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Monthly Archive 每月文章January 2011



驚險的旅程

抱歉,很久沒有寫文章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實在太忙了(這學期真要人命)。

上週,在我忙的焦頭爛額之時,收到通知,叫我到首都華盛頓─出庭。不是我被告,但是我得代表出庭。這件事有點混亂,所以還是別提細節了,反正就是緊急跟五個教授請假,花了一天飛到東岸,花了一天與一群律師跟經濟學家開會。本來我以為會很輕鬆搞定,但是沒想到他們找來了一個證人,有嚴重的大頭症。之前我有談過一篇報導,內容是說越不聰明的人,對自己的行為越有自信。這…,這位證人非常有自信,而且自認為自己溝通能力很強,用詞優美,詼諧幽默,認為其他人的理解能力不如他,而且堅持不按牌理出牌,搞的我們這群人都快吐血了。我還破例開口警告他好幾次。我發現,很喜歡在大庭廣眾下故意壓低聲音講話的人,好像都是差不多同一類型的。

週二,我們出庭了,很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要發誓講真相,被六個執法人員輪流審問。我們這位天才證人,雖然我們在前一天不停的請他不要自告奮勇講太多,當天還是嘩啦嘩啦一直講,全程我都快心臟病發了。在法庭上,講越多,越容易被抓到把柄,最好是可以說Yes、No來交代。但是,他這樣子也有好處,他講到其他人都不想聽了。所以,我們並沒有被拷問太多。我回到家,都快要累垮了,在旅館裡聽歐巴馬在幾公里內的年度國會演講實況轉播,差點聽到睡著。

歐巴馬真的是很有魄力。教育、創新,我也覺得這正是美國所需要的。如果他能夠踏實執行,我覺得美國會繼續是強國。台灣說真的也是差不多,教育、創新,這樣子社會才能夠產出新的價值。如果不要國光,台灣要想點其他的辦法啊,我覺得很多人只是很會抗議;要提出個好的意見,很有難度。

好不容易結束了,華盛頓風景也沒時間好好欣賞(白宮,方尖碑,Smithsonian博物館是都有看到啦),就趕著回家。沒想到,精采的才正要開始。

我們週三出發時,天空已經開始飄雪,到機場後,聽說紐約已經淪陷,機場全面關閉,發現到費城的飛機誤點(我們在費城轉往舊金山),一拖拖了兩個小時,搭上去以後,天空開始下雪+雨+sleet(冰)。這樣子,飛機不能飛。機長就把飛機開來開去(兜風?),去冰以後,再去排隊準備起飛。本來只有20分鐘的機程,花了一整個下午才抵達。

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已經訂好晚一班的飛機(足足晚了四個小時)。趕到時,時間差不多。跳上這般飛機時,空服員很緊張的跟我們說,趕快上飛機坐下,我們大概只有幾分鐘的空檔可以起飛。等大家坐妥,天空又開始下起sleet。我們的飛機排隊去冰時,外面已經白茫茫的一片了。等去完冰,我們早已錯過起飛的空檔。在飛機上等了三個小時後,機場宣布關閉。

我們的飛機,在已經被籠罩在白雪之下的機場內,慢慢的開到了登機門,大家回到機場。所有的機場旅館早已被訂光,外聯道路車輛也無法通行,我們就這樣被困在機場裡了。大家各顯神通,搶明天離開的機票。

在這裡,我發現美國人還滿有修養的。這麼慘的狀況下,似乎也沒有什麼人發火,幫我們重新訂票的人員,也都很有禮貌(雖然超級沒有效率)。在這個狀況下,我也發現,資訊真的是很重要,我們在比別人早很多的狀況下,透過網路發現週四天氣會好轉,也打聽到週四早上的班機全被取消。所以,目標是下午趕快離開費城。

