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Monthly Archive 每月文章October 2010



我不需要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

終於考完試了,雖然這個期中考沒佔太大的分數,而且被當掉的機率也非常小,但是大家還是很緊張。緊張到昨天一考完,一群人就去喝的爛醉了(不包括我啦)。期中考考完,也代表著我們的Exclusive Academic Period結束。這是什麼意思呢?在期中考前,我們系會幫我們擋住所有跟讀書不相關的事,包括社團、企業招人等活動。Stanford的MBA學生還滿受歡迎的,昨天一考完,這些外來單位都蹦了出來。想創業的,也都開始行動了。

剛才看了一篇文章,在敘述一位「高級經理人」跟工程師的對話。讓我想到昨天跟同學吃晚飯時的對話。有位同學,他想要成立一個網站。他不但沒有先調查一下市場,而且在跟我討論的時候,說了這句話。

「我不需要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我只要知道你能不能辦到。」

我們在吃晚飯的時候,碰巧也遇到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跟他亞裔女友。先不論Zuckerberg的點子是那裡來的,他至少是自己寫的!你能夠開一間成功的公司,然後不稍微了解你的產品是怎麼運作的嗎?有點太誇張了吧。我退一步想想,我們這些MBA,有多少人是這樣子想的?以為有個點子,想想策略,找個工程師做做,就可以輕鬆成為富翁。天底下恐怕沒有這麼輕鬆的事情吧;我以前創業的經驗告訴我,努力不是充分條件,但是是必要條件。現在讀了MBA,慢慢的體會到,除了努力,還要有一堆其他天時地利人和與智慧加上運氣,才能夠成功。希望運氣不要佔成功條件太大一塊。


Tags: , , ,

 

四個感動

後天要考期中考了,最近非常的緊張。老婆說我睡覺一直說夢話(哇,一定很煩人),白天也幾乎沒有時間做任何事情。今天讀書到一段落,來寫一下最近的四個感動。

第一個感動
第一個感動是外在的感動。前個週末,我去參加了Y-Combinator辦的創業學院講座。Y-Combinator是個矽谷裡面,非常有名的一家創投/育成中心。我花了一整個週六聽演講,覺得非常值得。

演講的人分為兩類型:第一類型是投資人,演講的人有Sun Microsystem的創始人及Google的第一位投資人Andy Bechtolsheim,Y-Combinator的創始人Paul Graham,超級天使投資人Ron Conway,還有創投大戶Sequoia的Greg McAdoo。

第二類型是創業家:有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他大概是重頭戲吧),創業失敗的Dalton Caldwell,還有幾位成功的創業家。

在這場演講裡面有幾個重點。之前不久,Sequoia的老闆Don Valentine來我們學校演講。大部分的同學對他的演講都很不滿意。但是我注意到他提出一點我覺得還滿有趣的,就是他們投資先看市場。他們如果發現有個大市場,才開始找在裡面有能力成功的公司。但是,在Ron Conway的演講裡面,他指出他先找有潛力的團隊,看他們的產品如何,才看市場怎麼樣,策略剛好是相反的。

再來,Andy Bechtolsheim提到,在創業及發明的時候,最難做的事情,就是說「不」。他指出,蘋果事實上投資在研發的經費非常的少,他們成功的能力是在於他們專注於開發使用者還沒有想到的需求。他還指出,目前矽谷裡面,投資金額最大的項目是生物科技。這倒是讓我很好奇,到底在投資些什麼,想說這是我的老本行,將來搞不好有機會。

Paul Graham的演講很不錯,他提到了目前超級天使投資人與傳統創投目前在矽谷發生衝突。他的講稿在這裡。台灣的Jamie也寫了一篇關於超級天使投資人的文章,可是我覺得他的AppWorks應該算是育成incubator,還不能算是超級天使。

當天有很多人來聽Mark Zuckerberg的演講,畢竟他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年輕人。他花了很多時間在解釋說電影裡拍的不是真的(雖然裡面主角穿的衣服他都真的有)。但是,我覺得很好笑的是,各位,他才26歲,他的成功,是天時地利人和所造成的(我覺得電影裡的故事,應該也有一部分地方的真的),請別像拜觀世音一樣,問一些人生大道理好嗎?對了,我看完電影後,覺得一個人根本不用有太多的EQ就可以成功(唉,我來讀MBA幹嘛啊)。

雖然聽了一整天很激勵的演講,讓我很感動,但是我最感動的事情,是遇到了Reddit.com的創始人!感動的都快哭了。我每天浪費在他們網站的時間非常的多,尤其是最近Digg變爛了以後。Reddit幾乎是我讀書、上班時,黑暗中的明燈,是讓我免於發狂的救生圈。我跟他說我是他們的忠實讀者,他還跟我道歉,說浪費我很多時間。哈,我很慶幸有去參加這場會議。

