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意識為可運用資源?

常常看到有人說,人平常只用到10%的大腦,如果可以100%啟發,可以比愛因斯坦還要聰明。

錯!

我們在任何時刻所用到的大腦,的確只有全腦的一部分,但是會隨著用途的改變,例如從微積分變成魔獸世界,我們會改變大腦內所使用的區塊。這是因為,不同的大腦區塊,在大腦內掌管及負責不同的功能;所以說,天生各腦細胞必有其用。根據研究,大腦唯一100%全面啟動時(哈,又一篇跟Inception扯上關係的文章),是發癲癇的時候。要改善大腦功能,基本上是要更靈活的運用各可用資源,而不是同時動用更多腦內資源。

醫學上,開給過動兒的藥,例如立得寧(Ritalin)以及類似安非他命的Methamphetamine,多是精神興奮劑。這很怪吧,都已經過動了,還給人家開興奮劑。這就是因為大腦資源使用不完善所造成的。理論說,過動兒腦內自我控制的那個區塊活力不夠,所以透過這些興奮劑來把它喚醒,他們就比較能夠自我控制了。

我在讀心理學的時候,曾經被當白老鼠,被做了個實驗。我們很多人以為,自己可以平行多工運作。例如,計程車司機可以邊聽台語賣藥電台,邊抽煙,邊吐檳榔渣,邊講無線電,邊以接近可以回到未來的速度單手開車,另一支手還在發簡訊,喔,還有邊欣賞路邊的檳榔西施。事實上,我被做的那個實驗顯示,大腦同時資源有限,你要同時做越多事,你的效率會變更差;我沒有辦法邊騎單輪車,邊吞刀吐火,邊模仿周董耍酷,只能一次做一件事而已。我們的大腦事實上比較像是iPhone3G,而不是iPhone 4。

但是,不像iPhone3G,我們的大腦是可以訓練的。我以前還做過一個實驗:你請朋友拎著一支尺,你把你的大拇指跟食指放在靠近尺0cm的地方,但是不要碰到尺。你的朋友隨時可以把尺放開,然後看你最快可以多快把尺捏住。你捏住的地方會有一個公分數,這樣一來,你反應的速度就可以被量化。

實驗顯示,(除了某些很慢、剛睡醒的人外)大部分人的反應速度是一樣的,這很可能還包括賽車手舒馬克,或是網球台灣之光盧彥勳。但是,為什麼他們可以那麼強呢?網球發球速度,根本已經超過人反應的速度;當你看到球離開對方的球拍時才開始移動,你已經死了,喔,不是,已經太晚了,你只能看這那球呼囂而過。打網球的人,事實上是依照經驗,以及對方丟球、準備發球時的身體姿勢,來預估它打球的方向。舒馬克跟盧彥勳會這麼強,會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對這麼多資訊進行分析跟做出決策,應該是因為他們已經將很多工作練習很透徹,可以讓這些工作自動駕駛,不需思考,專心把大腦資源放在重要的事情上。說不定舒馬克還可以邊開賽車邊看車道旁邊的正妹(說不定這是他覺得重要的事情)。雖然他們可能比你我還有多那一點的天份,但是他們第一次上球場、賽車場時,應該也跟你我一樣,很緊張,常出錯吧。

寫了這麼多,終於寫到重點,今天看到一篇由Paul Graham寫的滿有趣的文章,在談腦內資源運用。Graham認為,大家腦裡只有容納一個主要想法的寶座,當這個主要想法坐在寶座上的時候,它會在淺意識中慢慢運作。你每次想起他時,你會發現他已經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在背景運作了很久,甚至可能幫你創新或解決問題。當我們在創業的時候,主要想法就是如何將我們的產品或商業模式變得更強。但是,當創業家開始募款,這個主要想法就會被募款這個重要的議題給取代;很有創造力的一間公司,可能會因為募款,而失去之前的爆發力。我之前的公司,本來在開發採購平台,也是因為忙著賺網頁設計的錢,導致發展停頓。

Graham認為,找錢跟爭執是篡位創業家主要想法寶座的兩大因素。我覺得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公司會用沒有基礎的法律訴訟,來煩另一家公司,因為這樣子的確可以有效的把對方老闆煩到。

所以啊,別一直反芻之前與其他人的爭執。如果你是老闆,你的競爭者又很愛拿沒有基礎的法律訴訟來煩你,你就請個律師來煩回去吧。如果你得募款,找個強的CTO來幫你鞭策工程師吧,或是趕快速戰速決吧。這些事情不值得佔據你腦內那神聖的主要想法寶座,因為你有更有價值的事情得做!

圖片來自於Lapolab有CC licens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