當然了,大家都這麼想,結果我們被提供兩個選擇:通過波士頓飛回舊金山,或是通過Columbus, Ohio,飛到Phoenix,再飛到San Jose,再租車去San Francisco。由於波士頓肯定也困在雪裡,所以我們只好選擇難走的路,並決定要在機場過夜。

這裡的椅子還滿舒服的,可以躺平,我們跟機場領了銀色緊急保暖救生毯,以及枕頭,就準備睡覺了。還好,我的行李沒有託運,所以盥洗換穿的東西都有。但是還是過了一個很不舒服的一晚(辛苦了老婆(雖然她在旁邊很樂的上網看韓劇))。很懊的,是我隔天有個很重要的面試(我的點子可能被這裡的育成中心選上),這下子可能吹了。而且還得跟我兩個很好的教授再請一次假。

原來,晚上的機場還滿熱鬧的,很多人在打掃,工人在做工程,還有記者跑來拍我們這些難民(我猜大概是因為我們把椅子亂搬,然後又把那個銀色的救難毯拿來當帳篷用,看起來真的很像難民吧)。外面,冒著超大的風雪,有工人開著堆土機,把好多好多的雪,鏟離開跑道。他們好像整晚無休呢。

早上起來後,外面果然已經掩蓋在白雪中,好像有幾個天橋,還因為積雪太多而壞掉。幾乎所有的飛機都停飛了。但是,陸陸續續,有幾班班機開始活動。

網路再度派上功用,我調查到,下午三點有班班機,直飛舊金山,本來昨天早就被取消了,今天突然又出現,而且上面還有好多空位,我趕緊跑去問票務員,他很好心的又幫我訂了這班飛機。

我們本來得面臨一個抉擇,看要往Ohio飛,還是要等晚一點,往舊金山飛,這兩班飛機是否會起飛,沒有人能夠保證。沒想到,接近中午的時候,收到了一通票務電腦打來的電話,我們飛往Ohio的飛機,也被取消了。好險,有B計劃。

還好,往舊金山的飛機,幾乎準時起飛(慢了一會兒,因為一名空服員從另一台飛機上趕過來,慢了五分鐘)。現在在飛機上寫這篇文章,還是不知道我們託運的行李,會不會抵達舊金山。

回想起來,我覺得我當初,要是在華盛頓,要求他幫我把轉機點,改成南邊,那我想就不會被困在費城了。當初沒想到看一下衛星雲圖,看看冰風暴是從哪個方向來,然後行程刻意避開,就可以閃開這番困境。iPhone跟網路,我覺得真的改變了這個世界,而且在危急的狀況下,派上了很多用場。


Tags:

 

創投的數學


圖片來自於

我的老天爺,第二學期比第一學期還困難。這個學期我們上的是會計、經濟、統計、模式分析、商業道德,還有我選修的電子商務。雖然如此,我今天還是去拜訪了一位道道地地的創投家;這位創投家是電子業的前輩,退休後才轉做創投的。

雖然我們相談甚歡,談話開始沒多久就被他嫌腦筋不好,(顯得我實在太菜了,事實上是我對創投業很不了解,才會問很外行的問題)。我問的問題是:請問你們平均一年投資幾個案子?他給我的答案跟我之前聽到其他創投業者說的答案是差不多的:看他們有多少時間。但是這位前輩很詳細的解釋了為什麼這件事情是這樣的:原來原因不只是時間,這幾乎有個定律。

假設你是開創投公司,有人給你五千萬美金,請問你覺得你可以養幾個合夥人?假設創投收的管理費用是2%,代表你一年收到的管理費是兩百萬元美金。依照合夥人的薪水,加上辦公室的費用,你大概只能養三個合夥人。這樣子,代表一個合夥人所能管理的金額,約只有一千五百萬元(五千的三分之一)。他們募資一次,只能使用差不多七年的時間,之後得把這個資金解散,還給當初的投資人。在這七年中,只有前半段可以投資,因為這樣子,公司成功的時間會比較多(接下來的四年)。也就是說,他們有三年可以花掉一千五百萬元,一年可以花五百萬元。

