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與商業精神


一年又到了尾聲,大家今年的目標有沒有達到呢?小弟我在今年結了婚,又上了史丹佛大學;說實在的,這幾件事在去年我都不是很有把握辦到,但是也都辦到了。既然連我這種很扯的目標都有機會達到,那大家何嘗不試試在明年設定一個比較偉大的目標,說不定也能達到呢!

大家的聖誕節是怎麼過的呢?我是在日本過的。最近放假回台,帶著爸媽老婆一起去京都玩。京都是我最愛的城市之首,我去過不下十次。京都的魅力,在於它對文化的維持以及行銷;它將現代的設計理念,融入古老的傳統,而且以很穩定的品質提供給遊客。在京都,我覺得我可以沈澱,反省,及思考。

我這次在京都買了幾個小東西。從中我發現到一些道理,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是「任天堂」的花禮牌。沒錯,就是推出紅白遊戲機,Gameboy,Wii 的那家任天堂;大部分人不知道,他們也出一種完全不用電、像是撲克牌的遊戲。花禮牌怎麼玩呢?我也不知道。買來只是很有趣,擺著看還滿可愛的。詳細玩法可以參考這裡。

任天堂早在1889年就成立於京都了,如果你搭はるか列車從關西機場進京都的話,可以看到他們的總部。任天堂便是做花禮牌起家的。從1889年,到1960年代,做了近七十年的專門花禮牌生意!根據維基百科,他們在這段時間內,嘗試了很多其他的生意,例如計程車公司(像台灣大車隊那種),賣了泡飯(像是泡麵,只不過是飯),以及love hotel(像是旅館,只不過…),但是都失敗了。在1964,隨著東京奧運的結束,他們也面臨了危機:大家不再對花禮牌感興趣(我猜是因為電視逐漸普及化),而他們的股價慘跌。他們接著進入玩具產業,但是開發速度比不上Bandaiè·ŸTomy,所以一直慘到他們在電子遊戲機找到自己的利基。

在商學院,教授說,多角化經營,除非各項事業可以產生共鳴,產出更大的效益,不然是沒有好處的。投資人可以自己分散風險,公司的經理人沒有必要做這件事。而且,在多角化經營的狀態下,經理人可能比較無法專心做好他手上的事業。但是,要是任天堂遵循這番理論,那今天大概也不會有任天堂這間偉大公司的存在。他們當初從紙牌逐步跨入電子遊戲機,是個多麼大的賭注(做紙牌遊戲的公司,大概賭性也很強吧)。如果他們當初有算NPV,可能也沒有機會進入這個未知而且嶄新的領域,因為他們根本無法預估這個市場的大小。

我覺得,往往商學院的理論,有時候很會當事後諸葛。我們讀的這些個案、分析模式,常常並沒有教我們要如何做一番偉大成功的事業,而只是形容一間公司的成功;要怎麼成功,請同學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所以,我覺得,在商學院讀的這些東西,不是教我們要如何效法這些成功的人及公司,而是教我們如何開發出一套思考的方式。

我問過我之前石化公司德高望重的高層,請教他們認為為什麼台塑集團會這麼大。他們的答覆是:「執行力強,而且很敢賭。」台塑在做麥寮六輕的時候,也是冒著很大的風險,但是熬過了,就偉大了。今天晚上,我跟一位電腦界的傳奇人物談到財務計算,他說他當初投資主要都重視基本面;未來的變化太多,財務的預測都不是很準。我覺得這就像是:如果電視上那些教你買股票的老師那麼靈,那麼他們早就退休享福去了,不會在那裡教你分析股票上天堂或住套房了。如果分析就可以預測一個投資案的成敗,那是否學財務分析的人一輩子賺最多錢呢?應該不是吧。財務、投資分析,以及策略學,都只是工具,協助你在混亂的環境中釐出一些方向;但是他們並不是定律,並不能單獨來決定投資案的成敗。

另外,我在上學期的策略學中,悟出一個道理來,就是遺傳學與企業管理的相關性(我是學遺傳學的)。一間公司要不停嘗試創新,在混亂的環境中,如果能夠保持商業模式一定的多元性,那在競爭環境改變的時候,他們就有可能有勝出的機會。公司內部也應該隨時進行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商業模式篩選,利用市場來測試商業模式的競爭力。如果你成為一隻很強而有效率的暴龍,在環境改變時,你可能會無法改變而遭受淘汰;如果你保持彈性,靈活而多變化,那可以像蟑螂一樣活個好幾億年。

很妙的,在任天堂遊戲機做的這麼成功的時候,他們還是在賣他們的花禮牌。花禮牌的通路、客戶,跟遊戲機都不一樣,也早就已經不是任天堂核心賺錢的產品了。依照商學院的理論,好像該賣掉,或關掉,但是任天堂還是在生產及銷售花禮牌。日本人做生意的方式,真是十分有趣。

我買的第二個很有趣的產品,是京都「開化堂」,在錦市場「有次」裡面賣的的手工茶筒。它是由銅片做出來的,優雅實用。開化堂的茶筒,在台灣媒體也有介紹過,在台灣也可以買的到,但是在台灣買,店家不會在蓋子上刻出你的名字。

茶筒的金屬表面,會隨著使用者的接觸,逐漸氧化變色,留下個人化的印記。它手工的細密接縫,在蓋子放上去的時候,會緩緩降下。在店家表演給我看的時候,讓我當場為這產品的優雅感驚嘆。