第二個感動
第二個感動發生在昨天,我們有一堂課的期中作業交了。這個作業,要我們幫我們小隊裡面其他八個人,做反饋評語。要讚許他們做對的事,還有提出他們還需要改善的事。我絞盡腦汁,才幫隊友們寫出短短幾行字,搞到三更半夜。結果,昨天晚上,我收到了隊友們寫來的評語,我看了嚇了一大跳。我的那一份,大概有四千字吧。裡面鉅細靡遺的寫著,我哪些事情做的很好,哪些事情需要改進。有些事情我只是隨手做做,就讓人家很滿意;有些事情我完全沒知覺,但是好幾個人寫的仔細清楚。真是超級感動的,謝謝大家(只是他們都看不懂中文)。

第三個感動
第三個感動,是今天晚上發生的。我們收到了一封信。是由每年二年級的學生,傳給一年級的學生的。這封信,是21年前寫的,內容是告訴我們這些一年級的學生,要想清楚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我們都是完美主義者,才會擠進這間學校,但是在這裡,忙著讀書沒有比忙著交朋友重要,不要太緊張。不要隨波逐流,不要盲目追隨。唉,看了真的是很感動,尤其是我真的到目前為止還滿失敗的。我本來想說,進來只要不當掉就好了,但是每天晚上、每個週末還是一直忙著讀書,都沒有跟其他人出去social。要達到這個平衡,有點難度啊。

第四個感動
第四個感動,是家裡的。常常我下課回家,我老婆就煮了一桌佳餚等我。我都不敢跟單身在這裡的同學講說我吃什麼,怕他們回家會躲起來哭。真的是很感動。


Tags: , , , ,

 

震撼教育


在史丹佛讀書,似乎一個接著一個的震撼教育。今天寫這一篇,比較算是週記,沒有什麼主旨,只分成三大段落,分別是「創業」、「高手」、「自我反省」、,請大家隨便看看。

創業
這週一開始,就有一場很精采的說明會,告訴我們在學校這裡,創業有什麼資源。他們表示說,我們沒有特有的育成中心,因為史丹佛這裡就是個大育成中心。似乎是為了證實這一點,果然已經有人跑來要找我創業,這個人之前還是在法拉利工作,底下管好幾個財務長的,來頭不小。隔天下午,跟一個同學的弟弟見面,他在當地想要開網路公司,已經有跟幾位VC接洽過了。我本來是想請他寫個我的新點子,沒想到,居然聊完以後,他找我去他公司經營商業方面的活動。我才開學四週耶,在這裡是否需要讀MBA才能夠創業呢,還是光在這裡就可以找到機會?這個問題,我們最後會再探討。

高手
接著,在週二,創投界的教父,Sequoia的Don Valentine,來我們學校演講。我們學校有安排一系列演講,叫做「View from the top」,都是請產業界的高手來演講的。Sequoia有多強?他們投資成功的公司從A到Z,超級多的強者,包括Apple,Google,Cisco,YouTube,Zappos。但是,Mr Valentine的演講,同學們普遍都很不滿意,我不確定是否因為他沒有講出我們想聽的話,還是他跩到根本沒有考慮他的聽眾。他提到一個很現實的重點,他們投資的時候,都是先選市場,才選有潛力的公司,然後才水平整合式的投資,例如:當初投資蘋果,他們也投資了硬碟,記憶體,作業系統等等;這個方式跟很多公司所做的,先找好的經營團隊,再考慮公司能力,都不一樣。換句話說,在Sequoia眼裡,你要準備創造市場,而不是進入一個你看好的既有市場。

在禮拜五,我們學生會也安排了一場演講。這場演講屬於「View from the bottom」,都是由同學們來講的。這次演講的人,是布希前總統的侍衛。這場的演講,非常的精采,大家聽完以後,都很難相信我們這一輩的人有演講能力這麼強的,穩重又有魅力。甚至有人說,他去競選,他會投給他一票。

說到政治,講到我們這週最大的重點:美國前國務卿,康蒂.萊斯,來幫我們上國際管理的課!她真的是很有魅力,而且思緒非常的清楚。我們上了四個case,第一個是提到Google在中國的狀況,第二個是提到Dubai Ports World在美國想買港口經營權,被美國政客狹持,導致一場很單純的生意往來被搞砸的狀況。第三個case是蘇俄公司Gazprom在歐盟內進行壟斷行為,但是歐盟不敢採取行動;第四個,是場很有趣的模擬,我們同學們扮演聯合國,要爭取達成阻止伊朗開發核彈的國際制裁。