在平均的投資中,投資十家公司,五家會慘死,四家平平,大概只有一家會真正成功。這代表說,成功的這一家,必須負擔起其他九家的失敗,這樣子投資才打平。另外,由於投資創投血本無歸的機率很大,所以投資創投的人,對他們收入的期待,大概是普通投資回報率的一倍;也就是說,創投不只要打平,更要賺更多;也就是說,你成功的那一家公司,必須要翻很多倍,你才算達到你的目標。

這個數學,雖然不是很精準,但是解釋了很多事情:

  1. 你的公司如果只是要賺小錢,養著你自己跟員工,這是很容易的;要吸引創投,很難。他們只對有潛力大紅大紫的公司有興趣。
  2. 創投業者,最小的投資金額是有限制的,因為要是金額不夠大,既使翻很多倍也還不夠彌補其他投資失敗公司的缺洞。
  3. 因為創投業一定得投出至少超過最小投資金額的投資,他們一年也只能投出固定數量的項目。

我跟前輩還談到的矽谷現在出現的天使們。他認為,因為天使沒有投資期限的限制,所以他們的操作方法很不一樣。

學到了真多。


Tags: , , ,

 

你長大以後想做什麼?


照片來自於

小時候,長輩們很喜歡問我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國小畢業後,就越來越少人問,在國、高中的課業壓力下,也幾乎沒有什麼機會思考這個問題。直到大學要選系的時候,才又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但是,大學在選課的時候,往往我們思考的方向是:哪門課是必修的、哪門課熱門有趣、哪門課好混。真正畢業以後,我們似乎又面對了這個問題。我的觀察,很多人在就業的時候,也沒有思考這個問題,或是根本想不出答案,就盡量找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就好了。人生就這樣子過了。

我在史丹佛商學院,同學們互相了解的前兩個問題都是:你之前做什麼,你畢業後想做什麼?同學們即使沒有很確切的生涯規劃,也多有個方向。我認識一位柏克萊的高材生 Jeff,雖然現在還是大學生,但是他的事業已經規劃到至少四十歲了。我認為,你得要知道你想要前進的方向,才能夠為這個方向做準備。

你上次問你自己:「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是什麼時候?你上次省思你現在在做什麼,是什麼時候?

如果你有小孩,他們應該知道將來的路有很多條可以走,有什麼選擇,也有什麼發展的空間。在我成長的環境裡面,親戚朋友中,成功的人都是做製造業的;台灣的產業,似乎也以製造業為主,所以我也只知道有製造業這條路可以走。我一直到大學畢業,才知道有學術研究這條路可以走;我一直到讀完我的榮譽學士,才知道網路軟體公司可以很成功,而且創業門檻不高。我一直到被邀請去波士頓顧問公司面試,才知道有這個很多人爭破頭的產業的存在。我一直到上了商學院,才知道有很多人積極投入各式各樣,非營利的組職,透過各式各樣的方法,嘗試改變世界(例如在大陸成立「我開」微型貸款,最近上CNN的同學 Courtney)。

我之前在澳洲讀書的時候,有幾位同學立志要當農夫、木工、水電工,而且不打算讀大學,要去讀專業學校。在台灣,如果爸媽聽到小孩有這種打算,大概會毒打一頓;「不讀書,就會去當農夫!」這是爸媽用來恐嚇小孩的話。很奇怪,當農夫、木工、水電工有這麼不好嗎?這些產業都有他們自己快樂的藍海,而且賺的錢應該不比坐辦公室的少。我們的社會應該鼓勵有能力、才華的人,往多元化的方向發展;木工不一定要嚼檳榔、喝維士比,這個產業也可以有很專業的管理,很職人化的執行。

