來跟我們演講。這位因為在1987年詐騙了一億美金,被判刑25年牢,被選為全美前十大的詐騙專家叫做Barry Minkow

他說他在國高中的時候,很希望被受歡迎,加入學校內比較酷的學生團體。他長得不帥,體育又不好,所以他就希望努力賺大錢。他家裡並不富有,是專門在洗地毯的,但是他也投入洗地毯的事業。很快的,自己就當起老闆來。他突然間發現,只要有錢,就可以成為學校裏面受歡迎的人,被邀請去參加各式各樣的派對。但是,他很享受有錢的滋味,為了賺錢,就不擇手段了。他從小的壞事開始做:洗地毯的藥水參水,接著是用支票洗錢。

他接著成立了一間公司,叫做ZZZZ Best。他們宣稱專門包保險公司的案子,幫誤觸火災消防系統的辦公大樓修理噴水造成的地毯裝潢損毀。他獨自一人,假造收入,將錢從左手移到右手,子公司移到子公司,幫公司的營業額灌水。他居然還騙過來稽核的會計師,在二十歲的時候,就成功讓公司上市。

他說,所有的騙子,都會想說,我只要再騙這麼一次,就可以還清之前的債,就可以不用再騙人了。

如果我們用賽局理論來看這件事,因為騙人很容易,而且他可以獨自將自己的收入最大化,所以只要他能夠躲開一次,他就會想騙下一次。

結果,他用謊言所搭的王國,在被人發現真相後,一夜之間就垮了。他坐了好幾年牢,出來後,似乎成了一個改向自新的人,在某個教會開始傳教,寫了書,拍了電影,也成立了一個非營利機構來幫業界調查公司的弊案。

我們以為故事到此為止,但是沒有。三天前,他又上新聞了,又被判有罪了。他調查公司弊案後,利用新聞及特有知識來操作股市。他賣空這間公司的股票。所以他們股票一跌,他就獲利了。

道德糢糊的地帶是很危險的;這個地帶是個滑坡,你可以很容易的選擇對你單獨一方比較好的抉擇,但是,你可能在這個賽局中,從這個抉擇開始,最後走入的是一個對雙方都不好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