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3 adfgs

Monthly Archive 每月文章September 2010



成功的企業家都不用讀書嗎?


這是我們圖書館裡,教學用的Bloomberg股票資訊系統。

最近的TechCrunch真是有夠勁爆。前幾天,Mike Arrington(這個網站的站長),才去控訴矽谷這裡的VC在進行違法共謀談價錢,之後又刊出Mike Arrington 說讀大學沒有用,然後接著宣布被賣給了AOL

我今天想要討論的是,到底讀大學、或是MBA到底有沒有用。Mike Arrington的觀察是說,有很多事業成功的創業家,學業都沒有很完整,

在這篇文章裡面,有段很重要的反駁:

Here is the problem with Arrington’s logic: students may come up with great ideas and start a company, but they aren’t going to be able make it big unless they have the educational foundation. Maybe Zuckerberg lucked out by being at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but he wasn’t born with the knowledge of how to grow a business. To build a business, you need to understand subjects like finance, marke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corporate law. Until you have been in the business world for a while, you don’t know how to negotiate contracts, deal with people, manage and nurture employees, and sell to customers. Most importantly, if students don’t learn the importance of finishing what they start, they will never achieve success—this requires perseverance and determination. And by dropping out of college, they won’t have the alumni networks that they need to help them later in their careers and in business.

簡單說,如果你沒有好好的讀完書,你可能可以想出很好的點子,甚至可以成功創業,但是你無法確實執行,把這個好點子發揮成大事業。文章中也提出一筆資料,顯示創始人的學歷與公司規模及成長率有正向相關性。

我覺得這點講的很有道理。我在創業以後,才開始知道原來有這麼多惡魔躲在細節裡。雖然你可以自修來彌補學業上的差距,但是我們現實來看,有多少人可以邊創業、邊自修完這麼多知識。如果你有機會能夠進到學校學習,就應該利用這個機會來完成學業。

這觀點有點接近我之前寫的,到底「讀MBA對創業是利是弊」。我覺得,如果你有心自修,而且可以辦得到邊創業、上班,邊讀書,或是甚至是遇到問題時,再努力學習(但是這往往都太晚了),這樣子MBA對你沒有太大的幫助。反之,MBA是個很好的機會,讓你可以在相對短的時間內,接觸到很多商業的經驗,並與同學建立很多關係,這些事情都是對做大事業有幫助的。

我覺得可以舉Google的兩個老闆為例,他們也都是PhD學生,而且,他們在很早期就請了專業經理人Eric Schmidt(聽說他也是我們系上教授)。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要有一定的知識,並且有足夠的自知,在發現自己能力不足時,吸取新知識,或是找專業的人才來協助。不管怎麼說,知識在一家公司中的存在,是對這間公司的成功非常必要的。

之前聽說旺旺老闆,由於自己學歷不高,也叫他兒子高中畢業就回到家族企業工作。這件事情,乍看之下很誇張,似乎是支持Arrington的論點;但是,我認為,他這麼做,是讓兒子體會知識的重要性,讓他透過其他管道學習,甚至學習如何透過專業人才的協助,來經營一家公司。學歷不重要,但是知識是重要的。

我們最近上課在學算NPV跟IRR。我在之前的公司,有過好幾次的經驗,利用IRR來推算產品應該如何定價。但是,我一直到昨天,才真正敢拍胸脯說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還有知道在之前的計算中,犯了什麼錯誤。我也覺得很奇怪,我之前的公司,會算這個東西的人,一隻手數得清。這麼好用、有價值的知識,為什麼沒有更多人知道?如果我之前的公司,能夠更佳利用這些分析的工具,說不定會更成功呢。


Tags: , ,

 

史丹佛MBA的第一週

我的老天爺!記憶中,我從來沒有這麼努力讀書過。來到史丹佛MBA的第一個禮拜,每天讀的書,真是很誇張的多,多到一種讓大腦麻痺的多,加上睡眠不足,每天覺得好像行屍走肉。但是,我也已經好久沒有上課上的這麼過癮了;這裡的師資跟同學真的不是蓋的。

