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是平的,只是變了

我現在人在中國大陸,正在因為無法辦法連上Facebook而在感受盜汗、噁心、發抖等戒毒症狀。

我詳細的所在地是常熟。常熟在哪裡呢?在上海外郊,開車兩小時處,在跨過長江的蘇通大橋旁邊。我服務的公司在這裡有個據點。我第一次來的時候,真覺得這是個荒涼的地方。往地平線看去,只能看見混著空氣污染的滾滾黃塵。這裡的夕陽,是我看過最美的,因為空氣污染的關係,落日顯得特別的紅、特別的大。

這幾年來,常熟改變真多:蓋了好幾棟星級旅館,蓋了個表演場(「縱貫線」這個熟男樂團還來表演過),馬路也從碎石變成水泥,再變成柏油。路邊的公寓一棟接一棟,別墅區旁邊還挖了小河,種了很多柳樹。雖然馬路上還是看到很多很窮,而且很沒有交通sense的村民(例如騎三輪車在快車道上逆向行駛),但是似乎大家都變比較有錢了。

我昨天晚上在常熟市內與幾位外派大陸的公司弟兄們一起餐敘,體會他們的辛勞,順便跟他們道別。我們討論到一個話題,那就是「大陸經驗」。他們覺得,大陸這裡,雖然大家講的都是中國話,長得都是黃皮膚、黑眼睛,可是腦子裡想的,是完全不同的觀念;台灣人面對大陸人,就是面對一個外國人,並不是如很多人認為,像同祖宗的兄弟。一位弟兄甚至認為他們,因為文化大革命,禮義廉恥的觀念都得重新培養。台灣管理的一些理念,到這裡幾乎不管用。世界真的變平了嗎?

說到這裡,我今天看到一篇書評,在批評「世界是平的」這本書。說真的,我這本書沒有看過,我覺得看封面,大概就可以知道他裡面在寫什麼了。另一本這樣子的書,就是「藍海策略」,這本我也沒看過。由於這兩個概念好像滿簡單的(歡迎讀者們挑戰我這個假設),所以我實在不了解為什麼有人要花好幾百頁來印刷這些概念,或是有人要花好幾個小時來讀完。

原來我不是唯一一個這樣認為的人,上面那篇書評,把「世界是平的」的這本書,批評的一無是處。他批評作者把一個很簡單的、大家都知道的概念,用很爛的文筆,掰了好幾百頁。我實在很少看到有人寫書評寫到罵髒話、甚至質疑是否還有神的存在。

可是這本書為什麼賣的這麼好呢?是否像是大前研一在他的「低IQ時代」這本書中所說的,大家都喜歡讀簡單的概念,讓自己覺得很聰明?!說到大前研一,他實在也沒好到哪裡去,我看過他的幾本書,大概重點只有十頁,自我陶醉的敘述、例子,以及鄙視他人的批評,可以填滿剩下的版面。唉,至少大前研一的書往往還有新穎的論點啊。

我覺得世界沒有變平,純粹只是變了。當初存在的一些屏障,不論是交通、溝通、金融,如今被新科技打破;由於溝通的便利,甚至有些文化的隔閡都被打破了(例如全亞洲都知道周杰倫─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還是有些無形的屏障被慢慢升起。例如,各國家成立經濟特區,像是東協(我一直很好奇有沒有國家願意成立西獨),或是反傾銷的訴訟。由於網路的便利性,以及某些國家的興起,讓很多人自己可以陶醉在自己的小圈子內,就像蘿莉控的人可以與其他蘿莉控的人討論萌妹,認為陳致中嫖妓的人可以跟圈內的其他的人互相說服;由於某些人自願的狹視,或是不自主的被蒙在鼓裡,這些人的自我回饋,讓他們在思想上變得更加孤立。還有,「有」跟「沒有」的人,他們的生活形式差距越來越大:我親眼看過大陸貴婦在香港用路邊攤買水果的方式在買LV包,也看過農村裡面赤腳光屁股、在人行道路邊尿尿的小朋友。

我手中拿著一罐冰的可口可樂,看著在旅館門口停的一台閃亮的BMW M4,世界沒有變平,純粹只是變了。

以上照片是我在九寨溝拍的,放在Flickr。

2 thoughts on “世界不是平的,只是變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