在茶筒的說明書上,前兩行字為:

簡潔為美
實用為美

日本的設計裡面,不論是庭院,產品,會反映他們對世界的禪學觀。禪學中的基本精神,在於侘、寂、澀。這三個字指的是寂靜、樸素,古雅、精鍊、收斂的。

我覺得不論在產品設計、甚至是商業模式上都應該遵循這個原則。只做該做的事,只放入實用、有用的元素。Google的首頁,一直都重視著如何只放入重要實用的連結,而不是像Yahoo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上去。Apple設計的產品,也是重視著以使用性為主的極簡風格。

在茶筒設計之外,我覺得開化堂這間公司,經營及行銷這個產品也有很可取之處。在第六代傳人手中,他們把這個百年不變的產品,推上國際舞台,成功行銷他們的產品。台灣事實上也有很多很有趣,很有工匠精神的產品,但是在品牌行銷上,往往缺乏國際觀。只要去過一次京都,遊客都可以感覺到日本對文化及傳統的尊重。他們保留老街的風貌,老街上店面裡賣的,是具有當地及獨有特色的產品,讓你走在街上,覺得有沉浸在古老文化的感覺。反觀台灣的老街,似乎每一條都一樣,似乎是夜市搬到白天來開,往往令人失望。令我更不解的,是在大陸一些單位對古蹟處理的方式,他們會把傳統木造建築拆掉,再用水泥蓋一棟很像的,光鮮亮麗的建築物,似乎遊客走到那個點,就是看到了古蹟,古蹟本身的保存,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一樣。我聽說,很多遊客去參觀的長城,很多地方都是在近代重建的,大家看到的,真的是長城嗎?還是攝影棚?

我這次還買了另一個東西,是日本第一傳統旅館「俵屋」所賣的香皂。這產品的照片在這裡有。這香皂有多種天然精油,由旅館跟花王花了兩年時間開發出來,被俵屋認定為自己旅館精神的代表物。這產品跟開化堂茶筒一樣,都灌注了設計者求精的要求。也反映著經理人對自己品牌行銷的能力。

說完了日本人設計產品的好,我們來說說他們的盲點。我懷疑,他們在產品求精的職人、技匠精神中,往往失去了他們宏觀的能力。在這麼精準的焦距中,他們好像把創意限制於一個小小的範圍中。我們可以從他們外面賣的食物裡面看得出來,套句名部落客「酪梨壽司」說的話,日本人真的很有混搭澱粉類主食的天份。真的是很誇張,麵配飯配壽司配餃子配麵包,我還親眼看到炒麵夾在麵包裡。難怪日本人覺得台灣東西很好吃,台灣的產品變化真的是太多了!我覺得台灣人實在是真的很有創意。如果行銷能夠再加強,我覺得台灣產品登上世界舞台,絕對有辦法。

2 thoughts on “京都與商業精神”

  1. Hex,首先說新年快樂.說起來好玩,剛剛看了一篇關於任天堂的商業文章,標題就是任天堂最近的成功都在於他們意識到先進的技術不一定能帶來成功.中間說道了你說的花禮牌,不過還是你的介紹不叫詳細.文章主要說的是任天堂曾經在很早的時候嘗試開發3D遊戲技術(阿凡達),但是那個時候電視的技術剛剛處於巔峰,沒人為那個3D的顯示系統買單,所以任天堂被索尼給超越了.當時我想的是決策的時機問題,大致相同時間想到的東西,阿凡達在十年後推出大獲成功.

    接下來就是我的觀點,跟你一樣,不知道你會不會看大陸的電視劇,其中有一個叫做”奮鬥”,中間一段說到一種小巷思維,說的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是不進則退,很難挑出框框想出其他的解決方案.這可能就是你說的台灣生意經和日本生意經的區別.很多時候就是要避免小巷思維,事情往往有很多出路.

    關於商學院教的東西,可能更像是經濟學(因為我是學過經濟,所以很容易想到那個地方).華人中,經濟比較好的是張五常,他很提倡的就是經濟解釋,很多時候,經濟學自身就是用來解釋現象.如果用經濟學來預測,很有可能出問題,難以準確,但是至少能給你一個sense.根據這個sense,剩下的就是guts,所以偉大的領袖往往不知道他們正確的決策是怎麼作出的.籃球場上你沒有辦法通過理性的分析去想問題,往往是本能反應.商業運作也是一樣,因為掌管的事情多了,所以相對來說,每件事情的決策時間可能看起來很長,但是因為事情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宏觀來看,決策時間就很短,所以更需要避免小巷思維.相信,很多商業領袖都是跟著他們的感覺走的,而感覺就是對宏觀問題的判斷.

    但是日本的商業案例好像都有劍走偏鋒的感覺,任天堂之外,能夠想到的就是Softbank,成功也是奇怪的,至少我聽到的那個版本,轉子組合決定做什麼事情.這可能要通過另外一個思路分析,就是事情的發展往往比最好的預期差,比最壞的預期好,中間的東西就是執行力.因為日本文化中帶有很強的執行力,所以他們往往能在多個情景中走出一個中間偏上的路子,哪怕是劍走偏鋒.Apple可能是天堂和地獄的結果,但是Sony或者任天堂則永遠不會引領世界的最前端,但是一定不容易死,因為可能本身就不需要判斷,只需要跟著潮流,把執行做好,就會比大多數的企業成功.

  2. Cyyzephyr 新年快樂!我覺得你分析的真好,很有道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