這禮拜主要上的課,是基礎會計、以及組織心理學。上課的時候,老師都假設你已經預習過了,所以他隨時問的問題,都是很有深度的。在課堂上,由於我們提問、發言,都是有算在我們的成績裡面,很多同學都搶著回答。老師一停下來,大家就把手舉起來,在這裡,這叫做搶Air Time(這個字通常用來形容電視台播放的時間)。同學很多都是菁英中的菁英(除了我這個假裝的以外),所以每個人都講的頭頭是道。

說實在的,這一週下來,我很慶幸我選了史丹福,而不是去了哈佛。這一週,我聽到了很多兩間學校不同之處。

首先,在課程上,史丹佛在兩三年前,重新設計了他們的課程。現在的一年級生,先上的課是宏觀的管理學,接著才上比較細節的經濟學、資訊分析等課。幾乎所有基礎的課程,都被分成基礎、加速、深度的三個等級。像我這個會計白痴,就被分到會計的基礎班。聽說在哈佛,所有的人都一起上同樣的班。我這週讀會計課本已經讀到快掛了,所以我很慶幸史丹福有能力分班,要是我到哈佛,跟一堆會計師一起上基礎會計,根本是在找死。

另外,我最近得知,我們這學期還要上兩門很特別的課。第一,叫做CAT(Critical Analytical Thinking) 的課,教你如何思考。在課堂上,老師讓學生辯論特定話題,每週也還得寫一篇八百字的辯論文。這門課的每一班都是由很有名的教授來教的,我們的教授也剛好是我們經濟學課本的作者,他很好客的請我們這一班在週三去他們家烤肉聊天。由於一班只有16人,而且除了教授外,我們還有一位專業作文教練,所以據說這門課對學校來講非常的昂貴。但是,由於學校認為,在兩年的MBA中,學生學到的知識,可能沒有比學到思考的方式還來的實用,所以還是讓所有的學生都上這門課。

第二,我們從這週開始,就已經開始上一些領導的課。這一週下來,我們上了好幾堂組織、商業心理學的課。課堂上,教授沒在教什麼理論,都在跟我們玩遊戲(有空我再形容一些很有趣的遊戲跟大家分享),讓我們在這些團體的遊戲中,學習團隊的特性,以及領導的方法。下週開始,我們會繼續做各式各樣的情境模擬,而且會一邊被錄影起來,模擬完後再被慢慢分析。學期末,為了這堂課的考試,大學會把各方目前在擔任高階主管的校友招回,跟我們進行一整天的模擬。能這樣玩、敢這樣玩的大學,全世界大概沒有幾間。

史丹佛也有幾個很妙的傳統,學生進來時,都要答應遵守一套叫做榮譽宣言的原則。這套原則聲明我們絕不作弊,而教授們也答應不會太管我們。所以,考試的時候,老師不會在場;很多考試甚至都是拿回家自己寫的。世界上其他的大學,大概教授都是擔心我們會作弊,所以考試的時候大概都會管的很嚴吧。

另外,學生們也互相答應,我們的成績絕不對外宣布。這有什麼意義呢?這代表著,史丹佛出來的學生,有品質保證,不用看成績就知道是訓練有素,能力很強的。而且,因為有這種原則,我們可以在學校內挑戰自己,選有難度的課程,然後既使成績沒有很好,但是還是有學到有用的知識。換言之,這個制度讓讀書的目的設定為學習,而不是為了拿好的成績。

我最近還注意到另一件事,讓我很慶幸選了這裡。我們的同學,注重的是合作,個個都開朗外向,而且大部分都還是非常的友善。聽說在哈佛,學生間非常競爭,也都非常的現實。而且,據說,我們同學間,有三十幾個百分比的人,想要畢業後自己創業。聽到這件事,讓我就覺得很興奮。史丹佛旁邊的一條叫做Sand Hill的馬路上,就有超過100家的創投公司,在等著我們創業。我覺得,如果不在這裡搞個什麼名堂,好像算是浪費了一個大好的機會。

最後,我的同學們真是臥虎藏龍。有人在巴西已經開了兩家專門給窮人看的診所,有人是前NBA球員,是Kobe Bryant跟Shaquille O’Neal的隊友。這裡最不稀奇的是麥肯錫顧問。能跟這些人做朋友,還滿榮幸的。


Tags: , ,

 

要開學啦!

