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創意?

Einstein
你能夠猜出這是誰嗎?

施振榮有一次警告我別到處慫恿別人創業。他說,創業有很大的風險,我會害人家傾家蕩產,這樣道德責任很大。

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叫做「創意的迷思」,文中的論點說,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創意,因為大部分的創意沒有經濟價值,而且過度的鼓勵個人思想,導致大家藐視其他人的點子。他認為重點在於從既有的創意中選出最好的,及獎勵能夠執行這些創意的經理人。

這位作者 Robin Hanson,是在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的經濟學副教授。我認為他在這篇文章中,犯了幾個錯誤。首先他將創意(creativity)及創新(innovation)混淆。

創意,我認為,是在美術、音樂、文學等人文領域的核心發展動力,他們的存在十分重要,人類文化的發展是建築在於無限制的創意發展。我們應該要無條件的鼓勵創意,既使這些創意常常無法產生經濟價值。美術、文學等,本來就很難用金錢來計算他們的重要性,我們常常要到事後才能夠看清楚這些創意的影響力,也就是為什麼畫家常常要死了以後他的藝術品才值錢。假如作者的意見成立,梵谷的向日葵可能永不見天日。

創新是將既有的技術改良,或是「憑空」產生出新的產品及應用,是有實際用途的。太多的創新、或是走的太先進的創新的確可能沒有經濟價值。不知道在大家愛用iPhone/iPad的同時,是否會記得Apple Newton的失敗?但是,如果我們沒有實驗,我們怎麼知道哪條路不能走?我當初創業的時候就發現,好點子往往不值錢,值錢的是如何將好點子確實執行,值錢的是可行的商業模式。所以,施先生給我的警告,我覺得並不是叫我別亂想鬼點子,而是叫我要想清楚商業模式。

我不同意 Hanson 的看法,不論是創意或是創新,我認為都不應該受到限制。太多創新的缺點,可以透過鼓勵合作或執行來彌補。你無法透過預先( a priori )的方式來選則好的點子;通常大家都是當事後諸葛(ad hoc)。我們如果限制創新,我認為會誤殺很多很有影響力的點子。你無法用老舊的思維來選擇革命性的點子,因為你根本無法理解創新的影響力;就像是愛因斯坦說的,你不能用既有的思維來解決這些思維產生的問題。我認為 Apple 的成功在於 Steve Jobs 的霸權式管理,他不接受社會既有的標準,而堅持自己的創新;也就是這樣,我們才有用到這些產品的福氣。

自由的飛翔吧,創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