今天新聞又報導有建中同學尋短,這真的很令人婉惜,成績、升學、考第一名,在十年後,可能對一個人來講都不是那麼重要了。我在讀高中的時後,為了爭全校第一,搞得我失去了讀書的樂趣。雖然我考了個全國前幾名,但是現在看來也沒什麼重要性,反倒覺得自己當初很蠢;我現在寧願之前多花時間,多交幾個好朋友,甚至把身體練的更健康。我很慶幸在史丹佛商學院,成績是不公開的。同學們互相同意,在我們畢業後,不把成績提供給將來的雇主。因為如此,同學之間互相合作,感情好得很,而且用功的人也還是很用功。我在這裡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為了追求興趣、追求知識,而在努力讀書。

如果你還在就學,你需要多看、多了解。之前,監察院長王建煊說大學生翹課去打工,是「賤賣人生的黃金時間」,實在「笨死了」。他也說,就學時不用累積工作經驗,踏入社會當新鮮人時,「第一年就可當成打工」。我同意蹺課去打工是很愚蠢,因為這樣子犧牲掉知識,機會成本很高;但是,就學時可以利用打工,來了解各式各樣的產業。

我在澳洲讀書時,曾經利用暑假打工,去當挨家挨戶推銷的銷售員。我一直覺得我的臉皮太薄,想利用這個機會訓練訓練。我做了以後發現,賣個東西,真的是學問很多,難度很高。在夏天的大太陽下,穿著西裝,一再被甩門罵髒話拒絕;我之後對來我們家推銷的、傳教的,都很客氣,還會問他們要不要喝水,因為當初連要杯水喝都很困難。在史丹佛兩年的MBA內,有個暑假,讓我們可以去別的公司見學實習。我有些同學,雖然畢業後想走產業路線,但是暑假在打算去顧問業實習,因為這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這種機會。假如我能夠再讀一次大學,我也會想要多試試;我之前提到的那位柏克萊朋友Jeff,他還曾經自己安排到漁船上打工。多看,才知道有哪幾條路可以選擇。

如果你已經就業了,你是否曾經問過你自己:「我快樂嗎?」你是否清楚你要去的地方?你在走的這一條路,並不是唯一的一條路。我並不是在鼓勵大家轉行,因為在你自己每天的工作中,都有機會可以考慮是否有其他的方法達到相同、甚至更好的目標。

我在之前的工作中,接觸到不少外國的專業人員。這些人裡,大家的生活都很多采多姿。有一位叫做Joe的美國石化工程師,他的興趣是改裝古董卡車;他到台灣來的時候,還想運一台藍色小發財回去美國,因為美國沒有這麼小台的卡車。另一位叫做Mark的,他買了台船屋,假日住在湖上。他們都把下班後的生活與他們的專業切的很清楚,上班就是上班,下班後就都不管上班的事。我在澳洲的同學,現在都在就業了,但是他們的嗜好也是很千奇百怪,他們臉書上的照片都是他們出去衝浪、釣魚、開趴,看的我非常羨慕。我的摯友之一Tim是牙醫,現在正在努力當木工,他說:「牙醫都當的成,木工一定也行。」另一位摯友Nigel是遊戲軟體工程師,下班後以騎重機為樂。

反觀我在台灣認識的一些朋友們,大家每天工作的時候,好像很淒慘,臉色鐵青,態度嚴肅,偷偷上臉書,暗地埋怨著老闆,但是又跟老闆比加班,回家連洗澡睡覺都沒有力氣了,週末只是用來補眠跟喘息,更別談什麼生活了。雖然台灣現在也有不少人有像騎車、爬山這種嗜好,但是大部分人還是過著枯燥的日子。我們明明工作的比歐美國家努力,但是我們所付出的,與我們產出的價值,似乎並不相等。我們這樣的付出,也沒有比較快樂。我們努力工作的同時,是否有在思考怎麼樣才是聰明的工作呢?