天哪,上次我坐在教室裡面,已經是超過六年前的事情;上次我考試,已經是八年前的事情。

下週一,Stanford MBA就要開學了。課表已經呈現在我眼前:上次我有這麼滿的課表,大概是1999年!上課前要讀完的內容,我看到它的數量我就快昏倒了(據說,大部分人是根本不看的)。

這禮拜我已經遇到很多MBA的同學了。今年,聽說從台灣來的同學有三位,大陸來的有十位,日本來的有六位,印度來的有二十位。我覺得這種分佈,可以看出各區域在世界上所佔的重要性。但是,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白種人。我還遇到好幾對夫妻檔,同時來上學的,目前知道有一對澳洲、一對日本的。

大部分的學生,都是來自於財經業,不然就是顧問業。而且,普遍很年輕。

我覺得很怪,這些人,來讀MBA的意義在哪裡?當一個Investment Banker,我不知道讀個MBA對他知識上會有什麼幫助。聽說,主要原因是因為這些機構內,有著不成文的規定,你工作如果要更上一層樓,你就得拿個MBA或同等的學位來鍍鍍金。真的對他們的決策品質、或管理能力有幫助嗎?我有點懷疑。他們似乎去讀個Finance的碩士比較好吧?

我來讀書前,有好多人跟我說,讀那個幹嘛,MBA根本有讀跟沒讀一樣。我在上一份工作的時候,為了跟合作夥伴談產品定價,大概算了好幾十個IRR計算。由於在公司裡面,沒有幾個人會算IRR,我一直覺得這是門還算滿深的學問。但是,MBA開學前,學校就要求我們要讀完一本課本的五個章節,而這內容幾乎都在講time value of money以及IRR的意義。所以,這是小兒科的學問。好可怕,不知道接下來要上什麼。我現在在狂念會計,我的老天爺,學問還真多。

有關於MBA學生宿舍,由於我已婚,所以我申請到一間單間臥房,有廚房、客廳的房間。我們的鄰居都是已婚的研究生,大家都還滿自閉、安靜的。大部分的MBA學生倒是住在一間叫做Schwab的宿舍(就是上面那張照片)。還好我沒住那,那裡簡直是夜夜笙歌,隨時都在social,我真的覺得我算老人,承受不了這麼多噪音及酒精了。這麼多同學,我慢慢再認識吧。

Stanford的校區真的是超級大,而且真的好美,不是蓋的。(我是說真的,我這輩子還沒看過真的這麼像是知識的殿堂的地方。)

說到social,我覺得我來Stanford是正確的,我已經遇到一堆想創業的人,而且有好幾位的點子跟我還滿像的。我有信心兩年內,一定可以生出幾個好公司。


Tags: , , , , ,

 

過剩的美國

這是我親耳聽到戈巴契夫說的故事:

蘇聯官員到美國來,必定要做的行程,就是參觀超級市場。冷戰時期,很多官員到美國來訪,都不相信超級市場櫃子上的這些產品是真的。他們認為,美國政府特地調來很多產品,來炫耀給這些官員看,讓他們自己對蘇聯物資的缺乏感到慚愧。據說,有一次,某些官員遇到塞車,便在車上說,美國政府一定是把所有的車都調來展示了。

赫魯雪夫在舊金山也參觀過這裡的超市。葉爾辛更在他的自傳裡面提到,他第一次參觀美國超級市場時所感到的震驚。他看著五花八門的產品,同時感覺到絕望跟慚愧,認為蘇聯這麼一個這麼有富有潛力的國家,居然被搞到這麼的貧窮。