圖片來自於

在這幾堂課中,我覺得很有趣的事情有幾點:第一,她提到,在很多狀況下,媒體跟人民,是可以被控制的。Dubai Ports World這件事,就是被政客拿來炒作;這一直讓我想到我們的國光石化案子。她還提到,白宮有方法來管理這種狀況:我們常常在報紙上看到,某不願意表示身分的白宮內線說,總統在考慮某件事情。這個資訊,事實上是由白宮官方代表,直接向媒體表示的;這種說法,可以讓白宮測試民間的反應,也可以讓事情在發表的時候,減少一點震驚性。

第二,我們在進行聯合國模擬之前,我們同組的人(扮演美國),花了很多時間討論策略(我扮演國家安全顧問,也就是萊斯之前的位子),嘗試了解各個國家的利益,以及談判的籌碼。我們還派出我們的外交官,及聯合國代表(扮演希拉蕊),向各國探聽他們的狀況。大家超級認真的在討論。當天我們的發言人,也就是扮演希拉蕊的以色列同學,還準備到早上兩點;輪到她發言時,真的是超級的強。我們觀眾裡面,還有人扮演媒體,問出很多很敏感的問題,她都能迎刃而解,還把責任怪到前任政府(也就是布希、萊斯他們那一代)。我覺得她去當以色列總統可能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第三,我一位女同學指出,萊斯教授穿的鞋子非常高級。

自我反省
遇到這麼多強人,結果就是自己覺得很普通。這樣子也是沒有什麼不好啦,但是在這裡能夠讓自己肯定的事情,實在不多。

在週三,又發生了一件讓我自己很震驚的事情。大家記得我之前曾經提到我們有一堂課,要做小組模擬,然後會被錄影起來嗎?週三輪到我了。這個case是形容我們兩名隊友,受命要提出一個組織改組(還有進行縮邊)的計畫。但是第三名隊友沒有參與討論,而且主管也已經很久沒有被知會。模擬中,我們要跟他們討論這個計畫。

我跟隊友Jim,在前一個晚上就在討論各種模擬的狀況,花了不少時間。結果,到現場,計畫趕不上變化。他們兩個,根本不想聽!開口就大罵!我們真的被這個模擬的真實性嚇了一大跳,沒想到火藥味這麼重。我動用了我之前心理學所學的功夫,還有在之前工作練的太極拳講話法,完全沒辦法讓他們兩個冷靜下來聽我們講話。一直搞到最後,Jim才說出,「如果我在你們的位子,我也會感到很生氣。」這才讓他們冷靜下來,但是時間也過了。

我們在模擬後的討論,我們的指導員才跟我們說,這個模擬的重點在於道歉。如果我們道歉的話,生氣的對方就無話可說了。同學也指出,我說的話雖然都是該說的、對的,但是講的太冷靜了,沒有感到很誠懇,所以才會沒有效。我似乎在對方講完話後,就立刻接著講,讓別人覺得我早就想好要說什麼,根本沒有聽到他們的抱怨。

我從來沒有發現我有這個問題!我在模擬中,覺得不能道歉,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如果一道歉,就會被逮到弱點,一直被攻擊,而且被抓著脖子要負責任。結果,在這種狀況下,原來是要道歉的。我也一直以為,我對處理別人心理狀況問題還算拿手(以前還被同事稱讚過),沒想到在這個狀況下,完全沒輒。

結語
我昨天晚上跟老婆去看了Facebook的電影,The Social Network。真的是還滿好看的。當他們搬到Palo Alto來的時候,電影院裡面還有很多人歡呼。看完以後,我今天走在大學附近University Avenue(也就是最多偉大的Star tUp第一個辦公室所在地。今天還從Wolfram Alpha辦公室門口經過), 覺得一個人似乎不需要是個好人、不需要伶牙利齒、不需要八面玲瓏、不需要MBA就可以成功。但是,這個要成功的人,必須有他自己的兩把刷子。像我這個刷子只有一把的人,我看還需要努力改善我其他的工夫。


Tags: , , , ,

 

讀排名高的學校對不對?

