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冒險


圖片來自於此。

呼,我終於辦完婚禮,度完蜜月了。當我在馬爾地夫度蜜月時(馬上就會分享遊記喔),我還是一直在反覆思考一件事:MBA畢業後該做的事。

我之前寫過了兩篇文章,有關於「販賣靈魂」及「MBA的出路」。我寫了這兩篇文章以後,有不少前輩在這裡發表了精闢的看法。他們講的也都很有道理,如果您還沒有看過他們的回文,您可以到以上兩篇文章去看看。

我在這兩篇文章中,提到了有人說顧問業在販賣靈魂,麥肯錫的Derek說投資銀行業才真的是在販賣靈魂;不可否認的,不只這兩個產業,很多工作都是這樣子。Derek並指出,當顧問是對商業人生規劃、學習,很好的一個安排,這我也相信;我曾經想進入顧問業,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顧問業、投資銀行業,各式各樣的工作一定有些人覺得很適合他們;就像申請學校一樣,你應該找的是一個你覺得適合你的學校、工作,而不是追求別人所認知的第一。

但是,如果我們退一步、以宏觀來看,我們這些想讀MBA的人,動機不外乎是想要在商業上有更好的發展,不論是賺更多客戶的錢,或是賺更多的薪水。能夠進去一流MBA,或是進去一流顧問公司、投資銀行的人,更是在商業上有這種野心的人之中的菁英(除了小弟我這個很混的以外)。能夠跳過GMAT、大學申請、顧問公司面試這些火圈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兩把刷子。

如果我們看看我們父親、祖父那一輩,有兩把刷子的人,都做了些什麼?在MBA、顧問業、金融業還沒流行的時候,有這種商業腦筋的人,都在忙著找機會,忙著賺錢,而且透過賺錢他們創造了台灣經濟的起飛。他們用商業產生社會價值,改善了台灣的生活品質,而且他們持續在撰寫歷史。類似的故事,現在也在中國大陸,以及全世界發生著:很多連MBA都沒有的人,透過了他們商業的腦筋,以及流血流汗的努力,創造了事業,不只養活了一票子人,也讓這些人嘗到了物質及精神上的幸福。

我在這裡簡稱商業智慧為BQ(Business Quotient)。我們如果假設BQ是可以數量化,能夠考上好MBA、進入顧問業、或是投銀的人,應該在社會大眾間BQ至少是前10%。我們如果拿我們父親、祖父這一輩,前10% BQ的人,在他們黃金時期(假設50歲),將他們商業上每年所產生出來的社會價值,與我們這個世代,在未來的相同時期做比較(控制通澎後),我擔心我們這個世代所產出的社會價值,會因為我們之間的菁英,都被吸引去顧問業、金融業,而我們會輸我們的爸爸、爺爺們一大截。

但是更重要的,如果我們把我們父親、祖父這一輩的菁英,在他們黃金時期,商業上每年的社會價值,除以他們的BQ,我們可能會發現,他們利用他們的智慧產生出來的槓桿,將社會價值放大很多。可能會比起我們如果進入金融業、顧問業,所得到的還要多非常多。這就是蜘蛛人中所提到的,能力越強,責任越重。商業能力越強的人,越有責任使用這些能力來產出最大的社會價值;換句話說,如果這些商業能力強的人,不去挑戰商業上的風險,來獲取更大的利益,那他們不是浪費了他們的天賦了嗎?

當然了,這些算法很白爛,社會價值無法量化,BQ也無法量化。我不是說金融業,顧問業沒有產出社會價值,只是相對來講,他們似乎是在將既有的社會價值重新分配,或是很有限的最佳化(歡迎其他人提供不同看法)。另外,在金融業,顧問業服務,是否有機會能夠撰寫歷史呢?

或許我太天真,但是如果你有能力,為什麼不去做一些偉大的冒險呢?

One thought on “偉大的冒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