雖然我說到現在,都在講個人的生命方向,如果你已經創業,或是公司的管理者,我覺得公司經營也是需要方向。在史丹佛MBA的策略課中,第一堂課教的就是策略的訂定,以及方向的設定。有太多的公司,就像是枯燥人生的延伸,過一天、算一天,賺一塊錢,算一塊錢。有人說,這就是務實的經營;我覺得這比較像是烏龜式經營。一個人,可以有夢想,然後逐步,踏實的去實現這個夢想;一間公司,也可以有策略及目標,然後逐步踏實的去執行並達到這個目標。踏實的經營,與目標、願景的設定,並非相互獨立,或是互斥的。

我在上週四去拜訪了在土城的大瓏企業,他們是間醫療器材廠商,有五百多人,最近得到工業精銳卓越成就獎。我參觀了以後,覺得十分欽佩。這間公司有著世界級的生產及設計能力,但是我覺得這是很多其他台灣公司都具備的。我所欽佩的,是他們管理者的願景,以及依照這個願景所執行的一切。公司內空間的規劃,包括廠房及人員,都是為了將來做準備(他們長期目標的時間點,設在2017)。另外,在這間還算是中小企業的公司內,他們有完善、而且好大一間的健身房,旁邊還有舞蹈教室,還有六間淋浴間,員工餐廳及很像高級咖啡店的書報廳。他們老闆說,照顧員工是老闆的責任。這句話,我聽過很多老闆說過,但是很少看到這些老闆真的花錢去執行。經營一間公司,管理者需要問自己,目標在哪裡,方向是什麼?

你是否想要改變你自己的生命,或是改變世界?光是設定目標是不夠的,你還得有執行計劃,並且花功夫、心思來確切完成你的計劃,以及定期評估及矯正你的目標。就像我之前曾經提過的,創業很簡單,就是那幾個步驟而已,但是你創業後,你要如何完成生產,銷售,研發,財務,人資等目標?或許,你會覺得你想要達到的目標太高,但是你如果把這個目標拆成很多個小步驟,那你的執行就會比較容易,也比較容易成功。我在上週三也去拜訪了一位在新竹創業的學長,陳仲竹博士,他開發了一個產品,用來治療呼吸中止症的。我覺得他很有那種充滿行動力的精神,產出的產品,如果跟目前市上的產品一樣有效,大概也可以完全取代既有市場。

我老爸在做生意時,曾經跟郭台銘談過話。郭董那時候還在做連接器,但是他就立定志向,要做全台灣前五大廠商的生意。他們下一次見面時,郭董已經進階到要做全世界前五大廠商的生意。這就是野心,就是偉大的目標,也是成功最大的力量。

很多人在執行目標時,常常會遇到困難,然後就打住。執行一定是困難的,如果成功是簡單的,那成功就不可貴了。我在上週跟學長王文華聊天時,他也講了一個郭董的故事。據說,郭董曾經為了做生意,買了張機票到新加坡,但是他不是到客戶辦公室登門拜訪,而是假裝在飛機上巧遇,坐在客戶旁邊,在三小時的航程內,趁客戶沒地方逃時,把生意談妥。之前有朋友跟我表示,去美國留學她辦不到,因為她英文不好,而且留學很貴。這都是事實,但是我之前有一位同事,靠著空中英語教室在台灣練出他們同梯裡面最溜的英文(他們同梯有人還是國外留學回來的);我也有朋友,靠著全額獎學金到美國來讀書。當你真的想要得到某個東西的時候,你會不擇手段;你真的想要改變你的人生嗎,那你願意為你的夢想做什麼付出,還是你只會找藉口,走最容易走的路?

我寫這篇文章時,是2011的一月一日,也是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的第一天。你打算在今年達到什麼目標,你又打算在接下去的十年,達到什麼目標呢?我建議你現在就拿出紙筆,開始設定出你那偉大的目標,以及如何達成的步驟,朝著偉大的航道前進吧!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