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問業的極黑暗面

Duabi
圖片來自twocentsworth

最近我的MBA夢踏出了第一步,我開始思考未來,也就是MBA結束後,要走的路。我一直很嚮往成為一位顧問,原因是我大學畢業時,莫名其妙被波士頓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BCG)找去面試。

那次面試見到顧問業的風光,他們的辦公室在雪梨港旁邊風景極美的一棟大樓裡,裡面的俊男美女穿的西裝筆挺,又專業又聰明,一起競爭職缺的的同儕個個菁英,好幾個是法律/工程雙學位,我的心理/遺傳雙學位顯得很爛。面試的經驗也是個震撼教育,第一次被要求設計一間保險公司進入中國大陸的市場策略,第二次被要求建議如何讓一間非營利交響樂團提高營收。我被刷下來時,覺得這條路應該是夢幻和理想的。

但是,在最近申請的過程中,遇到了幾位想從顧問業跳槽的前輩;我未婚妻也反對我將來走這條路,原因是要常常離開家。今天看到了這篇文章,我對顧問業的憧憬,幾乎完全毀滅。

這篇文章是由一位在BCG杜拜工作的MIT人。他敘述他剛進入BCG時,以為會受到嚴格的分析訓練。沒想到,他們的訓練幾乎都是在飲酒作樂。訓練結束後,他的工作主要是寫不明確的、天馬行空的、無法實現的提案計畫。當他真的要開始分析的時候,遇到了官僚的壓力;他的長官要求他將他的建議建立在預先設定好的結論上,改數字不改結論,他的報表是回收使用的,報告是外包到印度寫的。他被要求不顧客戶鉅額的損失,只要拍馬屁,滿足客戶的想像。

他面對著每天要產出有根據的謊言的壓力,以及做事沒有道德基礎的迷失感,終於決定離開;在離開時BCG並給他一筆錢,要求他簽署保密合約。他決定不拿錢,並將這間事情公開。

我還以為只有廣告設計公司才會受到這種狀況,設計師要為了客戶秘書的一句不滿意,來扭曲自己受過多年訓練的專業的審美觀。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顧問公司都這樣,還是只有這間分公司。或許在杜拜,大家都被錢沖昏頭了。

One thought on “顧問業的極黑暗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