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面(試)經(過)

應讀者要求,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MBA面試的經過。

我第一局面試是跟INSEAD,分別跟兩位校友面試。我覺得面試的校友真的可以代表一間學校給人家好或壞的感覺。兩位校友都是在金融業,也都非常友善,給人感覺很好。他們面試的內容還滿舒服的,不出標準問題:Why MBA? Why us? Why now? 然後其他就是閒聊。我對INSEAD的感覺很好,是間現代化、很有活力、很友善的學校。

第二局,我是跟CEIBS。CEIBS打電話來面試,當天我才剛從一場喪禮回來,感覺不是很好,但是他們面試也很專業。面試的人員有兩位。我覺得電話面試跟面對面有不少的差別,面對面感覺比較好。在電話面試的時候,每次你在想事情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一個很長的「不舒服的寧靜」,讓你覺得很緊張。在跟各學校面試的時候,不少人說CEIBS的壞話,這讓我有點擔心。

第三局,我是跟UCLA面試。面試官也是校友,也是在台灣創業界的先進。我們聊的還滿愉快的。後來還討論到他的公司在台灣的經驗。

第四局,我是跟LBS面試,面試官是在亞洲的一位VC。LBS面試比較妙,他們有個即席演講的題目。他們給你五分鐘想,然後五分鐘講。我得到的問題(我想其他的問題也是一樣)很模糊,並不是很明確。我向面試官澄清,但是他沒給我解。壓力很大。我覺得他們事實上在看你在壓力下是否可以很清楚、有邏輯性的思考。我覺得我給的答案是很有邏輯,但是缺發創意。我晚上回家問我爸相同的問題,他居然給我一模一樣的答案。

第五局,我跟Stanford面試,面試官是在台灣的美國人,大有來頭。他發明過一個影響力很大的電子產品,在網路上有很多關於他的文章跟影片。我面試前一晚,花了好多時間調查他,努力思考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要怎麼樣pitch我自己才會讓他覺得我值得上他的學校。結果當天,面試的難度很高,他並不會被我刻意模糊的答案(這是我在台灣這五年來練出來的功夫)給唬住,會很堅持的問到底。

第六局,Harvard。這個真的是超麻煩的。我農曆過年時到跟我女友到美國去玩,有天早上還得緊急找電腦來報名他們在世界各地的面試。我報名到東京的面試,刻意避開了在上海的面試,因為我覺得這樣子能夠凸顯我的特色。接著我訂機票時,居然到東京的機票很搶手,害我得買到商務艙,我女友還跟我去。

面試當天,我一早搭地鐵到東京站的丸之內大樓。由於週末,大樓深鎖,我找了好久才有人帶我進去,整層樓都沒其他人。我坐在面試室的外面等,被叫進去後就開始很密集的問題轟炸。面試官是位亞洲的女性,聽不出來腔調,所以完全不知道是哪裡人(可能是美國人)。她好像連名字都沒告訴我,就一直問問題,也沒讓我有機會問問題。三十分鐘到了,就送我一支筆,謝謝光臨。跟哈佛面試後覺得自己不是很受重視,雖然他們的方式比較有系統性、科學性、客觀性,但是這讓我覺得去他們那裏讀書會像在生產線上,兩年後加工完成,上市。

我花了一個週末到東京,只為了半小時的面試,當然不甘心。所以,我帶著我一個月前買的鑽戒,在面試那天晚上跟我女友求婚。嗯,一舉兩得。

我覺得網路上最好的面試資源在ClearAdmit,歡迎過去看看。

我覺得面試中有兩種問題很有難度。

第一種是負面問題:例如,你認為你的缺點是什麼、你認為你做過最錯的事是什麼,為什麼。針對這種問題,我覺得最好的答案是有實際的例子,然後敘述你如何矯正這個錯誤。在面試前,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來回答這種問題。因為這西方的學校教育出來的人,會完全不視你的尷尬,打破砂鍋問到底。我發現越好的學校,越愛問你這種問題。

第二種是文化衝突的問題,也就是華人不喜歡回答的問題:例如,你認為你自己最大的優點為何、請用三個字來形容你自己。面對這種狀況,你最好是從這些人的觀點來想,你要客觀並別太謙虛的敘述自己的優點。

在與Stanford與Harvard的面試中,他們都問到你如何處理與下屬的衝突。我覺得這一題需要有實例準備,你得先想好這個狀況,在面試時才能好好回答。記得,在衝突下,最壞的狀況就是離開,你可以把你不合作的隊友剔除,也可以將你不合作的下屬革職。

現在網路很發達,你通常可以在面試前調查你面試官的背景。我在我面試的過程中,我都有成功調查到幾位面試官的背景。但是面試當天,我發現不容易拍他們的馬屁,甚至拉關係都很困難。我覺得要保持個人的尊嚴,不要太低聲下氣,讓他們覺得你是一個跟他們一樣有背脊的人,這樣才不會被看扁。另外,通常(除了哈佛外)面試官會給你機會問問題。你要想好一些具有挑戰性的問題,但是別給他們覺得你有攻擊性。這麼做的目的在於,讓對方覺得你是跟他們的同儕,可以在與他們相同的level進行問題討論。

Leave a Reply