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否都在血汗工廠賣命?

我剛到我現在白天工作的這間公司時,調查過一件事。因為我們產業的關係,同事都很擔心公司、工廠裡面,得癌症的機率是否比較高。我調查的結果顯示,我們同事間得癌症的機率,比起社會大眾,並沒有顯著的差異,事實上還比較低。

今年,鴻海(富士康)在深圳的廠連續好幾個十位員工自殺,搞的國際媒體都注意到,吵到連我遠在澳洲內地就學的弟弟都寄信告訴我這件事。富士康站出來說,他們公司員工的自殺率,並沒有比社會大眾高,還請了和尚、專業諮商師來幫員工來紓壓。

今天,Engadget刊了一篇文章,是翻譯自中國「南方週末」這刊物。「南方週末」派了好幾位臥底記者到富士康去了解他們工作環境如何,是否很缺乏人性。結果有一位,成功混進去,假裝是員工,待了28天,寫了這篇報導。

有看過「孤雛淚(Oliver Twist)」,或是其他狄更斯的小說的人,大概都能體會血汗工廠(Sweatshop)這種工作環境辛苦,壓榨勞工的制度。可是,「南方週末」這篇文章,說實在沒有揭露什麼我們在亞洲不知道的事,在亞洲,超時工作是很尋常的事,領著在當地合法、但遠低於西方國家的薪水,為公司辛苦的賣著命。富士康,像間上軌道的企業,不是間想像中的血汗工廠,它對它的員工沒有不好,但是也沒有很好。如此文記者所說:

This super factory that holds some 400,000 people isn’t the “sweatshop” that most would imagine. It provides accommodation that reaches the scale of a medium-sized town, all smooth and orderly. Compared to others, the facilities here are well-equipped and superior, with employee treatment meeting standard specifications. Thousands of people flock here each day just to find a place of their own, to find a dream that they’ll probably never realize.

我覺得這篇文章有趣的地方,在於已開發國家讀者對這篇文章所做的回應。他們很難理解,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賣命。

我覺得,賣命事小,賣夢想事大。這些埋頭苦幹的人,有多少曾經做過飛黃騰達的夢;這些繼續走著這條路的人,有多少已經放棄了他們的野心?幾年前,當新竹科學園區風光的吸去了附近產業的菁英、社會大眾用羨慕的眼神看著竹科新貴時,某業界大老說到,他的員工,如果尿的顏色不是像濃茶那種顏色(代表血尿),就不夠努力。想讀MBA的朋友們,你們畢業後想去投資銀行、顧問公司,這些也都是拿時間、生命、健康換金錢的工作。我一直覺得,我們這些年輕人,跟這些公司,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們拿我們的夢想、健康,換來小把的鈔票(好吧,有些人比較大把,因為裡面還參股票)。如果在工作中找不到意義,無法產出相對或更大的價值,我們的犧牲,是否值得呢?

說不定你的夢想就是找個安穩的工作,或許你的工作是你很好的舞台,如果你的夢想不是這些,那你是不是忘了你當初答應自己的事呢?套句Mr Jamie說的,你的人生應該要精彩。

One thought on “我們是否都在血汗工廠賣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