我終於在上週五搬到了美國。雖然我來過好幾次了,我也在澳洲這個先進國家住過了好幾年,但是最近還是對美國人民消費能力及消費的選擇感到震驚。

我在短短的幾天內,為了準備上課,買了一堆東西,買了一台MacBook Pro,兩隻iPhone 4。MacBook Pro的價格比起台灣還要便宜很多,再加上我學生的特價,省了好幾千元台幣,而且還送iPod Touch跟一台印表機。

我還買了一台2011年版的Toyota Camry,因為發現二手車根本沒差多少錢,新車開完變賣也可以不錯價格。而且,新車在美國也比起台灣便宜好幾十萬元。

我以前在澳洲做生意的時候,收入是我在台灣的薪水的好幾倍;我跟朋友談起這件事的時候,都安慰他們說,這是因為澳洲物資比較貴,花的也比較兇,存起來的錢也是差不多。

但是,澳洲就像美國,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比較貴。美國這裡的薪水大概是台灣的三倍,但是很多東西甚至比台灣還便宜。在台灣,我們還是得買車,我們還是得買電腦,這些東西花的錢是一樣的。不但如此,美國的生活品質好很多。

我這幾天也去了TargetWalmartBed Bath & BeyondSafeway。櫃子上面的東西真的是讓我看到眼花撩亂。

我估計,光Safeway這個超級市場,裡面的SKU(庫存單位)就大概是台灣高級超市(像是Sogo樓下的CitySuper)的三到四倍。舉個例,如95%的華人,我有乳糖不適症,這裡超級市場居然還有賣去乳糖脫脂奶粉。Bed Bath & Beyond這家店裡面,廚房的用具我看了都不知道做什麼用的,切蛋、切培果、切蘋果都有不同的工具,看了我都想買來玩玩看。咖啡機也有近二十種的選擇,連我這個不喝咖啡的人都想喝看看哪一台做的最好喝。

Dockers這個台灣也有的卡其褲牌子,在這裡的百貨公司,光是同樣的樣式,腰圍不是像普通男裝兩吋兩吋增加,而是依吋增加,而且褲長還有三種長度選擇。超市買的菜,餐廳叫的菜,都是超級大量的。光是一道沙拉,大概就可以分給四個台灣人吃。這裡的胖子這麼多,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幾次來到美國,都覺得美國真是個浪費的國家,物資過剩。當初來訪的蘇聯官員,嘴巴上也是這麼說,批評美國無用的過剩,但是私底下,還是都會對親朋好友形容他們心中的驚訝。

我心中感覺到的,正面及負面的感覺事實上都有。美國的過剩,也是帶動全世界經濟的火車頭。Walmart這些廉價的東西,都是大陸工廠所製造的;美國夢,造成了中國繁榮的事實。在美國繁榮的同時,我們也看見他們浪費的後果:債務風暴波及到全球。但是,他們往往可以利用他們的聰明,來把他們自己從災難中救出。

我只來了幾天,我就在這裡偶然遇到了一間小有名氣的網站的創始者,大家嘴巴上面談的都是網路上最新的網站。吃個晚飯,就遇到一個從Google跳槽到Apple的人,跟一個剛開始自學Objective C 的電子工程師。我覺得美國的自由,以及政策上對創業的鼓勵,造成了無限商業發展的潛力。美國給大家美好生活的憧憬,讓大家去追;我覺得美國會再次復甦,而且也是因為新的創意,產生出新的價值。

在另一方面,我一直在思考台灣是否能夠達到這個先進國家的水準。台灣好像進步的速度越來越慢。就像我以前所寫的,管理需要有魄力,我覺得台灣政府沒有利用民主中大家合作的優點來推進國家的發展,而是利用的民主中互相爭執的缺點,讓發展緩慢。國家最大的利益並不是單由叫最大聲的人來決定,不是單由學者來決定,更不是由瀕臨絕種的動物來決定。

我想要畢業後回去台灣發展,但是台灣是否還可以發展呢?

照片來自於。第一張照片是我在德州拍戈巴契夫演講。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