我們同學裡面,有很多人是借錢來讀的。不論是像顧問們由公司贊助,或是跟學校、銀行貸款,還這些錢的能力都是對他們將來選擇走的路有決定性的。就如我們之前所討論的,如果他們回去做顧問,兩年就能回本,如果他們去私募基金,聽說一年就能回本。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在討論讀排名高的學校對不對。上面這張圖,就是從他們的文章裡取出的。資料分析結果顯示,讀排名越高(通常也代表越貴)的學校,畢業後的收入,也相對較高。而且,這關係不是線性的,排名高的學校,畢業後學生薪水高出排名低學校的畢業生非常多。

所以,他們的結論是,既使要貸款,也要來讀排名高的學校。(我還沒想好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如何。)


Tags: ,

 

現實生活與MBA的距離

我們開始讀case了。一個接著一個的case,一個比一個長。我在看case時,都會抱持著懷疑的心態,尤其看到他們在歌頌某公司的豐功偉業的時候。我們上週的策略課程中,分析完了兩個case,一個是JetBlue航空公司,一個是Cypress半導體。

這兩家公司,最大的差別在於公司文化。JetBlue航空公司的文化是非常開朗的;這間公司從創業開始,他們就採取與傳統不同的營業方式,鼓勵一種從工作上得到娛樂的文化。Cypress的文化剛好是相反的:非常軍事化的管理,事事以競爭為目標,人與人競爭,公司與產業競爭。Cypress不培育人才,而是像蝗蟲一般,降落在各大城市中,獵取優秀的人頭。

看起來都還滿強的吧?我很習慣的,在讀case時,都先上網去看看,這兩家公司目前的狀況怎麼樣。你們可以點進去看,JetBlueCypress目前都不怎麼樣。最近JetBlue還發生很有趣的事件,某航班剛降落,還在滑行中,就有旅客站起來拿行李,空服員Steven Slater連忙趕來制止,然後這位旅客不但沒有停止,還導致落下的行李打到Slater。當Slater要求對方道歉時,對方還罵他。於是,他就到廣播上,用F字來罵這位乘客,然後拿了兩罐啤酒,打開緊急逃生滑梯,然後跳出滑下。一家以快樂工作為出發點的航空公司,局然以這樣出名,也是夠諷刺了。Cypress這間公司,我跟同學討論後,大家一致的看法都是,他們太過於自大。他們競爭的人資策略,不適合進行研發行為;這公司一些很不入流的手段,似乎是老闆個性的延伸。

更有趣的是,上課的時候,很多同學都把這些歌頌各公司的case當真,也隨著歌頌起來這些公司。我覺得他們不是critical分析能力不夠,不然就是工作經驗不足。今天晚上吃晚飯時,我跟一位之前當顧問的中國同學聊天,他的看法跟我一樣,根本沒有什麼公司,是書面上說的那麼好的。

今天上國際管理的課程,主要是在討論賄賂。美國法律居然允許公司進行小額的「加速用」付款(facilitating payment);這種賄賂行為,只能用在加速官員處理事情的效率而已,不能用在影響官員做決定,很微妙吧。現實生活是,在很多開發中國家,不賄賂根本沒有辦法做生意。那美國這裡的大公司在國際上怎麼來面對這種事情呢?聽說P&G在埃及就乾脆給政府一大筆錢,然後遇到問題時,再叫高官來壓;我以前合作過的某間美國大公司,把賄賂這件事外包給當地的「顧問」,然後他們可以睜一支眼,閉一支眼的,合法跟這間顧問公司進行交易。

我今天晚上看到一篇文章,是由最近過勞死的徐紹斌的姊姊所寫。紹斌才29歲而已,就似因為南亞科技工作太操,過勞而死。雖然我邊看邊覺得我們MBA課程再這樣下去我也風險很大,我覺得他的死很可惜,也為他的家人難過。我也曾經從可以報加班,被升為不能報加班的責任制(代表著上班要準時,下班要加班),我也遇到過認為加班很值得鼓勵的主管。很多人都覺得某某公司名氣很大,所以一定很有制度,所以想進去公司;但是都沒有考慮過他們自己是否適合這間公司。反之,很多公司都以為某種管理模式一定是正確的,所以就以鐵的紀律去執行;他們是否有考慮這樣子是否正確?

我們有一堂課,叫做Critical Analytical Thinking,簡稱CAT(貓?!),專門教我們怎麼思考,我看起來就像是小型辯論賽(呼,還好我以前是辯論教練)。上一次,我們就從討論Google在大陸面對百度及中國政府的策略中,談到一間公司最終的目的為何。我認為,一間公司的目的應該不是為股東謀取最大的利益,而是為所有的參與者謀取最大的利益。所以,他們不應該為了某種武斷決定的原則,把公司的規範訂定成某種模式,而是要隨時為所有的參與者謀取最大的利益做考量,而且隨時修正。

有時候,我不知道在這裡上的課、得到的知識,是否在離開這先進西方國家後,可適用在開發中的亞洲國家。但是,我深信著,全世界的公司,目標都應該是一樣吧。

圖片來自於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